有温度的泛娱乐产业自媒体。娱乐人物的商业解读,资本客厅的莎士比亚。

关于国产职业剧,除了“空洞悬浮不专业”我们还能聊些什么?

作者|顾  韩编辑|李春晖 春天即将到来,寒冬中瑟瑟发抖的影视行业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好消息:电视台与视频网站频繁上新,不少积压剧得见天日;大量人群憋在家里,带动电视收视率整体上扬。 据CSM59城收视率显示,近期五大卫视黄金剧场已连续多日同时破2。在网剧与海外剧都来抢观众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盛况,实属难得。 与闷声发财的《决胜法庭》不同,新剧《完美关...

关于国产职业剧,除了“空洞悬浮不专业”我们还能聊些什么?

发表于 2020-02-28

造梦为主还是话题优先,甜宠剧想明白了吗?

作者|顾   韩编辑|李春晖 2020年开年第一月,男频大IP团灭,女性向甜剧当道:主打姐弟恋的《下一站是幸福》火速出圈,积压剧《锦衣之下》逆天改命,《三生三世枕上书》热度口碑不及前两部,但也闷头收割了不少流量。 1月本就有一个春节长假,又有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多数人憋在家里不能外出,多出了大量闲暇时间。而梦幻般的偶像剧又恰恰满足了大家逃避现实、抚慰...

造梦为主还是话题优先,甜宠剧想明白了吗?

发表于 2020-02-19

非典时期的文艺

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疫情的不期而至,又让人们不得不大伤脑筋。医学界极力追根溯源考证病毒,普通民众则思考如何避之大吉。不管是上帝的玩笑还是考验,它都惹得众生好一阵子慌乱,好一阵子思考,以及好一阵子心灰意冷。我们不可能赞美苦难,苦难却成就了我们。就像共同抗击非典的经历,让人们把生命的疆界重新勘察了一遍。 2003年的非典岁月,仿佛是人生编程中的“乱码”...

非典时期的文艺

发表于 2020-02-05

春节档新老IP混战,谁才是真正的王者归来?

作者|顾   韩编辑|李春晖 时间快得吓人,转眼年关将近,贺岁档新片还在一茬茬往外冒,大年初一上映的几部春节档大片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地预热,存在感越来越强: 转战东京、号称将揭晓神秘人Q的身份的《唐人街探案3》;徐峥执导、并再次在火车上受尽折腾的《囧妈》;林超贤、彭于晏重聚的《紧急救援》;将“彭昱畅长大就成了黄渤”变成现实的《中国女排》;成龙集齐小鲜...

春节档新老IP混战,谁才是真正的王者归来?

发表于 2020-01-13

《中国女排》做了什么,陈忠和在愤怒什么

AYO everybody在你头上暴扣,no fly我根本不是idol。中国女排的功勋教练陈忠和没想到,他竟然会像说唱神曲一样被运动员们在电影中“暴扣”。 在春节档的最热种子选手、陈可辛执导的《中国女排》预告片中,彭昱畅饰演的青年陈忠和、黄渤饰演的中年陈忠和相继亮相。其中彭昱畅啃鸡腿、被暴扣和砸晕的画面,以及黄渤在巩俐饰演的郎平面前“暗示对方打假球”的情节,遭到网友热议。 而在...

《中国女排》做了什么,陈忠和在愤怒什么

发表于 2020-01-10

年关将近,谁承包了中国观众的泪点?

作者|顾   韩编辑|李春晖 关于如今内地电影票房的“哭比笑强”,硬糖君早有论述。回顾近三年的内地电影票房榜,喜剧片和泪点片,呈现了明显的此消彼长趋势。  2017年,国产电影票房前十还是喜剧片的天下,《羞羞的铁拳》、《功夫瑜伽》、《西游伏妖篇》等电影几乎占据半壁江山;2018年情况急转直下,《我不是药神》和《后来的我们》对《西虹市首富》...

年关将近,谁承包了中国观众的泪点?

发表于 2019-12-30

芸知道,冯小刚不知道

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 《只有芸知道》的主题曲不是许茹芸演唱,让从《大约在冬季》过来的观众感到被骗。一般来说,片名都玩谐音梗了,没有怀旧金曲还真是脱俗。 冯崔大战,《手机2》流产。候补上马,难言从容。当你怀疑《只有芸知道》是因为《手机2》而紧急上马,完成年度指标时;小刚明确地用电影告诉你,还真是。 从木心的《从前慢》引入,整个故事倒真真极慢。但这种慢掩盖不了骨子里的...

芸知道,冯小刚不知道

发表于 2019-12-18

《吹哨人》票房惨败,谁是第一责任人?

作者|顾  韩编辑|李春晖 集齐薛晓路、汤唯、雷佳音和过亿投资,事先谁能想到《吹哨人》会输得这样惨。 2019年最后两个月,一批大大小小的华语类型片冒了出来,《南方车站的聚会》和《吹哨人》在12月6日同日上映,同台竞技。 《南方车站的聚会》导演刁亦男上一部影片是票房将将突破1亿的冷门佳作《白日焰火》,本片首次亮相也是在海外的戛纳电影节,足见其文艺片...

《吹哨人》票房惨败,谁是第一责任人?

发表于 2019-12-13

“金乌鸦”掉毛,“金扫帚”难扫,真批评是怎么消失的?

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 若不是肖战和王一博,联袂入围“金乌鸦奖”,恐怕群众早把它和“金扫帚”一起忘了。 作为曾经国产影视“负面评价”的泰山北斗,源出天涯的金乌鸦与滥觞《青年电影手册》的金扫帚,曾大有效仿好莱坞金酸莓之势。 转眼间,金扫帚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金乌鸦也熬死了BBS。整体而言,今年的金乌鸦有些“硬杠流量”造成的灰头土脸。给肖战的评语,没有睿智的抖机灵,反...

“金乌鸦”掉毛,“金扫帚”难扫,真批评是怎么消失的?

发表于 2019-12-05

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作者|刘小土编辑|李春晖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2019年,各位客官的选择是—— 硬糖君坚定提名“AWSL”。短短四个字母,却足以精准传达本人面对年终总结时的焦虑,年会抽奖时的欣喜,年底催婚时的苦闷,当然,更多还是面对美人时的……最关键的是,沉迷bilibili(以下简称B站)整年的硬糖君,完全绕不过这个梗嘛。 今天(12月4日),B站照例公布年度弹...

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发表于 2019-12-05

长短视频,宫斗没有星期天

患难见真情,视频网站都开始合纵连横。 曾经为争夺头部剧独家版权而互相抬价,甚至传出过高管互殴八卦的优爱腾,在2019年忽然气氛异常和谐起来。这边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大搞双网联播,重点内容也不吝惜拿来分享;那边优酷把S级自制剧都分销给爱奇艺,新片单中又和芒果tv格外眉来眼去;而在腾讯视频的《超新星运动会》上,三家选秀艺人更是“历史性”同框,再无门第之见,好一派融融恰恰。 影视寒冬当然...

 长短视频,宫斗没有星期天

发表于 2019-12-04

高以翔走了,我们有些话憋不住了

死亡没有预告,生命像一条细绳。拉得太紧,突然断裂,站在绳索两端的人都跌个狼狈。一边,是来不及告别的死者;另一边,是没学会接受的生者。 每有明星的坏消息,总有一种声音说“食得咸鱼抵得渴”。你拿着比普通人高数十倍的收入,活该去经受常人不堪之罪。这多少带着一点仇富的意思,也忘了这背后“结构性的恶”。 他们忘了,高以翔是一个爱旅游不爱营业的人。他的离开,没有告别,只留下一个溘然的背影。...

高以翔走了,我们有些话憋不住了

发表于 2019-11-27

饶雪漫,被青春疼痛掩盖的营销奇才

2005年的圣诞冬夜,刚写完《左耳》的饶雪漫出现在齐秦演唱会。上海大舞台上,齐秦唱着《狂流》《悬崖》,流着泪说起王祖贤。成都、北京、南京、上海,饶雪漫一路追随偶像。这次,她觉得自己距离齐秦最近。 饶雪漫想起了追星往事,想起了红色录音机,想起了十七岁的青春。 当饶雪漫再度说起坐铁皮火车逃课去看齐秦,已经是《大约在冬季》官宣定档。10月11日,她在微博千字长文分享了拍摄《左耳》、创...

饶雪漫,被青春疼痛掩盖的营销奇才

发表于 2019-11-26

在抖音,如何捧红一只猫?

据说,就像每个家长都觉得自家宝宝最最聪明可爱,每个猫奴都觉得自家猫主子“能红”。那些网红猫什么的,也没什么特别嘛。 哼,天大的幻觉。 短视频的迅猛发展确实给宠物经济带来巨大机遇,围观猫圈101已成大众消遣。看别人的猫抖音营业,吃饭睡觉就圈粉百万。美的、丑的,灵的、憨的,似乎都能有一片天,可比真人圈包容多了。 但且慢,先看看“猫圈流量”的激烈竞争再说: @会说...

在抖音,如何捧红一只猫?

发表于 2019-11-26

咦?疼痛文学不“疼”了

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 每一部青春片的背后,都有一个“疼痛”的女人。《少年的你》是玖月晞,《大约在冬季》则是饶雪漫。 让人疑惑的是,票房1.28亿对15亿,豆瓣5.3分对8.4分。同样都是青春疼痛文学,怎么《大约在冬季》换个“疼法”大家就爱不起来了?难道是因为饶阿姨的“融梗”能力不行。 天下恋人,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大约在冬季》是没完没了的“分了合合了分”,甚至连...

咦?疼痛文学不“疼”了

发表于 2019-11-21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关注微信:yuleyingtang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3950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