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摄影大师佐尔格独家分享会

推荐公开课到: 更多
佐尔格·施密特·瑞文(Jörg Schmidt-Reitwein):

德国电影杰出个人成就奖金奖摄影师,先生从1969年开始从事摄影指导,迄今为止拍摄过:43部电影,53部纪录片,17部电视电影,6部短片/艺术电影,7部MV,70部商业广告。
先后两次获得杰出个人成就奖(Outstanding individual achievement cinematography)摄影师金奖,德国电影行业的最高奖!

(一)如何走上摄影师之路



第一讲佐尔格与大家分享了他拍摄的一些纪录片,以及早期的从业经历,包括如何入行,在德国电影行业有哪些不同?作为一名摄影师,如何培养自己的素质等等。

佐尔格:这些滑雪跳跃的镜头。使用高速摄影机,以每秒500画幅到800画幅的速度进行拍摄。由8个不同的专业摄像机放在被摄物体的旁边或者前方,用来到特殊的视觉效果,从而捕捉到“快动作”即让时间暂留或者扭曲(如拍摄子弹飞出膛时的运动状态)。一些摄像机的拍摄速度达500幅/秒,但是我们也有两台800幅/秒的,甚至也有的达到1000幅/秒,那么怎么开始的呢?可能得从我最早经历的来说下,我是怎么开始的。

✜ 入行

我听说有很多人对如何成为摄影指导很感兴趣,想知道有哪些路子可以走。就我自己来说,我一开始学的物理,但还不是为了电影,选择学物理这只是个简单的决定,但是后来也被我中断了。因为我看到在柏林学美术的姊妹,她的生活让我非常向往,很自由。而我总是忙着不停的赚钱,非常无聊。

后来,我做了一些非常特别的事,也是我想给大家介绍的。我发现我的眼睛,竟然可以去创作一些有想象力的图像,我最开始借了一个照相机,然后拍了20张照片,是关于风景,凹凸的花纹,人物的黑白照,通过这些照片我可以展现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当人们可以从电影,从绘画中看到了我的这些想法后,发现非常棒。我自己觉得也很好,所以我跟自己说,我的眼睛很明显拥有创作的能力,然后我在开始了我第一次的实习工作,在一个实验室(制片厂),我问过那里的同事,这些很有经验的摄影师,摄影导演,如何成为一个摄影师?这些摄影师都会回答到,做你实习时要做的事情,从其中最基本的着手,但是在我那个时候还没有电影大学或者这方面高等专科院校,因为战后的德国还在重建当中。人们最多去找个实习做做,如今至少有12所电影学院和大学,现在在我看来非常奇怪但是是真的,我如今在德国最好的电影学院讲课,而我自己以前没上过任何的电影学院。

当有人问我,是否准备好了去讲课,感觉简直是在开玩笑,这种工作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责任重大的。如果一个助手犯了一个错误,比如电影素材(胶卷)放错了,如果三天后发现他把电影素材弄丢了,他就得离开这个城市,什么工作也得不到。你可以设想你接到一个拍摄任务,对象是某位大明星,人家从一万公里的意大利飞奔过来,3天之后底片冲洗出来发现是错的,之前做的一切都白白浪费了,因为上面什么都没有,而这个大明星他已经动身离开了。对于每个助手,以及所有与摄影有关的人责任都是非常重大的。对于每个助手,每个摄像人员责任都很重大。不像现在人们可以立刻看到和判断拍到的视频,能大量的拍摄。早先我们总是被片比(电影胶片)的问题困扰,有时是1:2,1:4,最多时候是1:6。也就是说,大概五分之一的胶卷拍出来是可以用的,剩下的都会被剔除掉,不是尺寸,是片比。

现在的人们拍了很多没用的,因为现在拍摄视频花费少,不用太担心时间(相比胶片时代),同样现在的拍摄质量也没有以前的好,只有所谓的画面质量。早期人们必须十分重视拍的质量,因为胶片很贵,人们必须判断,是1:2还是1:4,意味着一些可以用,另一些就得舍去,不是所有都用的上。那我跟你再更简单的说下,最早人们按照1:4 最多时候1:8的片比(胶片)去拍摄电影,现在人们拍片子最少可以达到1:20(数码摄影),可以说人们现在可以大量的拍摄,因为不花什么钱。

✜ 走上摄影师之路

现在我想说下,我接下来路怎么走的,导演Herzog有天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当他的助手,去他的团队工作,因为他的摄影导演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来,他正在拍一部很棘手的电影。他问我,接下来是否可以对我予以信任,他想拍一部电影,在撒哈拉大沙漠(就是我们知道的那个最大的沙漠),于是我们要在将近60摄氏度的夏天里,需要用3到4周的时间开着汽车穿越整个沙漠,这个很有必要,把汽车和随行的工具全部改造好,因为关系到每部电影的开销。比如,胶片最高可以忍受的温度是13摄氏度,超过这个度数就会瞬间曝光,也就是说,如果胶片被曝光了,你必须马上显影冲洗出来,然后我必须考虑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就给汽车配了个专门的冰箱,也将摄影机冷冻起来,尤其是在特别炎热的情况下,通常人们穿越这沙漠都是在冬天,因为总是40度,夏天的时候人就得避开,然后我们就推迟了,这部电影的名字叫《海市蜃楼》(国内片名《梦魇》2007)。比如人们在沙漠看到绿洲,通常情况下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指人们想看见的,比如在沙漠看到绿洲,通常情况下看到的都不是真的。

整个拍摄真的持续了很长时间,我们整整3个半月都在路上,整部电影就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冒险,这只是电影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可能还会讲述2到3个。在这部电影中所得到的经验,你可以设想,早先人们拍电影都是用的胶片,顺便说下比起现在的数码我更喜欢用胶片。早期(胶卷冲洗等)人们2到3天以后才能从实验室拿到电影的拷贝,然后才能确定,画面是否清晰,颜色还原是否准确,因此那时我和我的同事完全确定不了,是否拍到的都符合要求,我那时还在撒哈拉中部,(胶卷冲洗)过了两三天后才能确定,拍的是否ok,是否一切才在掌控之中。

我自己不行,这是我第一次作为摄影导演,安全起见,我把拷贝拿到慕尼黑的电影制片厂冲洗,旅行前我们给负责拷贝的老板发了个电报,从我们经过的一个邮局,这儿是绿洲,有无线电发射塔,通过这个可以发送或者接收电报。于是我给他发送了个电报,一旦拿到了素材,当然,一开始这些素材将通过小飞机用大概1个月的时间,从绿洲邮寄运到德国大使馆,然后再转送到慕尼黑,我跟负责拷贝的人说马上就完了,希望他尽可能可能发一个电报给我,我其实没指望真的有人发我电报,1个月后我去一个名叫Inschallah的绿洲询问,那里真放了份给我的电报,上面就俩字,只有两个,"Alles OK"(一切都好)。

对我来说真的比过了次圣诞节还开心,每个人都该贺一杯,收到电报了,我就把冰箱里的底片整理出来,冻上酒,然后分给团队的其他人,为了庆祝这个,“圣诞节”,但是我们在整个旅途中也经历过很可怕很糟糕的事。我们穿过了11个非洲的城市,比如喀麦隆,在非洲中部的一个城市,我们从来没有住在旅馆里,没有在汽车里或者帐篷里,而是每天住不同的监狱里,不管怎样3个半月后都完成了这次不可思议的冒险。

后来这部电影竟然在戛纳,这个最好的电影节上放映了,在这我得到了很高的评价,是从前未有过的。对于我个人的工作来说,可以说,我可以“立业”了,在德语里有专门的词来形容这个,主要指当人通过了非常非常难的事情,可称之为,通过了“战场的洗礼”。简单的说,就是指我们“在60摄氏度的高温下历时3个半月通过了这些冒险”,我们本可以说上1000部电影,但是我觉得打断一下,大家可能有些漫无边际的问题要问。

观看其余两部分:
(二)影像风格的实现
(三)一些观点和工作习惯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