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柏杨:电影《智取威虎山》的剪辑流程

推荐公开课到: 更多
本期公开课分三讲,第一讲从业经历,从一位懂多门外语的北漂教师,如何一步步转到可以做大电影的剪辑师?第二讲几款常用剪辑平台的对比,及FinalCutProX使用心得;第三讲《智取威虎山》的剪辑流程,现场剪辑和后期剪辑两部分,徐克导演的剧组现场到底什么样?

(一)从北漂教师到电影剪辑师



░ 文字 ░

❃ 开场白  课堂提纲

我觉得咱们网站上有很多业界的同行,包括一些前辈,也都在上这个网站,从我自身来讲,我现在还是跟在徐克导演学艺的学徒,太大的话题我来讲并不太合适,我也讲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我可以跟大家一块分享的,我回去也思索了一下。

我按三个部分来讲。第一部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从业经历,我觉得这是挺好玩儿的。因为我本身是北漂,我不是北京人,我是东北人,上大学考到传媒大学来,我学的是外语专业,跟业界没有什么关系,后来一步一步转到现在可以做大电影的剪辑师,我把整个中间一步一步的转换,跟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可以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包括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希望能给你们一些帮助和参考吧。

第二部分,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我们用的剪辑《智取威虎山》,前面《神都龙王》的剪辑平台,最新的一款FCP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平台。因为现在很少有人用这个平台来剪电影了,很多人都觉得它不够专业,觉得它变化太大。当时这个软件出来以后,我是第一时间来学的,在国内我是第一个拿到认证的人,后来我也是第一个用这个软件来剪电影的人,所以跟大家说一下,用这个软件的心得和注意事项。最后才是我们这次讲座大家最关心的,《智取威虎山》的剪辑流程,我把现场的剪辑到后面的剪辑都介绍一下。

❃ 话当年  如何入行?

我当时在广播学院上学的时候,学的是波斯语专业,像现在很多在座的学生一样,那个时候我也坐在下面,经常听老师的讲课,听大师的教诲,我觉得应试教育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它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机会,来了解这个社会,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个社会上,都有一些什么样的行业,有多少个行当,每一个行当它们具体在做什么事情,我们怎么样能进到这个行当里面去,进去以后,在这个行业里面怎么发展,所有的这些信息我们都不知道,所以在毕业的时候,我们进行择业的时候,往往是很茫然的,你没有方向性,你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做,这完全是缺失的这块。

那个时候我还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我的志向是将来能够在一所高校里面,当一个外语老师,能够跟大家教教外语,我就挺满意的了。所以那个时候在学专业的同时,一直在自学外语,后来在毕业之前的时候,我英语的专业八级考下来了,那个时候仅此而已,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想当一个英语老师就可以了。

但是后来我的职业路径跟这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我在毕业以后,做过导游,做过记者,做过国际贸易,做过演出经纪,演出宣传,做过视频网站,搞过电视栏目包装,后来考取的苹果讲师,然后自己又创业,当过老师,后来才转到电影剪辑师这么一个行业上。简单给大家过一下,每一步给你们念叨念叨,当时是怎么选择的。

毕业的时候,刚毕业那会儿,有实习的机会,我学的是波斯语,有国外的旅游团,到中国来旅游,那顺其自然的,我就去当了导游,当了之后,觉得这个完全不适合我,需要一些额外的技巧,需要很灵活多变。我觉得应试教育这么多年,留给我最大的一个财富就是在做判断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方法。应试教育里面,我学到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排除法,就是我在我不知道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先可以确定我不要什么。那个时候就知道,导游这个东西肯定不是我想要的,在学校期间,那个时候我有一个表姐在外交部工作,我在外交部呆了一天,陪她上了一天班,然后我发现,外交部那个地方也不太适合我,所有的国家机关,这样的地方,那种工作的节奏,工作的环境,我觉得跟我格格不入,没有办法在那个地方工作下去,所以那个直接排除掉,丢掉了。

后来有机会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了一个电台记者,因为我很喜欢听音乐,那个时候音乐之声正在招DJ,想从各高校里面选拔一些新人来进行培养,我也去报名了,报名了之后,因为那个时候的竞争太激烈了,所以没有入选,后来就被排除出来了,但是这次经历,让我对将来的规划有了一些改变,我想那个时候,可能不一定在高校里面来当外语老师了,我可以出国去进修,去学一个跟传媒有关的行业,然后能做跟传媒有关的事情,不管是广播也好,电视也好,当时没有很明确的目标,只是说我可以做这个事情了,所以那个时候开始申请要出国,申请学校,发现很多跟传媒有关的专业,是不提供奖学金的,那个时候正好有一个国外的人来找我,一块来跟伊朗做国际贸易,我就答应他了,我想在出国之前,如果能挣一点钱的话,拿这个钱出国读书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所以我做国际贸易做了半年多,一年的时间,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一件对我有很重要意义的一件事情。那个时候我有一个机缘,我另外一个表姐,从国外学电影回来了,她那个时候给吴宇森导演做副导演,有一次她们在北京拍片的时候,那个时候吴导来北京拍他的一个公益片,我去片场见到他了,远远的看着他,他在那调教那个小朋友,说公益短片,跟小朋友一块在那玩球,见到他了。那次见到吴导之后,对我的刺激特别大,我突然觉得,是不是可以朝这个方向来发展,因为我表姐本身也是学外语的。

后来她出国之后,去国外进修的电影,回来以后,可以从事这样的行业,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光鲜的一个选择,那个时候对我影响很大,我就要求我表姐,能不能给我找机会,进入这个行业,进入这个里面去,打杂,做一些很零碎的工都没问题。但是要求了几次,她给我的答复都是差不多的,就是我没有相关的专业对口,就是她给你找任何一个职位你什么都做不了,你得从头去学,得有人带你,总之一直得不到这样的机会。恰好那个时候在传媒大学里面,有一个影视的培训,是咱们广告学院办的,广告学院那个时候,楚老师办了一个剪辑的培训课,可以利用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去他那来进行进修,学FCP和剪辑,那个课程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因为他的课程跟之前我所了解的课程都不太一样,他不是在教你软件,一二三,菜单是什么,很多时候在跟你讲剪辑是怎么回事,剪辑是很有意思的东西。那在那个里面,除了学习一些新闻的剪辑,包括短片的剪辑,还有很重要的是预告片的剪辑,让我觉得剪辑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儿,原来这个东西是这样的。那段时间的学习,相当于给我打开一扇门,让我看到,原来我可以有一个方向,能够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

后来我在中国杂技团做过一段时间,做过整整一年的演出经纪。因为那个时候我听说他们会有一个从光线传媒出来的团队,要和中国杂技团来合作,一块办一个传媒公司,为了进到那个里面去,做了一年的演出经纪。之后,如愿进入到他们的宣传团队里面去了。那个时候开始做演出的宣传,终于做到,我觉得跟这个行业开始有一点关系的事情了,比如说给这个演出做一些宣传片,包括做一些平面媒体,包括写一些稿子,所有的事情,那个时候我都做过。这个时候等于这个行业里面,进了一点点门槛了,接下来就是往下该怎么做了。那个时候,后来传媒公司的老板,那个时候想法非常活,他想做一个视频网站,他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好像。他想做一个视频的直播网站,这个时候大概是06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视频网站非常多,但还不像现在这样,已经小的都被并掉了,现在只剩下几家大的,那个时候还很少,他想做演唱会的直播,同时那个时候我在他的那个网站上,帮他开了一个频道,开了一个所谓的电影频道,里面会放一些跟电影有关的资讯,包括电影的预告片,我们那个时候还剪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我给大家看一下,这个是给大家放一个短片,那个时候我带着下面的徒弟,和我们的同事,做的短片,做了很多类似的短片。

这个歌曲和电影其实本来没有什么联系,正好那个时候电影上映,我选了歌,我选了电影,让制作人员根据我的思维往下制作。这个练习是一个很好的练习,对于所有学剪辑的学生,包括刚毕业不久的,你说我想练习,想剪东西来提高我的技艺,都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你可以自己找电影来,找一个不同的切入点,切进去,剪出一个跟原来的故事相似但又不同的片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回去试一下,因为这个东西几乎是免费的,可以找来电影,找来音乐,自己就可以来剪了,而且现在的分享平台,比我们那个时候方便太多了。我们那个时候做完这个东西以后,只在自己的网站上播放,其实没有多少影响力,大家也不知道,希望通过这个能够给网站带来流量等等等等。现在做完一个片子,往优酷上一上传,很多人都看到之后,你可能一点一点就可以做起来了,这是很好的切入点。后来我到学校里当老师的时候,教学的时候,还给学生尝试过用这样的方法来教学。那个时候学校的学生,他们一点剪辑都不会,我从软件开始,零基础的教起,每周大概两堂课,大概是两个半天的课,一个学期教下来以后,毕业的时候,我要求他们给我的毕业作业就是剪一个MV下来,那个时候我给他们两个选择,给了他们两个片子,一个是《功夫熊猫》,一个是《机器人总动员》瓦力那个片子,因为他们可以随便选,自己来剪,我来给他们指导,后来他们剪完的片子,挺有意思。可以放一下,大家看看,一个星期下来,学生的作业。大家可以回去试一下。

再说回来,视频网站,后来做栏目包装,那个时候有一个苹果培训的机会,因为之前听我表姐说,她们剪电影的时候,就用苹果电脑,用Final Cut Pro来剪片,所以那个时候听说苹果有这个培训机会的时候,我根本没有犹豫,立刻就去参加这个培训了。那个地方其实是一个转折点,让我一下子离这个行业更近了一点。学完了之后,就自己出来开始创业了,做一个小的工作室,做一点宣传片、广告,类似于这样的短片。同时那个时候,开始在学校里面教书了,去了一所高职院校,我在那个地方教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吧,陆陆续续教了差不多三年,带了两届学生出来。然后在教书期间,终于得到一个机会来剪电影,那个时候正好是学校的一个师哥,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蒋旭,他拍了自己的第一个电影。有机会拿来我来帮他剪的,那个时候是第一次剪电影长片,一个片子下来之后,好多问题就明白了,这个东西是这样,是那样的。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要怎么来解决。那是一个开端。

之后你剪了第一部电影了,你剪过电影长片了,再往后,你会容易一些,你就有机会做第二个电影了。但是我估计可能有一些同学可能会问,看那个职业路线,做完了电影剪辑师,又做现场DIT是怎么回事,一般现场DIT,其实是比较初级入行的一个职位。大家知道什么是现场DIT吗?了解吗?就是在电影拍摄现场来负责信号的传输,给导演做监看、回放,包括做素材的备份拷贝、整理等等这些工作的,现场的DIT,我是那个时候,学生毕业了,我在学校里教的学生毕业了,我在给他们推荐工作,推荐工作的时候,之前在苹果考讲师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他那个时候正好帮徐克导演去做电影去了,所以我就跟他联系,你们需要不需要实习生,我说我教的学生毕业了,他们可以找实习机会了,他说好啊好啊,他正好需要,我就推荐了三个学生过去。但是他考察过了之后,他觉得不太可行,他觉得学生的岁数太小了,不够稳。DIT的工作虽然比较简单,但是责任非常重,他怕这些孩子会担负不起这么大的责任,所以三个孩子他就没有留。

❃ 机遇与选择

那个时候,我突然之间转念一想,我是不是可以去做这个工作呢?我看过很多广告宣传片的拍摄,但是我没看过大导演大电影在现场是怎么来拍摄,怎么来进行的,所以我想很知道,那个时候我就跟他联系,我说我可不可以去,我的学生不行,但是我应该可以做到,他就不同意,他说不行不行,现在的DIT是属于助理,大家都会把你换来换去的,跟你不太匹配,他没同意,我一再央求他,我说没关系,我说DIT不行,哪怕打板都可以,只要让我在现场,我想看看导演在现场是怎么拍片的,我想去了解一下。至于在里面的地位是怎么样的,报酬多少,这些都不重要。央求了他半天,到后面终于他松口了,我得到了这个机会,那部电影就是徐克导演的第一部3D电影《龙门飞甲》,在现场的时候,我全程跟下来了,做现场的DIT,徐克导演很有意思,他在现场的时候,他也喜欢自己剪片子,自己来剪,他就是用Final Cut Pro来剪的,他跟别人学过一点Final Cut Pro,但是他用的又不是特别好,所以经常他要做一些效果,做调色,做一些效果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来弄。在剧组里面,传来传去,后来他的助理就知道说,我会这个东西,而且我是专门教这个东西的。在现场的时候,他经常找我去,这个不会了,这个你给导演看看,这个应该怎么做,那个又不会了,又把我找到导演的剪辑那个地方,告诉我这个东西给导演指导一下怎么来做,也很快,4个多月拍完了,在现场的时候,我发现很多自己剪片子也好,自己去自学也好,自己揣测很多的信息,一些知识,到现场拍片的时候,一部戏下来以后,很多东西串在一起了,就都明白了,打通了,收获很大那个时候。

出来以后,我就又剪了一部电影,剪完了之后,导演组那边给我来电话,徐克导演那边来给我打电话,你有没有空,能不能帮我们《龙门飞甲》来剪一支预告片,我说没问题,太好了,求之不得。我就去了,去了以后,到导演那一了解情况,不一样,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不是来找我剪一支预告的,是说那个时候,导演的剪辑师时间到期了,要去忙下一部戏了,但是片子那个时候还在改,还有一些调整,还在改。导演需要有人帮他,那个时候他们找我来帮导演,那个时候我就给他做他的剪辑的助理,我帮他来操作,他提供什么样的东西我来帮他做,加入之后,对于大电影后期的流程,大概是怎么跑的,我也就都明白了,尤其是3D电影,那个时候国内很少有人做这样的片子,包括整个团队那个时候自己也在磨合,应该怎么来走。会出现什么问题,问题应该怎么来解决,谁都不太懂,都在摸索着。

从那个之后,剪片的时候,慢慢合作起来,导演觉得跟我配合的很好,沟通也没有问题,有一天突然问我,说你剪没剪过电影?我说剪过两部戏,他一听剪过长片,就跟我聊起来了,你觉得在院线里面放的电影,跟电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等等等等,就开始跟我进行沟通了,沟通之后有一天跟我讲,你后面不知道时间怎么安排的,要不然下一部戏,你给我来剪吧,他说下一部戏就是《狄仁杰·神都龙王》,我那个时候就跟他说,我要是有机会,跟您来剪片的话,我可以其他的事情全都推掉,学校那边,我可以推掉,自己公司的事情我可以推掉,后来就做了《神都龙王》,再到这一次的《智取威虎山》,一路一路跟导演就跟下来了。所以现在翻回头去看。换了这么多的职业,跟即将毕业,和刚步入社会时间不长的,又对影视圈很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一些心得,就是你有了目标之后,很多时候你不是能直线达到那个目标的,你可能需要绕一下,但是很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去哪,这个很重要。

另外在别的地方我不太清楚,如果是在北京的话,其实不只是影视圈,可能其他任何一个圈子,你如果能扎在那个行业里面,能够干满五年到十年的时间,你一定会至少得到一个到两个的机会。这样的机会足够改变你的命运。那个时候关键是你能不能够一直努力,在那个行业里坚持那么长时间。第二个是机会来的时候,你能不能识别到这是一个机会。最后,你是不是能抓住这样的机会了。主要是这个。

后来当我做电影剪辑师的时候,回家跟我父亲聊天,他就觉得很莫名其妙,你现在做的这个行业,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他是个军人,跟你的专业也没关,家里也没有人做这个,你现在就干上这行了。我说其实我做这个东西,是受他影响的,他一愣,我想在很早很早以前的时候,他自己就在做对编了,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家里买了一套双卡的录音机,日本进口的,日立的,那是很高端的设备。他做一个什么事情呢?他很喜欢把自己爱听的那个歌,不同磁带里面爱听的歌,把它全集中到一盘磁带里面,做一个精选,其实他那个时候做的工作就是对遍,用一个磁带来进行放,另一个来录,这边换一个磁带,再把它录在一起,其实做的就是最早的对遍工作。然后那个时候他的机器我是动不了的,我知道他这个工作,但是我没有机会去实践。

后来家里有录像机了,录像带的时候,他还是爱做这个事儿,他把不同的录像带,这个没有这个节目,这个有这个节目,把这些精选到一个录像带里面,那个时候就得两个录像机,一个做放机,一个做录机来做这个事儿。一直到后来我有自己随身听的时候,可以录的这个随身听的时候,我也来做这个事情了,就是借一个同学的随身听回来,连一根音频线,这边来放,这边来录,做这样的事情。

可能现在很多90后、00后的朋友没法理解,说你们那个年代太麻烦了,其实在那个时候,你想做一个单曲循环都是很难的事儿,现在我们有MP3,这个音乐我很喜欢,做个单曲循环,按一个按钮,让它循环就好了,我们那个时候是不可能的,那个时候你想做单曲循环,需要你的播放设备,有很强的功能才可以。什么功能呢?你听完这一首歌了,然后你设一个循环,他自动帮你导带,导回这一首歌的开头,它再给你往下播,那个中间你要等很久,要等它倒回去,中间还有呲呲啦啦的声音,所以那个时候做单曲循环,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用对编机,你把它全录下来,放一遍,录在这,然后导回去再放一遍,再接着录,等你放的时候,他磁带都是放的这首歌,你就可以单曲循环了。想说的是,其实受家里的影响还是有的,就是你小的时候,就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只是后来再翻回头想的时候,原来那个事情对我会有影响,在当时的那个时候,你是不会意识到的,我记得乔布斯在做演讲的时候,他也提到过这个事情,你真正感兴趣的事,你手头在做的事情,不见得会对你当下的决定做出影响。但是当你走过去很远以后,翻回头来看的时候,他对你的影响是真真切切的,那么喜欢做什么,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这个还是挺重要的。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