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孙太勇 等人看过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电影本就是一门视听艺术,而配乐作为声音元素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辅佐电影镜头语言的有效传达。好的配乐更是能与故事情节相得益彰,甚至成为点睛之笔。就好像,一提到《花样年华》,我们便会不自觉想起张曼玉走在烟气氤氲巷子中时响起的《Yumeji’s Theme》;一提到《天空之城》,人们也总是会想起久石让那首空灵婉转的主题曲……电影配乐师们以声音写情话意,用节奏带动观众的情绪,他们是电影的灵魂诗人,更是一部作品能否走进观众内心、提升质感的关键。

那么电影配乐到底需要做哪些工作?电影配乐师和导演又是怎样的关系?电影配乐人背后都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带着好奇,画外君专访了正在热映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配乐师王希文。他也曾经担任《翻滚吧!阿信》《冲天》《健忘村》等多部影片配乐工作。电影配乐于他而言,当初是梦想,而今是生活,音乐相伴,戏如人生。我们和他一起聊一聊电影配乐师的那些事儿。

配乐师就是在用音乐帮导演讲故事

——电影配乐师需要对电影有想象力

人们在观影过程中很少会将关注点放在配乐的部分。“观众会记得电影的主题曲或插曲,往往不会察觉到没有歌词的配乐”。作为“电影的灵魂诗人”,配乐不单单是一个技术活,更是一门艺术。

如王希文所言:“作为配乐师,一是需要你对电影有想象力,在看过电影后能够观察到其中的戏剧元素,挖掘内在情感脉络,理解导演所要传达的本质;第二层才是用你的创作和技术,把你的理解透过音乐语言,将戏剧化和感动传达出来。”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王希文

采访中,他反复强调“音乐不能只是好听,或者是说会写很华丽的合声、很漂亮的旋律,音乐是要有戏剧的想象力。”可见,电影配乐师的工作并不止于技术层面,更是身心投入的感知工作,对配乐师本人的感知力、艺术造诣有着极高的要求。

由于需要比普通观众更加深层的融入故事和角色,配乐师也需要参与很多的不同的角色的生活,去见证无数形形色色人物的成长与经历。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王希文工作照

在新作《快把我哥带走》的配乐工作中,王希文聊到刚刚拿到剧本时的感受:“我是在去年飞去厦门跟郑芬芬导演开会的时候,在飞机上才读的剧本,开始我觉得这个剧本好幼稚,就是一部讲兄妹关系的青春片。结果到最后,我在飞机上哭到空姐给我送了好几次纸巾。(笑)”

只有感同身受,融入故事,才能创作出情节之上的作品。

——配乐师不只为电影做加法,有时是乘法

“电影配乐可以说出画面中没有表现出来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它就像是另外一个演员,另外一个角色,去跟画面产生更多戏剧的想象。”王希文称。

电影配乐作用,最突出的当然是渲染整个电影的氛围以及表达人物情绪。而王希文认为“好的电影配乐有的时候不只是加法,有的时候是乘法。例如,悲伤的戏配上悲伤的音乐,对于电影配乐师来说,是最为直观和一般的想法,可是有些电影则选择了以喜衬忧、以动写静的配乐方式,产生出来的效果是比悲伤更悲伤。这样的配乐和电影是可以撞击出乘法的效果,那是最美妙的时候。”

在与王希文的沟通中,他多次提到电影配乐师有自己的风格和标志的重要:“电影配乐跟广告配乐的不同,它会更有自己的独立的气味和重量。”人尽皆知的口碑佳作《肖申克的救赎》,它的配乐师托玛斯·纽曼(Thomas Newman)正是王希文的偶像。“他的东西非常鲜明,鲜明到你一听都会听到是他。”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肖申克的救赎》配乐师托玛斯·纽曼

所以,对于电影配乐师来说,如何做到在成就电影的同时发挥出个人的特色,在不喧宾夺主抢走电影风头的同时,仍保有个人标志,这些都需要拿捏分寸,犹如“带着镣铐跳舞”。

电影于配乐师而言,不仅仅是工作,更是舞台。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

——工作流程也会因影片的不同而不同

一般的商业片中,配乐工作会大致分为以下步骤:

首先,导演和制片在开拍前就会找到配乐方。配乐师在看完剧本后形成初步的音乐风格。真正开始工作是在剪辑工作完成之后,配乐师在观影多次的基础上,与导演确定具体哪些段落需要什么风格的音乐。“这个叫做spotting session (定点),那时我们就会知道这个片子需要几段配乐,每一段的位置会有一个明确的列表,然后就逐段的完成,每一段开始创作小样,最后再去做录音跟混音,然后再送给声音部门,跟对白一起做终混。”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王希文工作照

与之不同的是,在创作型主导或商业元素并不重的电影作品中,电影配乐师会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有时导演希望配乐不要被画面影响,而是通过配乐师对剧本的理解直接去创作。” 因此,电影配乐在服务于电影的同时,其实很多电影也在成就配乐师。

——孤军奋战or团队合作?

王希文将配乐工作称为电影的“最末端”。现状是,如果电影在前期工作上有延误,制片方通常会压缩电影配乐的时间,所以电影配乐工作的时间常常并不充足,平均时间是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影片的时长决定了需要完成的工作规模,而配乐中所涉及到元素的种类决定了工作的难易程度。

“我以前做短片就是要一个人做完全部的事情,随着片子的规模增大,就会有一个团队。同样,如果导演只需要简单的吉他旋律,那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如果需要更多的音乐类型或是比较特殊的音乐,那么我除了制作小样之外,还会去找其他乐手加入。另外,如果需要一些复古的音色等,我的器材做不出来,就由我来规划,其他人来执行,或者是我担任作曲,有人担任编曲把它做出来。”

王希文将其比作剧本的统筹工作,团队的其他成员更像是执行者,他们的加入使得电影的配乐工作能够在短时、高压下更好更快速的完成,而配乐师的主导地位也保证了作品本身的质量和创意。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王希文团队工作照

——配乐师与导演的“相爱相杀”

与配乐师合作和沟通最多的当属导演,少数是制作人和监制。所以给影片配乐的过程其实也是和导演反复磨合的过程。

在《快把我哥带走》的配乐工作中,王希文提交的第一版音乐,全部被退回,因为导演觉得听起来太成熟。后来在与导演的反复沟通中,他开始从角色来思考,尝试用蓝调的曲风去突出兄妹间恶作剧的嬉闹感、游戏感,然后用口哨、8bit电玩、电子音色加以辅助。口哨看似可以吊儿郎当,也可以变得很感性,是哥哥对妹妹的呼唤。“运用了这个元素,搭配其他乐器,找到一个独一无二的风格,好像我们用各种调味料炒出一盘美味的菜,很有成就感。”

电影配乐师是如何工作的?专访《快把我哥带走》电影配乐师王希文丨画外hoWide
电影《快把我哥带走》剧照

王希文将与导演的沟通笑称为“政治学”,而配乐师和导演之间的默契就仿佛是音乐和影片的衔接器,不仅对于整部电影风格的把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会带给配乐师本人更多可能性。

“有时候我们创作者也是很主观,导演的意见其实是可以帮助我们有不同创作的可能。跟不同导演尝试不一样的工作,涉足不同的领域从而创作出新的作品,是一件非常有价值且开心的事情。”

— The End —

鸣谢:王希文所属牵猴子整合行销公司职人经纪部门(台湾)、壹壹影业(大陆)协助采访

采访撰稿:王宇晴
记录整理:顾存安
编辑:刀疤狐、Cai
设计:温小昭

了解更多,关注同名微信公众号画外hoWide(ID:howwide)
本文为作者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03854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点击了解更多
做有洞察力的电影行业媒体,产出具有专业价值和深度的优质原创内容,记录电影画幅之外,产业之内的见闻、思考,与从业者们共同见证中国电影工业的崛起。
扫码关注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