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为什么会选择赴美上市

李晓鸿、徐浩 等人看过




赴美会是开心麻花的最优解吗?


文/韩墨墨




开心麻花赴美上市的消息,打破了之前港股上市的传闻。

 

30万元起步,创业16年,凭借《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爆款,开心麻花成为了国内喜剧赛道中首屈一指的金漆招牌,公司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然而,公司的资本之路也充满波折:新三板挂牌摘牌、申请创业板上市、中止审查后重启、再终止撤回申请,一系列戏码都发生在了开心麻花身上。

 

赴美上市传闻未坐实,但行业内就已经向开心麻花投来了关注目光。或许是因为2018年以来,影视行业过于寒冷,大家都需要一剂兴奋剂一扫阴霾,又或许是因为人们对开心麻花多少寄予了一些期待,但又存有一些担忧。


赴美上市,开心麻花这次能以喜剧收尾吗?


1

上市执念?


企业上市很重要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在公开的二级市场融资。


近几年随着影视市场规模的增长放缓,行业中的热钱逐渐散去,加上下游消费市场的不确定性,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与日倍增。像曾经的“民营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如今也只能通过资产质押、公司借款、甚至管理层卖画等方式来筹措资金。

 

此外,诸如开心麻花般的影视公司,一方面手头上的资金规模不如中影、万达这样的龙头企业,另一方面这些公司大多以轻资产模式为主,缺少土地、物业等重资产用以质押担保来获取借款。因此如何保证稳定充裕的资金来源,成为了公司发展的重要命题。

 

从这一层面上就不难理解,为何开心麻花虽然在资本路上几经波折,但依然“屡败屡战”般地寻求上市。

 

2015年12月,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正式挂牌,在此之前,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微影资本曾经参与开心麻花A、B两轮融资。2016年1月,开心麻花抛出定增方案,彼时其估值已经达到50亿元,比2013年3亿元的估值翻了16倍。

 

新三板的流动性未能满足开心麻花的融资需求,反而还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挂牌新三板1年后,开心麻花在2017年初正式宣布拟在创业板IPO上市,并在同年6月向证监会提交了申请并获得受理,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戏剧、电影和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由于负责上市的签字律师离职,开心麻花的IPO在2017年8月一度被中止审查,直到9月底才重新恢复排队。次年3月,开心麻花发布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再次撤回了IPO申请。

 

当时《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中介机构人士称,开心麻花终止IPO的原因主要是来自证监会的“劝退”。从其披露的业绩数据来看,具体“劝退”原因也许不是净利润层面,更多可能是类似于内部控制这些规范性问题。

 

2019年5月,开心麻花正式终止新三板挂牌,而公司的财务数据也不再需要向外界公示。

 

2

第二选择?


实际上,影视公司想要实现上市,方法有很多。

 

比如2014年6月,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认购港股文化中国新股,从而获得59.32%股份并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不久,公司更名为阿里影业,成为阿里“大文娱”战略最重要的一步落子。

 

欢喜传媒的前身则为在香港上市的21控股。2015年5月,21控股宣布董平、徐峥、宁浩等投资者入股。交易完成后,阿里影业前主席董平以持股24%成为最大股东,宁浩、徐峥则分别以1.75亿港元获得19%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21控股也随之更名为欢喜传媒。

 

2015-2016年,影视产业步入行业的顶点,众多影视公司以借壳的方式登陆A股和港股,阿里影业和欢喜传媒也都是在这期间实现了上市的步伐。


然而随着公司之间的追捧,本来就稀缺的壳资源价格水涨船高,市场上甚至出现了囤壳、炒壳等现象。此外,上市公司被借壳之后基本面发生了变化,复牌后股价一般会飙升,在一定程度上也扰乱了二级市场的估值体系。

 

因此在此后几年,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市场,监管层都逐渐出台相关并购重组政策,加大整治力度,收紧借壳使得壳市场逐渐降温。

 

2015年-2017年期间,开心麻花先后聚焦在新三板和创业板上,显然有自身在资本市场上布局的计划。但就在不太顺遂的过程中,公司显然也错过了借壳上市的窗口期。

 

除了借壳之外,被上市公司并购从而得到母公司资金来源,也是一种迂回的方式,新丽传媒是其中一个例子。


曾出品《煎饼侠》、《情圣》等影片的新丽传媒,其资本之路也是十分罕见:2012年-2017年期间,新丽传媒曾两次递交IPO申请,两次终止,在第三次递交申请之后,阅文集团则为其多次冲击IPO无果的剧情,正式划上句点。

 

2018年8月,阅文集团公告,以不超过1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收购完成后,新丽传媒成为了阅文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及腾讯集团的成员公司。

 

然而从开心麻花“新三板挂牌-申请创业板-赴美上市传闻”这样的资本路径可以看出,开心麻花在现阶段并不希望成为第二个新丽传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窥探出开心麻花管理层对于公司独立运营的决心,也反映出公司对于以演出、影视、艺人经纪为三大支柱的业务生态的发展信心。

 

年报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开心麻花前5大股东合计持股86.34%,其中创始人张晨、遇凯(两人为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48.33%,系开心麻花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3

最优答案?



近几年来,文娱领域中各个细分赛道都有不少知名公司纷纷赴美上市,比如爱奇艺、腾讯音娱、斗鱼等,美国市场为这些公司纷纷打开了海外资本的融资渠道。

 

在投行人士看来,公司在美国上市的难度是A股、港股和美股三者中最小的。因为美国实行注册制,而且也不像港交所那么关注同业竞争等问题,只要公司能够充分地进行信息披露,审核相对容易通过。

 

不过如果开心麻花赴美上市的传闻属实,美国市场是否真的就是开心麻花资本路的最优答案?以喜剧为核心的模式又是否能被海外资本理解和认可?毕竟爱奇艺可以对标Netflix,腾讯音娱可以对标Spotify,斗鱼也可以对标在港上市的虎牙,那么开心麻花呢?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影视业务过于依赖于爆款项目,开心麻花近几年来出现显著的业绩波动,这又如何支撑起投资者对它的信心?

 

2015年开心麻花出品的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爆红,开心麻花因此实现营收3.83亿,同比增长155%,归母净利润1.31亿,同比增长234%。

 

其中《夏洛特烦恼》就贡献1.92亿收入,占当年总营收比例高达50.03%,而当年公司舞台剧业务收入仅为1.85亿元。也就是说,《夏洛特烦恼》一部影片的收入,已经超过当年公司主业舞台剧的收入。

 

到了2016年,公司仅出品了《驴得水》一部电影,使得影视业务收入大降85%至2900万,拖累当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4%和45%。

 

此后两年,开心麻花舞台剧业务营收虽然依然保持增长,但增速出现放缓;而影视业务收入则因为项目票房波动出现“大小年”情况,2018年影视业务甚至成为了唯一一个营收同比出现下滑的业务。


目前反而是2017年才被列入财报主营业务的艺人经纪业务势头迅猛,2018年营收翻了2倍至2.92亿元。但如何持续“造星”打造出下一个马丽或者沈腾,以及如何防止喜剧演员走红后离巢,也是足以让开心麻花头疼的问题。

 

开心麻花CEO刘洪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艺术创作会有起伏,可能会带来公司估值的波动,但开心麻花不会在意一年、两年的成绩,而是公司在未来五年、十年能否稳健地成长。

 

漫漫长路,如今开心麻花似乎又走到了下一个路口,继续寻找它想要的答案和出路。




本文为作者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5852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点击了解更多
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扫码关注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