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蕾丝宫斗戏,他们硬是拍出了不一样的美感!

9月16日 15:59
刘清源、宋维克 等人看过

本期内容来自《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专栏,超级详细的带你到拍摄现场,点击这里,免费阅读完整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如果想观看更多幕后花絮,请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


《宠儿》故事设定在18世纪早期的英格兰,讲述关于宫廷阴谋、激情、嫉妒和背叛的故事:大不列颠王国的安妮女王(科尔曼)与她的知己、顾问、秘密情人公爵夫人Sarah Churchill(薇姿)的关系因后者的一位年轻远方亲戚(斯通)到来而被搅得翻天地覆,各位女性为争夺女王的青睐和获得宫廷影响力而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故事听起来似乎具备摄制一部“传统”历史影片的成熟条件,但是《宠儿》并不走寻常路。该影片的视觉风格前卫大胆、以超宽广角镜头、具有动感的摄影机运动和超乎寻常的机位为特点,为传统时代剧的拍摄注入了新活力。



“导演热衷于创造一种出人意料的、异乎寻常的视觉语言。"

该片由欧格斯·兰斯莫斯(《龙虾》《圣鹿之死》)担任导演,摄影指导罗比·瑞恩(RobbieRyan,)担任摄影指导,蕾切尔·薇姿(RachelWeisz)饰演伯爵夫人莎拉,艾玛·斯通(EmmaStone)饰演阿比盖尔,奥利薇娅·科尔曼(OliviaColman)饰演女王。据导演兰斯莫斯透露,从黛博拉·戴维斯(DeborahDavis)和托尼·麦克纳马拉(TonyMcNamara)创作剧本到寻找合适演员到最后上映,耗时共八九年。“期间我和摄影师罗比见过几次。”导演说道:“我一直喜欢他的作品,他也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合作对象。但由于日程安排和时间原因,之前从未如愿,这次才合作成。”


“在真正拍摄《宠儿》几年前,我们还一起喝过几杯咖啡,聊过几回。”摄影师瑞恩回忆说:“当时是打算一起拍一部短片。但没能实现,不过后来我收到了《宠儿》的剧本,这让我激动不已,毕竟是这么多年过去后,终于有机会和欧格斯合作,一起拍片子了;在这部电影准备期间,欧格斯还执导了电影《圣鹿之死》。”


摄制工作正式开始后,摄影师瑞恩很快便把握了如何贴合兰斯莫斯与众不同的风格。“我的包袱不轻。”导演兰斯莫斯坦言:“也就是说我有曾经运用的,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有我想要大改一番的东西。”


摄影指导瑞恩发现有时候很容易判断导演不喜欢什么。“他不喜欢传统常规的拍法。我觉得他永远不会拍完一个镜头后接着拍一个对应的反打镜头。他就是不好这口。他热衷于创造一种出人意料的、异乎寻常的视觉语言。”

导演兰斯莫斯同意摄影师瑞恩的评价。“对于‘无功无过’的角度和镜头我不太感兴趣。”他说道:“在这部电影中,我想要创造一个荒诞扭曲的世界。”


“导演表示想聚焦于那些跳出人们普遍认知的时代剧,不管他们的作品与我们要拍的是否真正相似,我们都想从他们那里获取灵感”


谈及视觉参考,导演表示想聚焦于那些跳出人们普遍认知的时代剧。“我和罗比观看了安德烈·祖拉斯基(AndrzejZulawski)执导的《着魔》、英格玛·伯格曼执导的《呼喊与细语》和乔拉·赫兹(JurajHerz)执导的《焚尸人》。”导演解释道:“基本上,这些导演都做出了大胆有趣的选择,不管他们的作品与我们要拍的是否真正相似,我们都想从他们那里获取灵感。拍摄中我们用到了广角镜头,并且画面中会囊括多个角色,因此我们讨论了如何才能以构图吸引你对某个角色的关注,以及如何以摄影机运动达成这个意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电影的许多镜头都是从极高或者极低的角度拍摄的,这样摄影机拍摄的画面才足够开阔,才能同时拍下房间内发生的全部行为。”瑞恩回忆道:“敞净的房间真的很棒。摄影机旁边大量的旗板和物品会使拍摄现场过于拥挤,因此在一个非常非常狭小、只容得下演员的房间内拍摄,是一种新奇怡人的体验。每次拍摄我唯一需要努力做好的事就是把镜头摇好。这项工作富有挑战性,因为重点全在于精确把握时间点。如果我没把握好,就得再来一次,责任全在我。不过我还挺享受这项挑战的。”



影片大部分场景拍摄于英格兰赫特福德郡的哈特菲尔德庄园,这是一栋詹姆斯一世时期的建筑。“因为这里紧邻伦敦,近年来有很多电影在此取景。”摄影指导说:“但是我们利用超宽广角镜头,连天花板也被拍摄在内,因此我们能呈现之前从未呈现的效果。我认为之前在此取景的摄制人员并未像我们一样如此全景式地呈现某个房间。有趣的是,一览实景全貌更易激起观影人的幽闭恐惧。因为无处可藏。观众会跟片中角色一样,感觉身处囚笼。”


“我拍摄的是美丽的实景、美丽的服装和美丽的人。所以,想拍的不好看都难。”

导演兰斯莫斯补充说实景场地也有助于决定电影的配色方案。“我们尽力去除许多房间里的杂物,只留下有限的色彩和物品。”他解释说:“这些房间历史悠久,还挤满了家具、画作和其他形形色色的东西。我们把杂物去除一部分后,留下的就是主要色调和墙壁、地板及天花板了。比如女王的房间呈现十分清晰显眼的绿色和金色,因为我们只保留了墙上的挂毯。然后我们搬进了自己搭配的家具,比如金色窗帘和金色床罩等等。”


该片由菲奥娜·克伦比(FionaCrombie)担任美术指导,桑迪·鲍威尔(SandyPowell)担任服装指导。兰斯莫斯和瑞恩与她们合作,在影片色彩运用上尽力克制。“真正的重点在于镜头前的东西,实景始终是拍摄的出发点,因为宫里的每间房都充满了色彩。”瑞恩说道:“对我而言,我拍摄的是美丽的实景、美丽的服装和美丽的人。所以,想拍的不好看都难。”



尽管如此,那个实景场地确实也有它自身的限制。“这是栋私宅,所以菲奥娜在移动家具和对他们做改动方面受到了极大的约束。”瑞恩透露道:“就算是移动一张桌子都要大费周章。实景场地的呈现真的很美,因为里面的事物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可你却从不曾知晓宫中具体的位置关系。这有点像埃舍尔的画作,你看不出事物走向的端倪。”



摄制组对蜡烛的运用也影响了整体色调。“点燃蜡烛带入了一种全新的色彩。”瑞恩说道:“观看取景地在夜间和白天的状态十分有趣。不得不说,拍摄这样的时代剧,真的就像创作一幅精巧的‘活人画’。你总是可以做非常深入的发掘。”


导演兰斯莫斯早先的要求之一,就是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几乎只利用自然光。“我不喜欢人造光线,除非是完全必要提高曝光的情况。”导演说道:“如果工作环境中充斥着三脚架、灯具、旗板、柔光布之类的物品,一旦要拍摄下一个不同镜头的时候,就又要移动和改变周围的一切,我不喜欢这样。我理想的拍摄场地中就只有一台摄影机、一支麦克风和演员。”


"一般来说,利用自然光时要考虑光的平衡。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提倡去保有那种平衡。在胶片的呈现中,窗外透进来了十分明亮的光,女演员背光站着,面部却依然有着良好的曝光,如此不控制平衡的做法,却让画面看起来更美了"


虽然在以前某些作品中,摄影师就已经偏好利用自然光,但在拍摄《宠儿》时,他把这种用光策略提升到了一个全新高度。“一般来说,利用自然光时要考虑光的平衡。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提倡去保有那种平衡。在胶片的呈现中,窗外透进来了十分明亮的光,女演员背光站着,面部却依然有着良好的曝光,如此不控制平衡的做法,却让画面看起来更美了,这令我啧啧称奇。我受益匪浅,了解了‘无为’的价值所在。”


瑞恩选择35mm电影负片拍摄,主要使用的是KodakVision 3500T5219,偶尔使用200T5213和50D5203。“我们时而稍稍增感,时而稍稍降感。”瑞恩说道:“因为我们使用的镜头很广,所以镜头前无法加装滤镜。所以在拍摄女王和伯爵夫人莎拉骑马的场景时,我们使用了感光度为50ASA的胶片,还在洗印时将胶片降感两档——我还从未试过对胶片降感那么多。但那款胶片原本的对比度高,而当你降感时,对比度就减弱了,看起来非常迷人。”拍摄室内和室外的夜间戏时,瑞恩会把5219胶片增感一到两档。



兰斯莫斯表示用胶片拍摄便于遵守利用自然光的原则。“我认为胶片能够更好处理光线方面的问题,因为胶片的画面更为深邃,即便曝光不足,胶片也能呈现更强的质感和分离感,使画面看起来更加生动。只要搭配用上大光圈镜头,我觉得不大可能拍不出好画面。”


与来自PanavisionLondon的查理·陶德曼(CharlieTodman)和休·惠特克(HughWhittaker)探讨后,瑞恩选用了PanaflexMillenniumXL2、Arri-camST和ArricamLT摄影机。导演和摄影指导偏好使用单机拍摄,由摄影指导瑞恩掌机。但瑞恩透露道:“当日程安排紧张时,会有两台摄影机同时拍摄,另一台摄影机由兰斯莫斯掌机。”


执导《圣鹿之死》时,兰斯莫斯合作的摄影指导是提莫伊斯·巴卡塔基斯。那时起,兰斯莫斯便迷恋上了10mm镜头,而拍摄《宠儿》时他想进一步利用广角拍摄这种美学手法。于是,跟焦员安德鲁·奥莱利(AndrewO’Reilly)便去Panavision四下打听。正如瑞恩所解释:“这段故事堪称经典,我们把被遗忘已久的镜头掸去灰尘、重新使用。那是一支6mmSF6FisheyeLens(T2.8)镜头。这支镜头做工精美——只需看一眼,就知道是件艺术品。我们装上镜头,再看看它拍出来的画面,嗯,确实是不二之选。”


确实,那支6mm镜头成为了这部影片的的标志性镜头。“一旦用上这个镜头,每个人都会出现在画面范围内,所以大家都要去另一个房间避着。”瑞恩回忆起来不禁发笑:“就连我的头也会入镜!”


除6mm镜头外,瑞恩携带了一组焦段从10mm至100mm不等的Primo球面定焦镜头。他透露道:“我经常使用Primo镜头,我喜欢它们与胶片搭配拍摄时呈现的质感。”



导演兰斯莫斯希望摄影机能够灵活运动,这也增加了摄制的挑战性。但是有了器械总监兼任A机推轨员安迪·伍德科克(AndyWoodcock)帮助,这一要求也得到了满足。 “安迪在各种场地,以各种方法来操作Fisher10移动摄影车,时而在轨道上,时而在舞池中;时而用上Libra电控头或是GripFactoryMunich的减震臂,还装上Chapman的VibrationIsolator减震头。他对时间点的把控也很到位。我再怎么夸他都不为过。他太棒了。”



保罗·爱德华兹(PaulEdwards)使用斯坦尼康拍摄了部分室内和室外戏份,但针对许多需要移动摄影机拍摄的场景,瑞恩则用上了一件特殊装置——“RizwanWadan制作的双螺旋支撑外骨骼装”。摄影指导亲自穿着这身装置来操作Millennium摄影机。他将其描述为“类似斯坦尼康背心,但在背部伸出了两支外骨骼支撑臂,内装有高压弹簧。两支机械臂能帮我固定手持三轴稳定器并分担重量。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把这个装置调节到了最佳状态,但用它拍出来的镜头确实被剪到了最终成片里,并且与整体视觉语言十分协调。”



负片交由KodakFilmLabLondon洗印,再交由Company3扫描成4K格式。《宠儿》进入调色阶段时,摄影师瑞恩在拍另一部影片,但在知道负责把控调色的是跟他频繁合作的罗伯·皮泽易(RobPizzey)后,他也就放心了。罗伯是来自伦敦Goldcrest公司的资深调色师。“当我们在筹备拍摄《宠儿》时,欧格斯在处理《圣鹿之死》的后期工作,需要寻找一位调色师。”瑞恩回忆道:“欧格斯提及罗伯,他问:‘他做得好不好?’我回答说:‘好啊,我真的看好罗伯。’所以,罗伯接下了《圣鹿之死》的调色工作,欧格斯也很信任他。当我知道由他负责为《宠儿》调色时,我就放心了,因为罗伯很了解我的喜好。”



导演表示,这部影片的本质决定了在调色之中无需进行过多的修改。“我们基本上没对负片上原有的图像做什么改动。但原有的图像也是各有特色的,因为很多场景的光线情况不同。碰上晴天,拍摄的画面色彩就较暖、且呈金色。碰上阴天,拍摄的画面就较暗,色彩较冷。我们只是调节了对比度,好让画面看起来更加协调、锐度更高,就像以前制作的放映用正片的效果一样。”


摄影师看到成片时惊喜不已。“导演把控得太好了。而胶片拍摄和实景拍摄本身就决定了无需进行大量后期工作。毕竟导演真不喜欢过度调色。我觉得他很中意影像原本的状态,这样基本不加修饰也可以出类拔萃。”


想学习更多,可以戳下图: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6339
相关文章

ASC专栏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