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喜剧故事,作为摄影师如何把握风格

杨磊磊、吴依凡 等人看过

截至目前(8月17日),《西虹市首富》上映22天,票房突破24亿人民币,远超闫非、彭大魔的前作《夏洛特烦恼》,刷新了开心麻花的电影票房新纪录。同样是喜剧,但这两部电影的整体风格却截然不同。


“《西虹市首富》是根据环球影业的作品改编的电影,很多戏需要导演和演员在现场互动,往往要先带机拍几条,才能找到真正的感觉。”作为同时拍摄了《夏洛特烦恼》和《西虹市首富》的摄影指导孙明解释说,“这次很多的设计没有像《夏洛特烦恼》那样提前预制,再现演员是第一位的。所以现场随机性很大,而摄影师也要进行更多角度的尝试,把空间给后期。”

《西虹市首富》海报


因为这次的剧本、故事不太一样,喜剧段子和包袱也会更多,作为一部温情的喜剧片,孙明不想在视觉上有过大的压力,营造环境和人物的反差,作为喜剧片,他希望《西虹市首富》的视觉感能够让普通观众觉得舒服一点,没有任何视觉压力,希望观众看的轻松一点。


以演员、人物为驱动进行创作的喜剧作品,作为摄影师,到底应该如何去把握不同的喜剧风格?


影视工业网:前期是怎么为影像风格找到方向的?拍摄机器和设备是如何选择的?


孙明:第一,会先考虑这个片子的视觉风格,比如,是需要稳定一点的画面,还是可以肩扛带有呼吸感的画面?还有在色调上的确定,这是一个大方向上的思考。


这部电影,在镜头语言的设计上是要帮助电影在叙事层面上把镜头做得更丰富,让电影的叙事更加流畅。有时候不一定会完全站在摄影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是考虑整部电影需要如何设计。


设备上,我们用了三台 ARRI-Alexa 摄影机,因为阿莱拍摄的曲线相对柔和,人物也会更柔润一点,在镜头选择上使用的是变形宽银幕镜头,因为我们想追求不一样景深。


影视工业网:这次在构图、运镜上是怎样设计的?


孙明:这次电影选用变形宽银幕镜头,是希望赋予空间感和景深虚实更多关系。电影我们前期参考过《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对称构图。比如王多鱼第一次跟金先生在茶室里见面的时候,有想做这类设计。但实际拍摄之后发现,在拍摄现场的随机性比较大,演员现场发挥的空间很大,所以如果完全按照前期设计拍摄,那我们的拍摄工作很难完成。索性我们就设计多角度和多机位的拍摄方式,给予后期更多的可能性。


喜剧片一定需要影像变化,所以有时候会刻意让机器离演员稍近一点,利用更多的广角镜头,让演员的脸稍微有一点变形,但不是很厉害,多一些镜头语汇,这样会将喜剧呈现得夸张一点点。

角度多一些,景别足一点。


比如画面里演唱《卡路里》的场景以及在钱山上讲“脂肪险”的时候,对主角王多鱼的拍摄也涉及了各种角度,希望能把整个气氛烘托起来,加快节奏,让观众跟歌曲的节奏点配合起来,这样在影院的观赏效果会更愉悦。

另外,为了增加电影的视觉丰富性,这部片子也设计了很多航拍镜头因为“西虹市”是一座很大很浪漫的城市,我们设想或者不出现正常交代的环境,如果必须出现,那就给一个特别大的空镜头,不想要特别中间值的景别,让景别上也出现大的反差。我们想把城市最好看的一面展现出来,所以拍摄了大量的素材。我们觉得增加一个高位对于一座城市感觉或者对于一部电影的整体画面的丰富性是有帮助的,所以现在成片中航拍镜头数量还蛮多。


影视工业网:相比于《夏洛特烦恼》的长镜头,这次《西虹市首富》的短镜头比较多,如何平衡镜头语言的问题?


孙明:《夏洛特烦恼》是单机思维拍摄,比较强调机器的运动和演员的调度相结合,所有的起承转转合在拍摄的时候都是有想法的,所以更多的是通过这种形式的影像语言讲故事。


而《西虹市首富》是三机拍摄,所以景别和镜头数量会增加,这对于后期剪辑来说是一个方便。而多镜头会显得节奏紧凑,风格也显得明快。但是对于单个镜头的运动是一种损失,会缺乏一些镜头和演员的互动。因为两部片子的故事不一样,所以在内容和形式上也会有不一样的区别。


影视工业网:布光上是怎么考虑的?


孙明:影片外景拍摄主要在厦门,而城堡的外景和内景是在山东拍摄。由于拍摄地不同,所以需要后期特效进行处理,那我们再拍摄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统一光线。所以需要我们设定好,让不同外景的拍摄时间和航拍高度尽量一样,后期才能完美合到一个画面中,从而出现不穿帮。

内景上,最重要的还是要还原富丽堂皇的状态。只在特殊戏份的时候会有一些特殊光像。王力宏唱歌的时候,那相当于一个私人聚会,我们把整体环境光都减弱,形成一个很小的舞台光效,突出王力宏的光效,其他的都是一个比较暗的状态。到拉菲特吃饭的戏份,只有饭桌是亮的,所以不同的场次也有不同的光影变化。但是城堡本身内饰和装饰从表面上看还是比较奢华的,所以必须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景别,不同的光像来去展现城堡的魅力。


影视工业网:电影中有很多段子,对摄影师来说在影像上转化会有困难吗?


孙明:将文字转化为电影语言,对摄影师来说是必修课。现在很多的喜剧片都是以段子、小品、包袱的一个个片段做呈现,那我们则需要将其以更电影化、增加更多视听语言的方式来展现给观众。比如“陆游器”那场戏,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们采取了多角度去表现。当所有人都到桌子上跳舞的时候,我们在现场撒了烟饼营造夸张气氛,在一场戏中形成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景别,给观众不同的视觉感受。

还有最后的足球比赛,我们拍了16天,涉及了800名群演,用了很多种视听语言去表现。比如王多鱼最后一球的扑救,采用“子弹时间”(强化的慢镜头、时间静止效果)。我们用了一个相机的阵列,从队员身后一直到王多鱼的脸前形成一个将近180度的弧度,也会使用每秒2000帧的高速机拍球砸到人脸的一些表现,强化球和身体接触瞬间平常看不到的画面细节,这些都是在话剧舞台上看不到的。

本文为作者 皮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6675
相关文章

西虹市首富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