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当导演,他们怎么拿捏尺度?

丁亚如、喻曼 等人看过

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空山

 

今天有11位导演,一起聊聊国产影视作品的尺度和创作。


这篇文章大概分为两部分,前半段是导演们的修改、删减,后半段是导演们的应对和态度。有人要等等再拍,有人觉得能用智慧解决,有人计划仔细研读政策,有人想走关系。


总之,都不容易。


至于为什么这么难,不知道。


备注:本文素材来自第一导演的过往专访

 


邢健《冬去冬又来》改背景



这是一部女性悲惨史。女主角本来嫁给乾老大,但老大无法生育。乾老爹为了留后,让老二去上大嫂,老二不同意,就让老三上。


违背人伦,只能在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前。


 

其实这个故事最早放到了90年代,但过审难度特别大。后来又放到文革,风险更大了。


再往早一点,就发现满洲国时期,很多事情可能没被拍摄过的,那段历史也特别荒诞。



 

饶晓志《无名之辈》改结局



2018年的黑马影片,票房上以小博大,口碑上一骑绝尘。影片结尾有悲情也有希望,但原结局不是这么写的。


 

其实《无名之辈》第一稿结局就是死光光。一稿剧本里煤气是放了的,隔壁的老王提着蛋糕进去,因为那天是她的生日,她一点蜡烛,老王炸死了……

 

我的恶趣味哈哈,最后一个镜头是任素汐站了起来,那些匪徒都被警察打死,当然警察也有牺牲的,就一团乱……

 

不能这么写啊。我已经把它极致到一天了,可能还是需要一些祝福和出口。

 

这个东西要考虑的太多了。当然也不是说,放开审查我就能拍出一个特别牛的作品。我现在作为一个商业片导演,不见得那么自如。



钱宁黄《蛋黄人》最初偏B级性喜剧



《蛋黄人》是中国最稀有的性喜剧,还带有《异形》般的惊悚效果,让它和那些屌丝拥有超能力的作品完全区分开。


在遥远的外星,数千万蛋黄都依靠母体生存,服从母体的安排,但一只蛋黄经过进化,实现了意识觉醒和人格独立,逃离了母体并遭遇追杀。这样的设计,也让人觉得导演有话要说。


但一般不能完整表达。


 

有人说《蛋黄人》像《寄生兽》,其实本质上不是一个东西,蛋黄人的主题是青春成长,甚至有些性喜剧,只是包含了共生的概念。

 

核心表达上,《蛋黄人》有点成人向反英雄的那种。但有些东西被改掉或剪掉了,就不够极端。

 

比如说蛋黄一直说“交配”,现在都改成“配对”。

 

我们本来想叫蛋疼人,因为蛋黄可能长在男主的下体,但是马上被否了,太成人。

 

其实是比较B级片一点,会更好玩。但能做到现在的尺度,我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翟义祥《马赛克少女》斗争到底,片就没了



这是一部关注少女性侵的电影。


改编自真实事件。


 

我觉得基本呈现是达成的。和我对调查记者的那种感受是一样的,做电影也是戴着镣铐跳舞。

 

我们确实是有一颗想去突破的心,有一刻强烈的不安分,然后又反反复复被摁住。


对我来说,最痛苦的地方也是这。

 

我们都在谈韩国电影或日本电影,包括《寄生虫》。一个感受就是你做不到,而且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

 

到最后,就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成为什么样子,我真不确定。因为可能你再拍几部作品就被驯服了。

 

但是我说这些,也不是需要大家去包容(作品的不成熟)。我肯定是有些地方是不愿意接受,或者不愿意被驯服的。但如果你要斗争到底,这个片子就没了。


 

陈晓鸣《学区房72小时》审查一年多,反复删改



我们曾把《学区房72小时》形容为2019年中国电影审查的一条“漏网之鱼”。


它涉及了师生恋、教育腐败、贫富差距、房地产市场,拍摄13天,审查一年多。


 

我昨天还在和屠画(戏中扮演傅教授的学生恋人袁航)道歉,整部戏剪得最多的就是她这个车震戏。

 

我想体现出,这场戏跟前面傅教授为了买学区房而奔波的巨大惊诧感。

 

几次跟审查进行陈述,不行,第一轮送审就是个巨大问题。这个师生恋本身就难过审,但(删了这场戏)在戏剧冲击力上它是绝对的伤害。

 

最后就变成了我预案当中的小树林空镜加声音了。

 

《学区房》总共审查了一年多,除了车震,其它删改的地方,我写了五六千字的陈述,来说明我为什么这么拍……

 

袁主席在揍傅重的第一句话,本来是“上床了没”,不能说。傅重和前妻刘家园在厨房聊天说“华明小学那个校友簿打开全是社会名流”,“社会名流”四个字不让说。


贾教授跟塞红包的学生说,“我有数,我有数”(暗示能帮学生改学分),让我把“有数有数”改掉。改配音吧,改了一个“替我向他问个好”,其实意思一样!但是我这么一改,审查就过了,就动了几个字。

 

最后就是结尾,原结尾挺灰的,挺暗的。

 

我每次就等待制片人去拿修改意见下来,通过电话会议,完整地讨论它每一点的修改意见,然后该申诉就写,几千字地写,不通过,再想招儿改。

 

改完就出带子,寄北京,制片人再跑,那也真是跑断腿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审了一年多,除了题材本身有社会敏感性以外,还有就是从去年以来,大家都知道电影局和中宣部的一些人事调整。

 

原来可能30个工作日会给你信。从去年开始就不是这样了,等俩月才给你个信都有可能。


 

每次等审查意见的这段时间我干嘛呢,我啥都不敢干啊!

 

有人找我拍网大,拍电视剧,挣个钱什么的,我都不敢去。

 

为什么呢?我一去拍,拍到中间的时候局里来意见了,我在剧组我不可能回去改。



路阳《绣春刀3》:等

 

虽然路阳不承认,但《绣春刀》系列一直被影迷视为“披着武侠外衣的政治惊悚片”,时间放在汉民族最后一个王朝的末期,讲述激流暗涌的权力斗争。


这是一个节节攀升、规模不断扩大的系列,但在《绣春刀2》之后,路阳停了手。


 ▼


我做完《刺杀小说家》之后,会再做一部电影,然后再做《绣春刀》(第三部)。现在不是……嗯……是吧,现在还没到时候,还没到时候。


 

翁子光《海祭》:等


网络图片,与事件人物无关 

 

太平洋大逃杀案,又称鲁荣渔2682号惨案。2011年“鲁荣渔2682”号渔船出海,33名船员内斗,最终11人存活、16人死亡、6人失踪。存活的11人均被判刑,其中5人判处死刑。

 

2016年年初,《时尚先生Esquire》杂志发表记者杜强采写的特稿《太平洋大逃杀亲历者自述》,引发极大轰动。

 

翁子光原定于2016年10月开拍改编自案件的电影《海祭》,但至今未能成行。

 

 ▼

 

《海祭》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公布要拍后,微博很多人反应太大了。特别有一些人说,希望这个电影过不了审,希望能做到《踏血寻梅》那样。

 

其实电影局很无辜,他们要把一个国家批准的关,又怕被公众骂。我挺体谅的。

 

打破禁忌的东西,是我们很想去看的。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我不是药神》?其实他在打擦边球,真的打到边缘,能给到现实主义的力量。

 

《海祭》,我还在等电影局的信息。我们改了10稿,当时过了公安部、电影局的审查。

 

这个电影,没有伤害民族感情的东西。里面有没有真善美?有。

 

剧本非常好。很多导演看了之后都觉得,不拍太可惜了!我也有计划,这个是一直在我心里面的梦。

 

其他就不具体说了。

 

但面对审查,我从来都没那么害怕。大家是文明对话,他今天不给你过,你给他一个可以相安无事的版本,英文叫win-win,双赢。我愿意做配合,不会去抱怨、谩骂。

 

但是我必须要很真诚,有些话我说不出来,你让拍我也拍不了。

 


刁亦男:直面压力,不能改,要用智慧



刁亦男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就有过删改风波,他爱好现实主义犯罪题材,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也很吸引注意力。


坚持作者化表达,必定面对压力,刁亦男说不要躲、不能改。


 

(《南方车站的聚会》最后的落点)就是一个逃犯的救赎,他完成人生的价值。普世的,也是一种古典的英雄主义的某种表达。

 

如果有什么东西给你压力了,那你也要继续创作。我现在始终抱着这样的态度,就是直面这个东西。不要躲。

 

你的初心也不能改。你不能为此说,我就不拍我想要拍的东西,我换。不能改。

 

只是说你要用更智慧的方式,用你的想象力来跨越现实的约束。那你反而可能获得更高级的一种表达,我是这么理解的。



林珍钊:我们一定会把政策读得更透


网络电影曾经是影视市场的相对自由地,色情、恐怖、暴力、鬼神……各种擦边球玩得飞起。


林珍钊,一个一年能挣一个亿的网大导演,推出过爆款《大蛇》,他基本没怎么蹭过这样的福利。更加规范的审查来了,他似乎没有疑虑。


 ▼

 

网络电影经过了几个时代,从一个纯题材红利的时代开始,软色情、僵尸、恐怖、黄赌毒、魔幻基本上都玩了。

 

软色情的网络电影是很低级的东西,也破坏整个市场。我不喜欢。

 

我一定也会想拍真正的院线A级制作,影响更多的观众。

 

我觉得院线电影的审查,是重要的问题,因为像现在还是高敏感题材多,我们做院线一定会把政策读得更透,更符合市场。

 

网络电影的审查也变严格了,这是洗牌过程,适应了才能走上更大的平台。



阿年:尽可能动用各种各样的关系


阿年是第六代导演之一,当年因为私自拿《冬日爱情》的拷贝去海外参赛,被禁了一年多。


他的最新作品是《拿摩一等》,请到了贾樟柯、高群书、管虎、张杨、李杨担任监制,人脉极广。


拍新片,要过审,他可能还得打这个牌。


 ▼

 

我下面还会碰一个现实主义片子,就是前段时间曝出的真实校园杀人案件。

 

我现在是跟政法委在聊,用的是16年前受害人孩子的视角,大部分还原真实发生的事。

 

在中国电影现在这个生态下,你要表达,你肯定尽可能动用各种各样的关系,能够过了这关。

 

这个电影,肯定是刺痛的。


*请在评论区理性讨论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7406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无名之辈

查看更多 >

南方车站的聚会

查看更多 >

饶晓志

查看更多 >

翁子光

查看更多 >

刁亦男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