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摄影师格雷格·弗雷泽(《刺杀本拉登》)

2013-01-16 00:07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对话摄影师格雷格·弗雷泽(《刺杀本拉登》)
             Featured image: Cinematographer Greig Fraser on the set of Columbia Pictures’ thriller ZERO DARK THIRTY. On-set photographs by Jonathan Olley.
           采访翻译自:the CREDITS (文中若有翻译不准确之处,欢迎指正)
凯瑟琳·毕格罗动作惊悚片(action thriller)《刺杀本拉登》第二天(2013.1.11)在北美各地放映。观众将有机会看到这部电影故事,中情局的长达10年的追捕奥萨马·本·拉登。其中一个最被津津乐道的是影片最后突袭本拉登的藏身院落,所有使用夜视技术拍摄是今年的场景(可以说,新的十年)令人惊叹的。在最近的纽约时报采访中,毕格罗谈到摄影师的手持摄影在这部影片中是重要的一部分。
格雷格·弗雷泽,最近赢得了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摄影奖,在和凯瑟琳·毕格罗工作中,运用了胶片和数字摄影机,完成了影片《刺杀本拉登》,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问:凯瑟琳·毕格罗是如何找到你担任《刺杀本拉登》的摄影师?
答:我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原因,但是它总是存在很多有意思(alchemy)的地方。凯瑟琳可能之前看到我拍摄的作品,和她想要的影像风格有共同之处。不过早在听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已经深深的被它的故事吸引了。它是一个疯狂大胆的故事(还原刺杀本拉登过程),我一直在关注它。当凯瑟琳真正找到我谈论这部电影的时候,即使我还没有看到脚本,我已经很感兴趣,而且关于故事还是有一些东西是值得讨论的。  
问:你有和凯瑟琳讨论影片整体的视觉设计吗?从照明和摄影方面你们都想实现什么?

答:(Ultimately)有,但那是也许第二次或第三次讨论或者是我们能精确的感觉画面风格走向。这是一个遵照工业流程(procedural)的电影,你读这个故事,就像银幕已经在上演一样;再读这个剧本,按照剧本拍摄,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好剧本。即使你知道剧本已经是从一个办公室(部门)删减、修改到另外一个办公室(部门),到你手上已经非常中庸(bland)。凯瑟琳和马克(Boal,电影的制作人和编剧)把故事捏合在一起,并且比较书面化,扣人心弦,激动人心。所以我之前从来没有在拍摄前,迫切地想要在一个办公室(部门),到另一个办公室(部门),再到另一个办公室(部门)!
问:当你第一次看到剧本时,你如何抛开自己的情感去创造视觉设计(visual idea)?
答:你首要诚实与剧本,因为你不想做任何事情来搞砸故事的基本原理。你不想创作任何过度的戏剧性(你没有必要添加的时候),你也不想创作任何不必要的戏剧化。它是关于走一条很细微的分界线是否真实于主体和源素材。也让你有足够的信心,如果你不做任何关于影像的幻想(fancy with the camera ),它实际上会提高的故事。或者,有一瞬间你觉得可以用更戏剧性的镜头,例如在公园抓捕情报员法拉吉、最后的突袭,你可以添加点视觉小花样。当你拍摄一个电影时,每一个部门,从摄影到编辑到产品(电影画面)设计,我们(整体的技术人员)只想努力拍摄出潜在的原本成分(剧本)。如果电影全部来自我们(拍摄的戏剧性),我们会得到一个非常美丽奇妙的孔雀(指影像风格华丽),但代替成你真正想得到的非常扎实的电影,基本上技术是无形的,潜移默化的。
问:相对于以前你常使用35mm胶片拍摄,这是你第一部(feature比较具有代表性)数字拍摄的电影。你有测试过用胶片拍摄这部影片吗?还有你关于胶片和数字的理解、比较?以及你对数字进步的看法?(比如拍摄这部影片的ARRI Alexa)
答:(关于胶片和数字)的话题,7个小时也说不完,这已经是讨论非常广泛的一个话题。不过,是的,我之前拍摄的作品几乎都是使用胶片。而且,我们也测试过使用胶片拍摄这部电影,我们都喜欢使用胶片,但是,我们也意识到使用胶片的缺陷。其中的一个缺点是,我们在外地拍摄而且我们不知道去哪,时间够不够,当然时间不是我们计划,不过我们需要又快又好的完成任务。我们不确定在印度或者约旦的周期,如果我明天要拍摄一个室内夜景(因为当地突然允许我们拍摄)我们在先前一个场景用完了胶片储备,而且我没有要求胶片储备是用来拍摄新的场景和突然的变化(tail is wagging the dog)。所以我们就拍不到我们想要拍摄的因为我们没有什么需要技术上这样做。数字的优点之一就是没有短缺的硬盘空间,我们真的可以在我们想要的时间拍摄到我们要的内容,我们的旅行就像一个小马戏团(带着我们需要的一切)。如果我们旅行带着胶片,它只会让我们寸步难行。通过这个比较,最终,什么会比胶片好?什么会比胶片方便,可以比较自由和有能力去做我们想做的。
问:在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上,凯瑟琳提到,她非常喜欢分镜头脚本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如何整合到你的工作过程的?尤其是在一个场景多个摄影机位的安装,比如在公园抓捕法拉吉。
答:分镜头脚本可以告诉人们你想做的,但它也可能非常限制你的创作。凯瑟琳设计了最后的突袭和一些关键场景的分镜头脚本,我作为摄影师,意味我有点儿要进入导演的头脑里一样。这些想法最后使我们使用了360度实景搭建,在给定的时间内,我们拍摄了常规计划外的许多镜头。
问:如果使用360度实景搭建,这将如何影响你的照明?
答:第一,我们使用很少的灯光,第二我们会建立一个固定的大范围(照度)照明设备,演员可以直接面对固定灯光表演。如果拍摄室内场景,我们在室外往窗里打光,并且试图通过窗户把灯光藏(遮挡)起来。也许在室内会有一个面部小灯(“小灯笼”)作为表演人物的脸光(eye light),但我们很少室在内布置灯光。建筑物(本拉登居住的)在晚上显然跟自然光下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建设这个建筑物时,在保证它的符合现实的基础上,进行安装灯光位置的设计,我没有使用很多的顶部空间布光。同时,我们建立相同的房间进行场景拍摄,提高房屋的高度、布置灯光的方向,不过这些设计应该是平衡的,否则,整个建筑会看上去是错误的。我面临的挑战是在试图在限制要求下的搭建场景,这是凯瑟琳想做的,我们都支持这个想法。当站在走廊上拍摄时,14个魁梧的海军海豹突击队、4个摄影机、1个烟火师(a boom man)、1个导演,我们像拥挤在一个电梯里。现实主义是什么,它会让你觉得你就在那里。
          对话摄影师格雷格·弗雷泽(《刺杀本拉登》)
         In the darkest hour of the night, a team of elite Navy SEALs raid Osama Bin Laden’s compound in Zero Dark Thirty. Photo courtesy Sony Pictures
问:你曾讲过,最后突袭的戏,一个小型红外线安装Alexa上,并增加了PL物镜(加上一个夜视装置)完成了主视角的拍摄。但你如何达到难以置信的无月之夜广角外景的海豹部队(当他们到达建筑物时)?

答:那个想法确实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应该不会让你感觉是好莱坞引渡的海豹突击队。这次灯光我们使用了起重机,在起重机上安放大的软盒子(big soft boxes )再放上低输出功率的KINO(Kino Flos ),而不是把一个KINO吊在100英尺。另一个是黄昏拍摄的夜晚或者黎明的夜晚,特别需要带有直升机的画面,需要尽量避免显示一些天空的镜头。 我们有一些做电影特效的朋友(http://www.image-engine.com/)帮助我们,做直升机上的CG,也能帮我们做一些黄昏和黑暗的效果。
问:似乎许多电影摄影师现在回归使用较旧的镜头,这会比现代镜头慢,少了那些现代(镜头)涂层,这是为了更具画面质感和个人情感吗?
答:是的,这已流行多年,但它现在变得越来越流行的恢复旧镜片,因为你有这些数字传感器,绝对是完美的。导演经常问你:“我想用一个快速的胶片效果( fast [film] stock),我需要更多的颗粒感,我需要画面的质感。”如果你使用现代镜头和现代摄影机配合,你将不会达到画面的质感。这本身就是一个缺陷,因为尽管从技术上讲,一切都很完美,导演总是想得到电影的质感。事实上老实说,这些年一直在讨论,胶片的质量(film stock)是非常好的,不论是颗粒度和质感,现在数字是比较难达到的。
问:这是一个有趣的难题,技术变得这么好,一些电影人正在努力工作达到完美,抢眼。
答:但你知道,最激动人心的部分,就是讨论我们和什么(摄影机)一起工作,我们怎么和它们一起工作。电影制作人(Filmmakers )是个相当狡猾的一群人,在工作上,他们通常会使任何媒介。电影是一个有缺陷的介质,但它是一个格式我们都喜欢和享受了一百年。因为电影是发明了电影工作者使用电影对他们有利。它开始于缓慢的电影,然后它变快了,然后他们开始推动它,它是一个进化。
问:我猜想到时候每个人(摄影师)都适应新的技术。
答:完全正确。我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数字技术,数字也是一个有缺陷的介质。数据可以抹去了驱动、传感器的缺陷,可是电影制片人(filmmakers)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随之发展。例如罗杰·狄金斯(Roger Deakins著名摄影师)拍摄的《007:天幕危机》(Skyfall),他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他会让他得到的给定的任何格式看起来惊人。给他一个iPhone,他会让它看起来非凡(extraordinary)。
                                                                    January 10, 2013 By Matthew Steigbigel
译者题外话
1.《刺杀本拉登》的摄影风格,非常纪实主义,平静捕捉表演,除了采访中提到的公园的抓捕、最后的突袭。令小编比较深刻的细节,就是CIA领导开会时的镜头运用,正打反打不是为了突出人物,而是突出人物关系。比较快速的移焦,捕捉表情。
2.本片的声音设计,动静衔接(例如,女主人和海豹突击队在一起,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以动衬静(晚上的狗吠和虫鸣)。还有更多的特色,链接:2013年奥斯卡提名的最佳声音&音乐作品制作解析
3.罗杰·狄金斯 《肖申克的救赎》摄影师、科恩兄弟御用摄影师。
4.预告片回顾

采访翻译自:the CREDITS (文中若有翻译不准确之处,欢迎指正)

本文为作者 屋顶上的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84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