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方金:影视行业最大的资本是剧本,剧本是行业基本法

11月7日 13:10
楊琬淳、张华 等人看过

当前,中国影视行业正处于深度调整期,在业界很多人尤其是创作者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中国影视行业趁此机会挤掉泡沫、渐趋理性,内容行业正在逐渐回归正轨。“内容为王”是内容行业的金科玉律,影视行业作为内容行业的核心领域,更应将其奉为圭臬。

 

处于深度调整期的影视行业虽然正在向好发展,但宋方金认为,作为内容源头的剧本却依然有青黄不接的现象。

 




             忧虑:


导演找不到剧本编剧找不到出好剧本的通道


 

“知道中国现在最缺什么吗?我觉得最缺好编剧。”日前的平遥国际电影节上张艺谋导演在大师班上坦言,“我是只要看中了剧本迅速地调整,我就可以拍。通常如果慢下来是因为剧本。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好,坦率地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就是碰上一个好剧本是很难的。”



影视行业优质作品代言人正午阳光最聚焦的核心点就是剧本。制片人侯鸿亮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看剧本,正是对剧本和编剧的重视使他们的作品有了质量保证。正午阳光还挖掘了一些编剧。早在2012年左右创作《琅琊榜》的时候,当时正午团队找了几位编剧,但囿于种种原因,均没能达成合作,最终找到原著作者,而彼时也是作者海宴第一次做编剧。



中国导演最愁的是剧本,国外导演同样如此。

 

电影鬼才,昆汀·塔伦蒂诺曾说:“如果没有好想法,就不要随便开摄像机。”作为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导演兼编剧,他表示:“我很早就把自己视作不受人雇用的导演,我不会坐在家乖乖读别人寄给我的剧本,我要写自己的剧本,我也不改编。”

 

加拿大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同样囿于好剧本难寻,开始自己创作剧本。据了解当年拍摄《终结者》的时候,他选择了将自己创作的剧本以1美元的价格卖给制片人,只为了能够将《终结者》搬上银幕。

 

▲昆汀·塔伦蒂诺&詹姆斯·卡梅隆

 

好剧本,在影视界从来都是稀缺资源。纵观中国影视行业发展,“谈剧本”的时代似乎已经渐行渐远,编剧宋方金在接受导演帮记者采访时说道:“原来谈项目就是谈剧本,后来谈项目是谈演员,再后来谈项目就是谈平台,我经常在咖啡厅写作,一下午能听到好几拨人说跟各个平台关系好。”

 

“原来跟制片人见面都是聊剧本,跟演员见面也是聊剧本,现在没有人跟你聊剧本”,宋方金回忆道,“《孔雀》的编剧李樯1999年就创作了这个剧本,到2004年才拍摄,但是这个剧本一直在各个导演中间流传,写的特别特别好,不用拍出来大家也都知道有这么一部好作品、一个好编剧。那个时候你发现了一个好编剧,你就握着一张王牌,拿着好剧本你可以去嗑下陈道明、葛优、巩俐这样的好演员,只要剧本好,导演和演员降价都会来的,那个时候只看好剧本。”



“曾经只要拿到好剧本,90%就能拍出一部好作品;现在拿到一个好剧本,10%能拍出一个好作品,因为中间的环节磨损太大了,不是个加分的过程了,是一个减分的过程,这个磨损是很可怕的。”

 

关于剧本创作,宋方金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我们,创作一个剧本绝非易事,三年、五年的时间才能打磨出一个,有时候甚至时间更长。他告诉导演帮记者:“最新作品《甜蜜》的剧本创作前后共经历了五年时间。”

 

“一个剧本创作对于自己来说每次都是九死一生。”这是宋方金的真实感悟,“现在我创作的技巧都还在,技巧也在不断进步,但是每一次重新提笔都需要从零开始。”



在好莱坞,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影视行业的秘密是编剧,我们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编剧。”好莱坞做一个剧本的平均周期是七年,中国的编剧行业超一线编剧不到30人,整个编剧行业可以说十分艰难,网络作家江南甚至说7天就可以创作一个剧本,这让原本就浮躁的中国剧本市场,更加浮躁。

 

一线导演为没有剧本发愁,一线编剧创作也如此艰难,那么影视行业的内容源头又该如何破局?

 


破局:内容为基,编导合力


 

“没有故事(剧本),影视行业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在编剧宋方金看来,影视行业需要资本,但资本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故事才是关键。

 

而要想打造一个好故事,首先需要以内容为基,拥有挖掘/打造好故事的能力。

 

1、精准眼光+反复打磨

 

在挖掘好作品上,正午阳光的文学策划陆维在业界颇受赞誉。《战长沙》《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外科风云》《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等口碑佳作均由陆维经手,业界人对陆维的评价除了低调,就是眼光准,宋方金告诉导演帮记者:“陆维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是一个很腼腆的人,基本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看小说,抓剧本,心态很稳,眼光很准。”



如果说陆维是找故事的高手,那么贾樟柯就是造作品的高手。

 

外界对贾樟柯的认识更多停留在文艺导演、第六代导演等层面,殊不知,在成为导演前,贾樟柯首先是一位作家,受父亲影响,贾樟柯从文字开始走近电影。进入电影领域,贾樟柯还是一位低调的编剧,纵观贾樟柯的作品,从成名作《小武》开始,几乎每一部作品都眼光独到,都能直指当下、关照现实。



好的作品,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无论是找故事的陆维,还是造故事的贾樟柯,都需要对作品进行反复斟酌与打磨。在编剧宋方金看来,剧本一剧之本,我们从来都不应该吝啬对剧本的修改。

 

“写剧本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修改剧本是编剧创作中最优美的部分,就像吉他调弦一样,这个音不太准,你调一调,人物马上出来了;这场戏好像没推上去,你调一调,这个微妙的情绪、情感就上来了。”宋方金感叹道,“整个剧本就是一个大型交响乐现场,有人性的交响,有情感的交响,有人生的交响,有人物关系的交响,剧作里边会发出各种美妙的声音,这种美妙,只有在修改的时候才能感觉到。”

 

据了解,许多知名编剧,比如王朔、刘震云等,在剧本创作时也都选择一稿蹚完,反复修改,在修改中剧作的美感会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

 

眼光精准与反复打磨,是内容人应有的能力与态度,而这还需要影视内容核心人群的共同努力,导演与编剧合力,激活内容源头尤为重要。



2、编导合一,激活源头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影视创作这亩方塘若想保持鲜活澄澈,需要内容源头不断有活水流入。导演与编剧作为影视行业内容打造的灵魂,在激活内容源头上至关重要,编导合一或许是破局的有效路径。

 

就当前来看,编导合一主要有两种方式。

 

一是编剧与导演为同一人,我手写我心,我手拍我心,编剧与导演合二为一,影视作品呈现的就是导演个人的想法,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这类作品就是导演自我意志的表达。就像贾樟柯一样,成为导演之前,首先是一个笔者,编剧与导演身份合一,让他能更自由地表达自我意志。于是,我们才能在他的镜头里大量看到小人物的命运、感受到浓烈的故乡情节。

 

▲贾樟柯

 

2013年,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上,贾樟柯的《天注定》不仅是当年中国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且贾樟柯还凭借该作斩获了最佳编剧奖。贾樟柯说:“这个剧本我没用电脑写,我用粗钢笔写在信纸上,一笔一画,一字一句。”

 

说贾樟柯是造故事的高手,因为他不仅能用文字讲故事,还是用摄影机讲故事的高手,这和昆汀·塔伦蒂诺、詹姆斯·卡梅隆、英格玛·伯格曼等影视界天才如出一辙,他们的笔与摄影机从来都是一体的。


 

编导合一的另一种方式是“职业导演+职业编剧”的资源优化配置。日前,由阎建钢导演领军的正觉文化,与编剧宋方金合作成立了“正觉文化剧本中心——正念文化”。从2014年《决胜》开始合作的“金钢组合”到如今“金钢联盟”的成立,国内编导合一的又一模式正式开启。

 

宋方金坦言:“国内的编剧没有几个好合作的,我就不是一个好合作的编剧。好的创作者都这样。我跟阎导合作两次了,还将继续合作下去。”阎建钢的作品厚重大气,宋方金的作品语言犀利、风格独特,两人的性格也反差极大,却能长久并肩合作,也实在令人好奇。

 

▲阎建钢&宋方金

 

其实,回归到内容上看,虽然两人在性格与作品风格上差异不小,但对优质内容的渴望是共同的,都希望中国影视界能涌现出更多优质的作品。目标一致,两人的合作也就顺理成章。

 

为了打造更多优质内容,“正觉文化剧本中心”将通过“压铁计划”、“磁铁计划”和“铸铁计划”从内容源头孵化优质剧本。



“压铁计划”侧重于文化高度,将拍摄导演、作家、编剧、演员最想拍、最想写、最想演的故事,尤其是编剧或作家压箱底的作品,该计划的作品希望既有时代的重量,又有个人的情怀,代表项目便是宋方金编剧的《一生高贵》;“磁铁计划”将打捞时代与历史中最吸引人们的人物和事件,该计划的代表项目为《契丹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编剧严歌苓);“铸铁计划”则致力于捕捉现实之光,聚焦于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该计划的首部作品为已经制作完成的《甜蜜》。

 


结语


 

影视内容的创作,从来都是团队协作的成果,但又是艺术独裁的抉择。正如正午阳光的成功从来不是什么“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一样,用宋方金的话来说就是“社会需要民主,但创作需要独裁和果断。”

 

但这个独裁又是有前提的,即所有影视内容创作者都必须以剧作内容为前提。2018年中国编剧大咖们在“右玉论剑”上提出了“剧作中心制”,即一切创作以作品为中心,在此基础上进行“艺术独裁”。



影视创作“内容为王”是基础逻辑,也是影视人永恒的追求。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8808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