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演员是导演也是监制,徐峥这次为电影制作者发声

阿良、慕晓蓉 等人看过

在“囧”系列成功之后,徐峥一直被视为成功的电影人。有着多重身份,他是一名导演、演员、制片、监制…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徐峥, 1998年因出演《股票的颜色》获得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奖。经过多部话剧的成功积累,他开始尝试出演电视剧。因为在《春光灿烂猪八戒》中塑造了憨厚可爱的猪八戒形象而被大家记住。


之后因为在《李卫当官》中成功饰演一个凭借自身的流氓习气、正义感和大智慧的李卫,而成为了电视明星。



在荧屏上取得好成绩后,徐峥也积极向电影进军。因在2006年热门国产电影《疯狂的石头》中饰演大反派冯董得到关注,然后又带来一系列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到了 2012 年,徐峥终于开始做起了导演,其自编、自导、自演的《人再囧途之泰囧》立马刷新了国产电影票房记录,成为当时中国电影市场新的华语片票房冠军。



再到从营销上开创新玩法的《港囧》,以及定档大年初一的《囧妈》,都为电影市场带来了不一样的新玩法。同时,徐峥还在扶持着一批新导演,以合作的方式,为他们领路。担任监制的作品,从《催眠大师》、《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再到《我不是药神》,从类型尝试和票房都获得巨大成功。



可以说他是导演中最懂制作的人,也是出品人中最懂创作电影人之一。在他的采访中,他最愿意分析的是剧作规律,是角色发展轨迹,强调最多的就是创作者的初心。他尊重市场和创作规律,思考创作的意义,拓展类型的种类,总结一部作品,看能为之后的创作积累什么样的经验…对于影视工业的发展,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也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希望行业内外更多的人可以关注到电影幕后制作者。也希望,影视行业可以为每一个工种提供行业的自豪感。


首届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邀请了徐峥将公益出任本届电影周的形象大使。借此机会,我们和这位身份多样的电影人徐峥聊了聊。从刚刚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聊起,到对类型片、影视工业化的思考和看法,以及新作《囧妈》要表达的主题内涵都有涉及。徐峥老师的回答也非常认真,没有所谓的套路,相信你看完这篇采访,可以得到一些启发和观点。


徐峥祝福视频


影视工业网:您刚刚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在票房上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您是怎么来创作《夺冠》这部片子的?


徐峥:《我和我的祖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献礼电影,在创作上导演也非常自由。能够接到这样一个任务,对我来说也是很光荣的事情。《夺冠》是一部非常明确的主旋律电影,也是一个“命题作文”式的任务。当时给到了一个核心点:全民记忆、经典瞬间和小人物命运迎头撞击,然后让每一个导演去选择自己所感兴趣的经典瞬间。



《夺冠》这个故事在核心创意上是把女排夺冠的瞬间、小朋友的困境和在弄堂里看排球比赛的三个点进行了整合。从创作上来讲,我愿意选择自己亲身经历过和有感觉的题材。我对女排三连冠的印象非常深刻,对这个故事是身在其中。短片虽小,但我希望它可以把八十年代的生活质感带来。这里面会有一种情怀,也是观众的一种参与感。我小的时候真的有在弄堂里和大家看一台电视机的经验,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体验。过去我也曾经想过可以在哪个作品中把这种场面表现出来,所以就把这个放在一起。


因为想到了一个小朋友去修天线的创意,而必须给这个人物一定的困境,所以就设置了一个情感困境。我曾经看过日本综艺《屋顶告白》,节目有一期是小朋友的邻居要搬家了,小男孩站在屋顶上告白,当时看到我就泪奔了。这里面有一种赤子之情,是一种最纯真、质朴的情感。虽然这个故事发生在日本,但是我相信每一个小男孩可能在童年都有过这样的一个记忆。你喜欢的人或事物随着你的长大离你而去。


日本综艺《屋顶告白》片段(内容来自网络)


到故事最后,小朋友进入一个选择,一边是集体的意志,另外一边是他自己个人的意志,最后他隐隐的感觉到有一种比他个人更重要的东西,所以他自己做出了牺牲,从而扣题《我和我的祖国》。这个短片虽然很小,但所有必要的类型片元素都是在故事中。集合了这些元素也是为了最大程度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观众的情感参与进去。


影视工业网:除了《夺冠》在创作上遵循类型片的创作规律,我们也观察到您在这么些年来,无论是导演还是出品或监制的电影,都属于类型片的范畴。这么些年过来,您感觉中国当下类型片的制作环境和前几年相比,有变化吗?


徐峥:当然是有变化,我们很多的电影数据都不断再被刷新,这些数据不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数字,它体现了大家对电影的关注。


我认为电影作为一门艺术,不分文艺片或者商业片,只有好看和不好看,或拍给自己看和拍给大家看的电影。所以对作者来说更多是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是你希望多大程度上别人能够接受你的表达,这彼此之间是一种平衡。有一种选择是不在乎别人的意见,希望百分之百保留自己的表达。这样获得认同的可能就会变成小众,有很多作者是享受这种小众的。还有一种是我拍我表达的故事,但是希望能够有大众来共情。这就意味着要在作品中作出计算和妥协,让更多的人来共情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必须要遵守一些规则,而这个艺术在于你怎么样管控自己的任性程度。


类型片总结了一些原则,如果你按照这样的方式去做,就有可能达到一些预期效果。从比较成熟的美国电影市场来讲,不同的类型有不同的观影的人群。一个题材把它做成某种类型,是可以帮助这个内容在最大程度上获得某一部分人的接受。而国内观众对于类型化经验还不是太成熟,当他们看到某种电影把所在的类型做到了极致,大家就会蜂拥而至。所以这个现象并不一定让人感觉奇怪,因为它是按照类型的规律来制作的,这些规律在过去也都被证明过。但是我又觉得,在中国会形成自己的一种内容形式。因为中国人有中国人的观影习惯,当中国的观众对电影感兴趣,或者保持持续关注以后,他会形成自己的一种观影取向。我觉得要把这些规律和类型片的规律结合,就会产生生很中国式的作品。


《囧妈》剧照


影视工业网: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无论是您导演、监制还是参与的作品,从《泰冏》开始,票房其实一部比一部高。您最新导演的电影《冏妈》,目前正在做后期,在上映之前会有票房的压力吗?


徐峥:《泰冏》当时成了票房的冠军,大家把它当成很神奇的一件事情。我自己还算比较清醒,我认为出现这个结果很正常。因为当时的电影市场大盘没有真正的展开过,更不要说达到饱和的状况。在创作《港冏》的时候,我其实有点受票房的干扰。当我《港冏》想到核心的主题的时候,其实它并不适合再回到之前的架构,延续两个傻瓜一路走的模式。但当时考虑的很多,要延续公路片的感觉、还要照顾两个人的模式,以及警匪元素和感情线,当把所有元素放到一起,故事承载的就太多了。尽管《港冏》的票房是16亿,但按照大家对它的期待,其实应该更好,所以带给我好多心得。


我再次回到“冏系列”创造《冏妈》的时候,我就认为我应该完全回到初心。为什么要写这部电影?核心要表达的是什么?选择的类型和形式是否符合主题,都是从创作的角度来考虑。如果这个角度是符合的,作为一个创作者的情感表达也在其中,这时候就已经得到一种满足,就不会对其他的方面有太过高的压力。


另外,春节档也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除了影片本身决定性的因素外,其他方方面面有更多的团队进来,也分担了一些压力。宣传是否能够做好、发行策略是什么、排期怎么样等等,所有的这些元素整合到一起,才能说这个事情做得对或不对。在这个片子上,我作为编剧,又是导演、演员,还是一个制作人,就必须选择一个自己的核心的职位,而我的核心的职位还是一个创作者。


《冏妈》预告片


影视工业网:所以您创作《冏妈》的初心是什么吗?


徐峥:《冏妈》的核心通俗一点就是中年危机。中年危机是一个很概念式的设定,具体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活到中年跟我的亲人关系变得这么糟糕?为什么会不断的有争吵?在我年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试图去解决这样的问题,就是解决和家里人的关系。


过去一直讲美国有合家欢电影,可是我现在才悟到,中国的合家欢电影和美国的合家欢电影不一样。因为中国的家庭关系跟美国的家庭关系不一样,中国有中国特色的家庭关系。为什么《小欢喜》会受欢迎,因为它呈现了一种中国式的家长和中国式的孩子,它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明确的方向。《冏妈》其实就是讲中国式的家庭母子之间的关系,怎样在一个旅途当中获得成长、获得疗愈的故事。


《港囧》工作照


影视工业网:“冏系列”在制作上其实都和大陆之外的地方有发生关系,从泰国到香港再到俄罗斯。在您的制作团队里主创都是大陆班底,到了外地肯定也会用到很多协拍团队。这些当地的制作工业和大陆的制作工业之间,有没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徐峥:这几部片子都有跟不同的外国协拍团队合作,最早在泰国的时候用到的协拍人员很少,但泰国的工作人员还是比较专业,因为泰国影视发展是比较成熟的。拍《港冏》的时候,用了大量的香港工作人员。他们非常专业,工作效率也非常高。而这次在俄罗斯拍摄就完全能够感觉到中国的电影工业已经非常发达,能够感觉到我们迅速的变成了世界第一的水平。


国外很多工作人员都没有想到要面对这样的电影的制作,我们对人员、摄影器材和灯光的要求都是世界级的。我们要求俄罗斯的团队必须给我们相同的匹配标准,对他们来说这个事情就会变得很大,每天到拍摄现场都能看到四十辆到五十辆车。通过对比你就知道中国人在工业的灵活度、协调能力,包括吃苦耐劳能力上,会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


《囧妈》剧照


影视工业网:就实际状况来说,您怎么看待现在中国影视工业人才的现状?包括您做了很多的扶持年轻创作者的事情,您认为中国的影视工业人才梯队现在是不是完整的?


徐峥:让我感到很惊讶的就是年轻团队的成长速度,他们的专业学习能力是非常快,真的非常优秀。


《冏妈》和《夺冠》用的是同一拨制作人员,比如我们的美术师郜昂,他之前刚刚拍完《流浪地球》,我拍《冏妈》找到他的时候《流浪地球》还没有上映,我并不知道他的能力怎样。当时有其他人给我介绍了很多成熟的美术师,经过了解,我决定勇敢试一下和年轻团队的合作,我发现这个冒险非常的成功。整个年轻团队非常认真,做到了事无巨细。而我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告诉他们我想要的东西,我只是在向他们诠释对剧本的理解,他们在这些方面还不够有经验,对于内容的理解还达不到特别精深。但是当他们了解了以后,做的所有准备工作是非常系统化、工业化的。



我之所以答应担任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的形象大使,也是因为我非常想通过我自身的力量,让大家看到更多的幕后的工作人员对于一部电影起到的作用。有时候我觉得行业给予导演的光环过大了,所有都是导演的功劳,当然导演是很重要,但是具体的工作是要这些幕后的人来做。


现在到剧组每天都会发现有很多人,这说明不断有新人进入到这个行业。过去一个人做的事情变成四个人来做,这是分工精细化的开始。经过了扩张的过程,行业慢慢会进到一个更加精简的过程。这个过程说明我们的幕后队伍在迅速的庞大,有无数的人愿意参与到影视的工作中来。


而我们用什么去保证每一个人可以在他的岗位中,寻找到自己的匠人精神,成为行业的精英?在这个行业并实现梦想不一定就是去做导演,对有些人实现导演梦并没有意义,他想实现的是“成功”,而不是成为一个好的导演。可能他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执行导演,如果坚持做下去,甚至都可能成为最顶尖的执行导演。这需要整个行业在整合的过程中对自己有一个认识,然后让资源的分配也支持到每一个岗位。做一个副导演,就要做最好的副导演,并且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也可以有一种作为行业的自豪感。所以,我理解的工业化是一条非常整体的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指示到每一个人在他自己的岗位上去获取到匠人的一种精神。


影视工业网:那您觉得这块,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进步的?


徐峥:我举例子来讲,我会在飞机上看很多欧洲或日本的片子,我发现他们的制作其实很小,但是它讲的故事很好。虽然是一部很小制作的电影,但是故事很有意思。把它拿到中国来,可能要经过一番包装才能变成一个大商业片。


以我的理解,其他国家的影视市场和工业没有像中国这样庞大的基数,所以很难做大制作的电影。但在中国就不一样,我们有这样的条件可以把它做大。但是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变成一个暴发户的影视国家,把所有的电影都做成特别大、特别贵,而忽略了对于核心内容的探索。核心内容用简单的方式也能讲出来,我觉得找到我们的方式后,我相信中国文化一定可以输出。关键是对于我们自己精神内涵、人文价值的探索应该更加深入。应该在我们的电影里找到更加优秀,可以关于全人类、关于人性的价值观,这样我们才能有自己的文化自信,才可以输出我们的内容。


《囧妈》剧照


影视工业网:您刚才前面也提到说,您现在身份很多,投资人、出品人、监制、演员、公司老板,在创造《冏妈》的时候你回到初心。您作为一个电影人,您如何看待自己作为电影人这样的一个身份或者职业呢?


徐峥:刚才我们讲到幕后团队中单一工种的专业性,但是作为电影的主导,真正核心的电影人、创作者,不管是制片人,还是导演、编剧、演员,其实应该具有一种更宽的“电影视野”。


在好莱坞或者在欧洲有好多人都是身兼数职,像马特·达蒙我们都知道他是演员,其实他作为编剧也拿过奥斯卡。国外有很多这样的电影人本身就是多重身份,或者他的能力是可以让他兼顾多重身份。一个导演必须得有制片意识,当你做一部片子要考虑怎么跟观众达成一种平衡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需要制片人的视野。制片人如果完全不懂得创作,就变成一个管钱的人,那能够做的事情非常有限。


一个电影项目从前期开发、到面临制作中的状况以及后期的宣传和发行,对制片人的要求是非常高。过去我们制片人这个职位可能基本上都是领导,慢慢制片人变成出品人,然后这个制片人变成制片主任,还有一些制片人其实是一个制作总监。这说明制片人的概念是一个非常综合体的,而我们看到所谓成功的导演,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制片人。所以我觉得从核心的创作人员来讲,应该拥有一种非常整体的电影观念,这种电影观念可以帮助他的作品更加安全的面对市场、面对观众。


所以,当有一个创意说要做一部电影的时候,我会让我的身份更加综合一点,更全面的去考虑这件事情。我现在是做编剧,又是导演和演员,每个角色会让我有更加交叉式的深度理解,所以做导演其实包含了整体对电影的理解,对电影工业的理解,对市场的理解,对观众的理解,才会让我们成功的可能性变得更高。



影视工业网:我邀请您担任形象大使的时候,其实心里有一些忐忑,但是我立即收到您的回复,“义不容辞,全力支持”。当时我特别感动,因为这样一个活动,其实要举办起来不容易,因为它本身的商业性很低,而且幕后对于市场的价值没那么大的促进。我想请您谈谈,您对这样的一个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一个关注影视幕后制作英雄的活动,您有什么期待吗?又希望这样的活动对产业有什么促进呢?


徐峥:我期待这样的活动,可以成为整个中国电影行业的一个领军级别、最具有权威的活动。


我们说要有文化自信,要发展中国的电影行业。要让电影繁荣、大发展,其实这是个目标。具体来做的话,我们必须有一个非常权威级别的至高平台,在这个平台可以让行业中的每一个人在里面寻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感。我之所以会来,就是觉得在这一块我们做的很不够,应该被重视的那些部分没有被重视到。


电影的发展,口碑越来越有决定性的作用。这说明观众的水准和观影的素质在不断的提高。我们怎么理解这个口碑?就是观众能够看到作品的好,而观众怎么才能看到作品的好?前提是必须得懂,必须得知道这些制作是下了功夫的。当观众能读出这些,一部电影才能有一个好的口碑。否则辛辛苦苦去做的电影,和随便潦草做出的电影就成了一样,那所有的创作人员就没有行业的荣誉感和自豪感了。我是非常期待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可以真正具有专业高度和权威性,覆盖的层级也希望更加完整,评选机制也应该是公平公开合理。


影视工业网:您作为一个成功的前辈,我想请您对现在的年轻人入行,以及正在努力的年轻人提一些建议,他们应该怎么样去实现梦想?


徐峥:这个题目挺大的,因为每个人的目标都不一样。我只能说这样一句话: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所谓“不忘初心”这四个字包含了所有的一切,我觉得要以一个最开始的态度对待你的这个职业。


我以演员来做例子,我看到有一些演员成名后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很不好,可是我知道有一些演员也是从底层一点一点做起来的。刚刚入行的时候,不会用这样的态度来工作。一定是会做好所有的准备,很认真的对待镜头。这一份心就是初心,每一个想往上走的年轻人,要一直带着这样的初心去工作,才可以把工作越做越好。


全文完

首届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旨在通过对幕后英雄的鼓励、认同,引起大众对幕后英雄的重视与尊重,推动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本次电影周核心活动于2019年11月8日—11月13日在重庆影视城(江津白沙)开展,将先后举行参选影片招募、开幕式、幕后英雄推选活动、电影拍摄全流程互动体验、入围电影展映(含中国影视工业纪录片)等多个核心单元。


关注影视工业网,关注幕后英雄

关注中国(白沙)影视工业电影周

商务合作:17710343057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8826
相关文章

制片人

查看更多 >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