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五灭美国不过瘾,炸仨航母却是这位大导的第一次满足

11月8日 09:47
孙太勇、 等人看过

提到罗兰·艾默里奇,我的第一反应不是《独立日》《后天》《2012》,不是他新拍的《决战中途岛》,也不是“好莱坞拆迁专业户”、“全球地标毁灭者”的名头。


而是写在他姓氏里的“有钱”——Emmerich


 

艾默里奇,正经八百的本土富二代,老爸拥有豪华园林机械厂。上大学时,艾默里奇就凭借雄厚的后勤保障,游遍欧洲和北美。

 

当年看了《星球大战》,立刻转到导演系学习,毕业作品要求拍一部短片,因为过分有钱而没有限制,艾默里奇拍了一部100分钟的《诺亚方舟法则》,成为德国有史以来制作成本最高的学生作品

 

质量也不错,成为了1984年第3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开幕电影。


 

那会本土媒体称他为“辛德尔芬根(德国城市)的斯皮尔伯格”,听着是好话,实际是热爱新浪潮的欧洲影评人在挤兑他。

 

所以艾默里奇很快进入好莱坞,拍够爽够震的科幻灾难片。

 

拍到今天,他连自己都很难超越了,于是带领拆迁队穿越到二战,重点破坏珍珠港、中途岛和日本航母。


这是他记挂了20多年的中途岛战役,是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典范,扭转了太平洋战争的局势,避免了美国人民学日语的悲惨结局。


 

这也是一场拼运气的战争,用艾默里奇的话说——


美军幸运地破译了日军情报密码,幸运地确定了AF就是中途岛,而不是在南太平洋。最最幸运的是,在当时美军最大航空母舰,企业号航母迷路之后,一个叫做米克拉斯基的人凭直觉跟上了一艘日本驱逐舰,并认为这艘驱逐舰应该是在归队途中。如果不是他,美国人可能就输了。


但拍电影就没那么幸运了,好莱坞已经不爱投资战争片了。

 

2016年的《血战钢锯岭》基本没在六大拿到一分钱,众多小片厂凑了4000万美金,能拍出最后的大场面,全靠梅尔·吉布森会省钱。

 

艾默里奇也挺难,“好莱坞的制片公司当时不愿意拍这部电影,所以我满世界找投资。”


辗转反复,直到2017年,艾默里奇才圆了梦。


他曾在电影里五次把美国和地球推向毁灭边缘——《独立日》《哥斯拉》《后天》《2012》《独立日2》,但都不过瘾。

 

艾默里奇告诉我们,《决战中途岛》是他第一次真正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虽然杀青后又重拍重剪了四五十天,虽然一开始几位日本演员不相信他,但能把电影拍出来,他就视为“突破”了。

 

我们也聊了时下热门的话题,他不中意120帧的技术,对漫威电影的火爆十分不解,也分析了好莱坞为什么不再热爱战争片。


 

01

满世界找投资,第一次可以按自己意愿行事

 

Q:20年前你就想拍“中途岛战役”,根源是什么?

 

艾默里奇:我常常都在想,在中途岛奋战的这些人,不能被忘却。就算在美国,也没人知道迪克·贝斯特(轰炸机飞行员),他们或许知道尼米兹(美国海军五星上将,指挥中途岛战役),却不知道其他大英雄。


迪克·贝斯特 


Q:从战争片层面上讲,你有怎样的抱负?

 

艾默里奇:抱负?嗯,希望能不一样,能给观众新的感受。对我而言有意思的是,不仅仅是去拍摄一场战争,而是全面体现这6个月中的情报分析、战略部署、俯冲轰炸等,俯冲轰炸是美国人能赢的很大原因。

 

我一直有个感觉,就是战争片的拍摄必须非常贴近人物,不能泛泛地讲一个大型故事。

 

我们选了3条主线,情报官埃德温·莱顿、作战指挥官切斯特·尼米兹,还有“企业号”航母。6个月的奋战后,这个航母对赢得战争具有关键意义。还有日本指挥官的故事,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们的很多指示是很大胆的。


  

Q:之前的《珍珠港》,为了强调影像感,镜头会跟着一颗炸弹直接炸到战舰里,《决战中途岛》你怎么去呈现这个战争的场面?

 

艾默里奇:你说的那个镜头我很了解,我觉得那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不太喜欢那种所谓不能拍的、没法拍的镜头,即使是全数码模拟出来的镜头,我也要想想我要用摄像机拍的话,角度放在哪、怎么拍,才能够还原现实。

 

Q:电影也使用了不少飞行员主观角度,轰炸机俯冲时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艾默里奇:不仅仅是主观角度的问题,虽然这是了解飞行员视角的重要因素。我们在其他方面也做了很多尝试,比如多角度的俯冲。


 

后来我把所有镜头剪辑好之后,发现不是很满意,于是下定决心,重拍所有的俯冲镜头。之后大概花了六到八周的时间,进行高强度的重拍重剪工作。

 

每个人都担心不能按时完成,我跟他们说非重做不可,因为给观众俯冲的真实感受才是最重要的,我很高兴我这样做了。

 

Q:李安在《双子杀手》中用了120帧的技术,你有没有想过使用或者开发一些新技术?

 

艾默里奇:不会,我不大相信这种技术,价格昂贵,制作复杂。毕竟全世界绝大多数的电影院都只能播放2K的影片,这个比例甚至是99%,你基本是为2K服务,那就要尽全力将2K做到最好。

 

如果你有非常好的表演,不论是用广角还是近景,都能拍好。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比技术更重要。

 

Q:拍了那么多商业大片之后,《决战中途岛》对你来说还有什么大的突破吗?

 

艾默里奇:让我想一想。就是我终于拍出来了?(笑)好莱坞的制片公司当时不愿意拍这部电影,所以我满世界找投资。

 

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突破是,我第一次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比如我不想走老套路来描绘日军,也不想要有大的欢呼场面,尽最大可能地进行真实描述。

 

Q:你会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

 

艾默里奇:我可能更极端一点。作为导演,在好莱坞不能听到“NO”就停下来。

 



02

日本演员一开始对这部电影表示怀疑,好在我拍的不是日本陆军

 

Q:二战一直是电影创作者重点关注的历史,但一战好像不太被人问津,你怎么看?

 

艾默里奇:我认为历史学家也很难解释清楚,一战中大家到底是为什么而战,那纯粹是民族主义。

 

二战更有意思些,当时法西斯势力上涨,德国有希特勒,意大利有墨索里尼,西班牙有弗朗哥,日本也可以说是信奉法西斯主义,好像法西斯掌控了整个世界。

 

而西方的同盟国,比如澳大利亚、美国、英国、法国的部分区域,是与法西斯主义做抗争的,大家是为“让什么统治来世界”而战,这是相当重要的战争。我们必须要教育现在的年轻人,不要忘却战争历史,否则一切将会卷土重来。

 

Q:几位日本演员要呈现自己国家的残忍和失败,作为导演,你有跟他们进行特别的交流吗?他们传达了什么观点和态度?

 

艾默里奇:一开始,他们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因此我做了相当多的说服工作。最后让他们相信,我会公平、正确、准确地体现日本海军的形象。


浅野中信饰演海军少将山口多闻

 

幸运的是,这部电影讲述的并不是日本陆军,日本陆军在中国及世界各地都做了非常多的坏事。

 

据我研究,日本海军与陆军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要么在英国留过学,要么在美国留过学,所以英语很好,非常了解美国,对同美国开战一直都持质疑态度。他们始终试着说服当时统治全日本的陆军,不要跟美国作对。

 

当时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是陆军大将,根本听不进去。所以当海军说赢不了美国时,陆军的回答是,一定会赢。

 

Q:电影中出现了一位在中途岛拍电影的福特先生,没有交代结局,你能讲一下他的背景信息吗?

 

艾默里奇:约翰·福特是当时好莱坞非常著名的导演(4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为史上之最),拍摄了很多西部片。二战开始后,一些导演希望通过拍摄战争电影,让人们充分了解到自己的儿子们、父亲们都在战场上的经历,于是奔赴前线。

 

福特的一个海军朋友跟他建议说,如果你真想拍摄一些实况,就应该去中途岛。他真的去了,发现中途岛调来了多架飞机,接着就突然发现自己身处战争。

 

他没有去防空洞躲着,而是爬上了屋顶拍摄,并且受了伤。他拍摄的《中途岛战役》时长18分钟,还获得了1943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约翰·福特



03

我不喜欢超级英雄,也不太理解漫威为什么如此成功

 

Q:你的多部电影里都讲述了飞行员,你有没有过成为飞行员的愿望?

 

艾默里奇:我的家庭是有飞行员传统的。我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叔叔,是二战时期的战斗机飞行员。


他的肺原本就不是很强健,驾驶战斗机上上下下诱发了隐性结核。战争结束后,他就一直咳血(影片中有类似情节),后面越咳越多,送到医院时,为时已晚。我大哥莫夫根·阿莫里的名字就是取自这位叔叔。

 

后来,莫夫根和我另一个叔叔海恩斯成了飞行爱好者。我从来没想过成为飞行员,但我对飞行和飞行员非常尊重,也很有兴趣。

 

Q:你的很多电影都出现了英雄,跟你小时候的经历也有关系吗?

 

艾默里奇:很简单。你去回顾我所有的电影,会发现讲述的都是非常普通的人,不得不去面对一些难以置信的怪事。比如外星人入侵,洪灾等。对我而言,描述普通人如何在非常状况下应对这些挑战,从而成为英雄是很重要的。

 

我不像某些人一样喜欢超级英雄,因为我根本就不理解这回事。我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超级英雄。

 

我在德国长大,那时候根本没有漫画可读,我很惊讶超超英电影会如此成功,或许是因为人们都希望能成为超级英雄,但我并不理解。

 

Q:那你怎么看待漫威电影?

 

艾默里奇:早期的某些电影我还是喜欢的,我很喜欢第一部《钢铁侠》,还有《蝙蝠侠》。他们之所以能成为超级英雄,是因为才能。而一旦事情变得太不可思议的时候,我就不再能理解了。

 


04

战争片越来越少,是因为耗资巨大而且不能拍续集

 

Q:1976年的《中途岛之役》也是群星云集,场面很大,对你的影片有没有什么影响?

 

艾默里奇:并没有很大的影响。我认为那部电影,在当时的战争片中也算不上是较好的,他们用了很多纪录片的镜头,将纪录片镜头和常规镜头结合到一起是很奇怪的。

 

Q:你最喜欢的三部战争片是什么?

 

艾默里奇:《遥远的桥》、《拯救大兵瑞恩》,还有一部50年代末60年代初拍摄的小电影,叫做《桥》


 

《遥远的桥》让我们了解到组织一场战争是多么困难。它对敌我双方的描述是均衡的,在基本想法上跟《决战中途岛》很相似。

 

《拯救大兵瑞恩》是我看过的电影中,最让人沉浸的一部,尤其是英国、美国军队从海滩登陆的一幕相当好。

 

《桥》很酷,反映了希特勒对军队的思想灌输,即使德国人当时已战败,他们却还要去捍卫那座桥。

 

Q:跟八九十年代不一样的是,传统的战争片越来越少了,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艾默里奇:原因很简单。战争片的拍摄越来越难,耗资巨大,又拍不了续集,所以好莱坞的兴趣也越来越低。

 

Q:这样说战争片的未来好像一片惨淡?

 

艾默里奇:我想战争片始终都会有人拍,只是规模缩小而已。我目前所知的就有两三部正在制作中。我认为最重要的历史事件就是二战。

 

Q:你接下来的创作计划是什么?还是战争片吗?

 

艾默里奇:我的下一部影片是科幻片,有灾难成分


同时我还在筹备一部讲述1511年起,也就是16世纪初,关于玛雅人的电影,有点类似《与狼共舞》。


还有一个大型电视节目,是关于古罗马体育运动的,有格斗者、火战车等。我一直都在尝试糅合各种元素。我对历史片一直都有浓厚兴趣,现在拍这些片子,将人们带入到一个已经消失的世界,是相对容易一些的。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8833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