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北美电影节】对话唯一入选2015圣丹斯工作坊的华裔导演

2015-02-09 13:24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张侨勇(Yung Chang),加拿大华裔电影制片人、导演。代表作品纪录片《沿江而上》(Up the Yangtze)和《千锤百炼》(China Heavyweight),均曾在圣丹斯电影节展映。目前,他正在创作自己的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茄子》(Eggplant)。
        今年,张侨勇成为入选本届圣丹斯编剧工作坊(Sundance Screenwriters Lab)的唯一华人,在项目结束后第一时间接受了惊迷影视的独家专访。
【走进北美电影节】对话唯一入选2015圣丹斯工作坊的华裔导演
惊迷影视:你是如何入选圣丹斯编剧工作坊的?他们最看重的资质是什么?
张侨勇:入选圣丹斯编剧工作坊需要通过一个提交流程,在数百个申请者中他们最终只会选择约3个境外的项目。就今年而言,我大约是击败了200多个竞争对手。
        想要申请圣丹斯编剧工作坊,你必须要有你的电影项目介绍、简历、以前作品的链接,这是第一阶段。然后,如果你进入下一轮,他们会了解你的剧本,通常是不超过90页的初稿。
        我认为他们选中的作品,必须是导演或编剧倾注了极大的创作热情,并能够引发观者的共鸣。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被选中的,我想是因为我创作了一个很好的故事。

惊迷影视:你的作品《沿江而上》(Up the Yangtze)和《千锤百炼》(China Heavyweight)均曾入选圣丹斯,并在这里首映。这对你入选工作坊有多大影响?
张侨勇:我是通过公开征集的流程来提交我的申请的。后来我才发现,我可以直接发邮件给组委会中认识的人(因为他是圣丹斯的“常客”),但我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我很高兴我最终入选了。
                              【走进北美电影节】对话唯一入选2015圣丹斯工作坊的华裔导演
                                                                            《千锤百炼》剧照
惊迷影视:本次工作坊为入选者提供了什么机会?最特别的经历?
张侨勇:这个参加的工作坊的机会非常特别。从一开始到达工作坊所在地(Sundance Resort),组委会就强调,那里是一个发现和失败的地方。这种理念倡导下,我们可以释放自我,并放心的去尝试和探索。
        最特别和宝贵的地方,是有机会去与顶尖的好莱坞剧本创作顾问交流探讨。他们在剧本构想方面给了我很多无私且尽心的帮助,让我能够用新的方式思考自己剧本中的故事。
        很棒的一点,他们不会要求你在工作坊的有限时间内做任何的写作(即便是最有经验的专业编剧,写作仍是一个痛苦纠结的过程),更希望你尽可能多的吸收知识。知识量相当大,一时没办法完全吸收,但后来,当你回到家里,有足够的时间消化,所有的想法和当时的笔记融会贯通,你就会觉得受益匪浅。
        所有人都聚集在这片中立之处,尽情分享我们的想法,并探索和挖掘我们的潜力。

惊迷影视:圣丹斯电影节和其他主流电影节的最大区别?
张侨勇:圣丹斯电影节是唯一一个电影节:能够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人,心甘情愿地去到一个很偏远的“村庄”,忍受着高纬度地区的严寒,而你所能做的就是每天不分昼夜的看电影,也许再间差去几个聚会。当你在此沉迷于电影创作的海洋中,会同时感到兴奋和劳累。
        人们常说“圣丹斯是最漫长又最短暂的电影节”,我也同意这种说法。

惊迷影视:你认为作为全世界最大、最知名的独立电影节,圣丹斯电影节对电影产业和影人们最大影响是什么?
张侨勇:圣丹斯电影节是一个了不起的非盈利性组织,与其他的美国电影节不同,致力于帮助那些在不常常被主流媒体关注的影人们。今年,现任主席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强调,组委会支持多样性。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全世界有这么多的声音和观点,通过电影,我们可以以一个更加平衡的方式了解世界。

惊迷影视:你的前三部电影都是纪录片,并且获得了成功并斩获许多奖项,现在为什么转向了剧情片?
张侨勇:我不认为纪录片和剧情片之间泾渭分明,虽然一种是写实的,而另一种是虚构的,但所有的纪录片都是叙事的故事。
        在大学里学电影时,本以为会做叙事电影,但机缘巧合进入纪录片领域。当然,叙事片和纪录片形成故事的方式不同,但我喜欢这种转变带来的挑战。
        我热爱电影技艺,并试图用电影的手法来讲故事——能迫使我们要质疑和思考人类生存状况的故事。最后,电影就是电影——这是一种必要的情感刺激。它可以是实验电影、动画片、纪录片亦或剧情片……但最终他们都是故事,对不对?

惊迷影视:对你来说,做纪录片和故事片之间最大的区别?
张侨勇:我认为最大的区别是,有没有脚本。
        纪录片的拍摄是即兴的,你需要在剪辑室里把大量故事融合成一部电影。
        对于叙事电影,创作者有更多的控制权,可以把控故事的方向。我觉得有一个深思熟虑的剧本是很重要的,在此基础上,你才可以即兴发挥和重新思考故事。作为导演,必须对于电影的基调、人物和情节有着更加清晰的认识,因为一切都是从你的想象中来的。
        在纪录片中你追逐故事,但你不能改变现实。在叙事电影中,“现实”是由你创造的。

惊迷影视:加拿大青年导演如何从政府和一些社会组织获得资金支持?
张侨勇:第一步是要提升自己的技艺和观点的水准。另外,电影人融入自己的文化非常重要的:观看很多的电影,阅读大量的书籍,了解艺术,了解这个世界……资金赞助就会在那里,等着你去拿。
        如今,是一个通过互联网寻求拨款和资助更容易的时代。我想,重要的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电影制作人或艺术家的社群(community),这些人都是你的支持力量,可以更容易的让你在这个行业中找到方向。我的很多同事和朋友都是在电影学院认识的,比如我的执行制片人就是我以前的教授。
        在美国,有独立电影计划(IFP)和圣丹斯,建议大家多去电影节,去电影市场。

惊迷影视:您是成长于加拿大的华人,这次参加的是美国的电影节,怎么看待这三个国家的电影环境?
张侨勇:加拿大的电影产业有很多公共资本的支持,那里是艺术家们居住和工作的舒适之处。
        在美国,对于票房和艺术上成功的渴望似乎催生了更多的电影人。从圣丹斯电影节上美国本土电影的质量和产量,你可以看出美国人独特的讲故事的能力。他们非常善于讲故事,因为好莱坞已融入他们的血液。
        在中国,我相信我们正站在电影未来的风口浪尖。有很多新的声音、新的视角和新的故事可展示。我认为挑战是,如何与全球观众产生共鸣,而不仅仅是区域性的自娱自乐。我们可以走宝莱坞的路(稳健和健康的产业),或者我们可以走好莱坞的道路。我希望是后者。

惊迷影视:未来有什么计划?电影《茄子》(Eggplant)的筹拍进行到哪一步了?
张侨勇:我的短期的工作重点是《茄子》,也同时在开发其他的纪录片和新剧本,不过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关于《茄子》,现在还不能说太多细节,因为我还在写这个故事,每一稿的修改都可能带来很多改变。简单说来,《茄子》讲述的是一个台湾婚礼摄影师陷入与另两个女人的三角恋的故事,三个人都不好受,且需要时间来融入现代社会。我们短期不会开始拍摄,我要求脚本尽量完美。
       【走进北美电影节】对话唯一入选2015圣丹斯工作坊的华裔导演
                                                    2015圣丹斯编剧工作坊 Brandon Cruz 摄

本文版权所有惊迷影视,如需转载必须注明!
本文为作者 惊迷影视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60686

惊迷影视

点击了解更多
  惊迷影视成立于美国纽约,是一家具有丰富中美跨国制片经验的影视制作公司。公司致力于为片方提供专业美国制片服务。   惊迷影视熟悉北美制片环境,善于运用丰富的好莱坞影视资源与良好的美国政府及行业工会关系,打造中美合作制片新模式,提升跨境拍摄的服务水准,参与中国影视的国际化进程。   公司汇聚了来自于中国大陆、美国、欧洲、韩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电影行业精英。同时,惊迷影视长期致力于北美华人电影人才的发掘与扶持,高效整合中美影视资源,促进两地合作。
扫码关注
惊迷影视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