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2016-04-13 16:24:25 关联: 专访 剪辑 | 帖子点击:10474
剪辑师许宏宇,年仅33岁的,从2007年剪辑《投名状》正式加入剪辑师行列,作品有:《十月围城》、《建国大业》、《赵氏孤儿》、《建党伟业》、《武侠》、《夏洛特烦恼》《三少爷的剑》《绝地逃亡》等,获得过两次香港金像奖提名,一次台湾金马奖提名,这也让他成为了香港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剪辑师提名者。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经验可以用来分享学习,许宏宇老师谈了很多他作为一个剪辑师如何去工作的各种细节,如何全排拍摄现场的剪辑人员,如何和导演沟通,如何去处理节奏安排素材,在剪辑上怎么利用音乐、音效,全篇干货,不管你是想要从事剪辑行业的,但还不太了解剪辑,还是已经有了很多经验,这篇文章都建议仔细观看,这里有你需要的。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影视工业网:作为剪辑师,您在片场是怎样的工作方式?如何去避免拍摄现场对剪辑师的影响?

许宏宇:现场剪辑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满足导演在现场的思维,比如说他设计的动作是不是能完成,或者是这个形式能不能呈现他的想法,所以有一部分的现场剪辑工作是帮导演。另外一部分,我们也是需要在现有的东西里看看有没有别的可能性出来。之前我在好莱坞工作的时候,有学习他们的剪辑团队是怎么工作的,所以最近这三年来我都是以团队的形式来工作,在国内大部分的剪辑工作都是单独一个人,或者搭配一个助理。但是现在随着数字化的发展,拍摄的素材越来越多,还要满足各种需求,一个人完成不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我就变成了一个团队形式。我们会在片场有一个现场剪辑,需要的时候还会搭配两个助理,这样剪辑团队里有一部分人完全是为了完成导演的思维来服务,另外一边,我们也可以开始我们的创作。

影视工业网:您是如何和导演沟通合作的?

许宏宇:跟导演合作,要先了解导演这个戏想表达什么,其次要了解演员的表演状态。我在剪《武侠》的时候,剧组开机第一天就是拍《武侠》的开场戏,戏里有一段是汤唯、甄子丹睡醒洗脸,这场戏差不多拍了有七八条洗毛巾的动作,中间有一条是NG的,汤唯把毛巾拿起来拧干,人好像没睡醒的样子,毛巾又掉到了水盆里。最后剪辑的时候我选用了NG的这一条,我是在现场剪辑的时候就放进去了,第二天给导演、演员看,他们就觉得这个人需要的就是这种质感,在阿玉的生活里,不是所有东西都要做的很精准,甄子丹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想过一个很简单的生活,这个动作就能表现出这个氛围,另外这对我来讲又很接近我的生活,这很像我们自己有时候朦朦胧胧还没完全睡醒发生的动作,虽然它是古装片,但是生活细节跟我们是一样的。所以说跟导演的沟通有时候是双向的,有时候我们想的一些东西,可能是合适的,也可能是不合适的,只能剪辑师主动去尝试,这样导演才能去判断,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发挥作用。剪辑靠说是没有用的,用眼睛看的感受才是最准确的,所以一般跟导演拍几场戏磨合了之后才能有默契,我现在和陈可辛导演、黄建新导演合作的比较长,所以每一个戏基本上都不用太多的沟通。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影视工业网:作为剪辑师找节奏感特别重要,你怎么去找一个电影的节奏感?

许宏宇:节奏感这个东西比较虚,电影有很多元素构成,所以它有很多方面。我认为其实更多应该考虑的是情感的节奏。比如在剪《夏洛特烦恼》的时候,我们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它的笑点都已经在了,看到它我们也是会笑的,但是我们还是需要重新去解构,因为它节奏是断的,可能有时候想让你笑,可是刚刚到那一点就没出来,哭也一样,你怎么牵着观众的情绪来走,我觉得这个是更重要的节奏。对于画面、对白的节奏都是次要的,因为那些都是为了情感服务,电影是以讲故事、表达情绪为核心的,所以常说的“这个电影太慢,要剪快一点”,并不是说从这个镜头拿走一秒,节奏就快了。节奏有快的地方,也有慢的地方,像能量的变化,怎么把这个能量凝聚,用什么方法一下子给到观众,或者是分开一层一层的给到观众,这才是调节节奏。

影视工业网:《夏洛特烦恼》电影在拍摄上的设计特别多,包括它设定了很多包袱,这种东西怎么去安排它?

许宏宇:包袱它不是靠剪出来的,这些是导演、编剧、还有演员的功劳。《夏洛特》的喜剧点或者是这部戏,并不是靠电影画面去传达情绪,它更多的是靠对白的形式,我们做的工作只是让这个人的情绪,他的故事更立得住。比如电影一开始,夏洛是一个不满现状但又装的一个人,怎么把这个东西强化?穿越了以后,怎么一层一层的接受这个现实?然后怎么再慢慢发现马冬梅一直在他身边,觉得很爱他?我们更多是帮助导演完成这方面的线,喜剧点在这个戏里反而是一直存在的,甚至有一些是过多的,所以在剪的时候也是跟导演更多在这条线上找一个平衡。有些片段单独来看也是很好笑的东西,但是我们在电影里拿走了,后来做了一些删减片段,也是这个原因。

影视工业网:刚才提到对话,《夏洛特烦恼》处理对话的时候,在剪辑上怎么处理?

许宏宇:像《夏洛特烦恼》这类型的电影,我们会以更简单的表现方法来呈现,剪辑是给观众呈现好看的东西,这部戏最好看的东西就是演员的表演和对白,我们在调的时候是令对话呈现简单化,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形式,不会有太多的转换,在结构上可能会稍微有一些调整。比如说像电影的开头,现在的开头是调过的,一开始沈腾一直在混乱中跑来跑去,然后我们才闪回,半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电影本来其实是一个顺序的,顺序的也可以,只不过它不够好玩儿,而且它用了一些时间才进入这个主角的状态,我觉得倒不如一开始翻天覆地,一个男演员在他初恋情人的婚跑来跑去礼,这样先把观众给扣住,然后回去讲什么事情。我们在帮助导演去修这个片子,更多是在一些小点上面,叙事方法稍微调一调,令它更活泼,电影本身是活泼的一个过程,如果按照舞台剧的方式表现,我觉得不够,我们这样摆一摆,感觉有一些生动起来的感受,所以更多是这些方面去调动。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影视工业网:剪辑对于演员的表演有非常大决定作用,在处理演员的表演节奏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许宏宇:其实演员还是要贴近他的个性。我觉得做电影不论在任何一个岗位,都要懂这个戏,要明白里头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物在那一瞬间的心态,这对我来讲是比较振奋的。我参与陈可辛导演《投名状》的时候,戏中刘德华跟徐静蕾是夫妻,但徐静蕾跟李连杰又是有奸情的,有一场在战壕里的戏,徐静蕾突然出现在战壕,其实她是想来看李连杰的,这时候我们就要进去李连杰的心态,他是一个大哥也是一个将军,但是他在面对这段情感的时候,还是要回到跟平常人是一样的状态。第二天他们就要面临一个很大的战争,在前一晚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他的心态是怎么样?拍这段的时候有一个镜头是反了轴的,我就把那个反轴的镜头剪上去了,因为突然反了一下,所以看上很强烈的,画面上瞬间能感受到这个人是180度的转变,看片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的意图,最后陈可辛导演说这样好。所以说剪辑的前提还是先进去这个人物。演员的表演很重要,但是也是跟镜头有关系的,镜头把演员的这一瞬间抓下来,其实有时候就有几秒或者几格的瞬间,那剪辑师怎么去把握这些瞬间,包括这些眼神?在剪辑《亲爱的》时候,赵薇的表演非常非常好,可是我们要怎么把她给呈现出来?比如说赵薇这个角色被抓了之后在警察局,她的那种心情,眼神,我们是一个一个找出来的来,在一些是在NG条,有些是在开机前,所以我觉得对于演员每一场戏有百分之百的了解,进入到这些人物在里头,而且明白这场戏在宏观下是要给观众一个什么感受。演员的表演、机器的镜头,包括所有的元素都是综合的,没有一个东西是独立的,当然观众都是要看着演员,但是你选对了这些演员的表演,放在了不对的时候或者是不对的景别,那是没用的,所以必须是一个整体的考虑。

影视工业网:现在拍摄素材越来越多,工作上你怎么去消化?

许宏宇:所以说要团队形式来进行,一个人是做不完的。一场戏真的是海量素材的时候,在现场如果这场戏要着急剪,那我们可能会先看头几条或者是尾几条,或者是导演留的条这样做一个粗剪,当我们回到剪辑室了,这时候有更多时间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再把素材翻一遍,也就是我们剪完一遍,然后再一条一条的去翻素材来看,看有没有别的可能性,这是一种。

第二种方法,我们有十来个剪辑师,都有不同的背景,偏好都有不同,有时候我们会故意搭配完全不同思维的人来完成一部戏,完全换一种思维来做这也是一种碰撞。还有,在素材管理上面我们有一个很详细的素材管理,这也是我们经常用Avid的原因,我们尽量把特写镜头整理一条时间线,或者是我们会剪到一段戏,这段戏非常重要,有一些对话拍了非常多的条,可能我们会做这一句话,Avid是可以这样做到的,把有这句话的镜头全部列出来,我们用系统化来去修,也有一些戏,比如说我们调一个戏的时候,它更结构性,可能中间有三个时代的穿插,拍完之后除了以剧本的形式来分之后,我们可能还会以剪辑的思维,先把这个空间所有的戏拉出来,变成三个空间的三条时间线,单独再看一遍是怎么样的,再去看看这条线有没有别的可能性,所以剪辑到了更多像解构的过程,按照剧本剪辑完了,我们再去解构它,用各种方式来解构之后,肯定会有一些新的创作灵感出现。

影视工业网:你需要助理帮你把素材处理到什么程度?

许宏宇:他们需要检查到所有素材都在,当我们看这些素材的时候,需要永远有一条时间线,因为剪辑需要一条一条素材拼,我要求他们一定要放在一条时间线上面。时间线对剪辑来讲是视觉的东西,他放在这条时间线上,然后可能是每一个镜头会稍微隔开一点,这样一下就会看到有多少的东西、多少的量,这个和对保证所有的条都百分之百在这了非常重要。还有剪辑如果不是着急要给现场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这些素材都会过一遍,看得时候,我会打很多很多的点,有时候是演员的一个眼神,做记号的时候其实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用,但是可能觉得这个里头是有一些表达的,哪怕是一句叹气,或者这句话讲的特别好,或者有不同高低的表演方式,我都会打上点,做一些标注,助理在这个时候的工作量就比较大了,他得整理出来,比如现在针对赵薇的表演,这些条可能都是赵薇的表演,一些碎的眼神、碎的镜头都放在这,所以他们在整理的过程会复杂一点。

影视工业网:音乐和音效对于剪辑的影响也特别大,这样会对你的剪辑创作有影响吗?

许宏宇:我本身不是学传统电影的,更多在学现代艺术,当时我们学校看的电影都挺反好莱坞的,接触的全都是一些实验性的东西,实验性的电影跟主流电影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就是它们会研究这个媒体。这些电影作家们,他们会研究电影本身能做些什么,包括声音在电影里面能呈现什么效果。单独的画面又能呈现什么?这种研究抛开了叙事,去把电影的本质,音乐怎么利用,声音怎么利用等等这些东西解构出来。举个例子,《杀死比尔》有一场戏,有人被关在后备厢里头,画面是黑场,但是一直有对话和呼吸的声音,这场戏黑场有一分钟,看的时候觉得很震撼。其实在电影的规格里头,演员的表演、镜头,其实都是一些很关键的元素,作为剪辑对每一个项目都要非常非常的了解,而且要懂得去利用。所以当我们去剪的时候,并不是说只是为了技术,为了看的兴奋一点,就把动效加上去。而且音效它需要更长的画面来承载,这样才能体现出想要的声音效果,所以我们基本上所有的片子,可能在粗剪以后,开始精简的时候,已经会把一些效果声音加上去,有时候我们也会自己去制造一些,有可能事我们幻想中的声音效果,成龙的《绝地逃亡》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成龙大哥到了内蒙不会说话,买一个破车,镜头前面有一个公鸡走来走去的,如果不处理这些鸡的时候,其实它没什么好笑,但是当他们对话沟通不上了,停下来,刚好有远景,这时鸡走过,这个镜头没放鸡的声音其实没那么好笑,当放了这个镜头,加上这只鸡咯咯的走过去,那这场戏的节奏就在了,在两个人的对话当中,两个人无语了,就用这些声音来替代。这样其实是帮助剪辑师来完成这个电影的一个空间和戏剧的建造。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影视工业网:有没有过你在剪片子的时候,声音在做后期,当剪完后才拿过来?

许宏宇:这样的话需要剪辑需要再调的,在《建党伟业》的时候,我和声音设计王丹戎老师合作,有一场战争的戏,他做了一个音效之后,这个声音效果在战场很震撼,真的像发生在身边的一个爆破,但是对我来讲画面剪的不够,我们必须调画面。其实在混录的时候调画面是很大的问题,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在剪辑的很多时候都说要锁片子了,锁定画面做后期,做各种东西,但是有些时候还会再变的。各部门他们创作的过程中,需要画面来配合的时候,剪辑还会再变动。包括其他部门做完如果有更大的空间,其实我们还需要调整。

影视工业网:如果说音乐没有做好,剪辑时会试着加一些音乐吗?

许宏宇:对!我们对于替代音乐很注重的,这个要非常小心,不能随便来选。选替代音乐的时候更多是根据对导演和剧本的了解,同时剪辑师需要有一定的音乐熏陶才行,完全不懂音乐,没有音乐感受的人,相对的比较难成为一个好的剪辑师。音乐很关键,剪辑并不是说贴上音乐,跟着音乐剪,音乐是帮你提高情绪。然后我们在剪辑参考音乐的时候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包括有一两个剪辑专门有时候给我们剪辑这些替代的音乐片段。但是剪辑也不要被音乐绑死,我觉得是要分开的,有时候剪完这个音乐片段,我们会把音乐关掉,只看画面,有时候我也会把画面关掉,只听这个声音节奏是不是对的。

影视工业网:剪辑时一般用什么样的监视器?

许宏宇:我们平常剪的时候是一个27寸的显示器,我会靠的比较近一点。其实香港剪辑的前辈们,他们会跟找一个东西跟屏幕做比例(屏幕前放一根烟或者粉笔),通过东西的参考,去判断在大屏幕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这是粗剪的过程。但是每剪完一版,我们都会用大屏幕真正的去看一下。

一名电影剪辑师如何工作?专访剪辑师许宏宇

影视工业网:这两年这个行业发展比较快,要做剪辑师的话,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许宏宇:影视行业的门槛越来越低,现在拍电影也没那么神秘了,在过去的胶片时代要很高的技术,一个人不可能的随便的去做,但是现在变成数字以后,大家都可以去做。其实有纸有笔也很长时间了,但又有多少个作家呢?这也是一个关键。我觉得能成为剪辑人,首先要有工匠精神。比如说一块木头,大家拿到了,为什么有人能雕刻的很完美,这里不只是一个技巧的问题,因为他是用心去做的。这些在日本来讲,所谓的工匠精神就是你怎么尊重这个东西,在剪一个片子的时候,你所有的重心就要围绕这个东西,要把握住每一个细节,让它更精准,电影不会有完成的那一瞬间,这也是剪辑最苦的一个过程。你每花多一点时间,这个东西就会更好,但是也有可能花上十天,一场戏只有一秒钟好了一点点,但这就是大家该做的工作,不能把这些东西放弃了。导演、演员、摄像师在现场,那么辛苦把这些素材记录下来,你一瞬间觉得不重要就不看了,这是对不起所有在前面认真创作人的状态。所以我觉得想做一个电影的剪辑师,第一个条件就是对于自我的要求一定要非常高。对于这个行业的技术或者是工匠的精神一定要接受,在电影面前,大家都要很谦虚的面对这些素材,对于一个电影从业人员,特别是剪辑师,这个是最关键的,软件谁都学的会,有一种恭敬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影视工业网:你平常怎么保持对剪辑的敏感度?有什么样的习惯吗?

许宏宇:不停的看电影,我每天看一部电影。包括一些非常流行的网剧或者有意思的视频都会看。有的时候也会试着做下,当然这些不一定是适合电影的方法,但是会在这中间找到一些新鲜感,影片是要面对观众的,所以要知道观众的习惯。还有就是看一些周围的人是怎么做东西的,国内国外的都有,比如说《乔布斯传》他有不一样的剪法,前几年的《社交网络》,又是另外的剪辑方式,保持自己一定要打开眼界。但是也有回去看老的片子,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个平衡,还是要保持对电影的钻劲,去感受里头的人物,可能有些电影并不是剪辑有多重要,它可能是用隐形剪辑的方式,但是剪辑师需要留意那些人物呈现的表现。另外就是观察生活,平常坐地铁或者是在街上,留意旁边桌子的人怎么说话,一些细节都很重要。电影不能抛开这些东西,不要觉得这个只是导演或者编剧的工作,剪辑师也非常重要,像《武侠》里汤唯拧毛巾这个镜头,可能就很像早上女朋友起床的状态,觉得这个东西跟自己有关系,才会记录在脑子里面,所以创作是脱离不开生活的。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78129/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1)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JerrywaiJerrywai 回复

翎刻影视boss你好 请问剪电视剧片花的人去剪电影的话是不是很难?

電影人

作者:電影人

个人VIP会员[北京]

人气:220313+好友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