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2016-12-19 10:23:04 关联: 摄影
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映之后,内特·派克导演的处女作——《一个国家的诞生》迅速成为热门话题。
《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一个国家的诞生》故事描述1831年,黑人牧师奈特于美国弗吉尼亚洲,率领黑奴解放非裔美国人的自由运动,最终成为引发内战爆发的导火线。。该片一举拿下了观众奖和评审团大奖两项重磅大奖,引发了一场竞标大战。影片最终被福克斯探照灯以破圣丹斯交易记录的1750万美元买走。福克斯探照灯承诺,影片将在美国全国范围内进行全面公映。

这部由内特·派克一人担任制作人、导演、编剧及主演,聚焦于黑奴解放运动的影片,然而8月份的时候,故事出现了不同的插曲,帕克和该片的联合编剧让·麦克詹尼·西莱斯坦(Jean McGianni Celestin)被曝1999年其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时曾涉嫌强奸。虽然帕克和西莱斯坦最终被无罪释放,但这起事件错综复杂,给片中传递的正义和热血蒙上了一层阴影。

帕克的过去需要审视,但没有人能够独自完成一部电影的制作,《一个国家的诞生》尤其如此。导演内特·派克花了七年时间来打磨这部电影,但是对于这种量级的影片来说,他还不足以独自担纲导演该片,他需要同其他人合作。帕克找到了两名资深人士:摄影师艾略特·戴维斯(Elliot Davis,作品有《铁娘子》、《太极侠》等)和曾获得过奥斯卡提名的剪辑师史蒂文·罗森布拉姆(Steven Rosenblum,作品有《勇敢的心》、《最后的武士》等),他们丰富的经验和细心的建议对电影的最终成片起了决定性影响。
《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文章:http://www.moviemakr.com/arc  翻译:Jasmine

当你决定和第一次做导演的帕克合作时,你是怎么想的?

摄影师:当你拍摄过很多部电影的时候,和一个没有经验的导演合作就非常恐怖。他们通常都难以捉摸,对电影都十分痴迷,并且充满了占有欲,因此变得不够灵活和变通。偶尔会有个别这样的导演能说服我和他们合作,主要还是他们的视野足以掩盖内容上的缺点,但这并不常见。和内特的合作,主要还是因为电影本身,还有他的热情打动了我,他在这部电影上已经花了七年之久。我一直想把我的政治理念融进电影里,以推动社会政治的发展,但这在好莱坞电影里很难实现,只能寄希望于好莱坞以外的电影。

剧本中有没有地方让你一看就觉得很有画面感?

摄影师:我尽力不从我的角度去解读剧本,我试着保持空白。新人导演可能会想,“我知道这部电影是什么样子,我可以想象出每一帧画面”,但我不想犯新人导演才会犯的这种错误。我想找到每一帧画面的本质,而后本质就会自我展现。在找到这个点之前,我尽力保持空白。这源自于我在建筑学中受到的训练——“形式服从功能”。

导演希望这部电影看起来像什么?

摄影师:他用《太极侠》、《维京英灵殿》、《匿名者》、《铁娘子》、《神枪手之死》等5、6部电影的画面搭成了一个巨大的视觉板。那些剧照放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出自同一部电影,类似的色调、构图和框架,一种非常性冷淡、低饱和的风格,十分具象。
《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你拍摄的时候同时用了Alexa XT和Red Dragon两台机器,为什么?

摄影师:几乎所有的数字影像,到最后都能处理成同一种风格,这有利有弊。越来越多的电影看起来都是同一种风格,没什么艺术价值。希望这只是因为我们处于一个过渡阶段,之后会产生新的数字审美吧。选择Alexa摄影机作为主机,主要是因为它的景深效果和色彩的圆润。 我当时世界上第一个使用Alexa 的4:3传感器拍摄变形宽荧幕的人,那时候2012年拍《太极侠》,那也是我第一次在Alexa上看到数字化的变形宽荧幕影像。 RED摄影机因为更轻便,而且拍摄环境非常闷热潮湿,所以我们第二操机员就把它用在了斯坦尼康上。

镜头和灯光呢?

我一直坚持“少就是多”,不管是剧本,还是布光或者摄影机的配置上,都是这样, 我试过把要携带的镜头数量压缩到3颗。 我只带了一组安琴的Optimo变焦组,15-40mm,28-76mmhe 45-120mm。 我也带了14mm,10mm,135mm和一个12倍的变焦头。 但是我基本上很少取下安琴Optiomo变焦镜头,因为我很多镜头都是手持拍摄,变焦镜头可以让我实现更多的细微运动镜头,和抓拍些预料之外的镜头。我觉得这套配置给我的拍摄带来了很大的灵活性。

至于灯光,因为剧组没有足够的钱,所以我和灯光师Dan Riffel想了很多办法。白天拍外景的时候,因为太阳一直很大,我控制光线就需要很小心,控制阳光的光线一直是我们拍摄时的重点。我们在拍摄现场准备了两个80英尺的Condor升降台,在两个升降台上预建了20乘20英尺的网格布架,这样我们就能控制好耀眼的阳光。总之,不管是拍外景还是拍内景,我都可以布置出立体的、闷热的弱光效果。
《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你可以讲讲拍摄的进度吗?

摄影师:内特没有经验,但是他试图把他的想法,都融进电影里面。但只要拍了几部电影之后就会发现,一部电影不是能把你所有的想法都装下,但是他认为必须把他脑袋里的想法都拍摄出来,所以拍摄的时候我就拿着一块表,每隔10到15分钟,我都要想想我在拍什么,然后再告诉演员该怎么走位,再来布光和拍摄。那27天,我简直就成了跑步机上的老鼠。后来拍摄结束的时候,导演还送了我一块手表当礼物!

可能他在剪辑的时候认识到了,不可能所有的想法都适合拍出来,如果都想办法拍出来了,那电影也就不能看了。对此,我们这些经验相对丰富的人要有耐心,因为我们很清楚这种情况,而他们却不知道。导演和摄影指导不一样,有才华的摄影指导都有预见性。真正厉害的摄影指导就像爵士乐手,他们可以即兴演奏音乐;而导演则更像说唱艺人,更多的是口头上的东西。

在你想要的东西和摄影师想要的东西之间,你做出了多少妥协?

摄影师:一般我都会先按导演的想法来拍摄,因为他已经琢磨过很长时间。按导演说的去做是我的第一原则,虽然有时候按我的经验可以预见这是无用功,但这并不重要,我必须先尝试一遍。这之后,如果我觉得我有更好的想法,我会告诉导演,然后由他决定要怎么做。

你曾经提到过DI的重要性,你可以详细说说吗?

摄影师:DI是整个拍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但在这个部分中,摄影师很容易被排除在外。DI属于拍摄的一部分,摄影师需要参与进DI各方面的工作,并得到相应的报酬,工会应该把这些写进相关条款,否则摄影师对电影的图像效果就会失去控制。我是个不遵守规矩的人,我必须全程盯着我拍的东西。我拍摄就是为了DI,开拍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DI大致的效果,这之后我才会开始进行拍摄。在模拟的时候,我会注意阴影或者曝光,但这些还可以在DI中处理,这样可以节约一部分开支。这部电影的日程安排有27天,我把DI也排进了日程。我只能这么做,除非你能找到另一个熟悉这个过程的摄影师,但这没有可能。

举个例子说说DI要考虑的问题。

摄影师:这太多了。我希望DI里的每一个镜头都和我拍摄时想的一致。我们的服装部门没有足够的预算来购置所有的服装,这就更需要我在拍摄的时候来进行平衡。导演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事情,但拍摄的时候我会把这些问题都记录下来,在做DI的时候再对相关镜头进行一一调整。你不可能知道原素材中衣服或者灯光有多亮,所以,把DI的制作排进日程表里,是低预算电影节省开支的重要方法。对许多小制作电影来说,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会完蛋。实际上低预算电影,需要经验丰富的摄影师来做DI,但可惜的是,他们请不起这些人
《一个国家的诞生》给新导演的启示:找经验丰富的人合作
开拍时电影是一部历史剧,但后来拍成了一部战争片,你是怎么处理这种变化的?

剪辑师:对这种制作规模的电影来说,1000万美元的预算真的太少了,所以成片肯定有一些改变。剧本中有很多地方根本没钱,也没时间去拍摄或者需要换个拍摄角度,这就需要剪辑的时候有所改变。有些人看过电影后会说:“它进展有点慢”,但对我来说,这已经够快了,它有结构而且有生命。你提到的这个部分,我加快了进展,因为这是大方向的改变,要让影像充分展现出来。这取决于电影的需要而不是观众的需要,电影本身需要有所突破。但是有关群众聚集在谷仓、到处都是烟雾的那些情节,只有两个机位,我能剪辑的素材十分有限,所以这些部分有时会显得进展缓慢、梦幻而写意。

你是在什么时候加入剧组的?

剪辑师:在梅尔·吉布森的推荐下,我当时正和Jean-Francois Richet一起工作,在做《吾父吾血》的剪辑。原本接下来我打算和Terry George合作《承诺》(The Promise)。但我接到了经纪人的一个电话,电话中说,“有一个剧本,导演想让你来剪辑,叫《一个国家的诞生》,讲的奈特·特纳的故事”。我说我想接这个合作,但经纪人说,“好吧,但是他们没有钱”。我就回答:“让我看看这个剧本,如果很糟糕,那我会拒绝”。但我看过之后就忍不住惊叹:“哇,天哪!”剧本里有我感兴趣的政治。内特告诉我不要声张,我们密谈了一个小时,他们开始拍摄,之后我的日程表也出来了。

导演非常有魅力,我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看待世界的角度让我大开眼界。当你和导演一起在剪辑室工作的时候,除了他的才华,最重要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是你能不能每天和他一起吃午饭,你能不能坚持每天都围绕在他身边和他交谈。即使我们原本打算要工作,导演和我常常一聊就是几个小时的题外话,我们对彼此都很感兴趣。

你认为有必要根据演员的眼神或者他们眨眼的节奏来剪辑吗?

剪辑师:导演有这种想法。在剪辑《X战警》的时候,我和帕特里克·斯图尔特(Patrick Stewart)聊过,因为他有时候整整一分钟都不会眨眼。导演知道眨眼意味着张力不够,他知道在高强度的状况下,演员不会眨眼。但也不完全是这样,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有一部电影,他就一直在眨眼,但剧情一直很紧张。所以实际上,我要的是维持张力的那个点,而不仅仅只看眼睛,而导演有这个能力把人们带到这个点上。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85465/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0)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项目案例

作者:项目案例

个人VIP会员

影视工业网码字员~微信:718326189(添加标注身份)

人气:592834+好友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