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2017-02-21 23:20:04 关联: 奥斯卡幕后 摄影
我一直在奇怪这部电影为什么叫做 Lion《雄狮》,看过电影才明白,原来萨罗一直把本名“谢鲁”(Sheru)记错,而谢鲁在印度语中意为“狮子”,导演一直到最后在讲明电影名字的含义,而萨罗决定寻找妈妈和家人的勇气,让这个故事也具有一份冥冥之中的人生奥秘。

《雄狮》根据畅销书《漫漫寻家路》改编,故事源于作者萨罗·布莱尔利的一段真实经历。五岁时萨罗在印度的火车上不小心与家人走散,他在加尔各答的街头流浪了几个星期,之后被送进一所孤儿院,并被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收养。25年后,他开始凭借隐约的记忆,用谷歌地球去寻找过去的家。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澳洲导演加斯·戴维斯之前只拍过一部纪录片、一部短片、两部澳剧以及一些广告,在入行16年之后,他终于拍了第一部剧情长片。以《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成名的 戴夫·帕特尔是本片理所当然的人选,但他也以动人演技证明他这几年的进步,入围奥斯卡实至名归; 妮可·基德曼继《兔子洞》六年后,再度入围奥斯卡,也证明她获得奥斯卡绝非侥幸;童星桑尼·帕沃初次演戏,就相当抢眼,选角导演Tess Joseph和Kirsty McGregor功不可没。

澳大利亚摄影师格雷格•弗莱瑟在以《猎杀本拉登》和《侠盗一号:星球大战外传》打入好莱坞后,终于与他16年前第一部摄影作品(导演加斯·戴维斯第一部影片/纪录片《P.I.N.S.》(2000))的导演再度聚首,然后以他杰出表现获得奥斯卡提名肯定,并且这部电影连续在电影摄影师学会(ASC)奖、Camerimage电影节(世界上最大的专注于电影摄影师的电影节)都拿下了最大奖项。

2015年对于摄影师格雷格•弗莱瑟是美好的一年,这位电影摄影师在拍摄两部电影时几乎进行了环球旅行,伦敦,约旦,冰岛,马尔代夫,印度以及他的老家澳大利亚。其中电影《雄狮》让格雷格•弗莱瑟跻身奥斯卡提名,而另一部《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是他童年最爱电影的前传。从技术上来说,这两部电影都用了Arri数字摄像机拍摄,同时大量应用了Digital Sputnik LED 灯,摄影师格雷格•弗莱瑟相信四色LED可以带来革命性的精细光源,其可提供的色彩远超传统方式,比如镝灯(HMIs)、Kino灯, 钨丝灯或是滤色片光源。但具体怎么拍的,这个故事得从《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说起。

《雄狮》拍摄现场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就拍摄《侠盗一号》来说,选用Alexa 65是不错的开始,所以你在前期测试的时候,都测试了哪些?

Fraser:我们对比测试过35mm 胶片、65mm胶片以及35mm 数字传感器。当你要决定电影格式的时候,需要考虑全部的因素,胶片拍得很美,但用胶片也需要有其他的考虑因素,比如不能长时间拍摄。《侠盗一号》的导演Gareth
Edwards,喜欢不间断的拍摄,他会在拍摄中和演员讲戏,然后再重新开始,他愿意让演员再来一遍,而不是停止拍摄。他常常也喜欢掌机,坦白拉说我认为这很棒,因为这意味着在你知道他很开心的同时,我可以更专注于打光以及拍摄所需要的镜头、构图上,通常我把后期需要处理的工作留给DIT部门。

我们还在做摄像机测试的时候,起先讨论要先后在35mm和Alexa 65上做测试。所有测试之后,每个人都说“好,你用多少的Alexa 65,35mm又用多少呢?”我说“伙计们,实际上我想全部都用Alexa 65拍摄。”后期公司Pinewood Post同事们的脸都变白了。他们知道从65mm上产生的数据量会把他们逼疯。我说“我有信心你们可以搞定这些。”他们看起来有些紧张,那是在2014年11月,很快一年之后,在我们快完成主要拍摄的时候,他们不仅完成了《侠盗一号》所有的数据处理,同时还在处理《刺客信条》和《奇异博士》两部片子。

我记得拍摄《刺杀本·拉登》那时,我们谈论是拍ProRes还是Raw,关于Raw的谈论主要是它会产生很多数据。现在已经不要再探讨这问题了,拍摄Raw文件已经很寻常。关键主要在于人们对于未知的恐惧,而一旦你开始做,你会寻找出路,然后之前恐惧的就变成了平常事。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就镜头来讲,你选择了一些
罗伯特·理查森在《八恶人》中使用过的Ultra Panavision 70 镜头?

Fraser:当罗伯特和他摄影助理Gregor Tavenner将这些镜头组合、安置时(为《八恶人》做的准备),我看过这些镜头。其中一些不是很适合我们:它们很大,不是好的手持镜头,比较试用于三脚架拍摄。不过,其中有一对我认为可以为我们工作。因此我建议我们在《八恶人》开拍前对它们做了一些小测试。当时我们不能用数字摄像机进行拍摄,因为那时候没有卡口,所以我用胶片进行了测试。接着我就说“我认为Alexa65和Ultra Panavision 70镜头搭配在一起工作得很棒。”因此我们用Panavision和Arri组成摄像机开始工作。技术上我不懂让这些运转起来需要什么,但是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搭配工作得到效果很棒。那些镜头是至今我用过最好的。

当然,这些镜头当然是不足够用的,不过我们解决了问题。对于大动作场景,我们从没有同时间运转4过台摄像机。因此镜头从来也没有短缺过。人们忘记了一个关于65mm格式的事情,就是我们不一定必须要在6.5K下完成电影。现在我们可以制作的最大分辨率是4K,因此可以裁切画面,让电影在4K的分辨率中完成。如果你用的65mm镜头,你可以缩小60%,处理完效果与95mm镜头相当。因此有时候与其更换镜头,我们可以改变剪切以获得不同的尺寸。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我们回到
《雄狮》,跟我说一些在两个电影都作为主要设备的Digital Sputnik LED灯。你先拍摄的《雄狮》,你是如何在那个拍摄中找到那些灯的呢?

Fraser:尽管我先拍摄的《雄狮》,实际上是在拍摄它之前,已经在为《星球大战》做筹备工作了,因此我们有渠道去测试一些很赞的灯,Creamsource,Digital Sputnik和LiteGear。我们说“你知道吗?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这些灯,我们会在整个电影都使用他们。”很幸运的是我们有很长的交货周期,——在2014年11月我们做了这些测试,《侠盗一号》的主角们是在2015年的5或6月才开始工作,因此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跟制造商接触,租赁,制作。“我们要试着通过使用这些灯在电,以及消耗品上省钱,但在这之前,我们所要做的是生产50个这样的灯,100个这类型的,和200个那个类型的。”那些灯的测试、准备和生产在拍摄《雄狮》前就发生了。

接着,在我处理完《侠盗一号》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雄狮》。什么样的灯是带去印度的最佳选择?它需要又小,又可以让我们能够移动移动,我们用了同样的灯。使用的方法不一致,在《雄狮》里我们通过wifi来控制它们,而不是像《星球大战》里那样用DMX,事实上它们是一样的灯。那让我很兴奋也打开了LED灯操作的可能性。

我以前从没看过那些灯。DS6看起来像有很多小Maxi Brutes在上面的装置。一个有多大?

Fraser:大概是1英尺半高,两英尺宽?每个灯头部我想是4英寸高4英寸宽。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Digital Sputnik DS6灯组,《霓虹恶魔》,由摄像师Natasha Braier拍摄。

因此你可以将上面6个灯头指向不同的方向?每一个独立的灯头可以长时间运行吗?


Fraser:对。这是为什么2014年测试它们的时候我很是兴奋的原因。在它们之前的柔和LED,Litepanel以及其他的器材输出都不是很多,只能用它们来增稳。不过现在这些新的LED有了更高的输出还可以改变颜色。

你可以通过ipad来控制每个DS6灯头的颜色以及强度。你是否也可以远距离操控灯头位置,还是别人必须物理调节它?

Fraser:灯头没有机动性。

这是个好特点。

Fraser:可不,很惊艳。实际上,我们在《星球大战》电影时期做了一些可机动化的灯头。在伊杜(Eadu)那个下雨的星球上(女主人公琴·厄索(Jyn Erso)营救父亲的星球),有几次灯在布景上方通过。第一次是当昆尼克(Krennic)的飞船抵达时,再一次是X翼(X-wings)到达时。因此我们并排地在遥控台上(通常给摄影机使用)放置了一些Digital Sputniks,为了特别的效果,工作人员把有线摄像机装进横跨舞台两端的天花板轨道中。通过遥控台,你可以改变灯的角度指向你想要的位置。那些灯一起可以创造一个单一光束。这装置有足够的强度,我们又可以远程调节颜色,它真实太棒了。我们开始让灯暗下来,添加更多的蓝色,当我们移动光源和器械穿过布景时,我们轻微改变颜色的温度和强度营造出飞船接近的效果。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应用在《星球大战》伊杜场景中的灯光器械,是由Digital Sputnik LED单元架设在远程操控台上组成的

在加尔各答拍摄《雄狮》火车站场景时,你用了科技性很低的设备,那场戏里主角小男孩Saroo在一列火车上睡去,接着就走丢了,听说你好像是把摄影机用盒子藏了起来拍摄的?

Fraser:(笑)我们达到印度的时候,非常努力地尝试与当地保持和谐,不过我根本就不像印度人,我同事也不像。当你肩上扛着一部摄像机,不管走到哪里,所有人都想知道我们要做什么,都盯着我的摄像机看。当然,这是一个自然的反应,但当你想自然拍摄的时候,这些都是障碍。在印度的每一个火车站,都有被粗麻布盖着的盒子。火车系统是印度商业的主要动脉,商品时刻都在这里运输。我们做了一些看起来像是硬纸盒的掩护,上面盖了粗麻布,前部是一个小帘子。我们躲在角落比较安全的地带,接着带着摄像机爬上去,一个器械员工打扮成火车站的工作人员,用一个滑轮车把摄影机运出去,然后我用无线电来指挥,“好的,机位对了,在那停下。”然后我们把帘子升起来,将镜头伸出来。有些人会看到摄影机,但没有太多。这是个伟大的镜头,如果所有的乘客都看到摄像机,我们就无法完成这个镜头,电影里面还有很多隐蔽的镜头。

我们做了一些和拍摄《猎杀本拉登》类似的事,有一个场景,我们跟着Jessica Chastain的角色穿过市场购买蔬菜,我们没有做任何躲藏,每个人都在盯着我们看,所以,我们让一个机械师走过三个街道,然后唱了支歌并跳了舞,还有一台摄像机假装拍摄他,所有人立马都被我们同事吸引住了,这样,我们才能够穿过市场,拍到想要的画面。

为了获得更小的占有空间,你使用了AlexaXT M,由一个小的操作台和一个与独立摄像机身链接的镜头组成。我看了布景照片,工作人员穿着一个背板连着AlexaM机身,一些V卡口的电池,还有一个Teradeck无线发送器。

Fraser:Alexa Mini那时候还没上市,因此Alexa XT M是那时候最好的选择。这个型号可以配合手持稳定器,而且能够在很小的环境和空间之中使用。
《雄狮》如果获得了奥斯卡摄影,是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打光方式
《雄狮》摄影师Greig Fraser(上图,摄影机车中)使用装在MoVI上的Alexa XT M进行拍摄。

对于《雄狮》的镜头,你用的是Panavision PVintage primes,70年代起收归在了UltraSpeeds旗下。

Fraser: Panavision有很多很酷很老的净土,要想用它们必须改装才行,我使用Ultra Speeds很长时间了,从我还是一个年轻的摄影师就开始,这些镜头总是被人们忘记,每个人都想要新的Panavision镜头——那时候是Primos,不过我总是喜欢这些老家伙。事实上PVintage也是Ultra Speed镜头,不过它们被制造得与摄像和AC更友好。它们是很好的机器,我对它们感觉很好。

你在别的采访中说过为每部电影“找到正确的光圈档位”。跟我说说那个过程。

Fraser:这取决于制片人的品味。GarthDavis(《雄狮》的导演)不是浅景深的爱好者。他觉得这对于他的电影有点使人分心,因此有可能的话我们便尝试多大一点的光圈档位,来帮助观众更融入环境之中。Gareth Edwards(《星球大战》导演)想要少一些景深。《侠盗一号》使用更多手持机和更多摄像机的移动,Gereth想要更多的焦点散开。每个制作人都是独特的,这也是我喜欢跟不同的导演工作的原因。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86957/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1)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好学生_weixin好学生_weixin 回复

看完了之后就记住了一个词:鼓肚。鼓肚。。。

项目案例

作者:项目案例

个人VIP会员

影视工业网码字员~微信:718326189(添加标注身份)

人气:892957+好友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