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2017-08-25 13:55:45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诺兰首次来华为《敦刻尔克》宣传造势,片方安排了诺兰与中国影人吴京、黄建新的对谈。黄建新是中国电影界元老,吴京则因《战狼2》的50亿票房和重工业制作探索,成为今年夏天最为灼人的名字。然而,诺兰与吴京对谈的消息传出后,双方粉丝各不领情,在社交网站上打起口水仗。最终,吴京因故未出席这场备受瞩目的对谈,为这场原本充满想象的“碰撞”留下终极悬念。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好莱坞大片《敦刻尔克》将于9月1日在内地上映。这是被誉为“天才导演”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新作,此前他凭借“黑暗骑士”系列、《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电影,已经在影迷心中和市场上立起了金字招牌。《敦刻尔克》北美上映后,好评如潮,成为诺兰又一部被“封神”的作品。



这一次为了中国市场,诺兰首次来华为电影宣传造势。片方还安排了诺兰与中国影人吴京、黄建新的对谈。黄建新是中国电影界元老,吴京则因《战狼2》的50亿票房和重工业制作探索,成为电影圈新贵,是今年夏天最为灼人的名字。



然而,诺兰与吴京对谈的消息传出后,双方粉丝各不领情,在社交网站上打起口水仗。最终,吴京因故未出席这场备受瞩目的对谈,为这场原本充满想象的“碰撞”留下终极悬念。



虽同为“战争”题材影片,《战狼2》与《敦刻尔克》气质却差别很大,创作路数亦迥然不同。《战狼2》更加商业化,搏斗、枪战、追车……种种商业元素一应俱全,完成度比肩好莱坞水准。但《敦刻尔克》却更加私人,关注的虽是二战中的著名史实,诺兰却刻意淡化了战争背景,只将镜头对准每个人挣扎求生的故事。





“战争”只是电影的题材,题材和类型无法等同。在战争或者说军事题材这一范畴内,不同类型电影的表现手法、故事形态、人物刻画等都千姿百态,价值理念上也会有巨大差别。《战狼2》与《敦刻尔克》间的差别正在于此。



战争题材因为宏大场面和动作场景,成为重要的商业电影类型之一,作为动作类型的《战狼2》的票房足以说明它在市场上的号召力和精良制作。但在大洋彼岸的好莱坞,今天的更多战争影片已经脱离动作片的范畴,向反思战争、反思人性的深度拓展。





相同的题材,不同的历史维度和视角,呈现出的是完全不同的样貌。在《战狼2》里,战争和武力是保护中国公民的必要手段,也是国家和民族实力的展现;在《敦刻尔克》里,战争是死亡的代言人;而在李安颇具争议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里,战争无所谓好坏,它只是不同于现实的另一个世界。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比利的内心却充满了抑郁和挣扎





战争电影与现实的关系远较其他电影复杂。生活里没有白马王子,电影不过是一种神话叙事,它借用了现实里的素材,却塑造了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便是电影的造梦功能。



也要看到,造梦机制在战争片里很容易失效。战争片,尤其近现代战争片,容易让观众离开电影的虚拟时空,与我们认知中的“真实”战争历史作对照,将“真”作为第一衡量标准。





电影是虚构的“神话”,其价值观念往往是普世的,但战争片与现实世界牵扯太深,不可避免地会沾染现实里的种种意识形态观念。





西方民族国家在17世纪“30年战争”之后诞生,作为民族国家的中国更是经历了近代一系列惨痛的战争经历。英国政治家迈克尔·霍华德说:“民族主义原则在理论和实践上就与战争思想几乎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战狼2》里,吴京饰演的冷锋最终挥舞起了耀眼的国旗;《敦刻尔克》里,生还的士兵也读着丘吉尔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演讲而落泪。





在《敦刻尔克》中,诺兰试图超越民族主义,甚至超越先前二战电影里的善/恶(同盟共/轴心国)对立模式,但同时,诺兰还想讲述一个能让全世界都理解的故事。





要完成这一任务,诺兰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反战是当下战争电影的主题,但体现这一主题却需要大量展现战争场面;其次,电影需要体现普世价值和文化,但战争却因为不同国家的政治立场而发生。这两个悖论是战争电影需要解决的问题。





好莱坞选择了“重人轻事”的叙事策略来解决这一问题。近年来的好莱坞战争片,更多降低了战争的感官刺激,把重点放在塑造人物上,展现人性的价值,将政治问题和利益争夺转换成人性讨论,重新回归到电影的“神话”当中。





但这类电影依然传递着美国价值观念。一部典型的好莱坞战争片里,主要人物大多是中产阶级,囊括不同肤色、职业、阶层等,他们成为美国的缩影。主人公克服危机,其实也是国家和民族走出困境的隐喻。在这个层面上,《战狼2》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新中国以来,在中国第五代导演以降的一批作品中也曾在上述层面做过积极探索。



诺兰也采用了“重人轻事”的叙事策略。在《敦刻尔克》里,战争只是背景,甚至很少展现德军的面孔。他解释说:“我不显示敌军的面孔,这样的话,观众就好像自己是沙滩上的士兵一样感觉到威胁,你可能只是在很远的地方能瞥见一些敌人。我觉得看不到敌人的面孔反倒更可怕,我希望让观众很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通过这种手段,观众与电影里的角色更容易共情。





诺兰在这一策略上更进一步。电影里不再突出复杂的善恶探讨,有的只是简单的“活下去”。



生与死是最本质也是最普世的命题。历史课本上说,敦刻尔克大撤退很成功,40万英军最终有30万人回到了英国。然而,当你真的站在那片沙滩上,随时都能听到枪炮声,看到轰炸机掠过,你没法判断自己究竟是那回到故土的“30万”还是殒命战场的“10万”。



在这一命题前,人物的身份也没了意义。《敦刻尔克》里的人物,轻易死去,莫名被捕。按照诺兰的说法,这都是为了体现战争时候的真实和无常。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里,比利·林恩成了英雄,但回国后却发现,这里只需要一个“英雄”,并非活生生的比利·林恩。在《敦刻尔克》里,诺兰已经不再设置英雄,每个人只是挣扎求生的个体而已,没有前史,无需后传。



不过,这并非是一部“反好莱坞”的作品。《敦刻尔克》依然在追求视听体验,最终的煽情也依然是好莱坞套路,而电影里采用的悬疑叙事技巧,也是为了尽可能保留叙事悬念,让观众留在影院里。“有些人也许无法回家,就像看《泰坦尼克号》一样,你知道这艘船会沉下去,但你还是想看,所以导演一定要让观众沉浸在这个故事当中。”诺兰如是说。



战争片历史几乎与电影史等长,最早运用蒙太奇镜头的《战舰波将金号》便是战争电影。但也正因如此,战争片的定义一直含混不明;也正是这种含混,滋生了截然不同的创造力。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著名的“敖德萨阶梯”展现沙俄军队的残暴





因为《战狼2》的成功,未来中国的同类题材影片也许将越来越多。这时候,中国电影人对大洋彼岸的最新经验加以借鉴,而不止于简单复制一个成功案例,或许能在艺术创作上获得更多可能性。



关注战争里的每个人,与观众的深层情感和恐惧交流,战争片或将获得更多票房之外的成功。






特约作者丨君泽


编辑丨布玛&郭天舒

吴京VS诺兰:一“战”封神?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94002/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做有洞察力的电影行业媒体,产出具有专业价值和深度的优质原创内容,记录电影画幅之外,产业之内的见闻、思考,与从业者们共同见证中国电影工业的崛起。
点击详细了解

免费申请机构认证加V,共享影视工业网平台群宣传资源

关注微信:howwide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0)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画外hoWide

作者:画外hoWide

机构类型:影视媒体

人气:30033+关注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