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2017-10-12 17:13:38
文:李翼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追光动画到目前为止,推出了两部动画长片,虽然在技术上有很不俗的表现,但在票房及口碑上,估计与制作公司先前的期待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这个结果,除却跟整个市场对动画电影的接受度,影片本身的定位,受众,同档期其它电影的竞争表现,等等原因有关之外,相信故事,剧作本身总是不能被忽视的一大决定性因素。

三维动画可以说是由皮克斯开创,很长一段时间该公司都保持领先的地位,成为整个行业的标竿,对于追光动画来说,相信也是如此,《小门神》和《阿唐奇遇》的身上能看到很多皮克斯作品的影子,这本身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创新总是从模仿开始,不过模仿也应分很多不同的种类与层面。

先以第二部《阿唐奇遇》为例,主角之一是一个叫阿唐的茶宠。知道茶宠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也算有新奇度和本土特色。但就如片中台词:茶宠就是玩具,玩具是小孩子的宠物,那茶宠就是喝茶人的宠物。这就不由会让人联想起三维动画的开山之作《玩具总动员》来,阿唐就如同牛仔胡迪一般,而机器人小来与其说会让人想起巴斯光年,还不如说是《机器人总动员》里的夏娃。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阿唐的人设问题


先说阿唐,他是工艺大师最后一件作品,又因为大师老伴的过世,最终没有完成,阿唐是个未完成品,困扰他最大的问题是,别的茶宠被浇茶水后,颜色会变深,但阿唐却始终不变色。他做梦都想和别人一样颜色变深。说实话,茶宠的这一特质,还真有点冷知识的感觉。而片中那快递小哥喝了几口,然后把喝剩的茶水直接浇了阿唐一身,不管卫生与否,荣辱也罢,反正听到茶宠之一的账房先生每天统计茶宠们被浇的次数,观众内心应该会有一种难以扼制的酸楚,感觉这帮茶宠活着是为了被浇,被浇是为了变深,就算阿唐最后觉醒了,不再以此为生活目标,但主角这个志向的起点,委实低了一些,还不容易让人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对应的心境。反观《玩》中的胡迪,他只是希望保持在玩具伙伴中的头儿地位,威胁更多来自于巴斯光年的到来,这涉及到后面要讨论的双主角间的关系。而玩具与戏份很少的人类小孩之间总有一条强有力的感情线,而且多为哀伤。但在《阿》里,人类角色虽然不少,有茶叶店老板,科学家,被开除的年轻科学家助手等人,但基本上跟茶宠,玩具世界之间,无论是空间还是感情,都很隔膜。

先单独替阿唐设想一下,如果他不是想当一个标准,或更好的茶宠,而是反过来,十分讨厌动不动就被茶水,甚至是口水浇得浑身湿透。阿唐还是个很自恋的家伙,喜欢当个“小白脸”,而不想被越浇越黑,成了古天乐。于是他离开,只想当个干燥的小玩具,而不是个湿漉漉的茶宠。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三年又三年的小来

再说小来,他身上有巴斯光年的影子,主要是自我认知的错位。巴斯光年起初真认为自己是个宇宙冒险家,但实际上他只是个玩具。而小来开始时认为自己来自三年后的未来,后面揭示,他其实是个新研发出来的家居机器人,因为研发者自信技术领先业界三年,于是把他的内部时间限定在三年之后。片中当他一弹一跳的从各家屋顶错入茶叶店,跟阿唐等茶宠遇上后自我介绍,接着阿唐要他证明是来自未来,小来说天上将会有飞机飞过,还会有快递小哥来送货,但问题是,就算小来是未来来的,他也不可能是上帝式的全知视角,什么都知道。再说了,就算知道,也应该是知道三年后的事,况且事实上他只是个现在时的家居机器人,所以那一大场戏,逻辑欠奉,趣味一般。

双主角不等于相声的逗捧哏

双主角的故事,两者之间关系的重要性,甚至常会超过单独的人设,需要有反差对立,也得有贯通对应。《玩》中胡迪与巴斯一个西部英雄,另一个太空战士,有时差,也容易争风吃醋,但性格上有相通,都有冒险与进取精神,而且都是玩具。《机》中瓦力与夏娃,一个捡垃圾的,一个是官方太空巡查员,有功能,设计审美上的差异,但也有相通之处,都是对未来,以及绿色抱有希望的机器人。而反观《阿》里的阿唐与小来,一个是茶宠玩具,一个是家居机器,彼此之间没有元素交集,一个想颜色变深,另一个要了解自己身世的来龙去脉,还想不受指令束缚,两者的诉求没有交集之处,最要命的是,彼此之间连矛盾都没有。

马后炮的替这对“唐来”组合,想想彼此之间的矛盾与和解,共通和差异。阿唐是个茶宠,茶这个关键词很大,是不易回避的,那小来其实应该也跟茶有关,同时又得是个高科技的机器,最好还要对阿唐这个茶宠产生实质的威胁。那比如说,小来的定位不是家居机器人这么一个含糊的概念,而很实际的是台高科技煮茶机,不仅能在极短时间内煮出不同种类的茶,煮茶机本身还能变形为各种茶宠,也就是说小来的功能是把从煮茶到茶宠各方面,全都承包了,阿唐和他的老伙计们跟他比起来,能力极为单一和原始,况且阿唐自己还是个未完成品,于是他觉得小来对自己是个大威胁,很自然的会羡慕嫉妒恨。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阿唐为了对付小来,设法找到他的使用说明书,还有更详细的设计图,短时间内把自己搞成了机器人“专家”,小来是防水的,为了让他出故障,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破解他的防水功能。于是阿唐假装向小来示好,在其他茶宠的配合下,终于在神不知,小来不觉的情况下,把他的防水功能给解除了。于是下一次他变身茶宠,接受主人的茶水洗礼时,漏电短路,好在损伤并不特别严重,只是丧失了变形的能力,不再能变成茶宠,而只是一台煮茶机。阿唐为计划成功而得意,但很快忘形,泄露了秘密,让小来知道是他动了手脚,才使他失去了变形成茶宠的能力。阿唐心悸,想着如何应对小来的报复,但出乎意料的是,小来根本不恨他,反过来还想感谢他,因为之前不断的变来变去,小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就跟个多重人格一样,现在固定下来了,他终于知道自己只是个煮茶机,自我认知稳定了,心态也平和了不少,他感谢阿唐还来不及。

《阿唐奇遇》里,阿唐与小来很快就携手离开茶叶店,去找小来的“时间隧道”,两人的目的有一小部分交集,但更多的是各管各的。在摩天轮上没呆多久,又一弹一跳的误入另一家店,在那边又听了陆龟的高见,要去找树洞人,听起来就像是个能回答各种问题,或心愿的神仙一般。于是二人又去了下水道,中途又碰到传说中无恶不作的我来也,揭开了小来的身世之谜,他还发现自己的弱点,就是会被别人的指令控制。接着碰到了和阿唐“青梅竹马”的小香,她之前也是被我来也劫持。最后又发现树洞人其实只是个搜索网站。而被开除的科学家小助手又成了救死扶伤的人类角色,关键时刻帮助小来“复活”,不再受制于指令。最后两人打败我来也,阿唐没有接受茶水的再洗礼,倒是浴火重生了,终于成了个合格品,还悟出了“现在就是未来”的时间哲学。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在故事中,可能只有一条大路通罗马

《机器人总动员》《玩具总动员》里都有俩主角到别处冒险的情节,但跟《阿唐奇遇》比起来,后者显得繁复许多,多了不少角色,转了很多场景,最重要的是,角色目的模糊了,最后甚至没有了,只成就了一段文艺气息浓厚的人生感悟。《机》里后半段始终围绕那一瓣新冒出来的绿芽,战胜人工智能的控制,是从流浪太空到回归地球的主题,《玩》同样是两主角消除隔阂,战胜反派坏小孩,回归家庭的故事,这两片的细节可以很多很多,但主线不会乱,反派的动机也很清晰,就是阻止人类回到地球,和折磨玩具。而《阿》呢,有指令,颜色,摩天轮之于友情,小香之于爱情,工艺大师的重拾旧业,水与火之歌,太多的元素,与其说是让人看得目不暇接,还不如说是一头雾水。而那个反派我来也,感觉是个爱好极其广泛的小偷头目,但始终没能给他之所以对小来阿唐小香等人那么恨有独衷,找到一个很好且独特的理由。

联系上文设想,调整过的人设与关系,再来整理梳理下主要情节。阿唐可以是讨厌当茶宠,被人浇茶,没什么出息,于是到外面闯荡一番。小来没准原来是个“多重机格”的煮茶茶宠变形机,被阿唐设局破解了他的防水功能,漏电短路后失去了变形功能,但小来知道真相后还是很感谢阿唐,因为这么一来,小来终于可以认定自己是谁,而不是一直在变。接下来两人遇到了喜欢在茶里加糖,牛奶柠檬的我来也,他不再是个小偷,而是个见多识广的海盗。阿唐对这一神秘的行业有幻想,喜欢冒险,他不喜欢被茶水浇,却享受在水面上航行。而小来这个煮茶机也向来有个大志向,就是要把茶文化推广到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但以这几位主角的个头来讲,在下水道里就足以当海盗,遇到各式各样“未开化”的角色,以及奇异的风土人情,比如把三足金蟾,貔貅,金猪的角色移植到这边,而不是一开始就和阿唐一起当茶宠,后来又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小来一开始也沉醉在这种冒险又浪漫的氛围中,特别是也跟别人一样,期待着跨管道艳遇,但很快发现我来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暗地里在做着走私文物,贩卖鼠口的行当。当小来对阿唐揭发我来也的假面具时,阿唐起初还不信,两人闹起了分歧,但最终阿唐还是看透了我来也,和小来重归于好,共同对抗大反派。

水,茶叶,文物陶瓷,下水道老鼠,盗贼这些个《阿唐奇遇》里原有的元素,都还在,但经过重新编排后,可能更顺畅有序,也有趣了些。据说《阿》在公映前,曾像美国电影界一样做过观众试映,再根据意见修改,这种做法也可能有利有弊,公映版中角色与情节走向的繁复可能也是意见太多后的中和结果。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第一部《小门神》,可能在剧作与故事上,更容易反映主创的一些思维定势与盲区。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多重解构《小门神》

《小门神》同样是个双雄的故事,而且两人间的关系是约定俗成的,当然名字都有点多音绕口,甚至可以说是生僻。编导应该对于神界的经济危机,失业率上升,神仙下岗等设置很是得意,事实上确实不俗。不过问题在于背景设置搞得很大,但落到双主角身上时有点刻意,或者换种说法,这双雄没能有足够的理由,成为主角。因为人间对于神界的信仰越来越淡泊,导致各种问题,这是涉及到所有神仙的,但为什么非得是门神中的郁垒,在土地爷的“指点”下阴暗出手呢?如果他的仙缘不错的话,完全可以联络其他落魄神仙共同出手,责任均摊。开始时讲过神仙分两种,一种是凡人被度后位列仙班,另一种是天生就是神仙,比如门神兄弟俩,但这一点到了后面也再没被提及过。

背景设置可以很大,但主角人设最好能跟周围的角色区别开来,显得独一无二,或独二无三。比如神界本来是拥有最先进的,各种神乎其神的法术,但人间各种自动化的技术慢慢跟了上来,两者间的差距越来越小,神仙的自信心,优越感越来越弱,各种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大,但结果是神界变得非常“后现代”,不管是在风俗服饰文化诸方面都成了古今混搭,有点四不像。而门神俩兄弟对此很看不顺眼,他俩还穿着标准的古装,恪尽职守,还想改变人间同样有点杂乱的信仰价值观,使之变得传统一些。二人曾向神界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辈游说,但无人应和,都觉得他俩的主张是反时代潮流的,于是只得自己来。

通常过年时贴门神,但如今的年味越来越淡,追根溯源,据说是“年”因为贪污了压岁钱,被“双规”了。不过还有种说法,是“年”太传统了,于是受到了一些激进派的打压。门神俩兄弟左右思量后,决定把“年”给救出来。“年”被关在一个四周堆着烟花爆竹的屋子里,各种高科技的监控设备,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爆,而“年”又是特别怕这种劈里啪拉的东西。于是接下来是一场传统神仙法术,与高科技之间的炫技斗法。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接着讲兄弟俩的关系,原片中郁垒特别冲动与激进,而神荼看起来没什么主张,和稀泥,帮着掩饰,还在最后搞了个大乌龙。这还是个老问题,两者之间没什么差异与冲突,神荼只相当于一个简单的捧哏。其实可以这样,郁垒是个完全只相信仙法的家伙,对于人间的高科技向来瞧不起,觉得只是效仿仙界的山寨货。但神荼不一样,他是个技术控,心态比较开放,觉得人间的一些科技在理念上甚至已经超过了仙术,更重要的是,人类一直在发展与进取,而神界则自以为是老大哥,固步自封了很多很多年,再说两界之间有时差,天上只一瞬,人间已多年,这更是给人类赶超神仙制造了时间便利。这也是给了人类与神界之间设置了一个大的竞争关系,甚至有可能会让人联想起中美之间的国际形势,而不是像影片中只是说之前有规定神仙与人类不能接触。郁垒与神荼在面对仙法与科技的态度上有很大差异,使得后面在救“年”出来等戏份时摩擦不断,但也因为大目标是一致的,所以能做到求同存异。

把“年”救出来之后,才发现传言大谬,“年”不是个吉祥的东西,而是会给人类带来灾祸。兄弟俩第一次跟“年”交手后是失败了,之前非常冲动的郁垒这时泄气了,还不想负责任,抹除之前救“年”出来的证据,不能让别的神仙知道是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这时神荼站了出来,劝郁垒爷们一点,要有担当,自己弄出来的乱局,就得自己收拾好。郁垒被说动了,但现实的问题是他也明白,以目前神仙的法术,已经无法打败“年”了,而神荼得知人类最新的一项技术,歪打正着的能克制住“年”。而这项技术的发明者可能就是片中的小女孩,是个科技天才。这对郁垒来说,无疑又是一次自尊心的大伤害。不过最后他抛下成见,神仙与人类联手,法术与科技齐飞,终于又把“年”给禁锢起来,而神仙也再一次的得到人间最真诚的尊重与敬仰。

《小门神》里最大的问题,也是后来的《阿唐奇遇》同样没有解决的弱项,就是发散出去的枝节实在是太多了,再具体一点,就是非人类的主角,与人类配角之间的关系是最没能处理好的。《小》中有一对母女,回到娘家开馄饨店,隔壁还有家快餐店的老板,一直打着那妈妈,还有馄饨店的主意,为这目的而极尽下作之能事。除此之外,还有卫生部门一个负责检查的“娘娘腔”,也有不少的戏份,连追逐小女孩的那几条狗,竟然也占了一些篇幅,而目的可能仅仅是为了给兄弟俩下凡跟小女孩依次遇上,制造一个情境。但问题是这些人类角色,跟门神俩的人设,以及做的那些事之间,到底有什么戏剧性,并起到推动故事发展的作用吗?除了让人间也跟神界一样,正经历着新古文化的对撞之外,别的作用实在是微乎其微的。要知道神界本来就是人间的一种投射与想象,并不需要再过多平行的进行元素呼应,而是要从中制造一种恰到好处的“冲突”,比如说法术与科技。

​且以追光的两部长片为例,试解中国动画的剧作困局

皮克斯动画的有限借鉴作用

皮克斯动画中有很多特别的非人类主角,由他,她们的视角来观察周遭的世界,会显得独特和有趣。不过另一方面,皮克斯动画中的价值观其实是非常传统和老派的,并不比一开始他们的假想敌迪斯尼动画更新潮,或与时俱进。但这种传统,又是跟美国的真人电影对应和相衬托的,而不是一厢情愿的老派。而反观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真人电影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各方面都很守旧,甚至是陈腐,于是动画电影也就失去了与之相对比的那一面,从这种角度来说,皮克斯未必是中国动画学习的最好范本,甚至还不如梦工厂,蓝天与照明。而追光动画现在推出的两部长片,主题又恰恰离不开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与差异,于是可能便把剧作中的一些问题推到了前台,更加被放大化了。美国动画片近年来佳作不少,产生了很多可供借鉴的角色与素材,而中国创作者一向在系统思维这一路上是短板,在千头万绪中很难找到真正通往“罗马”的那条大路。所以以追光作品为代表的中国动画作品中,这个阶段出现这般纷繁复杂的剧作困境,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95526/

电影大看客

国内院线放映电影的观影服务平台,抢票-观影-评价-社交互动的观影社区,从这儿你可以获取最新鲜的院线资讯,票房数据,观影动态,结交相同爱好的影迷,加入电影大看客,享受最好的观影体验。
点击详细了解

网站地址 http://107cine.com/gyt/actives/

关注微博 @电影大看客
http://weibo.com/u/3622310742

免费申请机构认证加V,共享影视工业网平台群宣传资源

关注微信:我们是微信群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0)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电影大看客

作者:电影大看客

机构类型:影视咨询

电影大看客,免费看电影

人气:3162178+关注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107CINE 使用条款 联系107CINE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