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2017-12-20 01:22:25
2017年,可谓是中国纪录片迈入了新纪元。这一年,纪录片拿到的“龙标”数照比往年增多不少,且一部《二十二》就以首日排片1.5%的占比,日后逆袭,终以1.7亿打破纪录片亿元票房记录,而去年6部纪录片票房的总和也才不过8292万而已。试问,下一部亿元票房的中国纪录片何时还会出现?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这些纪录片,虽然以排片微弱的条件下放映,却仍受到全国群众关注。以往,纪录片给人以一种“犯困”的印象被全然打破,更想不到的是,观众平均的观影年龄为23岁,而且在传播最广的自发群众都是85、90、00后群体。这一切预示着,纪录片的春天即将到来。

深刻、思考、有内涵……让我们记住了这些纪录片:艺术家蔡国强导演的《天梯:蔡国强的艺术》、所有男人都值得一看的《生门》、一个女人的诗歌《摇摇晃晃的人间》、抹不掉的那段记忆《二十二》等作品,让观众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感受大银幕,去沉静、冥思。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在广州国际纪录片节的论坛上,导演周浩(《大同》、《棉花》、《7%》)作为主持人,与嘉宾珠江影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张海燕董事总经理,传递故宫匠人精神《我在故宫修文物》导演萧寒,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的《二十二》导演郭柯,以及热播网络纪录片《寻找手艺》的导演张景,共同探讨了纪录片的未来。

周浩:借着郭柯的话题,探讨下,怎么突然出现一部《二十二》票房那么好的纪录片?这有点出乎你的意料吧。

郭柯:这是我第一次把片子往院线里推,当时对票房的概念还不是特别清晰,现在经历过后,才知道它的曲线和走向。

所以,片子能过亿,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也包括慰安妇这个题材的优势和社会大众的帮助。众筹来的104万作为宣传发行费,其中跑路演、做海报和物料花掉很大一部分,其他在新媒体的宣传都是大家自发的,包括艺人朋友,像冯小刚导演,他们都是义务地为这个片子做自来水,才取得来今天这样的成绩。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还有一点原因可能是之前做的一部短片,叫《三十二》。在2014年,它就在网络上开始播放了,也许大家通过它对这个群体有了一些自己的认知,上映后又占到了题材的优势。在众筹上,有3万多民众转化成了票房,当时联系了50多个城市的几千群众,建了50个群,与他们密切联系,在宣传发行上有这样一个策略。

周浩:张海燕总您好像对《二十二》有一些研究,跟我们分享一下。

张海燕:《二十二》的票房会超过一个亿,不能忽略市场的因素。60%以上的纪录片没有办法上院线,而平均观众群体的年龄是23岁,它决定了什么样的片子能上院线,哪些才能够成功。《二十二》这部片子占80%的观众群体年龄是20-29岁,也就是说,能够看懂或者比较欣赏这部影片的,一定比平均的观众年龄高一截。所以,在选择片子上,不能选择难懂的,或者揭露一些原来中国乡村社会问题的影片,因为观众没有接近性,就没有感受。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张海燕

《二十二》有一个国际化大的关系背景,在焦点问题中,最感性的是慰安妇问题。而该纪录片的成功不仅仅是用纪录片的形式展示慰安妇问题,而是通过讲述慰安妇的故事,来打动这帮年轻的观众群体。

比如张杨拍的《冈仁波齐》,他不承认这是一部纪录片,但它跟纪录片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在院线上,都称为艺术片。为什么大家会去看《冈仁波齐》?因为题材占了优势,体现了西藏的神秘文化。那《皮绳上的魂》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第一部已经赚了两部片子的钱。类似题材做完后,再去重复这样的题材,观众就会有一种审美疲劳,很难成功。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另外,《二十二》还有一个最成功的因素是宣传。这部片子第二天票房是300多万,如果故事片第一天的票房只有300多万,那么就预示着片子在两千多万时就会结束。但是,《二十二》从第一天开始就很平均,放映了100多天。因为纪录片有可持续性,它的成功在于题材的选择、表现的手法和宣传的手段、发行的手段。

周浩:萧寒导演的《二十二》前面一部创中国纪录片票房的是《喜马拉雅天梯》,跟我们讲讲。

萧寒:《喜马拉雅天梯》2015年上映,宣传都是靠大家奔走相告,针对深圳、广州有很多热爱登山和户外的人群,凭自己的想象寻找观众。那时预测,五年之内有可能会有过亿的纪录片,但没想到两年时间郭柯的影片就实现了一亿。这是艺术类型影片能够爆发的时代,是特别让人兴奋的一件事。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萧寒

回过头来,冷静思考一下,不能单纯因为《二十二》票房过亿,就认为纪录片的夏天到了。其实,并不需要每年都有过亿的纪录片,如果能有五部达到几千万票房,这才是一个最良性的、最好的市场。这对于所有做纪录片创作,做小众类型电影的创作者来讲,是一个强心针。

周浩:《我在故宫修文物》也是上院线的片子,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个经验对你下面的创作有什么借鉴?

萧寒:所谓积累的经验就是对市场和观众的经验。如果说和创作关系最大的经验就是共情性。通俗一点讲,因为没有明星可以卖,没有大的制作、大的CG可以卖,我们还能拿出来什么呢?这些相对小众的片子,成功就是卖情怀,与观众产生情感的共鸣。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至于在营销这部分的层面,就是围绕着这样一个点,去寻找什么样的人士成为我们的观众。《我在故宫修文物》在央视播出的时候没有那么热烈的反响,但是一个月之后它在B站火了。突然发现原来是这样一个群体,非常热衷于做自己喜欢作品作者的传播者。他们年纪很小,平均17.5岁,不断有年纪更小的观众进来,就这样一直保持着特别年轻的状态。这也是在前两部片子上的尝试,小众的片子如何尽可能多地寻找到它的观众。

周浩:我特别反感寻找规律,但是今天又企图去总结以前所谓的成功经验,为未来的需要去做某种预测。张景,你的片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关注度?

张景: 我的片子为什么能火,郭柯已经解答了,还有《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什么能火,如果能找到规律,早就被大的制片公司应用了,正因为没有现成的规律,所以每一位都有机会。

周浩:亿元票房可以被定制吗?张总的看法是什么?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周浩

张海燕:所有纪录片、艺术类的片子都是不可以定制的,它有创作的个性。全国有600多个艺术电影厅,一些比较好的影院会拿出一个厅来排艺术电影,纪录片是艺术电影的一种形式。通过这样一个举措,不断地提高中国电影观众的欣赏水平,使中国电影的市场走向成熟,但23岁这样的平均年龄反映出的中国电影市场是不成熟的,把年龄层次提上来,才是关键。

但是做艺术电影,并不仅仅是情感的共鸣点,还有思想的共鸣点,找到了共鸣点,就能找到观众群体,才有足够的观众和票房来支持纪录片的再度发展。

周浩:亿元本身是一种白纸,我们更喜欢探讨的是怎样才能拿到钱去拍纪录片,拍什么样的纪录片。郭柯有这么好的机会,你的下一个片子题材是什么,是不是钱追着你来了?

郭柯:说钱追着我来,有点夸张,但确实有些人来找我。个人觉得这是最危险和特别容易迷失的时候,先不要去接外面的活。

下次拍的是更冷门的题材,关于临终关怀的90后女孩,她是做音乐治疗的,给人们舒缓情绪。从我个人来讲,如果是由心发现的东西,才会去拍。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郭柯

有一点自我总结的,是未知性。不要太考虑后果,只要价值观是正确的,就做下去。我个人比较极端一点,拍片子的时候先不想能拿出多少钱,但前提是生活上要有基本保障,这样在没有交易的前提下去做片子,自己会更执着,只为片子好,这是当时拍《二十二》的状态。

《二十二》不能成为纪录片界的一个标杆,更不能成为榜样,因为它不可控因素太多。对于这个题材,我相对地用一些电影化留白的方式处理,让大家觉得这个纪录片在手机、电视上可体会到所未有的感受,目不转睛的观看下去。
那么,《二十二》能给纪录片界带来什么呢?我希望张总对纪录片的排片更加有信心,让更多老板给纪录片导演投入一些资金,让大家自由地创作。

周浩:大多数人拍片子,还是“我要拍片子”的状态,一定要去表达,这是一个好片子的根本。萧寒谈谈你的新片子,肯定是冲着票房去的吧。

萧寒:不是冲着票房。之前跟周浩导演一起聊,他说人应该在30岁之后再开始去做纪录片,因为需要更多的积累、积淀之后才可能对生活认识,才会有自己表达的态度和观点,这是挺重要的。

30多岁才做第一部片子的好处是,心理的准备够,钱上的准备够,有了这笔钱,去做喜欢的片子,而不是到处去找钱,这样就会少一些干扰和顾虑。纪录片应该在一个黑的场景里面放映,在更大的荧幕上去感受,有一个安静的场景下,才能更容易的把情感带入。第一部片子算是我对于纪录片的了解、实践。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第二部开始筹拍《喜马拉雅天梯》,花了四年时间,从决定要拍的开始,就想进入影院。所以就奔着这个目标去,不管票房怎么样,但至少有这样一个情结,可以去实现。从摄影、画质上的考虑,我们要做4K,包括调音、调色,找来两位格兰美奖的音乐获得者,和金马奖最佳剪辑马修。先有这样一个目标,再去做所有的一切。

在拍摄《我在故宫修文物》前,我也想好了一定要让它上院线。所以,从拍摄许可的审批、报备等等,都按照计划去做。我一直很反对说纪录片是纪录片,电影是电影,我们做的只是电影中的某一个类型,但前提都是在为一部电影做准备。

周浩:听大家说完,觉得自己特别悲催,因为我属于老一辈了。在这一辈人里面,包括刚刚获得金马的马莉的片子《囚》,是一个人拍出来的,郭柯拍《二十二》,团队将近30个人,这种阵容是一般人没法企及的。我不清楚,也没有答案,是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拍出来的片子注定没有观众。因为我的观众群体是在30岁以上的,昨天我还自以为地说《大同》如果能上映,也能过亿吧,现在可能是一个梦想。希望老天爷能保佑我用一个小团队,用非4K、一般的拍摄也能够有几千万的票房。

周浩:张景,最近有人找你拍片子,给钱吗?给多少?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张景

张景:有。这时就考验,到底是跟着自己内心走,还是跟着资本走,这时的选择是很痛苦的。当时,有8家平台或投资方找到我,但在谈到钱的时候,他们把口袋捂的很紧,说白了就是想让我卖身。比如版权,不能再和第三方合作,意味着版权给了他,我只作为虚有的版权共享者。而且,如果在不能按计划和时间交片的情况下,就要给我派一个执导,当听到执导的名字时,觉得大家根本谈不笼。

周浩:这方面萧寒老师是有经验的,《喜马拉雅天梯》植入广告500万。给我们分享下你跟钱交流的经验。

萧寒:我对钱既不逢迎,也不排斥。《喜马拉雅天梯》从刚开始开拍的时候,一开始预算是一两百万,钱一下子就花没了,最后的制作成本是1300万。其中,有3家品牌植入,即便不植入,我们也规避不了它。

2014年,没有人知道萧寒是谁,也没有人知道《喜马拉雅天梯》。当时我们拿了一支3分钟的4K精美片花,挨家挨户去找人谈,硬着头皮找钱。当五百万花到四百万的时候,红牛的第一笔赞助进来了,当时真的弹尽粮绝了,挺惊险的。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如果钱花完了,钱没有进来,怎么办?拍纪录片有一个好处就是可先停下来,明年再拍,用一年的时间去找钱。现在回过头来好像谈笑风生,但当面临那一刻时,花钱的速度飞快,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情。

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钱,绝不能干扰我的创作,这是一个前提,这是我的一点经验。

另外,问张总一个问题,在座有志于纪录片电影创作的人,都希望片子进到院线,在给一个片子确定排片量,依据来自于哪些?

张海燕:大家不要期望给艺术片或者纪录片多高的排片率。院线给片子排片,首先要看观众的反响,比如豆瓣、猫眼,还有其他的网络,像微博、朋友圈对片子的评价,这是一个标准。第二是给院线的经理们放一场,让他们先看,看后对影片也会有一个比较公正和准确平均值的排片率。

周浩:第一次看《二十二》后,张总对它有信心吗?

张海燕:《二十二》这部纪录片,跟我在电视上或者在网络上看的纪录片不同,它确实有差异性,是用电影的方式在表述,这是最关键的。在电影院里还有视觉和听觉的冲击力,这样的纪录片更震撼,更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郭柯:现在有更多资金来支持纪录片行业,也确实应该有世界上的一些标准。比如,我会把老人的采访做完后,再去收一些,比如鸡叫、昆虫声等等。声音全部要在后期做5.1声道,只有在电影院里,才能让观众相对身临其境地感受当时表达的环境,这些都是在资金支持的前提下才能达到的。

周浩:怎么才能做出亿元票房的纪录片?

张海燕:院线可以支持导演,不仅给排片,还可以给钱。比如在全国8000多家影院,多找几条院线之后,投资者完全可以与终端市场先结合,大家再一起组盘。现在市场不能搞独立制片的模式,需要市场的力量。市场可以给大家更多、更大的舞台,更好的展现。当然,还需要更多的钱来做支撑,资本的支撑不可能没回报,因为这是市场的规则。这种支撑,只要在没有破坏性或者不影响独立表达的情况下,做任何片子,只要愿意跟市场结合,它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

张景:现在这个社会会让你不小心就冒出来,《寻找手艺》对外说花了160万,这包括我整个家庭的吃喝拉撒,四年没收入,而真正花在这部片子上的大概是50万左右,这些钱就能拍一部5集200多分钟的片子。当然,这些钱上院线就别想了。

下一部中国纪录片票房破亿,何时会再现?真正的春天有多远?

下一部《寻找手艺》要上院线,不管它成不成,先做出来再说,有这种想法是因为萧寒导演给了我很大的支持。现在网络什么都有可能,只要是好东西就能滚起来。

郭柯:任何事情可以尝试一下,有人给投资,我们不拒绝。纪录片界可以稍微拧成一股绳往前推进,大家可以往这条路上去想该怎么做,虽然力量很小,但是会尽自己的力量去帮一把。

萧寒:这个建议我赞成。我认识很多纪录片导演,一个人一台机器,一拍就是五、六年,那样的拍摄方式,坚持下来需要承受的更多。在这个行业,大家真的需要有更多的合作交流,纪录片是一个创作,把它当成一个作品去做。在这样的条件基础下,如果有更好的年轻导演,我也可以不做导演,利用我的经验做监制,帮助更好的片子出来,尝试着让一些更年轻、更有机会的导演进到院线。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97599/

胡萝北

影视工业网编辑 关于人类一切&*%¥……&*语言,我都喜欢码成字 电话:15524145505 邮箱:chenyiyao#cinehello.com
点击详细了解

免费申请机构认证加V,共享影视工业网平台群宣传资源

扫一扫,快速分享到微信
更多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1)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魔童匠魔童匠 回复

记得有位游戏制作人说过,当游戏不知道如何去吸引玩家时,把剧情做好,引起情感共鸣就会有支持玩家继续下去的动力。

胡萝北

作者:胡萝北

机构类型:影视媒体

人气:840069+关注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影视工业网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