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郁:“诗意·写实” 谈我的影像风格

推荐公开课到: 更多

摄影机也是演员 :《南京!南京!》真实感的形成

▸ 为什么选用黑白胶片拍摄?黑白如何起到精神提纯的作用?
▸ 如何通过大量肩扛摄影机拍摄出真实感?
▸ 光线与摄影机参与情绪的塑造



-------以下文字实录-------

当陆川告诉我拍《南京!南京!》或者《南京大屠杀》的时候,那时候不叫《南京!南京!》,我们都觉得很兴奋,因为这是一个很史诗的题材。我们开始筹划这个,后来有一些别的干扰,等到2007年的时候,我们正式开始拍这个戏,先让大家看一下,有一个感觉吧。

大家看到这是一个场面很大的电影,当年花了八千万的制作费,所以绝对是一个大成本的电影,因为它是在2007年时候的八千万,比我们现在《鬼吹灯》1个多亿其实还要高。

这个东西这么大的一个命题,对于导演对于摄影师来说,困难其实都很强,怎么能表现,用什么方法表现,我们也是找了很久。直到我们去看到抗俘馆的时候,完全被震惊了。 是什么让我们震惊了呢?它里面放了很多照片,这些照片是日本人枪决他们之前给他们拍的。这些人的表情完全把我们震惊了,因为,他那个目光非常非常的坚定。 当时就被震惊了,因为整个这个博物馆里全部都是大的照片,很大的照片房。我当时想,我说我们能不能把这个电影拍成黑白的,很明显,黑白电影有一种精神提纯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肖像,黑白的比彩色的耐看的原因。因为他把色彩去掉了,当把色彩去掉的时候,说白了就变得抽象了,因为它不再是眼睛看到,眼睛里是不可能看到黑白的影像,所以自然有一种精神提纯的作用,这种精神提纯的作用,非常适合于拍《南京!南京!》。第一,它是历史题材,第二你主要拍的是人物,别的东西就都不会形成一种干扰。当然在这里也有一些私心杂念, 比如说《辛德勒的名单》就是黑白的, 咱们是不是在学《辛德勒的名单》。但是抛去这些私心杂念,你会发现它确实很适合用黑白来拍摄。

第二个,只有黑白肯定是不够的,我们有八千万投资,我们应该怎么拍?这里面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视点选择问题。所以我们最后正式的试片的时候,就用过这种方式,就是肩扛摄影,然后用广角镜头,像罗伯特卡帕(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之一)一样,他那时候用莱卡35镜头,换算成电影的可能27、25什么的。这是我们的主镜头,他拍照片的时候肯定是跟着战士同时在跑,所以我们也是这样在跑,又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光线怎么处理?当时我跟陆川有一个争论,他希望是完全的记录,就像报纸的那种感觉,然后我就希望有一种不一样的黑白,当时我们就试了很多种黑白的胶片,所以那时候我们们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有点像罗伯特弗兰克(20世纪美国摄影大师)的那种黑白的反差是比较柔和的。

在这里面我其实想说一个东西,黑白其实可以产生色彩感的,其实它就是靠反差和颗粒,越强的反差,越强的颗粒感,越锐利,越接近于彩色电影里的冷色调。反过来,越柔和的、越细颗粒的越接近于暖色调给人一种温暖感。所以我们在《南京!南京!》里面,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用一个MP镜头,这个大家可能知道,MP镜头拍摄非常锐利的镜头,最锐利的镜头。但是我们除了有一段角川去找慰安妇,他们有一段也不是叫爱情,一种很奇怪的情感,在描述这个情感的时候,也是角川这个主角唯一觉得很温暖的时刻,我们故意换成库克,你也知道库克S4的镜头,那个镜头是非常柔和的一个镜头,所以会产生不一样的反差感。

这种拍摄实际上我们俩人都没尝试过, 最终我们还是采取了一个即兴的方式。就是这场戏由陆川先来安排演员来排练,我来架设灯光,架设出灯光以后,有一个气氛。然后我就在这看着他拍,拍完以后,直接把摄像机扛上然后就拍了,拍完了一条,完整的把这个戏拍下来,如果有些不是特别理想的时候,我们要再拍一条,又是完整的把它拍下来。所以对摄影师要求其实是非常非常高,因为它完全完全即兴,对所有的工作人员要求都非常高。包括焦点员,我们焦点员非常非常棒,因为我们几乎是用最大光孔拍摄的,如果你们拍过你们都知道,焦点是非常难跟的,而且是即兴拍摄,地上没有这种记号,只有一个大概的位置,只知道演员大概会坐下站起来,至于到什么位置,你并不清楚。那么这时候,就需要你做出很多即兴的反应。

我在这说摄影机也是演员,为什么是演员呢?因为在《可可西里》的时候实际上你看不到太多的摄影机的感觉,你只是看演员在表演。这是大部分好莱坞电影或者是商业电影需要的一种东西。不要看到摄影师,只看到演员故事。但是在这个戏里面,你强烈的感觉到摄影机的存在。基本上每天都是做一个360度的三围的运动,你扛着摄影机,根据你的情感的需求度,一会儿靠近他,一会儿远离他,一会儿高一点,一会儿低一点。然后,就是摄影机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先给大家放一个片断,日本人第一次进入到一个教堂,他发现有很多中国的伤兵和中国的难民藏在里面,其实他们作为一个男主角,他是非常恐慌的站在一个异国的人群当中。如果按照《可可西里》的方式,那他就是只要表演就可以了。但是,这里面摄影机和光线都参与到了,他有情绪的塑造,跟《可可西里》的反差很大。大家可以先看一下。(《南京!南京!》片断一)

大家看到这个片断应该感觉和《可可西里》是完全不一样,它非常强的主观性。包括摄影机围绕人的那种旋转,镜头的这种眩光都突出了他这个情绪。这也是我们当时想达到的效果,让观众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当时我记得我跟他们说,我特别希望感觉你是日本队伍或者是中国队伍看剧情其中的一个人。感觉就像你跟随在他们身边一样,是这种感受。

另外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镜头其实是非常锐利的,比《可可西里》要锐利很多。当时也是为了制造这种真实感。就是说我希望这个人物观众在看的时候,能感觉人清晰到,好象从萤幕上走下来,有这样一种感受。所以用了一种最锐利的镜头来拍摄。大概这是一个影片总体的一个摄影处理的办法。

我想重点介绍一下打仗是怎么拍的。我觉得《南京!南京!》的巷战应该是国产电影里水平最高的,这一点我也很有自信。但是在最初的时候,我们是很茫然的,因为没有拍过打仗的戏。也是第一次见到烟火师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就试拍了一下,发现总觉得那么像现在很多国产戏那么假,为什么?后来我就去研究《拯救大兵瑞恩》,为什么他们拍的那么像真的呢?后来我就发现了一个规律,我相信你们都看过《拯救大兵瑞恩》,印象中他应该是一个分切特别碎的电影剪切特别多那个意思,但是实际上《拯救大兵瑞恩》大部分是通过长镜头来构成的。正因为它是长镜头的,但是因为人物运动的速度特别快,然后方向也特别多。他会给你感觉似乎是分切的,但是其实并不是,所以他第一有一种连贯感。但是仅仅有连贯感是不够的。最后发现其实这种战斗的场面,要想产生真实感,最重要的点是你要在一个镜头里,一个画框里产生因果关系,简单说你在一个画面里拍“嗙”我开一枪对面这个人就倒下了,你在一个镜头里拍到这个的时候,如果烟火没有问题,它就会像真的。而大部分电影在拍的时候,尤其是国产的一些电影,他会先拍你“嗙”开了一枪,再拍那边倒了。《拯救大兵瑞恩》就非常好的掌握了这一点,它绝对把因果关系,基本上绝大部分镜头都会在同一个镜头里,同一个取景框里表达出来,所以你觉得非常的真实。

掌握了这两点以后,我们就开始了一个在《南京!南京!》里面的一个段落,我们也拍了20天在天津。在拍得时候,全都是连贯拍摄的。按常规的拍,最后剪辑的时候把它切开了,拍的时候全部是连贯的,而且基本上遵循那种,在一个画框里的时候,表达因果的关系。非常非常的艰难。因为我们都没想到,布一个炸点就需要三个小时,一次没炸好又需要三个小时。然后,这个时候组内就很焦虑,觉得这一段怎么也拍不过去了。对这块我们用了后来也用了最多的摄影机,用了四个摄影机,藏在不同的地方,然后当需要拍一个连贯的长镜头的时候,你很容易拍穿帮,但是呢不用多机位你又拍不完,那怎么办?你必须核对这个炸点去布,我们就采取了一个接力的办法。第一段镜头拍到这的时候最完美,比如拍到墙边上,第一台摄影机就停了,第二个摄影机继续拍,再拍到另外一个地方,第二台摄影机再停,再换第三台摄影机。同步的我们就分成了大概三到四个小组,每个小组拍自己的镜头。在这里面,其实我也特别想讲一个团队的概念,这个团队的潜能是非常强的。这里面说白了是有三到四个摄影师拍的,一个摄影师没有一个好的团队,他是不可能做一个好的摄影指导的。

我们其实拍《南京!南京!》主要用了三个镜头,一个75拍非常近的特写,40拍到正常的特写,27镜头是一个主镜头。所有爆炸产生的颗粒都非常的清晰,这个必须要收快门才达到。另外还有一个,和烟火的配合。以前老的我们用的也是八一厂烟火,不是什么韩国人。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嘣一大火球就出来了。然后,我们跟他争论,他仍的是一个手榴弹,不会产生一个大火球,所以我们首先是跟烟火沟通这些事,决定我们不要国产电影里面的大火球,要炸出颗粒感。所以他们后来也试了很多种方法,现在看效果还是挺好的,用了很多气爆,当然还有土招,也有TNT什么的。最终把大火球解决了,产生的是真正的颗粒感和碎砖石的效果,这一点是很大的变化。

另外,从黑白影像上说,在这里面,其实大家会看到很多的土,基本上每天拍完了,我们早上出去是谁,晚上回来基本上认不出来了。但是炸什么样的土,对于黑白电影来说也很重要,因为它是一个影调的控制。你在这种环境里是不可能用任何灯光设备的,那是不可能靠的近的,怎么调节反差呢?你看背景里很多时候是有烟的。如果画面反差差一点意思,我就会让他放黑烟多点黑的部分,如果天太黑了,我们就让他放点白的烟,让画面高光亮一点。像这些其实都是非常有用的经验。

而且在这部戏里面大家看到还是很真实的。这个真实也是我特别想说的,不仅在于导演对这个品质的要求和资料的研究上面,很多也在于导演摄影师美术师的配合。我们希望拍的东西有质感。那好什么东西有质感?在摄影机记录完了以后,经过DI处理,变成黑白的输出胶片,什么叫有质感,很简单的一个东西,比如说血,大伙都觉得,比如眼睛看化妆师化了一个血,你觉得很像。可是如果你们有机会去拍黑白片,就会有这种感觉,一个人满脸都是血看着特别可怕,可是你拍出来以后,你会觉得他脸上充满了泥水,它只是像泥水糊了一脸,不像血,因为红颜色在黑白里面只是一种深灰色。它就很像墨水涂在脸上,所以我们最后血已经变成黑红的颜色,搀了别的东西,你用眼睛看,已经觉得极其可怕,极其假的程度,他在电影里拍出来的时候,在黑白电影里拍出来的时候,是非常真实的,你想象中血应该有的粘稠度和那种灰度。我想给大家说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想拍一个你的作品,你必须用心到这个程度,这是第一。第二,导演、摄影、美术三位一体,这三个人必须能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而且导演要说服制片人,让你们这么去花钱,天天去做测试,那时候胶片是要钱,它不像现在数字不要钱,同时美术师也愿意给你做这些测试,所以美术师和导演和摄影师配合是最重要的,所以才会产生这么真实的一个效果。

放这段意思呢一个是让大家看到烟雾起到的作用,另外一个这个比较接近我们拍摄时候长镜头的速度,没有太经过剪辑的这样一个感觉。然后放一段戏也是《金陵十三钗》后来拍的那段,在教堂里面有很多妓女,自愿去当慰安妇的这么一个戏。在这块为什么专门给大家放这块呢?是因为黑白片里面,我希望的还是那句话,不是简单的写实,需要有精神感,精神感在黑白里面当然是通过光影才能实现出来的。特别是通过高光的感觉。那在这里面大家能看到,教堂里有很多光束照进来,然后她在举手的时候,手是在很圣洁的光里面。在这里面,有一个很难的地方,第一个是人很多,我们需要用多机来拍摄,大概用五台摄影机拍。另外一个最难的一点是这个教堂的外面,他是在天津的市区,外面是两个玻璃的商业楼,这两个楼正好在南面。那也就说你想拍这种效果只能每天11点到1点,其他时间这个教堂也是没有这个光束的。这里面实际上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就是导演和摄影的配合。因为我们这个教堂的戏,整个教堂部分也拍了大概十天左右,他是每天把这个举手的这段戏安排在这个点,我们拍到1点钟,另外这里面还有一些混合的镜头是晚上拍摄的,实际上我们有非常多的灯拍日景的感觉,最后完成效果还不错,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南京!南京!》教堂场景)

他这个情感不仅在于除了内容和音乐,摄影也是在表达自己的情感,同时用光很圣洁的,我自己也喜欢有一个镜头,那个手举在光束里,光束里全部是颗粒灰尘的感觉,非常美的一种东西。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摄影师必须得有态度的。有很多人会以为,比如纪录片没有态度,其实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不可回避的一个东西。在这里面实际上我们费了那么大劲,每天调整剧组的工作时间,来安排,就是因为我们想表达一种情感。利用光来表达情感,我相信大家也都能够感受到。

我给大家放一个我们的拍摄花絮,我想让大家看的有两个事,第一个是摄影机跟人的距离。你们会发现摄影机离人都很近,这也决定了这个电影很真实的那种东西。第二个是我们是双机位来拍摄的。第三个,不管是我拍还是另外一个赫雷拍,身体都是随着演员的表演在调整。所以才会形成那种亲密的感觉。(花絮)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其实要看的主要一个感觉就是想说明,我的这个标题,就是说摄影机也是一个演员,大家可以看到那个摄影机,完全自由的在演员身边,跟着他一起呼吸他的节奏在运动,跟着他的情绪的节奏在运动,然后你的情感,大部分是通过摄影机的视角来表达,有些时候是通过光线的感受来表达。又是一次非常特殊的体验,也是一个很过瘾的一次拍摄的经历。
关于影视工业网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