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提到导演韦斯·安德森,大家总会联想到他的“强迫症”,对称构图,大胆的色彩运用。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之后,韦斯·安德森再次制作定格动画,他又是如何制作和拍摄这部动画的呢?摄影师特里斯坦·奥利弗阐释韦斯·安德森如何制作《犬之岛》。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本期是《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的专栏,超级详细的带你到拍摄现场,点击这里,免费阅读完整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想入ASC群的同学,可以直接添加以下任意一位圈助微信cinehello, cinehello01, cinehello03, roc940828,备注:ASC,同事就会拉您入群。

《犬之岛》讲述了20年后的未来城市中,由于“犬流感”肆虐,政府颁布行政令流放全部狗狗,远离城市的这座垃圾岛就此成为狗狗维系生存的“犬之岛”。

当所有人抛弃这些狗狗的时候,一个12岁男孩(科宇·兰金 配音)为寻找自己的爱犬只身闯入“犬之岛”。小男孩与五只狗狗在“犬之岛”上经历了种种磨难和奇妙邂逅,最 终用他的赤子之心打动了首领,得到了狗狗们的忠诚和帮助,上演了一段温情有趣、治愈感人的童话故事。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摄影指导特里斯坦·奥利弗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韦斯·安德森创作的第一部定格动画,为了新影片,韦斯·安德森回到伦敦并召集了一些相同的主创人员,尤其是摄影指导特里斯坦·奥利弗。特里斯坦·奥利弗30年来专注于动画市场,迄今为止,他的作品包括获得2017年奥斯卡提名的《至爱梵高:星空之谜》,斩获奥斯卡奖的《超级无敌掌门狗:人兔诅咒》,和《通灵男孩诺曼》。

从技术和题材层面上说,《犬之岛》不如所有这些项目那么复杂,但摄影师表示“无论如何,制作这部动画并不简单。”“和韦斯合作不同于其他我经历过的高度合作的项目环境。他非常严格,过程也更为活跃。”1月份时,奥利弗通过FaceTime和AC杂志讨论该电影是如何拍摄的。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科学家面见市长小林

AC:导演安德森是如何向你描述他所追求的画风呢?

TO:他这次的追求,是受他曾看过的日本老电影影响。因为导演是受了很多类型的影响,并且他本身又有过提炼,所以电影很难说是某个类型。导演描述电影背景设定在未来的日本,但是那种20世纪50年的人就能够想象到的未来。所以社会状况有点怪异和陌生,但是观众看起来对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事物仍是熟悉的。

电影受黑泽明影响很重,导演非常喜欢在这群狗身上加上《七武士》的感觉,它们都是为了完成某个任务而聚集在一起。虽然电影本质上不是日本故事,但是具有了那种氛围。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剧院布景装饰着微型日式灯笼,奥利弗解释说:“灯笼是由铸造树脂制成的,然后喷砂处理,使表面具有纸的质感。”

AC:当讨论他想要制作什么样的《犬之岛》时,他是否有提到参考《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呢?

他很喜欢我们处理《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一些制作方式,但这部电影和《狐狸》在一些关键地方有所不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叙事很简单,而《犬之岛》更为复杂,看《犬之岛》时,观众眨眼睛都会错过剧情,然后环境也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上的一些工作方式无法直接搬过来用。比如,导演很喜欢把角色的大小尽量缩小,拍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时,我们设置一个镜头,他会将摄影机尽可能拉远直到镜头里的布景和玩偶都变得很小。有时候,它们小到成了涂上色彩的小长方形和三角形,在背景里乱转。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微型灯具专家Gary Welch(左)在灯具商店里工作,制作出各种小比例道具。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微型摄影机道具

当我们开始制作《犬之岛》时,他非常喜欢这种方式。我们有许多不同的尺寸:小,中和大,然后是微小,超级小和无敌超级小。他会说,“下一个镜头是无敌超级微小的镜头。”但,当我们开始这样摆弄的时候,明显这并不适用于这部电影的视觉审美。这是个非常迥异的环境,这部影片并不存在小角色奔跑于丛林和田野的那种魅力。我们还发现,虽然我们的主角狗狗全尺寸的时候非常漂亮,但做成一半尺寸看起来就像小狗。关键狗中有许多角色。所以,虽然我们制作了许多尺寸,拍摄时大部分只使用一种尺寸,因为视觉效果最贴切。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道具刻画细节

还有,《狐狸爸爸》使用了大量彩色灯光,但这部影片中,导演希望减少使用色调,最好是有种洗旧,或者几乎单调的色彩。并且他希望使用布景色彩来营造他想要的色彩。所以,在人类世界,布景色彩非常明亮,但灯光一般就是白色和平光。拍摄的全是阴天,几乎没有阴影。外景我们几乎不使用主光;如果打主光,填充板一侧的主光会比另一侧稍强。然后导演在后期调色的时候,他增加了饱和度来实现整体单色感。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奥利弗和灯光师托比·法勒正在检查微小的道具灯。

AC:你如何平衡平光打光方案和塑造木偶的需要?

用平光的情况下,很难读取脸部的信息和塑形。我们做了许多特殊的眼灯,将它们安装在非常靠近透镜的地方。传统上,动画里人体头部略大,但这部动画里的都是按照人体比例构造制作的,所以它们大约是我拇指的上部关节大小;因此,他们的双眼非常小,又较靠后,所以很难找到反射点。

木偶的眼灯需要做得非常小,因为木偶的眼睛较为紧凑,没有人类眼睛的那种湿润感,因此每个眼珠里都要放一盏眼灯。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最后将Power LED放置于乒乓球中。由此产生一点光源,并且由于是塑料覆盖物,所以还有环境补充光的效果。将它们置于镜头上方或正下方,光线通常都足以传播到调节双眼。我们将它们装在摄影机上,因为它们必须尽可能靠近透镜轴,而如果要移动摄影机,我们就会使用调光器来进行控制。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一位动画师正在制作小林雅治到达垃圾岛,和一群狗狗成为朋友的片段

AC:你使用什么来进行运动控制工作呢?

我们必须自己组建装置,并且尽可能的省点钱。我们是单一的生产团队,也没有想未来搞些开发投资。我带来了Justin Pentecost,,他曾在《皮囊之下》剧组工作过,他用从中国购买的现成的零件制作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能够将许多活动配件都组装起来,包括运动控制头、tracker和risers,这些配件是按我们的规格制作的,所以能够用螺栓栓在一起。这些配件不仅质量惊人,并且只要花几百英镑就能获得许多产品。还有,由于零件基本上是铝制的而不是铁,所以更为轻。3米的tracker原本要6个人才能举起来,现在只要两个人就够了。

我们使用贾斯汀推荐的澳大利亚软件Mantis,这个软件比Flair系统更便宜,并且它的开发者Gerald Thompson能随时为我们重写代码。这并不是说这个软件不好,只不过它原本有的功能我们用不到,而我们想要的功能它不具备而已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犬流感肆虐导致小林市长决定将所有狗狗送到垃圾岛。集会设在市剧院。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小林市长集会后的余波,集会模仿了电影《公民凯恩》里的相似情景。

AC:你如何处理市剧院的打光呢?

这个布景拍了许多镜头,我想它大概用了一年多时间。这是个巨大的八角形剧场,具有半球形屋顶,有华丽的红漆和黑漆墙壁。拍摄角度如此之多,要想出在哪里放灯,而又不会不断看到它是件挺具有挑战性的事。这个场景要看起来像是有3000人聚集在剧院内,所以,我们在观众身上做了数十次的摄影机移动。

这个片段从摄影机向上拍摄穹顶上方的夜空开始,然后倾斜下来,经过人山人海的鼓掌的观众,停在讲台后方。之后,市长进入画面,发表演讲。市长身后的墙上是一幅市长的巨大画像,就像《公民凯恩》一样,同时这面墙还要兼任投影屏幕,这意味着此时的照明需要做大量变化,在这方面还是挺有趣的。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巨大的市长画像作为环境补充光非常有用,”奥利弗说。“这提供了背景补充光。”

该剧院布景装饰着成百上千个微型日式灯笼,这些灯笼是由铸造树脂制成的,然后喷砂处理,使表面具有纸的质感,灯笼上的纹路是手绘上去的。我们在灯笼背部钻了个洞,推入12伏特的钨丝灯。我们可以通过调光器将这些灯泡的亮度调低使它们散发出温暖的光线。我们一度想在所有事物上都使用LED,但无论你如何调节,LED依然散发出的是白光。我们还在看台上放置了一些1英寸长的菲涅尔聚光灯,并在其中放置了LED灯。我们使用各种其他12伏的灯具,包括舞台顶部的小聚光灯。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看台上许多人和狗挤在一起,所以有大量阴影,因而我必须找办法来送入灯光。我常常会在摄影机前方两边放置LED灯带填充边边角角里的阴影。巨大的市长画像作为环境补充光源非常有用;我将投影式聚光灯打在市长画像上,并用保护盖盖着,这样你就看不到边缘在哪里——它只是成为一个白色方形。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角色小野洋子(小野洋子配音)在酒吧出场

AC:在规模方面,小野洋子出场的酒吧似乎是另一个极端。

是的。这个布景非常狭窄,我们必须从两个方向拍摄这个酒吧。这是对经典西方酒吧场景的日式诠释,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杯酒从吧台一侧被推向人物。吧台两端的墙以及角色身后的墙都没出现在镜头内,我希望将这个场所打造得美观又带点情绪。

主要光源是放在彩色酒瓶架子背后,洋子上方挂着方形的纸灯笼,但导演想要投射圆形光圈在吧台上而不是方形的,所以我们把一些1/3英寸的钢管切下来,并将他们连接到每个灯笼的Power LED上,这样就能投射出圆形光圈。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这个布景里有个镜头非常不寻常,是当洋子和交换生特雷西坐在酒吧里看着一本文件的特写镜头。镜头开始时是一个非常紧凑的双人特写镜头,然后大概女孩们将头凑在一起时,摄影机会稍微推进。这里导演是想要参考《金钱本色》里汤姆·克鲁斯俯身在台球桌上的那一幕。我们不能移动吧台,因为它只有2英寸宽,即使稍微动一点,也会导致一切失衡。所以,我们将女孩们身后的墙锯开,并装在运动控制riser上,当女孩们的头部凑在一起时,她们身后的墙就会被抬起来。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事实上,这个布景里有相当多的运动控制。还有一个镜头追踪了吧台的整个长度,并在结尾处以特写结束。我在做这项工作时遇到了麻烦,而我们的运动控制负责人斯图尔特·加洛维建了个‘tracker rig追踪装备’,我们将它远远放在布景外面,设备上放了个长Ubangi,下方装上小滚轮,放在隐藏在吧台后方的小型轨道上,正好能撑起摄影机的重量。我们使用一个24mm的macro Sigma镜头,因为只有这个镜头能够以足够远距离从另一端将该角色的特写和吧台纳入镜头内。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AC:在毗邻酒吧的实验室的长长的推拉镜头涉及大量灯光效果。你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

这个布景大约30英尺长,我们布满了LED道具灯,这些道具灯都由调光器控制。布景背后有仪表、闪光灯以及建有一个大管子。当行走着的首席科学家不时停下来和其他科学家交谈时,每次停都会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某些事物会旋转、闪烁或爆炸。

导演喜欢摆弄素材的时间设置,而且他比较不喜欢在现场工作,所以我们重复拍了16次这个片段的每帧,让他选择他所寻求的灯光效果。所以,一般情况是动画师按下按钮,捕捉每一帧画面,然后接着下一帧,但这种情况下动画师会按下按钮,摄影机捕捉画面后,然后更换灯光,动画师再捕捉其他15种灯光作为选项(同一帧)。观看所有选项后,韦斯再决定他想要哪种闪光频率或爆炸点。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科学家在毗邻酒吧的实验室商谈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后台,实验室布景的电线装置

AC:这个过程听起来像是会延长你们的拍摄周期,但对定格动画来说,87周算是正常的了,对吗?

是的,这个过程确实花了很多时间,但这部影片比大多数电影来得短。一分钟几个镜头。《通灵男孩诺曼》花了大约85周,这部电影只要拍那部电影的三分之二镜头数。我们在拍摄现场生成了大量数据,导演熟练掌握这一切。在为他拍过两部影片后,我开始了解从平面屏幕上观看素材对他而言至关重要。

AC:你们如何确保所有监视设备的一致性?

我们使用佳能(EOS)1D X,视觉特效总监Lev Kolobov为我们建了个能用在地板上、投影区域和DI里的LUT。在地板上,我们大多数工作是在校准纯平显示器。韦斯则在家里使用一台大型iMac工作。

AC:你们是如何想到把动物实验机构设计成那样子的呢?

我发给导演一些克里斯托弗的North Brother Island的图片(来自《North BrotherIsland: The Last Unknown Place in New York City》),一个长满了藤蔓的老旧的结核病院,以及苏格兰岛上的圣彼得神学院的一些照片,这是一座建于20世纪60年代的野兽派风格建筑。韦斯对这些参考照片很是喜欢,所以我们就朝着这方向来设计。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在动物实验机构里搭建镜头拍摄。该布景设计部分灵感来源于苏格兰的圣彼得神学院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将灯光放置在动物实验机构的外部。

该片段从我们的英雄狗狗的镜头开始,当男孩小林进入画面中,摄影机开始移动,用大约50秒的推拉镜头揭露这个机构。随着镜头推进,每个房间都比上一个房间大且挤满了更多狗,然后镜头在最紧要关头之处停了下来。这个推拉镜头涉及各种不同的尺寸,所以我们必须重新调整摄影机移动和距离布景的距离,使最终镜头的大小和之前的镜头保持连贯。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设置在大窗户外的漫射灯具

该布景至始至终我都使用非常大型的柔和光源,至于最紧要关头的空间里,我还能够使用烟雾营造氛围,因为这个布景里没有动画——这是个美丽的微缩模型,我们使用它来创建置于动作之后的背景板。它大约4英尺宽,4英尺高和8英尺长,我们使用每种镜头从各个高度对它进行了拍摄。我在它左右两侧放置大型的漫射柔和光源作照明,右侧稍亮,并让柔和光源从双层玻璃板打进来。让聚光灯垂直打在动作发生的地板区域,并将几个LED灯条卡在空间背后的平台下方,以便使这地方亮一点。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这个布景用作背景板,而人物动画基本上是绿幕拍摄的。

最紧要关头的场景大部分是绿幕拍摄的,使用全尺寸的狗模型,虽然我们做了一些增大比例的地板来打造适当的阴影和填充狗身上的细节。我通过在8*4的粒状板上掏槽孔来创造(该布景)更大的窗户,用Hi Lite柔光罩覆盖,然后安装成帐篷型屋顶的形状放置于地板上方。我们使用石英色Iris 1地排直接照射小孔和650瓦特阿莱钨丝菲涅尔灯具组合来配合微缩模型的外观。

当强迫症碰到技术党,《犬之岛》就是这么一帧一帧肝出来的

AC:除了Sigma微距镜头外,你是否还为镜头套件购买了其他不寻常的东西?

大多数时候,我们使用老式的尼康手动定焦镜头,并在镜头后部装个Leitax adapter。我们需要大约150个。我们的焦距选择相当宽松,但默认镜头是20mm,而用28mm拍摄大多数特写镜头。我们有几个16mm鱼眼镜头,因为导演受《第二生命》(1966年,黄宗霑摄影)的画面所触动,他想要摄制出类似的镜头。16mm的最小焦距拍摄效果不好,所以有亮点的镜头不多。但从构图上说,我们并没有充分利用它。韦斯想要对称的构图,所以我们只能看到画面边缘布景变形了。最终,他找到了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

他还想拍些变焦镜头,所以我们有一些非常优质轻量级的佳能cine变焦镜头,佳能[CN-E] 15.5-47mm和30-105mm(都是T2.8),搭配我们的全画幅传感器使用。当然,这就需要我们在景深方面有所妥协,而韦斯希望拍摄变焦尽头同时具有清晰的景深。

我们想到了个解决方案,这可以应用于变焦问题以及偶尔的定焦问题:我们将镜头分成几个平面,再分别拍摄每个平面。比如,如果拍摄两只紧靠的狗,一只位于另一只后面,那么就拍含绿幕的特写镜头,然后重新聚焦中景,然后拍摄镜头剩余部分,这样就能获得清晰的前景和中景。由于狗是毛绒绒的,所以抠图就比较困难,每个特写镜头涉及拍摄含绿幕和不含绿幕的画面;我们将绿幕置于轨道上,这样就可以像窗帘一样拉近拉出。

技术规格
宽高比: 2.39:1
摄影机 :佳能EOS-1 D X
镜头:尼康,佳能,Sigma

想入ASC群的同学,可以直接添加以下任意一位圈助微信cinehello, cinehello01, cinehello03, roc940828,备注:ASC,同事就会拉您入群。

本期是《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的专栏,超级详细的带你到拍摄现场,点击阅读原文,免费阅读完整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本文为作者 《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0868
相关文章

ASC专栏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