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阳:《地球最后的夜晚》那个超长镜头拍完,我是被摄助从片场扛出来的....

2018-06-07 10:51:14


在今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地球最后的夜晚》首映大放异彩,诸多外国媒体看完电影后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特别是其中的一个60分钟长镜头,法国电影杂志《Télérama》评价说:“这毫无疑问是2018年最伟大的电影。60分钟的3D长镜头,绝对不是导演的任性,它让人进入了一条拥有纯粹魔力和令人着迷的路径。”





作为这个长镜头的摄影师,陆阳也拍摄过非常多的爆款综艺节目比如《朗读者》《信·中国》《经典咏流传》《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也有国家大型活动比如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还有两部口碑很好的电影《暴雪将至》和《地球最后的夜晚》!可以说陆阳拍过的不管是综艺还是活动还是电影,都是爆款和精品。








1 斯坦尼康摄影缘起




初识斯坦尼康




2008年我正式成为了广西电视台制作部摄像科的科员。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斯坦尼康是什么,见过最大的设备就是摇臂,而当时科里的摇臂韩杰老师简直就是我当年的偶像,当时最大的目标就是能把摇臂学会。2009年一位老师跟我说:“既然你游机、摇臂都玩得不错,有没有想过把这两个结合起来,玩一下斯坦尼康呢?”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斯坦尼康”这个设备的名字。


第一次接触斯坦尼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怎么安装,甚至什么叫静平衡、动态平衡、摆幅都不知道。那天和技术老师光是安装就花了一个多小时,穿上身后也不会调整减震臂的弹性,只知道不能让机器太高就好。上身扛了五分钟不到就已经汗流浃背腰疼得不行,回放看了一下拍摄的画面简直不堪入目,但是运动起来的稳定性还是深深吸引了我。于是当天就和技术老师一起上网翻查关于斯坦尼康的所有资料,包括安装、调试等。因为英文不是很好,很多时候只能看视频里的操作、练习,剩下的就自己揣摩。后来因为深圳卫视一档名为《年代秀》的节目,我开始了斯坦尼康摄影师的生涯。如今小有成绩,确实离不开广西电视台和深圳卫视对我的信任和栽培。这句话虽然看起来很官方,但是这是事实,在此由衷感谢他们。





陆阳工作照




乐在其中的枯燥




刚扛起斯坦尼康的时候只是“扛”而已,谈不上“拍”,不夸张的说就是一个只会围着歌手绕圈的人肉脚架,在不同节奏的乐曲中用同一个速度干完了一整场晚会,回看的时候还很沾沾自喜;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国外的斯坦尼康摄影师能跑那么快,镜头的视觉冲击力怎么那么好。托朋友给我从国外的网上找了好多关于斯坦尼康的视频,这些成为了我日后的精神食粮,直到现在有好几个视频我仍然坚持在看,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每一次观看都能让我找到自己不少缺陷。这个过程其实挺枯燥的,但是我乐在其中,从没有想过要放弃。在我记忆中,台里的摇臂韩杰老师拍摄了很多漂亮的画面,成为了宣传广西的资料、历史画面,这点让我非常激动。人可以不留名,但是总要做点什么能载入或流传的,不一定要产生什么影响,但是至少看着舒心!这反正是我的个人目标。






2 做综艺斯坦尼康摄影师的历练




原来在台里的时候,科里16个老中青摄像要服务全台七个频道,包括新闻中心,其工作量非常饱和;新闻中心的时政构图非常严格,完全以《新闻联播》为标准,不同行政级别的出镜时间也有不同的要求。这样饱和的工作量、不同的节目类型及拍摄方式、方法、技巧,包括原来在栏目里自己写稿、编辑,这极大的锻炼了我在面对各类节目时做设计及拍摄线路、构图的判断。


斯坦尼康对我个人而言,就跟摇臂、伸缩摇臂、电动轨道、飞猫、蜘蛛一样属于特种设备,但是我不觉得它们因此高于任何机种;斯坦尼康只是一种拍摄方式、一种需要,仅此而已。特种设备的使用贵在设计和操作其次才是体力问题,它对于我最大的吸引力可能是更多的“空间呈现”吧。它的拍摄效果更近人眼的视觉,平缓的稳定的运动方式接近被摄体,让人感觉身临其境。



求知若渴取经国外




综艺节目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固定的思维模式。如果是歌曲,可能更多的会用在副歌部分吧,看当时的设计或者导演、导播的要求而定。但是我个人觉得,特种设备的主要呈现方式是第二空间的展示,不屈于舞台平面;就这点而言,我仅代表我个人觉得国内还稍微薄弱,甚至不理解。当然,这其中会涉及到制作方和导演的要求以及多工种的配合,就不多说了。因为大家都在进步!


每个国家对节目制作的方式不一样。比如欧洲,他们会更注重镜头衔接的流畅和细节的处理。但毕竟环境不一样!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借鉴别人的一些理念,结合环境来做合适当下的镜头。






《What a wonderful world》




跟电影学院的学生一样,综艺的摄像也要拉片子。但是相对电影而言,综艺讲究更多的是配合,毕竟是多机位、多角度、多景别的迅道录像方式。我个人认为还是首先先了解整体机位配合,再强化个人技术,不然个人技术再强,整体呈现中一样会显得格格不入。每一年的《欧洲歌唱大赛》都是我学习的范本,我在网上购买了一系列关于欧洲歌唱大赛的视频,1956年至今。对于个人技术强化部分,我更关注的是瑞典的Johan Sandklef和Niclas Närwell,前者现在已经做导播了,但是他当年拍摄的一首《What a wonderful world》我到现在仍旧在坚持看,里面涵盖了对于我而言的所有斯坦尼康的操作技巧。






3 首次心动“触电”


《暴雪降至》




拍摄幕后




《暴雪将至》的摄影指导蔡涛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参与过《三十二》、《二十二》、《十二公民》等题材非常棒的电影。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一部戏,其内容可能会用到大量的斯坦尼康镜头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我考虑一下。其实当时我兴奋不已但是又非常忐忑,毕竟没有拍过电影,毕竟综艺和影视的表现方式还是很不一样的,但是又不想放过这次“触电”的机会,同时还能提升自己,于是我答应了。












陆阳老师在《暴雪将至》的拍摄现场




《暴雪》是一部非常棒的悬疑电影。开始设计会用大量的长镜头,但是因为后来剧情的需要删减了很多。其中有一场余国伟骑单车搭着徒弟到命案现场的戏,蔡指导选择了用M15而不用斯坦尼康我也很费解。后来蔡指导告诉我,斯坦尼康太稳,达不到他想要的既平稳又不失紧张的带呼吸感的镜头,但是M15有它的优势,在电机扭力的支撑下,镜头语言保留了局部范围的呼吸感,给人一种紧迫的语境,是他想要的。




转型电影摄影的困难




在电影的世界里,我还是个婴儿。如何从摄像转换成摄影比较困扰,毕竟两者间虽然工作看似相同,但表现的方式不一样。如何用简单却不失严谨的构图来呈现内容、满足导演可能是我当时比较看重的。主要还是得熟读剧本,揣摩导演想要的那部分。


用稍微抽象点的说法,电影用一个镜头说事,电视是用一组镜头说事。在技术上没任何区别,往深了谈,最大的区别在意识。电视更重直给,运镜方式在于一个顺字,可谓行云流水,电影更重语境,运镜方式在于一个藏字,可谓藏巧于拙。这是我的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就操作斯坦尼康而言,电视更注重操作技术。在电视斯坦尼康操作中,要注意构图、节奏、运动速度变化、变焦、焦点等。如果没有焦点员帮控制焦点,还要学会提前设置焦点,跟被摄体保持距离。最重要的还要学会看路,不要掉坑里,撞倒或者被撞倒。可以说安全系数非常低!






4 “吃苦的幸福”


《地球最后的夜晚》




 

   


《地球最后的夜晚》预告片





和毕赣导演的沟通




导演更多的会跟我们沟通内容,以及某个环境下他想要的东西;我给他的回复是操作上我是否可行,在不可行的情况下如何在路线上稍微做修改、演员如何配合等等。导演不接受这组镜头有任何断点,这样会影响演员情绪表达,同时也破坏了观众对这个空间的流畅代入感,最主要的是能保留朴素甚至有些粗厉的镜头呼吸感。OK,Let’s do it!




镜头如何设计

陆阳:《地球最后的夜晚》那个超长镜头拍完,我是被摄助从片场扛出来的....
陆阳与《地球最后的夜晚》工作人员合影



对于这个镜头,我只能说毕赣导演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特别是在影像方面,他知道他想要什么,也知道画面呈现的效果。就好像一个卖水果的个体户遇到了水果批发商。


长镜头的设计其实更多的是服务于内容,毕导对于长镜头不在乎它有多长,只诉求是持续的完整的一段时间;我们要做的是在特定的环境给予内容正确的呈现。在这一点上要感谢摄影指导董劲松老师,他对我个人艺术意识提升给予了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在语境上。要知道其实作为摄影指导而言,除非内容需要,否则不会轻易使用斯坦尼康。拍摄过程对于摄影指导来说是一种“失控”的状态,很多摄影指导在选择用斯坦尼康的时候,要么自己上要么就是掌机上。



拍摄中的困难



这组长镜头的拍摄对我来说既难忘又不堪回首,可以说是“吃苦的幸福”。


长镜头最开始拍了一次,但是不算太成功,于是导演准备了好几个月便拍摄了第二次,这一次拍了五条。最幸福的事情是我们大家共同完成了一项壮举,而我是其中的参与者;最痛苦的是每一条拍摄基本都累得半死。第一次拍摄的其中一条,我最后是被摄影组的助理从片场扛出来的…… 为了这个长镜头我们准备了大半个月,每天都在练习和修整路线,力求最完美的呈现。


记忆比较深的可能是其中一段碎石斜坡,那个是最耗体力的地方;因为无论上张艾嘉还是黄觉,他们无负重行走的情况下都有可能打滑,不管是因为霜冻还是因为石头间的滚动;而我要一步步的走,确保机器不能摔还能跟上他们的速度。最后只能是摄影助理搀扶着我,另外一只手悬空护着机器以防万一。



最后,在给新人的建议时陆阳说:


1. 首先确认自己能做什么,爱好不能当饭吃,但是如果能把爱好变成工作的一部分那就有饭吃了。


2. 先学做人,再学做事;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


3. 永远坚持自己懂得并不多,要不停学习;谁没年轻过,有本事你老一回试试。


几句建议很简短,但却字字珠玑,值得我们晚辈学习!



陆 阳


 

   


斯坦尼康摄影师。近期作品 :《天猫双十一狂欢夜》《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北京·国际电影节》2015《纪念反法西斯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朗读者》《信·中国》《经典咏流传》《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热血街舞团》。电影《暴雪将至》,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关于我们



大峰学院


一个专业的影视教学平台


专注提升电影人的职业技能



线下课程


广告摄影提升班|广告导演提升班


斯坦尼康提升班|电影导演摄影高研班|宣传片制作全流程



线上课程


音频课|直播图文课





本文为作者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02289/

大峰影视机构

大峰传媒是伴随数字时代的兴起而成长发展起来的一家电影摄影技术培训和器材租赁服务提供商,经过四年的发展,今日的大峰不仅是众多卓有影响力的制作人和制作机构可靠的器材服务伙伴,同时也成为了很多新锐制作者眼中最值得信赖的合作者。
点击详细了解

网站地址 http://movie1895.cn

关注微博 @大峰传媒
http://www.weibo.com/u/5119545118

免费申请机构认证加V,共享影视工业网平台群宣传资源

关注微信:大峰传媒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0)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录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大峰传媒

作者:大峰传媒

机构类型:培训机构

影视技术培训与电影器材租赁

人气:1546239+关注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一扫,即可添加影视工业网为微信好友.

还可添加微信账号:Ilove107cine
QQ号826304610
加我们为微信好友
关于影视工业网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