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期前置,提升整体制作质量—专访《故乡行》调色师张亘

7月5日
《故乡行》作为国内第一部以 8K 48fps 规格制作的短片,由著名摄影师鲍德熹老师操刀完成。我们第一时间对鲍老师进行了采访,详情请查看《RED 数字摄影机与电影摄影的艺术—鲍德熹专访





《故乡行》幕后视频



本片的后期调色是在著名后期制作公司数字王国完成,我们趁机采访了调色师张亘,和他一起聊了聊本片的调色思路和要求,同时也聊了前后期配合的工作流程、胶片和数字调色差异等话题。







张亘,著名调色师,数字王国副总裁、调色主管,代表作品:《战狼2》《妖猫传》《钟馗伏魔:雪妖魔灵》《捉妖记》《九层妖塔》《太平轮(上)》《太平轮·彼岸》《中国合伙人》《非诚勿扰》《宫锁沉香》等。



从胶片到数字,技术革新也推动了个人成长



RED:张老师,您是如何走上调色之路、成为高级调色师的?



张亘:我是2005年到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技术研究所读的研究生,2008年毕业,后来研究所并到影视技术系。在校期间,我们的专业叫数字影像。这个专业方向很多,那个时候前期就是叫数字摄影机研究,还有一块就是后期 DI 制作,我选择的是后期方向。当时基本上都是以胶片拍摄为主,然后还原到胶片上,我们是以这个为主要研究课题,做这个事情算是国内比较早的。毕业以后,我先在 Technicolor,就是视点特异去做调色师工作,到2012年的时候来到了 PO,16年 PO 合并到了数字王国。主要这些年都是在做电影的后期制作,也算是入行比较早。一路做下来,也看到这个行业不断的变化,尤其是数字(拍摄)取代胶片。



RED:您是因为参加过好莱坞调色师在中国的分享活动,然后萌生了从事调色工作的想法吗?



张亘:那个是在06、07年《金刚》调色师过来,他们介绍了调色方法以及设备的使用,我们就觉得调色还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看到调色前后对比画面,觉得这是一个影像上的二度的创作。这个在未来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儿,我个人就觉得我需要把它做下去的。



RED:当时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接触胶片吗?



张亘:我们在电影学院每天也都会去摸胶片,去测胶片,去看它的感光度曲线,去洗印厂对,去看后期输出的底片和你在影院看到效果是不是一样。胶片的技术门槛非常高,就像我之前刚入行的时候做胶片,对我们的培训相当严格,新人很难上手入行做调色,你先要去理解胶片,即便你在电影学院学的也是胶片。



即便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和专业训练,到制作的时候还是要从头开始。从拿到胶片的一刻起,洗印、扫描、调色、冲底,你需要严格按照制作流程来。当时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公司能够做到一次冲印的拷贝,和你的数字影像能够完全对上。所以那个时候真的很苛刻,那个时候的 DI 公司也很少,其实国内只有一两家而已。



现在数字技术就完全不一样了,它“包容度”很大。你只要保证你的监看环境是没有任何问题,你在后期去调整你的曲线、怎么做都可以。门槛一下就降低了,给更多人进入这个行业的机会。



在调色层面上,胶片技术要求高,数字处理却更复杂



RED:作为从业多年的电影调色师,您也见证了从胶片到数字的过渡,能简单分享一下胶片和数字调色过程中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吗?



张亘:我觉得最大的差异就是灵活性,数字真的很灵活。但胶片你一定要按照它的流程去走,前期和后期过程中一步都不能错,它对整个工业的体系要求都会比数字要高很多,复杂的工序要求保持敬畏心。现在摄影师觉得数字很好用,是因为它给你的宽容度很大。这个宽容度不是简单指动态范围,而是所有的前期拍摄和后期制作的宽容度很大,很包容。



RED:那像您这么说,您个人是不是觉得处理数字制作会不会更方便一些?



张亘:其实并不是,处理数字会更复杂。因为它给的宽容度太大了,实际上把难度提高了,数字的灵活度大到我觉得都有些可怕,方向太多了。如果你怎么去做都可以,这实际上给后期增加了很多工作量。所以反过来说,我为什么特在意前期 DIT 的工作。你如果前期控制能够达到一定水准的话,我们就不用那么去推翻自己曾经的这些知识和建立的概念,去适应数字影像。



RED:那胶片对你来说创作空间倒更小了吗?数字和胶片,您更偏向于哪一种?



张亘:相对不会像数字那么的大。当然也是有很多创作空间的,数字影像你是可以完全改变前期的东西。但是胶片可能你能够更多做的是更优化它,在这个基础上去做调整。处理上的话,我觉得数字的灵活性,在很多时候我还是挺喜欢的,对于后期的有很多创作的空间。



新 IPP2 处理流程改善明显,RED 素材优势依旧





《故乡行》截图



RED:《故乡行》的调色思路是怎样的?



张亘:《故乡行》我一开始做调色的时候,鲍老师希望要那种很通透的那种感觉,他希望有很结实的影像,反差要高但是层次要很丰富很细腻,这是他一直在调《故乡行》时的总体思路。表现故乡的时候,希望所有的暗部都带一些红色,对故乡热爱要表现出来的。高光的部分他会比较在意,尤其是 flare 和高光光晕边缘的呈现,希望是很柔和的、有灰阶层次的那种,而不是一块一块的高光;黑色要很纯正的黑色,高动态效果要做出来,这就是在调色的时候要注意的技术上的事情。





《故乡行》截图



RED:《故乡行》的 8K 画质和 48fps 规格,给您的感受是什么?



张亘:从画质来讲,RED 它的优势就是分辨率高,它确实相比于其他的机器锐度更高一些。这个是我们在调色的时候,对比不同机型的时候都能感受到。个人视觉体验上来说,高帧率影像有肉眼视觉的那种质感,尤其是运动镜头。鲍老师拍了很多运动镜头,没有拖尾的感受。虽然48格只是比24格高一倍,但是已经明显感受到物体边缘清晰程度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48格挺适合于大制作,包括一些动作片、武侠片等要表现快速运动的片子。



RED:您之前也做了很多大项目调色,《战狼2》、《捉妖记》、《西游伏魔》这些也都是用 RED 拍摄,它们的色彩流程是什么样的?



张亘:《捉妖记1》相对早一些,《战狼》《西游》,我基本上都用了 ACES,所以就会比较完整的一个色彩流程。它的 working Space,以及它的 ODT(Output Device Transform),基本上都是在 ACES 下去工作。包括特效,尤其和特效沟通交接这些物料的时候,都会顺畅很多,就不用再去规定一个不同的 Color Space、Gamma 等等这些。我绕过 RED working space,不用再去选择 RED 的那些色彩空间了和 Gamma 曲线了。但是《故乡行》在 IPP2 下做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 IPP2。





《故乡行》截图



RED:那您这个片子,也是第一次用到 IPP2 流程是吗?跟之前 RED 的素材有什么细节上的变化吗?



张亘:对的,第一次用。IPP2 第一个就是还原,还原上会更加的精准,因为以前要用 RED LOG,在显示端 ODT 这一块会比较复杂一点,后来我换到 ACES,当然 ACES 你要用 ACES ODT,这个 IPP2 的话,直接相当于完全在 RED working Space 下,一个流程下去做,这个在还原度上肯定是更好的,和它前期看到的感受会更接近。第二个是 IPP2 会在高光的呈现上比之前要好一些,会让高光曲线更平滑一些。尤其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比如说逆光的状态下,有一些光斑的状态下,它的边缘呈现会更柔和。



调色是二度创作,后期更要前置、和前期多配合



RED:您前面说过调色是二度创作,能举个您自己调色过的作品简单举例下吗?



张亘: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冯小刚导演的《非诚勿扰1》,那是我是第一次意识到调色可以改变叙事、可以影响剧情。有一个场景我记得特别清楚,车进入隧道以后,就想做一个从夏季到秋季变化的效果。就是穿过隧道以后,所有的树叶绿色变成了红色,那个是我第一次觉得 DI 真的是能够在处理情绪上,甚至时间概念上给整个影像上完全不一样的感受。这个是我记忆最深刻的。



RED:当你做了这样的调整,导演会接受吗?其他人看到画面反馈是什么样的?



张亘: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特意给冯导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们想做这样一个处理。他说你可以试试看,然后我们和摄影师吕乐老师就一起真的做了。完了之后,导演觉得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还挺好。这个是他在拍摄,甚至在剧作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这个事儿,谁都想不到,只有在后面做的时候才能想得到。在前期拍摄的剧组,都会觉得挺吃惊的。还能这样做。



RED:比如拍暗调的画面,如果您从后期的角度给前期拍摄提些建议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建议?是希望素材曝光充足一点保持原样?



张亘:其实在拍胶片的时候,即便要拍 low key,它也是一定曝光充分的 low key,并不是说 low light。这就是我一直想说的,导演在监视器上看到的影像,它一定不是简单粗暴的拉一根线把摄影机的信号放到监视器上。它一定要经过 DIT 的处理给到导演。 DIT 在现场的这一步,其实就类似于我的工作。因为我最后给导演呈现的,一定是经过我的处理的接近银幕上的内容。这个处理可能导演不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他的需求是你你给我呈现这个质感,至于怎么做他不管。所以,我们一定是拿一个最好的状态去给导演做他想要的效果,而不是说我们直接拍一个东西给过来,不然的话, DIT 存在的意义没有了。



RED:所以说 DIT 存在的意义就是,既要保证我在后期有我充足想要的控制范围,又在前期给导演一个他想要的目标。



张亘:对,导演他想要的目的和目标,这个是我一直说的最主要的部分。导演只需要提要求,怎么来做,是我们去做。所以就是在数字制作层面上来说,前后期应该更紧密来配合,一定要后期前置,这样出来的质感一定是最好的。就像现在特效一定要做 Previs(视觉预览)。Previs 做得好,你那些特效最后出来的东西才能靠谱,不然肯定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其实调色也是一样,你 DIT 前期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到后期出来的东西质感一定是好的。





RED摄影机 IPP2 操作界面



在前期拍摄,尤其是大体量的电影,我特别害怕前期没有考虑周全而全推给后期。即便现在数字影像已经很好了,真的已经很好了,动态范围、像 RED 现在 IPP2 流程,其实已经很规整了。但是你在前期你想象的那些东西,后期未必真的能够实现。需要在前期有一定的和后期的衔接和配合,你才能在后期更好的去发挥它最大的作用。不然后期也可以做,但总是达不到100分的效果。从工业化流程来讲,我们和美国,尤其在大体量制作还是有挺大一块的差距。美国人更在意我最后呈现的结果,和我当时想要做这件事情是不是一件事。可能在国内总是觉得后期都能做,其实很多时候,你达不到那种效果。
本文为作者 RED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2837
RED是行业领先的专业数字摄影机及附件制造商。2006年RED发布4K RED ONE,引领了数字电影行业的革命。自此至2008年RED发布的DSMC系统用于拍摄好莱坞巨制《霍比特人》等,搭载RED DSMC2的摄影机,融合了紧凑和轻巧的设计、高画质、超高动态成像、以及8K的分辨率。2017年RED最新的8K芯片HELIUM以最高的DxOMark得分重新定义了数码影像成像质量的标准。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