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新中国早期动画电影被叫做美术电影或美术片,它的艺术属性和教育属性比较突出,并且主要针对的是儿童人群。这种倾向一直影响到现在,即使新世纪之后国产动画开始学习美日的风格,但低幼动画依旧是动画市场主体。

但近几年,由于同类型动画越来越多,竞争越发激烈,并且低幼动画电影的市场容量本身有限。如我们看到,一系列低幼动画遇到了市场天花板。

其实在2015年前后,已经有一大批成人向的国产动画涌现。其中,《大圣归来》以9.8亿元打破了《功夫熊猫2》的记录,成为了新的行业标杆,也让人们看到了非低幼动画片的市场潜力。同时,原来定位低幼的《熊出没》系列,其新续集《熊出没之夺宝熊兵》开始把目标受众转为“全年龄”,最终制造了“大手牵小手”的观影效应。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大圣归来》《功夫熊猫2》《熊出没之夺宝熊兵》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在突破了“成人向”动画之后,“合家欢”动画将是中国电影人需要主攻的类型。

那么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合家欢”动画电影在受众审美心理、母题和故事结构上都有哪些独特之处?本文或许能带给你一些启发。

“合家欢”受众审美心理特征

动画电影并不是儿童电影的代名词,在好莱坞,“合家欢”动画才是市场主流。从1937年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开始,近80年的好莱坞动画电影基本上都是“合家欢”类型。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迪士尼的创作宗旨就是:“我并非主要给孩子拍摄电影,我拍的电影是献给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孩子,不管我们是6岁还是60岁。”

“合家欢”简单来说就是大人小孩都爱看,一般是由30岁左右的家长带着14岁以下的儿童去观看。但这里存在的问题是,儿童的审美心理和成人的审美心理理应存在巨大差别:

· 儿童:他们的审美心理建立在直观具体的形象基础上,排斥理性分析,以自我为中心,往往主客体不分,观影嗜好偏向拟人化的童话、神话;

· 成人:成人世界由于受到社会化的规训,在审美趣味上更多地受到理性逻辑的支配,倾向于高文化、高哲思性的深度思考,更青睐贴近现实的真人电影。

那么“合家欢”动画为什么能同时俘获这两个群体的心呢?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儿童趣味都被成人排斥。儿童喜欢“过家家”游戏,其实就是对成人生活的预演。而成人由于现实的不理想,一方面渴望冲破现实牢笼,找寻失落的童真,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在幻想中重塑自己的生活。

因此,儿童趣味中有关游戏的冲动、对丰富情感的感性共鸣以及天马行空的幻想力等同样被成人喜爱。这就是儿童与成人在审美心理上的共通之处。

具体来说,这种共通之处表现为:儿童想要体验成人的生活,而成人想要重塑自己的生活。

所以在《疯狂动物城》中我们看到,主角朱迪当警察的故事其实是大学毕业生融入社会的故事,只是对现实做了简化和浪漫化,而这就满足了儿童对未来的幻想,也让成年人有了共鸣。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电影《疯狂动物城》剧照

这种成人和儿童审美心理的结合,产生了“第三审美世界”,它“既非纯成人世界又非纯儿童世界”,而是二者的交叉地带。

因此,营造出这样的审美世界,是“合家欢”动画创作的关键所在。

“合家欢”母题特征:成长+童年+亲子

成长

成长是大众文艺作品中最常见到的母题,在儿童文艺作品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儿童有“长大成人”的渴望,而成人有从弱者变为强者的愿望,所以我们看到《狮子王》讲述的就是小狮子成长为森林之王的故事。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电影《狮子王》剧照

“成长”母题往往寄托于个性突出但并不完美的主人公,要么性格上的缺陷得到完善,要么心理上从幼稚走向成熟,要么人生从不幸走向圆满。但经历一次“成长仪式”的突转,最终都会变成强者,得到社会和族群的认可。

在具体的成长主题上,创作者可以寻找个性的角度,比如《超能陆战队》中的成长就是对“仇恨”心理的克服。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电影《超能陆战队》剧照

童年

童年情结是“合家欢”动画的另一个高频母题。但必须注意的是,此刻的童年既不是成人眼中童年回忆的复现,也不是儿童的现实生活体验,而是结合成人“重造童年”和儿童“理想童年”双重欲望进行再创造的产物。

成人对童年的回忆往往会自动美化,这和儿童理想化的心理期待不谋而合,因而“合家欢”动画中的童年往往呈现出美、梦和欢乐的色彩。这种温馨向上的基调倾向于保守型叙事,整体画风明快欢乐,常常表现为魔、梦、幻的题材,明艳、饱满、丰富的暖调色彩,动感十足的音乐伴奏,大团圆式的结局和一派欢乐的轻喜剧风格。

亲子

亲子,或者说亲情,也是“合家欢”动画的高频母题。电影的全年龄特征要求以家庭为个体单位的,因此儿童和成人大多是母子、父子关系。

动画电影中的这种关系则更多地体现为亲情和亲子教育话题:

· 《熊出没》系列电影中的森林保卫战其实也是熊大保护“囧况百出”的弟弟熊二的亲情故事 ;
·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的大圣和小和尚之间“不是父子胜似父子”的感人段落;
· 《海洋奇缘》中叛逆的孩子与父亲间的代际冲突等,都是动画电影最擅长的招数。

维护个体家庭的稳定性,渲染亲情的温馨感人成为“合家欢”动画的共同旨趣所在。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海报

在“合家欢”动画电影中,成长、童年情节和亲子这三个母题往往是结伴出现。

“合家欢”故事结构特征:寓言叙事

成人的主题如果直接表现出来,就很难让儿童接受,所以“合家欢”动画往往以“寓言叙事”的形式来隐晦表达成人主题。

采用“寓言叙事”的动画电影,其故事往往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喻体,就是所谓的童话故事,呈现出童真、娱乐。从目标受众的角度来看,这部分的设计是针对儿童观众的;另一个层面是寓意,就是故事的内核,隐藏的含义、故事的主题或者能够引发共鸣的内在表达,这部分呈现出来的是哲理,从目标受众的角度来看,这部分的设计针对的是成人观众。

如何做好“合家欢”动画丨画外hoWide

寓言本质上是带有哲思意味的,重理性教化和劝诫,这种内在核心是成人文艺最常见的特性,但是寓言的外在形式又借助于某个具体形象的小故事或者拟人化手法,能够更好被儿童接受。

《疯狂动物城》便是“寓言叙事”的代表:孩子可以看到可爱的兔子和会出坏主意但本性善良的狐狸,以及动物城中的各种动物;成年人可以看出故事中隐藏的种族问题、官场问题等。

并且这两个层面在影片中得到了很好的结合与统一,也不会导致因为不理解而产生的观影障碍或负向口碑(比如孩子看不懂种族问题,但不影响他们喜欢影片的角色和幽默)。

当下国产动画电影常因“低幼化”而被诟病,其实就在于文本故事层只有形式符号构成的表层意义系统,而缺乏深层的文化内涵。

要想做好“合家欢”动画,首先必须熟谙成人和儿童在审美上的共通之处,将成人主题巧妙地缝合进儿童故事中,让不同年龄层的观众都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The End-

参考资料:
①:《动画类型研究报告》,凡影,2018
②:《论动画电影“合家欢”的创作路径》王素芳、曾庆江,载于《当代电影》,2017
③:《从“低幼”到“全年龄”:国产动画电影的前行路径》於水、於歌,载于《电影艺术》,2015
④:《中国动画电影的全龄化研究》王卓敏,载于《当代电影》,2014

编辑:元刀、Cai
设计:温小昭

了解更多,关注同名微信公众号画外hoWide(ID:howwide)
关注后回复“干货铺”可领取限时免费大礼包

本文为作者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6227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点击了解更多
做有洞察力的电影行业媒体,产出具有专业价值和深度的优质原创内容,记录电影画幅之外,产业之内的见闻、思考,与从业者们共同见证中国电影工业的崛起。
扫码关注
北京画外科技有限公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