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云龙等了十年的音乐剧春天,到了吗?

2月27日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吴燕雨 



 



“音乐剧王子”发飙了。



 



2月25日,因《声入人心》走红的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发布了一条微博:“‘哔哔哔哔哔’,别问了,播不了。”这条微博的起因是一则开票信息。2月25日下午,大麦网发布郑云龙主演的《谋杀歌谣》北京场开票信息,最低票价380元、最高880元;可就在去年12月,该演出上海场的最高票价也仅有260元。一时间粉丝哗然,纷纷指责这样圈钱“吃相难看”,上述郑云龙的微博也被视作对过高票价的不满。当晚,#心疼郑云龙#上升至微博热搜榜第四。











#心疼郑云龙#上升至微博热搜榜第四



 



去年,综艺《声入人心》的走红拉高了音乐剧的关注度,选手在节目中演唱的音乐剧《吉屋出租》选段《I’ll cover you》,在芒果TV点击量达到7.8亿次;此外,歌曲《天朝渣男图鉴》在社交媒体爆红,也引发了网友对该歌曲出处、原版音乐剧《芝加哥》的兴趣……本来只是小众圈层的音乐剧开始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就在音乐剧的关注度逐渐攀升的时候,此次“坐地起价”事件的出现,却忽然给音乐剧市场泼了一盆冷水。攀升的票价背后,究竟是行业的春天,还是被催生的泡沫?音乐剧市场的春天,真的到了吗?







音乐剧“走在冷风中”



 



因《声入人心》而关注音乐剧的粉丝们,最初会对音乐剧的低票价感到惊讶。一场流量明星演唱会山顶票的价格,就能买到小剧场音乐剧的前排座位。在这次《谋杀歌谣》涨价之前,音乐剧的观剧成本对于追星女孩来说低得惊人。












《谋杀歌谣》原本的低价是否合理?一位音乐剧业人士认为“合理但薄利”。“合理”是因为中国音乐剧市场发展至今,观众的心理价位如此。而针对薄利,她给毒眸算了笔账:“《谋杀歌谣》之前的演出基本在中小型剧场,如果按400座计算,最高票价260,平均票价就是120左右,按6成上座率计算,扣除票代税费和各种成本后,估计堪堪保本。”而这次《谋杀歌谣》涨价,她也向毒眸透露,大麦网从剧开心购入《谋杀歌谣》的成本应该要比之前高,算上前往北京演出的住宿机票、剧院租金等,涨价带来的利润可能没有观众想象得那么高。












事实上,“薄利”是中国音乐剧市场发展至今都未解决的问题












相较于19世纪末开始出现的外国音乐剧,中国音乐剧出现的时间很晚。最早的中国原创音乐剧,是1985年沈阳市话剧团取材、改编自台湾同名电影《搭错车》,当时被称为“大型歌舞音乐故事剧”。《搭错车》引发了一定热潮,在国内巡演的4年里,共演出了1640场。










“大型歌舞音乐故事剧”《搭错车》



 



之后,中国原创音乐剧出现了长达十年的沉寂期。直到1999年,《桑兰》《杨贵妃传奇》等原创音乐剧的出现,市场才出现了回暖迹象,只不过,这些演出都没有超过《搭错车》创下的记录。



 



国内还在萌芽之时,海外的音乐剧在国外却已经从亚文化领域走向了大众,1988 年的《巴黎圣母院》仅两年时间就在法语国家连演130场,演出公演销售的CD一度脱销。《巴黎圣母院》大获成功后,法国市场又推出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摇滚莫扎特》等风靡全球的音乐剧作品,法国也因此成为了欧洲音乐剧的重要阵地。



 



看到了法国市场的火爆,有国内从业者开始推动外国音乐剧登陆中国市场。2002年,时任上海大剧院总经理的钱世锦力排众议,引进法国著名音乐剧《悲惨世界》,最终,该演出连演21场,场场爆满,票房收入达到1200万元,创下了当时上海演出市场的票房最高记录。











音乐剧《悲惨世界》剧照



 



从那之后,从业者看到商机,将《巴黎圣母院》《猫》《剧院魅影》等经典音乐剧纷纷引入中国市。但它们并未复制《悲惨世界》的成功,不仅票房表现参差不齐,也罕有作品引起轰动。直到2015年,世界四大音乐剧之首的《剧院魅影》在中国演出才重现当年的盛况,这一年,国内音乐剧市场总票房首次超过2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44%左右。



 



然而,即便是2015年总票房的爆发,也并未改变音乐剧产业体量小的事实,音乐剧市场依然只是小规模繁荣,这种局面维持至今。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的《2017年中国音乐剧市场规模分析及个区域市场规模情况》显示,2017年中国音乐剧市场的总票房收入为3.48亿元。而同年,电影《战狼2》狂揽56.8亿票房成为年度票房冠军,一部电影的票房是音乐剧市场全年总票房的16倍左右。 并且,上述从业者告诉毒眸票房的爆发式增长主要依靠国外大剧的引进1718很多认知度高的国外大剧引进如果没有大剧引进,就算项目数量整体增加,也有票房下降可能性。



 






 2013-2017年中国音乐市场规模及增长率(数据来源: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








票房收入不理想,音乐剧的成本也不低。毒眸了解到,一场音乐剧的演出成本包括演员的排练费和演出费、剧院的租赁费用、舞台设备的维护费用等等。此外,引进国外的音乐剧往往还需要支付高额版权费,累计在一起并不是小数字,多遇上场面华丽的大型音乐剧,成本又会继续攀升。高昂的成本导致音乐剧很难回本,有时也会出现亏损的情况。而筹备过程中的排练、设备维护等都属于成本支出,所以剧方选择时往往慎之又慎。



 



除了资金成本,筹备音乐剧的时间成本也很高。音乐剧《妈妈咪呀》导演高瑞嘉告诉毒眸:“正规的国内音乐剧往往要筹备1-2年左右。”而在筹备阶段的最初,剧团会在读剧本之后排练出整个剧的一部分(30分钟),制作人找来投资人观看。如果效果不好,这部音乐剧的孵化会就此结束,再没有登台表演的机会。



 



这样的市场现状下,音乐剧从业者的整体收入并不高。老汇的一线演员单场演出的薪酬能达到1万美金,而国内即使是常年担任音乐剧主演的郑云龙,一场戏的收入也达不到1万元。高瑞嘉告诉毒眸:“以前戏少收入少,演员一年20万算不错的了,演配角的挣得更少。”



 



而在整体从业者收入低的情况下,国内愿意进入音乐剧行业的人也比较少,行业人才匮乏。在2002年《悲惨世界》被引入国内之后,也有不少音乐学院设置了音乐剧相关的专业,去年《偶像练习生》前20名的郑锐彬就是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专业。但国内核心的音乐剧名校也主要是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四所,顶尖行业人才更是稀缺。高瑞嘉告诉毒眸:“音乐剧在国内发展的时间还是短,主创、演员基数都不够,有些演员能力也一般。”



 



人才的匮乏,又进一步导致音乐剧质量不佳,加上国内观众很少有看戏的习惯,这让音乐剧很难从核心受众向大众圈层破圈。而一位从事剧院宣发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北京一年这么多演出,光靠核心消费群体肯定满足不了。”



 



从票房分布来看,2017年的音乐剧票仓主要集中于北上广等发达地区。2017年华东地区的音乐剧市场规模为1.74亿元,占到整个行业规模的50%,而东北地区(0.05亿元)仅占1%——做不到用户下沉,意味着不少音乐剧观众需要奔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看演出,这也导致很多音乐剧的最终上座率并不高。



 






2017中国音乐剧市场结构(数据来源: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



 



尽管如此,不少业内人士却普遍看好音乐剧在国内的市场前景,其中的一个理论支持为:当年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就是音乐剧产业发展的重要转折点。2015年,国内已有15个省市达到这一标准,当时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音乐剧的春天要来了,然而他们并未如愿。而到了去年年底,国内已经有30多个城市人均GDP超过10万元,这一呼声便更高了,音乐剧市场似乎到了爆发前夜。



 



这个音乐剧行业期待已久的爆点,忽然伴随着一档综艺节目出现了——2018年底,湖南卫视综艺《声入人心》的播出,在讨论度日趋高涨的同时,似乎为国内的音乐剧市场,带来了一线曙光。



 



《声入人心》带火了音乐剧吗?



 



《声入人心》的爆火是一个意外,尤其在Q4综艺市场整体缺少爆款的情况之下。截至2月26日晚,《声入人心》在芒果TV的总播放量近7.7亿,微博超话位列综艺榜第二,豆瓣评分9.2分;郑云龙、阿云嘎、蔡程昱和鞠红川登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郑云龙和阿云嘎组成的“云次方”也至今稳居CP榜第一……



 



郑云龙在采访中提到,最初参加《声入人心》,只是抱着推广音乐剧的初衷来的。而在节目的最后一期,他在舞台上哽咽着说:“输赢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终于被人看见了。”



 



音乐剧被看见了吗?答案是肯定的。



 



1月4日,郑云龙像往常一样在微博发布自己接下来的演出行程,然而演出票均在一秒内售罄,不少没有抢到票的粉丝纷纷在评论。十几分钟后,郑云龙在评论回复“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谢谢你们。”



 






 郑云龙微博回复








1月演出的《谋杀歌谣》现场确实座无虚席,这与去年1月《谋杀歌谣》谢幕合影时明显的空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述从事剧院宣发工作的业内人士也告诉毒眸:“整体的观众观演趋势是上升的。”



 






去年1月的《谋杀歌谣》






今年1月的《谋杀歌谣》








此外,国内音乐剧行业人才缺失的问题,在《声入人心》播出后,也看到了改变的希望。



 



今年的艺考中,根据上海音乐学院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的报考人数再创纪录,报名人数达2908人(3526人次),同比增长16.88%和21.84%,其中音乐戏剧系报考人数增长46%。音乐剧行业的人才储备有所扩大,诞生优质演员的可能性自然更高。



 



然而,《声入人心》也带来了诸多乱象。



 



人气选手出演音乐剧的火爆,似乎并没有蔓延到其他的音乐剧上。在郑云龙出演的《信》门票秒空的同时,同样在4月20日左右上演的《搭错车》北京站,截至2月26日下午还有众多的空位可供选择。票房表现突出的仍然只是这些因为综艺爆红的演员,大部分粉丝似乎只是因为某一位音乐剧演员而购票,而非为了欣赏音乐剧本身。



 






 《搭错车》音乐剧北京站购票情况








节目爆火后,粉圈文化入侵了音乐剧。不少人气选手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后援会和站子,开始制作应援手幅、提供食物应援,后援会开始招募宣传组、财务组等部门,并准备有组织地对“自家正主”出演的音乐剧进行团票。人气选手的航班信息已经出现在了黄牛的微博中,纵然没有站姐拍摄的机场图流出,但仍有在机场接机、索要签名的粉丝。



 



在黄牛的手中,郑云龙出演的音乐剧票价已经被炒到上千元一张,整个国内音乐剧的黄牛票都跟着水涨船高。主办方此次“坐地起价”虽然引起众怒,也有不少粉丝表示抵制,但对于常年负担上千元演唱会门票的追星女孩们来说,880元的最高票价却也并非负担不起,《谋杀歌谣》的门票也在开票后迅速售罄。



 



相比于千元票价的音乐剧来说,《谋杀歌谣》的舞台布景和剧情设计都很简单,全程只有四位演员出场,而北京场的演出地址超剧场规模较小,音乐剧爱好者们普遍认为“即使是最高票价也理应被控制在300元以下”。主办方这次订的票价过高,超出他们的心理预期涨价行为视作赚快钱一旦声入人心带来热度散去,对整个音乐剧市场都算是打击。



 



《声入人心》虽然助推了音乐剧出圈,在郑云龙最新微博的热门评论中,也能看到粉丝所晒的、因为喜欢他而去看的其他音乐剧。但仅仅有一两位音乐剧演员的爆红还不够,除了“以人带剧”,还需要有足够优质的原创音乐剧支撑他们的人气。就像他曾经在采访中谈道的:“我一个人努力也没有用,需要所有音乐剧人为此而努力,我相信(音乐剧)会越来越好的。



 



而现在,在诸多乱象出现后,那条“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的微博,已经被郑云龙删除。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7483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