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又燃情!《飞驰人生》的拉力赛剪的超棒 | 专访

2019-03-01 12:36 509

​​韩寒又推出了新作《飞驰人生》,邀请“票房保障”沈腾担任主角,讲述了一个过气车神重返车坛再现光辉岁月的故事。


专业拉力赛车手出身的韩寒对赛车的拍法,自然比起传统以竞技为主的赛车电影很不一样。并且《飞驰人生》的摄制组规模、镜头数量和复杂程度,也都大幅刷新了韩寒之前两部电影的制作纪录。


电影中对速度的追求也延伸到了戏外——《飞驰人生》的制作速度也非常之快,在正式杀青之后的2个月左右就完成了剪辑。而“赛车燃情、笑点不停”,是观影人群的主要反馈。那么,如此之“燃”的电影是如何剪成的呢?所以剪辑工作又是如何进行的呢?影视工业网专访了本片剪辑指导谭玉坤,再现了《飞驰人生》的剪辑思路和想法。


谭玉坤,2013年开始从事电影工作,以电影为主,从事过广告、网剧等多种风格类型影视作品的剪辑工作,合作导演十余位,参与制作影片20余部,包括《飞驰人生》、《李茶的姑妈》、《雪暴》等。


联系谭玉坤老师,或想查看更多《飞驰人生》幕后内容,请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


影视工业网:你是在什么阶段开始进入《飞驰人生》项目?


谭玉坤:我正式介入的时候,电影新疆部分的车戏已经拍摄完成,剧组回到上海继续拍摄其他部分。因为赛车戏份是全片的重中之重,也是素材量最大的部分,需要尽快剪出来给后面的棚内补拍作参考。并且后期给到剪辑的周期又很短,于是导演在和我进行了初步沟通后,我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从我们进组拿到素材到最终定剪完成的总周期大概是4个月。


影视工业网:从剪辑的角度来说,《飞驰人生》需要做到哪些?

 

谭玉坤:由于韩寒导演是职业车手,对拉力车戏有着很高的专业要求,所以不同于平常电影的车戏拍摄,这部戏的赛车部分基本上都是由导演本人和另一名外籍车手在新疆高海拔的的真开实拍,而对于大众来说,《飞驰人生》是一部带有赛车元素的喜剧电影,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描写职业拉力比赛的电影,所以从我剪辑的角度来说会注意以下三点:


一、合理的筛选素材,让观众聚焦故事的同时理解赛车专业知识,化解专业元素的距离感。


二、把握包袱的节奏,首先《飞驰人生》是一部喜剧片,电影也包含了导演对于梦想、对于生死的态度,所以他是一部有态度的喜剧片。这就需要在剪每一场戏时,对于人物性格表演有自己的观点。所以对素材的选择会有一些针对性和内部逻辑。


三、合理把控商业片的剪辑节奏 ,赛车戏是这部电影的“脊梁”,是这部喜剧片不一样的地方。它让电影有了“燃点”,可以看到热血、以及主角对输赢和证明自己的渴望,所以还要把握好“燃”点以及控制好节奏感。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的时长非常标准,是故意处理的结果吗?

 

谭玉坤:全片初剪出来是一百多分钟,而我们在每一次看片之后都会进行讨论,然后对一些故事的顺序进行调整,删减重复作用的段落,在对的时刻给出恰当的信息,使内容更顺理成章。而后期的每一次看片我会更加关注整体节奏的把控,把剧情做的更紧凑,使主线故事更清晰。然后在几轮看片和试映后,我们也会根据反馈的意见有针对性的的进行调整。最后电影到了98分钟。导演也对这个时长比较认可,认为这是一个收紧节奏也浓缩了电影精华部分的好的时长。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的节奏上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谭玉坤:首先,我们都知道商业片有它自己的规律,我觉得剪辑此类商业电影需要去了解现代观众观影的的心理节奏,事实上去看十几二十年前的商业电影整体节奏比现在的商业片要慢一些,随着时代的变化,短视频的流行和普及,现在的观众对于画面和故事的理解力也在变强,我自己也是一个观众,会去看大部分的新片,我认为了解这些这对剪辑商业电影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其次,赛车戏份是这部电影的”脊梁”。如何体现最强的对抗感,给予观众最热血的体验,是我在剪辑决战段落最先考虑的问题。决赛段落在节奏上我做了两点,在进入决战的段落起是由慢到快的,让观众充满期待,并适应比赛的节奏,从发车的瞬间开始,就保持在一个整体较快的节奏上,紧张感贯穿始终直至结尾,去烘托出人预料的结局。我用了一些最简单但有效的手法去体现对抗感,比如分屏,比如通过台词和后方通讯报数的对白,比如在时间紧追相差一秒的时刻进行闪回,用小孩的呐喊声与主角激烈驾驶的表演叠在一起使竞速感和情感同时达到顶峰,在高潮时刻的情绪上达到了一致,这也是试映时许多观众反应最感动的部分之一。


在影片前段动作戏的部分,我的感受是动作戏也是以故事和主角情绪为主导的剪辑选择,我看到画面的时候会先想这场打的目的是什么,要衬托什么、表达什么,打多久合适,观众看了不会累,哪种剪辑节奏去打会更好玩,然后就有了清晰的剪辑节奏和逻辑。


最后,在剪完这些之后,基于对影片连贯性的考虑和对整体节奏的把控,我又对文戏部分进行了较大的改动和调整。首先这是一部喜剧,需要把握好包袱的节奏,在剪每一场戏时,需要逐条看素材有针对性的对人物的表演进行挑选。



影视工业网:你和导演是如何沟通的?


谭玉坤:这次是我和韩寒导演第一次合作,也是我第一次接触拉力赛题材的电影。感谢导演对我这个年轻剪辑师的信任。对车的共同热爱也使我们的沟通变得非常顺畅,剪辑工作也进行的极为迅速。导演给了我非常大的创作空间,他会告诉我他想要的感觉然后让我放手去做。他每看完一版剪辑,我们都会及时沟通,然后我再做调整。在最后的细调阶段,我们可以很快的交换意见并进行尝试做出最佳解决方案。对于做剪辑来说,碰到气质相符的片子和志趣相投的导演都是很幸运的事。


影视工业网:新疆的车戏比较多,并且需要靠前剪辑。对于你来说,剪辑的依据是什么?


谭玉坤:电影的车戏是在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实景拍摄的,拍摄难度高,受到的制约因素也很多,所以在实际拍摄的时候是脱离剧本的,剪辑需要通过编辑画面去讲故事。因为后期的时间非常紧张,而赛车戏份是全片的重点也是素材量最大最难剪的部分,所以我跟导演选择重点处理这一部分的内容,优先把这一部分完成。


因为实景拍摄的限制,车手的反应镜头和与车辆镜头是分开拍摄的,车内的镜头是通过LED屏幕投射外景加震动模拟设备补拍完成的,所以最早我们拿到的车戏素材只有在车外实景拍摄的镜头和GoPro拍摄的车内镜头,车戏的剪辑更像是一个倒推的过程。迅速搭好故事架构的同时我也请助理下载了大量车戏电影和拉力赛纪录片的素材,通过脑补车手反应和特写镜头的方式将剪辑时需要的近景反应插入到实拍素材里去圆满故事,用插入替代镜头的方法,使这一段缺少车内镜头的戏看起来是流畅完整的。我们选择的替代画面从演员的情绪表演到特写镜头时长都尽量精准,这也给棚内补拍车内镜头起到了参考作用。



在车戏的第一版我会保留全部的故事情节,当然它很长、细节繁多,但这些的作用是给导演看到并知晓每段情节的成色。我会留它做底,在第二版及之后的版本我对支线情节进行了压缩和总结,因为这是一个多人竞赛,每一组赛车手身上都有故事情节,我用新闻转播画面的手法去概括次要角色,保留有价值的情节,重点表现主角之间的对抗,这是这部电影决赛段落的大致构思。


事实上因为我入行方式的缘故导致我习惯在剪辑商业影片的时候会有一个倒推的过程,因为最早期的时候我给一些导演和项目做预览片,一些题材的商业电影在拍摄前,片方会希望看到用接近于一比一的参考片素材去制作出与正片效果接近的预览片以更精准的描绘影片的样子,也能起到一部分控制预算的作用。这种片子做多了之后对时长和故事的呈现我会有一个预判,这也帮助我在拿到素材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先宏观的感受它的特点和优势镜头去判断这场戏的属性,再通过剪辑手段去放大这种感受。


每做一部片子我的习惯是会把同类型的中外优秀的影片作为参考片去了解,接到《飞驰人生》之后我对中外的赛车类电影、车戏类型片纪录片做了研究,其实你可以发现全世界拍汽车拉力赛的电影并不多,因为摄制是成本高难度大、有种种限制,所以有观众叫这个片子”真硬核喜剧“我觉得很贴切。



影视工业网:车戏来说,你们更希望达到什么效果?

 

谭玉坤:在电影中车戏是贯穿始终的,也无疑是全片的重中之重,但每一段车戏的目的性其实很强,有的车戏是当包袱剪,有的车戏就是车戏,有的车戏是在帮我们完成叙事,其实一切都为描写人物服务。


拍摄拉力赛电影和普通电影飙车戏最大的不同就是不会出现两辆车同时飙车的场景。汽车拉力赛是多人制的比赛,并且不像普通概念的飙车戏,拉力赛车是分时间段一辆一辆发车,并以最终完成时间判定输赢的。也就是实际上两辆车不会出现在同一时间地点。所以电影所需要的竞速感,我们想表达的紧张感以及观众所期待的热血感,都需要通过其他剪辑手段去表现。


比如说赛道有七辆车,其实每个车手都有自己的故事,会在赛道上碰到各种事情,有一些是相对次要的,有一些是有亮点且有趣的,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取舍。我们通过一个整理素材的方式,极快的把每一辆车和它的路段打上标记,方便搜索,这样我能够迅速看到每个赛段、每个车发生了什么事儿。再去清理支线,把对于影片相对次要的故事去掉或者把几个故事融在一起,以保住主线两个人之间的对抗。因为拉力赛有时间差,从而利用维修区报告时间差的对白提示和画外音去保持紧张的节奏,让观众始终对车与车之间的距离有概念。通过壮烈的翻车,去营造惨烈的现实,之后的主角对新车王的追逐就显得更加决绝,给观众燃的感觉。在画面的处理上,也使用了分屏、叠影等方式,去增加两车之间的对抗性。


剪辑师谭玉坤


影视工业网:剪辑车戏的时候会用到音乐吗?

 

谭玉坤:一定会用到参考音乐。我的习惯是先看素材,根据画面构想音乐。我会找到和我心中节奏相似的很多音乐,再去一一筛选,找到我认为最可以表达此段情绪的音乐,其实不止音乐,剪辑跟声音的合作也是很密切。剪辑时,我认为有必要的地方我都会贴上音乐和音效,尽量去完整的展现一场戏,让剪辑版在看片阶段尽量有最完整的展现。


影视工业网:《飞驰人生》电影的开场是如何处理的?


谭玉坤:《飞驰人生》最初是一个顺叙的开头,在与导演讨论之后,认为这样开场太轻太顺,可以有更好的方式开场。我用纪录片素材和拍摄画面进行交叉剪辑,编了一个小故事,这个小故事总共剪了三版,到基本定剪大概花费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我称这个开场为“梦”,其实它起了一个梦境转接的作用,但不是一个真的梦。我通过它把故事引到正片内容。它既一定程度的介绍了拉力赛的历史,让观众汽车对拉力赛形成概念,又可以转接到现实和儿子的对话中。它可以给观众更广阔的视角,同时也真诚的表达了导演对这项运动的热爱,拉动起观众的好奇心。“史诗感”是剪辑这个开场时导演想要达到的效果,最后我们也成功达到了预期。


剪辑工作台


影视工业网:《飞驰人生》使用的什么剪辑软件?


谭玉坤:我是根据项目来决定剪辑软件的,这部戏我们是用final x进行剪辑工作的。我让助理按照赛车编号和地段分类进行标记和整理,这样在看素材的时候就会根据路段或车辆角色显示素材,我可以在任意赛段选择想要看到几号车的素材,使海量的画面有据可循,帮助我迅速了解不同赛段里所发生的故事情节,它们哪些是在那个时刻预料之外的情节,哪些是最精彩的哪些是可以删掉的。final cut pro x的这种简单易用的标记方式可以让我以最少的人手面对最繁重的素材。


这部戏我有两个助理,他们是交替工作的,final x的简单易上手是它的优点。但它在后期配合上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它的稳定性不是很好,并且它对设备的要求较高。因为它是一个较新的剪辑软件,和后期其他部门对接也更为繁琐。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而《飞驰人生》里面有很多变速的镜头,导致DI部分也费了很大的功夫去回批画面,所以也非常感谢他们的努力配合。



《飞驰人生》是一个关于没落车神复出的故事,是小人物遭遇重重困难的成长,有着出人意料的结局,是一部兼有严肃内涵的喜剧电影。对于我来说,它时间紧任务重,既有挑战也有收获,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联系谭玉坤老师,或查看更多《飞驰人生》幕后内容,请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765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