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兆辉:为了让《无间道》系列好看,我用了这些方式、方法

2019-03-01 15:03 265

近些年大陆一直在倡导类型片,说到类型片,不得的不提的就是香港电影,而提到香港电影更不能不提“麦庄组合”。他们早已成为香港电影的金字招牌,从《无间道》到《窃听风云》系列,他们将犯罪电影打造成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的《廉政风云》,是麦兆辉的一次新尝试。这部影片由他自编自导,庄文强担任监制。《廉政风云》讲述的是该片讲述了香港廉政公署一桩重要案件证人出逃,负责案件的调查员需想尽办法将其找回,却不料在证人将回港之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波折的故事。


麦庄组合


其实香港的警匪片已经成一种类型片,在很多年的发展中,警匪片带着匪气和正气,善恶交战却往往善恶难分,这个苗头就是从《无间道》开始被带起来,作为当初的救市之作,这部电影被拍了三部,还被日本、美国翻拍,成为一代香港电影经典。所以在《廉政风云》上映之前,我们和麦兆辉、庄文强两位导演进行了一次关于“类型片从概念到执行”的主题访谈。从如何写一个故事开始,到拍摄出一部电影,他们会经过什么思考,故事会经过哪些转变,都将在这篇访谈中呈现。


今天的分享主要来自麦兆辉导演的部分,麦兆辉导演告诉影视工业网《廉政风云》的故事原型,是发生在2003年的一个真实新闻事件,一位廉政公署在新加坡的污点证人遭到谋杀,导致这起香烟走私案件无法开庭,犯罪份子至今逍遥法外。除了《廉政风云》,麦兆辉导演还为我们分享了整个《无间道》的创作过程。因为《无间道1》中陈永仁的死,已经告诉了观众整个系列的解决,那作为导演如何破局,从而变得非常关键。


除电影的创作,麦兆辉导还分享了他对于导演这一职业的看法,他认为作为导演就是懂的利用专业的人,所以导演与人搞合作的功课非常关键,而完成这个工作之后,其实就已经把导演工作完成了70%。更加详细的分享在以下对话中。


本期特邀采访人:宋小白,金樽影(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编剧、导演。参与影片有:《朋友》、《血雀》、《惊魂游戏》、《人皮拼图》、《血与拳头》等。


想要查看更多电影幕后和制作人专访,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



影视工业网:您是怎么定义类型片的?


麦兆辉:对于我来讲,类型片比较偏锋一点,比如像蒂姆伯顿,他拍摄《爱丽丝梦游仙境》就非常偏锋。而我是不能这么做的,当然,我还是很个人化的风格。但个人风格和我的成长背景,以及我在拍摄现场碰到的情况、喜好有关,其实一个导演拍摄的作品,一定会反映出来他是怎样的人。


影视工业网:您没有去刻意定义你作品的类型,那在执行某种题材或者风格的时候,您遇到比较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麦兆辉:比较困难的就是剧本的创作,永远都是剧本创作上有困难,因为它是没有重复的。剧本完成以后,后面就没有什么困难了。制作上的困难是有范围的,但是创作剧本的时候是没范围的。


《无间道1》剧照


《无间道》系列当年很成功,影响很大。我们把故事的前前后后都想丰满了,但丰满只是一个想法,还要有一个方向去写才可以将故事创作出来。


《无间道1》的创作方向是开始是两个人对抗的故事,到了《无间道2、3》是穿越回去,讲述了他们两人之前的故事。


《无间道2》剧照


其实这个系列在写过去故事的时候非常困难,因为观众已经在《无间道1》中知道了结局,所以《无间道2》故事写的再凶险也没用,无论故事怎么发展,观众都会知道这些人物不会死。所以这在创作上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要找到一个角度去拍这个故事。后面我们想到了时间,这个故事刚好发生在1991年-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在大的社会变动下,人一定会有改变。所以《无间道2》一定不是一个精彩刺激的故事,而是人和社会的故事。


《无间道3》剧照


然后到《无间道3》的时候,因为在《无间道1》的时候陈永仁(梁朝伟饰演)已经死了,而老板当时希望能够原班人马去饰演。在当时有人提了一个设定,我和庄文强都不能接受。大概是电影开场时,有人坐飞机从美国回来,然后这个人是陈永仁的表哥,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于是乎《无间道3》就变成了《无间道1》跟《无间道2》时间空白的地方。因为陈永仁已经死了,所以这个故事一定刘建明(刘德华饰演)和自己的故事,所以《无间道》系列整个故事是从两个人斗争的故事,变成了人和斗争社会的故事,最后变成人和自己斗争的故事。


这个过程其实非常花费时间,但是也只有花了时间,才能打磨出这样的作品。所以说,所有的创作困难都在剧本阶段。这个阶段完成以后,执行阶段的困难都在一个范围之内,是可预见的,而剧本阶段困难就不可预见,没有范围。



影视工业网:重视剧本,这也是您能够保证作品质量的原因?


麦兆辉:唯有这样才可以。我最怕的就是剧本写到“七七八八”的阶段去拍。拍到中间的时候,才发现一个角色不该这样。


其实对于我来讲,故事变化是很简单的,是有规律可寻的。举一个例子,比如一个三角的恋爱故事,两个男的同时在追求一个女的,随着故事发展就会越来越了解故事和人物,后面出现了转变,越来其中一个男的并不喜欢这个女生,他这么做是为了追求另外一个男生。对于我现在来讲,我不会太在意中间的转折变化,我会先想结局。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可能就是两个男的在一起了,然后中间是空白的。开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只有当你把人放进去,才会知道这个故事为什么是这个结局。如果定下了开场、转变、结局,那转变的原因一定是因为这三个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转变和结局。所以人物是最主要的,人的变化是最不可以估计的。


影视工业网:在您具体创作的时候,您的剧本会创作到有了非常详细的拍摄方案才去执行吗?


麦兆辉:我大概在剧本85%或90%的完成度时开始准备制作。第一部是开始找演员,演员看完剧本之后,我会先和他们谈角色,谈剧本里没有出现的故事,去讲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地方,故事中一个人的动作,一定是和这个人过去的背景故事有关系。在和演员谈完剧本和角色之后,我会把剧本再修正一遍,这次的修正完之后,剧本差不多达到90%。


因为故事需要演员去表演,如果他们有困惑,或者想法和我不一样,就会出现不统一。如果在这块花够时间,在拍摄时就会减少很多困难。



影视工业网:所以,这也是您说制作上对您来说比较容易的原因?


麦兆辉:对,因为已经想的很清楚,就不需要再去尝试。还有,演员和我合作会很有信心,因为他们拍戏之前,已经非常清楚角色。然后拍摄的角本已经准备好,到了现场就可以直接拍戏。


当然每个导演都有不同的工作方式,这是我的方法就是每天拍什么必须很清楚。这次拍摄《廉政风云》,后面还是刘青云告诉我,他有很多戏,我们拍时,包括台词在内一点都没有改动,所以我也认为这样的工作方式会让演员放心。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拍摄《廉政风云》呢?


麦兆辉:我的创作方法一直都把生活中一些有兴趣的东西先研究一下,如果有兴趣,我就会慢慢去构思它。我在看报纸和新闻的时候,我会特别的留意犯罪类的新闻,这些素材都是我戏中很重要的元素。


从报纸去看一个犯罪的故事,其实只能知道一件事情的一部分,而非常意思的地方就是,当我知道一部分故事时,我就会快速想象,为什么这个案子会这样,一定会跟里面的人有关系。比如,有一个人把女儿杀了,医生说这个人精神没有问题,那这里面一定有很深的故事。所以当我对这样的故事有兴趣,我就会继续研究,这个研究包括去做调查,去找一些知道内情的人来问。


《廉政风云》是在2003年看到的新闻,是一个廉政公署的案件,一个烟草公司走私香烟,然后毁了一个海关关长的案子。故事里有一个生产工人是很重要的污点证人,他在还没有出庭的时候留在新加坡,到出庭时才回到香港。但他在还没有回到香港的时候,就被灭口了。因为没有证人,这个案子就无法审了。这个新闻在当时很轰动,后来这三个香港人很快被新加坡政府找到,并带回了香港。在香港法庭上告他们杀人,入罪判刑,坐了很长时间的牢。


这个故事里面的元素非常丰富,也一直没有人去做,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故事中间有很多空白,这些空白无从查起,所以这一等就是15年。这个案子涉及到最重要的一个机构就是廉政公署,它在香港是很神秘的一个机构,很封闭,没有地方可以调查他们的工作。直到两年前,廉政公署请我拍一些类似属于宣称警示的东西,我才有机会去廉政公署。所以这个故事背景就成为了我创作的第一部分,有了一个故事、人物。我再通过勾画人物性格等等,逐渐把《廉政公署》丰满出来。



影视工业网:《廉政风云》你怎么确定它的视觉风格呢?


麦兆辉:这个很困难了,剧本写完,演员也找到了,然后最重要的几个人主创就陆续参与进来了。美术对一部电影的视觉风格影响很大,需要现实题材的手法还是比现实高一点或者低一点的手法,这些都要在前期谈清楚。


《廉政风云》作为一部商业电影,它要比现实高一点点,而之所以是只能高一点点是因为这个故事很真实。但如果拍的不够漂亮,观众会认为这是一部纪录片,嫌弃没有制作。可是因为我们这边电影全都是大明星,所以拍的不是特别的漂亮,也没关系,其实就是把握度的问题。

 

最困难的部分是找到一个适合的摄影师,《廉政风云》的摄影师是包轩鸣。我和摄影师沟通的时候会先谈戏,谈戏中人物的动机,慢慢的去找到拍摄的感觉。其实和摄影师沟通的时候,很多摄影师会要先知道预算,然后要很多的器材,但是他会担保把画面拍的非常漂亮。其实我最怕的就是这个,因为一部电影的摄影应该根据剧本根据故事来拍,我希望摄影师是根据剧本的故事为戏来打造影像,并不一定必须是华丽的,所以找到适合的摄影师,其实也不太容易。



影视工业网:您和庄导一直在合作,因为国内和香港很少有partner的组合,您为什么选择这么去做?


麦兆辉:在没有跟其他导演合作以前,我自己已经拍了五部戏,当然这五部戏不是很成功,票房都不太好。

 

我觉得导演是一个很孤独的工作,这个岗位只有一个人,拍戏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找导演。我拍戏的时候希望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而不是发脾气。特别是在现场的时候。所以做导演是压力蛮大的。我和刘伟强合作的原因很简单,是刘伟强自己开的一个电影公司,我之前跟他提了一个概念,就是《无间道》。


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问我可以把它写出来吗,写完之后他来帮我开机,搞定资金。然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把《无间道》终于写完了,写完第一本剧本的时候,这时他们已经知道这个脚本非常不同。在准备筹备演员时,刘伟强也很喜欢这个剧本就要求一起导演。那个时候的我只是一个小导演,他的名气比我大很多,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如果是我自己来当导演,剧本无论多厉害,男主角也不可能找到刘德华和梁朝伟。另外,最重要的是刘伟强是是个很容易商榷的人。因为我已经过做过五部戏点导演,我也很明白,两个人在同一个位置讨论,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影视工业网:所以导演懂的合作非常重要。


麦兆辉:讲一个故事,我在香港演艺学院学习的时候,有一天,我在图书馆借到了一本很大的英文书,是讲电影导演工作是什么。那本书我只是大概看了一下,但我印象很清楚,这本书第一章就是跟人合作。直到当了导演之后,我才想起这件事情,才明白导演的工作是什么?


导演的工作需要知道剧本、如何筹备、摄影、美术、表演、声音…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懂得怎样利用专业的人,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完成你的工作。作为导演,与人能够做好合作,其实导演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了70%,所以如何合作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7676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