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过春天》让你“听”起来有反应的声音方法叫颅内高潮 | 访谈

2019-03-21 13:18 1951

#致敬幕后英雄# 如果你看过《过春天》,一定对男女互绑手机的戏记忆非常深刻,这场戏是国产青春片最接近性爱戏的一次了。


这场戏的声音呈现非常重要,声音设计师冯彦铭老师(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认证会员)说这场戏在声音设计上借鉴了ASMR原理,从而带给观众刺激感。


除这场戏,《过春天》的声音对于空间的处理非常棒,环境声也用的非常舒服,比如香港、深圳两个城市在环境音的营造。所以在电影上映之后,影视工业网和冯彦铭老师聊了聊《过春天》的声音设计。从工作方法,到戏与戏之间的处理,冯老师都有非常详细的解答。


左起:导演白雪、声音设计冯彦铭、摄影指导朴松日


冯彦铭老师告诉我们,他认为电影所用到工作方法都是“写意”。一个画面应该是什么声音,对于声音设计来说,不是要还原这个画面真实物理表现上的声音,而是要让观众看到这个画面后,想听到什么声音,或者作为创作者,想让观众听到什么声音。这是作为声音设计最应该完成的工作,也是整个剧组和职能部门都应该去多关注的工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也是对创作者审美的考量。更多精彩的内容,在下面。


《过春天》声音的工作方式、方法


首先《过春天》不是常规的商业电影,不必对她的制作时间规划的特别严谨。再就是,它不必要声音大量地参与到叙事中。导演在前期已经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打磨剧本,所以声音在剧本阶段没必要太过深度参与,会打乱导演对剧本本身的规划和处理。而声音在前期需要做到的是从剧本中找到情绪点,了解清楚导演想要表达的感觉。只要在感觉上找到了共通,这样对于后续的工作就不会产生问题。等到《过春天》剪辑第一稿出现后,我再去参与完成声音的一些计划和设计。


因为前期剧本阶段的声音设计很大程度上是理想化的,等拍摄完成,剪辑定稿之后与先前的想象都会有很大出入。所以在这个阶段,才可以更实际的感受到画面所带来的情绪、节奏,包括人物的起伏、落点和戏剧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声音才能有一个整体的规划,去找到这个戏的情绪气氛,想办法帮助导演表达她想表达的效果。



《过春天》在前期沟通上导演提了一些想法,然后我们开始进行声音的设计和制作。其实按照我的工作习惯,在混音之前,除了对白,其他工作不会太过早的给导演“看片”。因为声音设计不是指某一个声音处理好,或者某一个物体如何处理。而是指电影中声音和声音关系之间形成的一种表意结构,这个结构才叫做叫电影声音。所以当结构没有搭建完成时,给导演看到的就变成一个个不完整的片段。这很容易让导演跳出整个声音之间的关系,从而把关注点放到某一个环节上,进而影响了电影声音设计的这个完整结构。


在声音制作上,我会考虑剧作的情绪和导演想表达的情绪。然后到了某一场具体的戏份,我会根据这场戏人物所处的状态,去调整每一场戏的对白、空间感,包括整个意境的处理。这是声音对于《过春天》的一个帮助。所以会着重处理情绪的传达,包括人物之间的关系,戏与戏之间情绪的变化,从而潜移默化的去影响观众。



香港和深圳声音空间的处理

 

声音是有空间和层次的。香港这个城市不是佩佩的家,但香港热闹,这里有她的同学和生活。但香港对于佩佩来说是一个闭塞、压抑的空间。所以在声音设计上对于香港的环境声处理都特别“紧”,给观众一种紧张的压迫感,让声音都萦绕在人物周围,给人一种闷闷沉沉闭在一起的感觉,从而为香港定下气氛和基调。在香港唯一的特例戏份就是佩佩和爸爸见面的那个夜晚。这个夜晚对佩佩来说是温馨的。而这场戏更重要的是展现父女之间的情感,这又是爸爸第一次出场,环境声的塑造比如码头,大货车,和安静的时候可以听到房间里的灯发出的交流电的噪声,都可以很快把观众带入到爸爸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状态。


而深圳在环境声的层次处理上都非常“远”,除了在演员身边发出的必要声音之外,所有应该近的声音都会处理的特别远,你会发现深圳部分几乎是没有贴着脸的那一层气氛声的,我想把佩佩的疏离感和孤独感做出来。



所有的声音制作都是写意

 

在我看来所有的声音都是“写意”。一个画面应该是什么声音,对于声音设计来说,不是要还原这个画面真实物理表现上的声音,而是要让观众看到这个画面后,想听到什么声音,或者作为创作者,想让观众听到什么声音。这是作为声音设计最应该完成的工作,也是整个剧组和职能部门都应该去多关注的工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也是对创作者审美的考量。


关于同期声和配音的观点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适合,如果同期声能够很好的服务于戏、人物和情绪,那声音工作者自然会选择大量的使用同期声。如果同期声不好,达不到想表达的东西,那只能通过后期配音来提高这场戏,或者来修整演员的表演,或者达到一个其他追求的目的,所以真实和流畅是电影声音最基础的标准, 好的声音设计应该在更高的认知高度。


《过春天》的对白我们大量运用了同期声,使用比例大概是80%—85%, 这个要特别感谢另一位声音指导林雪麟老师在拍摄时同期声方面的努力和他的专业水平。因为现场表演的状态,尤其是群戏那种气氛,在后期阶段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很难复制。虽然配音量很少,但是所有的同期声都要依靠后期再仔细雕琢。在现场收取的声音质量,取决于你使用的工具和现场的声学条件,但不见得现场的声音一定是你所能满意的,或者是你所需要的状态。包括每一场戏环境声的塑造,声音效果的呈现它都要为这场戏的功能性,从局部个体到整体感受的设计达成统一。


所以环境声,包括Foley(拟音)或其他声音效果,都必须在后期阶段进行精心雕琢,想好如何使用它们。对于同期声我更在意保留演员的对白,有些现场的表演状态的确后期非常难以复制的,这种难以复制并不是技术上的,而是演员非常珍贵的现场表演的感觉,必须好好利用。



《过春天》声音美感的处理

 

影片快到结尾处佩佩和阿豪走水被花姐发现这场戏相对来讲就很残酷,在声音设计上已经没有了美感。剧情在此之前,每场戏我们都有声音的美感设计,这些美感来自与声音剪辑的设计,对音色、动态的控制,空间感的浪漫等等因素。而从这场戏开始,所有声音设计的美感就被取消了,开始变的特别糙和特别硬。佩佩打开门,就从一个少女世界走到成人世界了。


而这场戏还有一个分割,在此之前的戏,我们对空间感都做的非常好。传统的声音设计上对白可能大量会被放到中声道,而《过春天》的对白在环绕声制式下放的到处都是,这也得益于白雪导演和摄影指导朴松日对影像的理解,在拍摄中影像始终关注事件对人物的影像和人物的反应对事件的反馈,而不是事件本身,这样的影像处理方式也给声音设计留下了非常大的空间。我想尽量的把声音在佩佩的少女世界打开,到成人世界再回到传统模式,所有的声音设计开始进入常规的声音制作状态。成人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天马行空,也没有少女的浪漫。关于环境声的制作有的场次已经不是常规的环境声的比例了。特别明显的就是三个人在拳馆的戏,演员说话时背景里很多组人打拳练习的声音非常大,甚至有一点点影响到了观众正常听对白,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从语言上来讲这些拳击声已经不仅仅是它的所指了,这些声音的能指可以让观众更加感受到这场戏的情绪和演员的心理演出。



而美感用技术实现的角度来解释就是有一些精细的制作。比如制作山顶上约会这场戏。这场戏在制作上可以有很多选择,而我认为这里需要把它做得很浪漫。我就要通过技术手段来展现观众心里想达到的浪漫,这场戏可以很残酷,也可以做到很浪漫,这种关系我觉得就是美与不美的关系。如何做到,就是我特别注重对白的空间感和环境声的塑造。同样是香港街头,声音可以让它很美,也可以让它看起很燥,至于如何选择,取决于这场戏的功能是什么。美感不单是有什么还包括音色、动态、空间等因素你怎么去处理它,比如说过的一列港铁的声音如何去表现,它就要结合到场跟场之间的节奏,以及这段戏的情绪波段和人物关系的变化。


声音是锦上添花

 

电影是视听的语言,而视觉的占比要比听觉大很多。电影的每个部门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讲故事、人物,声音对于一部戏的帮助,它做不到和摄影师、剪辑师一样,对于电影从剧本到影像的呈现过程,经过他们的加持能让某些项目扭转乾坤。但,声音能做到的是锦上添花。声音能够做的就是基于其他人给到的基础,进行发挥,把能量放大。

 


海关戏份的对白很少,这里都是在拍佩佩的状态。在实际的拍摄上,海关也受到了很多限制,所以海关戏份的声音基本都是后期制作的。因为海关是佩佩往返两地的连接线,佩佩整个走水的过程都发生在海关,所以这里的状态是要给观众呈现真实感,从而把观众带入到状态中。在拍摄之前,我和摄影组朴老师有过沟通,希望这场戏尽量主观,但因为受到海关的拍摄限制,有些镜头的呈现还是相对客观的。因为画面不够主观,声音是无法逾越画面去做到主观呈现的,所以声音的制作也相对受到限制,声音也就只能大概搭建成现在的声音情绪结构,其实我个人不是太满意,没能把这些戏做的更好。



借鉴ASMR:颅内高潮

 

佩佩和阿豪绑手机这场戏我们借鉴了ASMR:颅内高潮(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虽然ASMR应该是用耳机来呈现,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这场戏能够给观众这种感觉。在声音录制的时候,我们故意让演员的喘息声喷话筒,也加强了嘴吧唾液和胶带黏黏的质感。

 

在真实的物理环境中有一个小电扇,当用声音突出一个环境的安静时,就是让观众能够听到很多细小的声音,听到的声音越是细小,环境就会显得越安静。因为大的状态进入了安静,而人物说话又喷话筒,就会呈现说话声音越近,两个人的心就越靠近。配合画面和演员的表演,就直接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虽然在影院不会像ASMR用耳机听起来所带来的状态,但也会让观众感受到这种感觉。


《过春天》剧组成员


声音影响电影品位

 

声音的制作不是一个部门所能决定的事儿,只有各个创作部门一起来配合才能达成的一个很好的制作条件。比如在前期拍摄时,有些戏导演认为现场的表演不可替代,拍摄这段的时候同期声录制非常重要。可是真正到了拍摄现场,就发现可能摄影组用了很多带有声音的灯,或者发电车距离拍摄现场特别近,或者现场的声学条件很差,全近景套拍什么的,在这种状态下,客观条件影响太大,现场声音的录制已经不是同期录音师有多优秀能够决定的。声音质量的好坏是由所有部门一起协作来决定的。


另外,如果是小体量的电影,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个靠谱的声音指导,这对戏的帮助非常大了,而且对于声音要稍微舍得花点钱,让你的电影声音制作的达到工业水准,这个时候声音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了。比如一个6分的片子,在声音做好的情况下也许能加1-2分了,声音做好了观众不会觉得声音好,会认为片子好,同样如果声音做不好,也会把片子的成色往下拉。因为声音是一个影响你电影的品位的重要因素。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8339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