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没出道的练习生们去哪儿了?

2019-04-09 16:20:54 关联: 产业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吴燕雨


“我永远都记得,那首歌和那个春天,那个我和你们。”


4月6日,青春有你》的总决赛后,周锐在微博发布了一个吉他弹唱《我永远记得》的视频,这是他在《偶像练习生》舞台上唱的最后一首歌。


这一晚,《青春有你》总决赛落幕、《创造营2019》开播,关于出道、排名、创造营班主任等关键词频上热搜,两档节目在微博热搜榜上厮杀正烈。


但与一年前《偶像练习生》(下称“《偶练》”)相比,今年的热度却远不及当年——《偶练》总决赛在饭圈内外都掀起了巨大的讨论,节目中出道的Nine Percent、蔡徐坤等名字成为了当下最热的名字;《偶练》结束不久,《创造101》接棒上线、更是频频出圈,成为现象级网综。团体偶像选秀的火爆从廊坊的冬天一直持续到萧山的盛夏,出道组光芒万丈,没出道的练习生们似乎也因高关注度,看起来前途光明。


一年以前《偶像练习生》盛大落幕


当新出道选手的名字被记住、粉丝为未出道选手惋惜、愤怒时,新一波市场红利已经向他们开始倾斜。当下,去年出道组尚还备受关注,不管是出现在《青春有你》决赛现场的Nine Percent、还是刚开完大型演唱会的火箭少女101,都还活跃在娱乐圈一线。但相比之下,去年没出道的那些练习生究竟在做什么,却似乎已不再是观众和粉圈的兴趣所在,他们的名字甚至开始被遗忘。但没有成团的练习生们,故事可没那么简单。


《创造101》成团之夜


恍惚间,选秀爆红的2018年已过,曾经在廊坊和萧山并肩奋战的练习生们各奔东西。毒眸梳理了这一年来选手们的发展后发现,他们的命运却大不相同:有人成为新一代流量巨星、有人在为梦想继续寻找方向、有人被公司雪藏、有人甚至放弃了这条追梦路……


在未出道练习生中,许多人的热度在短短半年内几乎烟消云散,就连赛时话题度颇高的一些练习生,也似乎正在逐渐被人淡忘,“出道即巅峰”已经成了一句应验的预言,而这也是新一代练习生们必须思考的课题。


其实,选秀节目结束,才是他们在娱乐圈征途的开始,产业环境瞬息万变,赛后的规划成为这条路能否长远的关键。就像苏有朋在《创造营2019》宣传片中说的:“美梦成真的感觉非常吸引人,站在舞台上也非常的兴奋,可是它只是这段故事的开头而已


命运的”橄榄枝”


2018年的春天,对于董岩磊来说,可能只是他演艺生涯中的一个“意外”。


参加《偶练》之前,董岩磊还只是一个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表演系的学生,在签约慈文传媒之后,他开始了平时在校上课、周末在公司表演培训的生活。如果没有《偶练》,他或许会在慈文的规划下成为一个演员。


命运在2017年底拐了“弯”,当时,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开始面向全国经纪公司征集练习生,这是国内首档“101系”纯网络综艺选秀。此前,在韩国的两档同类节目已经成为了全民爆款,《Produce 101第二季》总决赛的最高收视率达5.1%,是韩国当季度综艺中收视最高的节目,从节目中出道的团体“wanna one”也创下了百万专辑销售记录。


韩国“produce101”系列节目


而当时的内地市场,距电视选秀的巅峰已过12年,国内综艺再也没能诞生出如李宇春一样的全民偶像,偶像市场需要新鲜血液。(点此阅读:谁是下一个“毛不易”?)随着《中国有嘻哈》等一批垂直类网综爆红,网络综艺市场迅速扩容,一档专注于偶像的网综成了市场和粉丝共同的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专注于偶像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应运而生。


就这样,处在演员预备期的董岩磊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机会——慈文传媒将董岩磊推上了《偶练》舞台,尽管参加节目时他只练习了十天的时间,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还是来了。

不止是他,事实证明,这档网综对于许多练习生来说,都意味着来之不易的机会——


跟董岩磊一样迎来命运转折的,还有周锐。参加比赛前,周锐正处在一个自我否定的阶段:2015年从《流行之王》出道组团、到参加《明星的诞生》、后又从原经纪公司离开,几度辗转后,他告诉毒眸,当时的自己几乎到了放弃的边缘。“仍然没有被大众了解”的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条路。而身材管理不及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也离优质偶像有一定距离。这时,《偶练》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他最终决定最后一搏,“在达到没有信心到极致的状态后,觉得去一下也无妨。


他们都没想到的是,这次带有偶然性的尝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偶像练习生》成了去年Q1最火的节目,每期节目都能在粉丝圈内部揽获巨大的讨论,节目收官后,其微博搜索总热度超过30亿,共有30个热搜登顶热搜榜TOP1。


有着较强综艺感的董岩磊很快在节目中被看到,并因此获得了大量镜头。然而,没有唱跳基础的他屡屡跟不上团队进度,引发众多观众的不满,让他收获了排山倒海之势的质疑。那是董岩磊第一次面对如此夸张的非议,他告诉毒眸,面对当时观众“群情激愤”的否认,自己非常难过,甚至几度考虑过中途退赛:“我一度觉得自己淘汰会被打”。


董岩磊在《偶像练习生》


而“全力一搏”的周锐,则在主题曲舞台评级中通过刻苦练习,实现由D班升至B班。而减肥暴瘦之后,位置测评的《小半》,令他第一次被更多观众看见。干冰缭绕之中、蓄着长发的周锐似乎在一夜之间吸引了所有观众的注意,一举拿下了位置测评的小组第一。从无人问津到一夜“爆红”,他只用了一个月。


《小半》舞台的周锐


二人受到关注的同一时期,范薇也迎来了转机。2017年12月,她所在的女团,曾斥资5亿打造的1931女团面临解散,这时,正值《创造101》开始海选,而这也成了她在1931的最后一个通告。事实上,在《创造101》开始之前,国内的女团市场已经趋于饱和:2014年左右,国内掀起了女团潮,SNH48、SING等大量女团在两年内纷纷涌现,但由于大部分经营不善、通告不足、养不起剧场租赁费用等原因,最终只能以倒闭惨淡收场,范薇所在的前1931组合便是其中之一。


1931倒闭后,她回家度过了懵懂的两个月“假期”,这期间,她甚至没有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直到进入比赛,她才意识到,必须认真思索未来了。


《创造101》中的范薇


不过,节目的紧迫赛制并没有给她太多时间规划,她必须在短时间内熬夜练习新舞台,又要想方设法地让自己被镜头捕捉到。为了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她积极对待每一次采访,特意在亮相初期的梳了独特的爱心编发,以增强自己的记忆点。在离开比赛前,她甚至在遇见的每一个镜头前念了一遍同来参赛的队友名字,“希望有经纪公司注意到我们”。


与范薇一样的在梦想道路上摸索的女孩还有很多,《101》之前,她们大多对未来感到茫然、不知道自己的机会究竟在哪。对于她们而言,于首播当晚便拿下1.9亿点击量、总播放量51.9亿的《101》,令她们第一次被大量观众关注,无论有没有做好准备,这些预备役偶像都被推到了观众的面前。


这两档爆款网综,开启了网络综艺造星的新时代,也让如范薇、周锐一样的大批新人,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粉丝们用真金白银为自己的爱豆堆出了高人气,两档节目在播出期间频频霸占微博热搜,讨论度均屡创新高,不少选手的人气几乎与当下的流量比肩。目前微博明星势力榜前十的艺人,有一半都出自去年的选秀。


微博明星势力榜截图


不仅在节目中出道的高人气选手爆红,就连最终没出道的选手们,也通过节目获得了一定的关注度,节目结束后,事业也还在继续——遗憾错失出道位的李子璇,比赛一结束就以飞行嘉宾的身份登上《高能少年团第二季》;《101》后半期被全网热议的王菊,也在9月登上春夏纽约时装周的T台、并接下了潘婷全线代言人、发布了个人单曲。


即使没有高话题度和靠前的名次,从节目中淘汰也有很多遗憾,但范薇在比赛结束的初期仍然发展得不错。她告诉毒眸,她特别感谢《101》让自己被更多人关注和喜爱,比赛结束后的工作机会让她十分忙碌,“那时候我不停地飞,升级成了银卡”;


同样遗憾未出道的周锐,也在赛后迎来了许多机会,去年4月中旬,他便接下了MAC气垫的推广工作;淘汰之后的董岩磊,也因其搞笑特质被更大批粉丝关注、变成了“快乐源泉”,并在赛后不到一个月、演唱了电视剧《她很漂亮》的推广曲。


不仅艺人声名鹊起,经纪公司也借此机会“火了一把”。经此一役,AIF、坤音、麦锐等偶像厂牌都获得了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乐华娱乐也通过五个出道位、确立了国内偶像经纪行业的头部席位。除了现有玩家,不少新偶像厂牌也拔地而起,老牌影视公司更纷纷开始招募练习生布局偶像产业,大批资本注入偶像市场,行业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一夜成名”之后


(节目)就像一所大学,你出来之后,每个人还是会有不同的方向。”近日,已经结束节目一年多的董岩磊这样告诉毒眸。


从廊坊和萧山的“世外桃源”离开之后,很多练习生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就此迎来新的起点。但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整个娱乐圈的资源争夺,毕竟他们要面对的,不仅是赛时的练习生,还有其他已经在演艺圈打拼多年的成熟偶像。


经纪团队的规划成为决定赛后选手发展关键性因素。出道的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逐渐走出圈层,受到大众关注;没有出道的坤音四子、刘人语等人气选手回到原生公司成团出道;有人和原公司解约,面临着独自奋斗、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如果将接下来在娱乐圈比作航海,代表经纪公司的“船只”,则是决定竞争结果的重要因素。“大公司可能是庞大的舰艇,小公司或者自己一个人奋斗的,可能就是一个小的游艇。”周锐有些风轻云淡地对毒眸说道。


董岩磊无疑站在了慈文传媒这艘“大船”上,职业发展显得一帆风顺,《奇葩说第五季》《奇妙的食光》《真相吧!花花万物》等综艺接踵而至。按照慈文的规划,他接下来的工作将继续聚焦在演戏和综艺上,唱跳并不会成为主业。“经纪公司肯定根据艺人的爱好和特质去规划路线,我可能会把唱歌当作一个爱好,但不是主要工作。”


《奇妙的食光》中的董岩磊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或愿意乘坐“大船”,只不过,大多选择单打独斗、独自控制“游艇”的练习生们,在娱乐圈的航行都十分坎坷。


作为个人练习生参赛的周锐,拒绝了大公司抛来的橄榄枝,在赛后两个月自行组建了工作室。他告诉毒眸:“我去了大船,可能就只能坐在船上,任凭船长来掌舵。在我的小船上,我可以自己当舵手。”只是,高度自由的同时也带来了困难,小工作室在运营管理方面和大公司相比有更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周锐和他的团队至今仍在探索。


周锐于去年6月组建工作室


而离开组合的范薇,在《创造101》结束后回校完成了学业。当时,爸爸对她说:“你现在就是一个大四毕业的学生,这条路结束了,还有其他的可以重新开始。”于是,她再度北上寻找机会,像千万个“北漂”一样,和他人合租,找公司面试,被老板拒绝或者拒绝老板。目前,她终于签约了新的经纪公司。


范薇已经签约了新的经纪公司


除了经纪公司差异带来的不同命运外,在国内产业的大环境下,小偶像们的生存之路也因其选择的方向显得全然不同,他们中的大多数也并不乐观。


董岩磊的另一个幸运之处在于,他所签约的慈文传媒是业界知名的影视公司。比赛结束后,他便就拍摄了《风暴舞》《等等啊我的青春》等剧集,后者正在优酷播出。转型演员,对于不少以偶像身份作为跳板的艺人而言,都是不错的选择,包括陈立农、范丞丞、孟美岐、吴宣仪等在内的头部选手都纷纷进组拍戏;而本身就出身演员的戚砚笛、郑锐彬等人也回归了原本的路线,在各类影视剧中露脸。


范丞丞的新戏《灵域》


但是,除了头部偶像和影视公司出身的选手,其他人接触到的多为不知名的小项目、缺少真正被看到的机会。而随着影视寒冬加剧、税收政策改革,影视项目的开机量也在逐渐减少,这让原本就缺少机会的他们雪上加霜——


“今年我能感觉到机会在慢慢减少。去年还有人说,‘我们这里有首歌啊你来唱一唱’、‘我们这里有部戏你要不要来面试一下呀’,今年这样的声音逐渐变少了。”范薇告诉毒眸。甚至在参加某剧组试镜时,很多二试淘汰的演员又重新参加三试,导致面试时间严重压缩,本来排了两场面试的她只能参加一场。那个时候她忽然真正意识到,就连面试的机会都变得很不容易。


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比唱跳偶像幸运:与韩国偶像一发歌就能在打歌节目推广不同,国内唱跳偶像市场并没有因节目而迎来快速发展,唱跳偶像们赖以生存的打歌机制和舞台并没有建立起来,留给他们展示唱跳能力的只剩下各类晚会。但就算是关注度最高的春节联欢晚会,也到了用流量明星吸引观众的时候,对大众层面的输出不够。


唱跳艺人们能选择的只剩下综艺。然而,“限秀令”限制了选秀艺人上综艺的空间,如范丞丞、毕雯珺在参与《爸爸去哪儿第六季》录制后被换下;乐华七子登上的《真相吧!花花万物》遭延播;据传要录制《快乐大本营》的火箭少女和部分Nine Percent成员也没了后续……尽管目前来看,“限秀令”的影响只波及暑期综艺,但当时正值节目结束后的热度高峰期,错过了这两个月,他们其实很难再迎来这样的机会。


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下,有不少人选择了放弃。去年在《偶练》中由B班升至A班、惨遭淘汰的张艺凡,在与公司解约后回沈阳做回了dancer;在《创造101》初评舞台中展现出色唱跳实力的林珈安做起了设计师,并在去年10月登记结婚、目前正处在生子后的恢复期。


回到沈阳做回dancer的张艺凡在《偶像练习生》一周年时发布了微博


面对日渐缩小的发展空间,董岩磊似乎并不担心:“公司是专业的,我按照公司的规划来嘛。”而周锐或许是因为有过几年的沉浮,对选秀红利的消退显得很坦然:“比赛结束后其实你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充实自己。当然,迷茫还是偶尔会来到你身边。”


相比之下,范薇或许是三人中对未来最为焦虑的一个。在北漂初期,没有了组合的约束和比赛进程的压迫,突然的“自由”让她无所适从:“当时我突然发现我每天凌晨都可以点外卖,没人管着我,有段时间就开始每天疯狂点外卖。”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这样的生活没有意义,“只是在过度地消耗你自己”。


赛时的队友、已经出道的伙伴们,令未出道组艺人的命运显得更加不堪。其中,“火箭少女101”凭《卡路里》频频出圈、杨超越更是在综艺中大受好评;蔡徐坤微博动辄千万的转发和邀约不断的通告,让他始终活跃在观众视野中;就连未出道的王菊等人,也依然保持了赛时的高热度,尽管关注度难以避免的有所下降,却也依然频繁活跃与微博热搜榜......


回看过去一年,去年的节目更像是许多练习生的一场梦,赛时的高热度退去,缺少运营和规划的大部分练习生,正在难以避免的走向“消失”。就连运营不当的Nine precent的热度也快速衰退——美梦成真之后,迎接他们的并非一路坦途、而是更大的考验,若只依靠比赛时的热度,而缺乏在艺人职业中长久的规划,可能会在故事的开头便会迎来终结。


Nine Percent从去年4月至今的百度指数

大浪淘沙


他们的一些人并没有放弃对下一个高光时刻的期待和追逐。只不过,命运丝毫没有他们松懈的机会,在他们赛后倍感压力、还在探索方向时,全新的节目和竞争者来了———

今年年初,《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三档选秀接档上线,新一批偶像复制他们去年的路径涌向市场,不少去年的粉丝,又拿起手机投入到了新的选秀投票中,他们被取代的概率在加大。


三档选秀同台竞争


然而,新节目和新偶像的涌现,也侧面说明偶像市场并没有完全饱和,仍然在接纳新人,这也意味着他们仍有机会。


周锐选择继续做音乐,但面对国内低迷的原创音乐环境,他只能选择用其他收入来“养”音乐,并在工作的间隙,往时间表里填充了各种课程来丰富自己。“没有人会不担忧人气下滑,就像《寻梦环游记》里一样,被人淡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希望他们不把你遗忘掉,你就要拿得出你的作品。”他告诉毒眸:“我现在也想很笃定地说‘我周锐一定会出一个很牛的作品’,但这不是一个实际情况,实际情况就是自己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去努力。”


周锐的行程表一半都是上课


范薇在每天上表演、舞蹈、吉他等课程的同时,还在努力尝试新鲜事物。第一次上b-box课时,就连老师都觉得很惊讶,但她告诉毒眸:“我就是很喜欢。”工作间隙,她用b-box解压:“有一次我跑去我们老板办公室说要给她打一段b-box,老板愣住了哈哈哈。”她甚至开始在各种碎片化时间里看工具书、学习把其他行业的经验转化成自己的方法论。她告诉毒眸:“互联网行业有各种工具书来指导你怎么做,做偶像并没有,但其实用户留存本质上就是粉丝流失,它们是互通的。”


范薇在学习b-box


赛时采访中说想要重新买下1931剧场的她,如今觉得要务实一点。未来,她希望能兼顾演戏和唱歌跳舞,谈及赛后提及的在北京五环买房的梦想时,范薇笑着告诉毒眸:“现在可能买了个厕所吧,今年争取再把一个阳台买下来。”


董岩磊则在赛后的心态调整得很快,目前,他刚刚结束了《明月照我心》的拍摄,接下来会在继续学习表演,按照团队的规划、稳步向前。他的心态一直很乐观:“我觉得在剧组里能学到的东西,比你在课上能学到的东西更多。”所以他也希望能多接几个自己喜欢的角色,接下来,他“接下来多录几档综艺节目”。


董岩磊结束了新戏《明月照我心》的拍摄


面临竞争愈发激烈的市场,只有足够优秀、留下作品的人,才能在市场的“大浪淘沙”中留下来,这激励着偶像们不断自我成长,从而形成市场竞争的良性循环。


对于这些从选秀中走出的偶像来说,节目只是一个打出名气、扩大圈层的助推器,偶像的身份也可能只是一块跳板,如果单纯依赖节目播出后的一时热度、不去进行长远的规划,所谓的偶像梦可能只是浮上海面的泡沫,在大浪席卷中轻易地就破碎了。长远的发展如何,还是要立足于自身的作品、及经纪公司在赛后的运营。


如今,选秀偶像还在迭代。《青春有你》决赛之夜,李汶翰、陈宥维等人气颇高的训练生纷纷登上热搜,新的9人男团UNINE出道,人气选手施展也在节目结束后率先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只不过,“追星女孩”们的狂热消退得很快,节目给了他们成名的机会,也令他们快速被新人取代。


下一个四月天,这批新人又将走向怎样的未来呢?没有人知道。




本文为作者 毒舌产业号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09124/

广州有好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点击详细了解

免费申请机构认证加V,共享影视工业网平台群宣传资源

关注微信:毒眸

推荐到抽屉 收藏 |  回复(0)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正向排序反向排序

广州有好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本文作者:广州有好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机构类型:影视媒体

人气:307485+关注

影视工业网微信扫码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 APP

学习成长、建立人脉,找到工作。成就影视梦想。
关于影视工业网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工作机会 提意见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京ICP证140369号】 【京ICP备05039504-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京)字第035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