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秃鹫会说话--令人难忘的电影音乐之《德州巴黎》

4月18日 16:03
孙太勇、 等人看过

文章原发表于本人公众号【文山宗】,原标题:《如果秃鹫会说话--那些令人难忘的电影音乐主题 (一) | 听电影》。


纵观电影里的主题音乐,我们发现基本存在两种类型的配乐。一类是有旋律带有人物角色气质的,一类是氛围类没有旋律线条与特征的。这其实和音乐本身的发展是有关联的。


西方音乐发展的完备和体系化导致我们一般对音乐风格和技术的演变讨论基本还是以它为标本来进行的。

简单来说从西方古典传统时期到印象派基本上音乐是具有旋律因素和发展逻辑的但是从印象派开始有了些松动。


以致到了现代音乐时期由于它的美学要求和技术发展使得现代音乐几乎成了旋律的掘墓人,旋律因素在现代音乐里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了。


因此纯音乐写作思路对于实用性音乐比如电影音乐创作也是有极大影响的。这样的发展也是一个必然趋势。

虽然有这样的发展趋势,但是那些非常有魅力,个性,感人至深地并且有鲜明旋律的电影音乐始终还会在我们的脑海中跟随着影像一起挥之不去。


 01 

 

德州巴黎》(Paris, Texas)是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于1983年9月29日-1983年12月11日在美国拍摄的一部剧情片。由哈利·戴恩·斯坦通,娜塔莎·金斯基等主演。

查韦斯(哈利•戴恩•斯坦通 Harry Dean Stanton 饰)迷失在德州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因为身体虚弱而昏迷。


医院联系了他的弟弟沃特(迪恩•斯托克维尔 Dean Stockwell 饰)来接他。出院的查韦斯一直沉默,直到看见“巴黎,德州”的牌子,才终于开口。 

回到洛杉矶弟弟家,查韦斯见到了儿子——亨特(亨特·卡森 Hunter Carson 饰演),弟弟弟妹其实是养父养母。

但是亨特对突如其来的父亲并不接受。

后来,查韦斯用很特别的方式收复了孩子的心。通过交流,查韦斯了解到孩子的生母——简(娜塔莎·金斯基 Nastassja Kinski 饰)的下落。

于是,父子踏上了一条寻母之路…… 

本片获第37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

Paris, Texas


 02  


本片的主题音乐在片头就出现了。滑棒吉他奏出的一段非常伤感的d小调旋律。


一个模进关系的上下四句加上两个具有尾声性质、并且重复的乐句构成六句的多句乐段。


它是从d小调的三音“f” 开始的,围绕“f”的下行小二,小三的材料发展构成了第一句,主要的手法是重复。

这种不断重复的小二度,小三度下行就像一声叹息在空旷的原野上回荡……第一句一出来就击碎了所有人的心。


第二句重复第一句,唯一变化的是吉他的演奏音色。单音正常演奏音色、单音揉弦、滑棒音色、滑棒加揉弦、装饰音旋律性加花,这几种音色演奏随着情绪来回变化和叠加。


第三句基本是由调式属音“a”跳进到主音“d”这两个音的长音并引出第一句材料上六度的模进。


这个由属音到主音的跳进积累了一种力量,这个力量在前面的旋律铺陈下,它显得特别亢奋。


但是这个短暂的力量却换来了不断的同音下行,这股力量在下行中消解,随着再次的重复它已消失殆尽……

旋律声部长时间的静止,在吉他伴奏分解和弦平静的呼唤下,第五句珊珊而来。

可这时旋律只剩下叹息和心碎了。


第六句重复第五句并加重了整个尾声的悲伤和绝望……

She's Leaving The Bank


On The Couch


这个主题整体是忧伤的、哭泣的,配上影像苍凉萧瑟美国西部一望无际的旷野。


满眼都是绝望,满眼都是无助,潮湿蔓延在空气中。


当一只生性凶猛的秃鹫,一只长途涉险后惬意地盘旋在深蓝色天空的秃鹫这时飞过。


它会瞬间被空气里猝不及防的悲伤给击倒,未来一段时间伫足垂头可能会是它唯一拥有的姿态,一种深陷其中无法自动更新删除的姿态……

这段音乐还需要关注的是它的节奏和空间。


一个低音区铺底长音与悬置在空中的旋律两者形成极大的空间反差,吉他奏出的小调式旋律好像被默默地丢弃在半空,撕裂状。


这样的结果使得吉他这段本来就很伤感的旋律听起来显得更加孤独和无助……


这个应该是录音后期音量配比选择和乐器在虚拟音响空间摆位的结果。


还有它的节奏比较自由,有点散板的意味,前短后长重音被置换,切分不稳定的听觉效果持续加重了主角步履的蹒跚,疑惑和迷茫牢牢控制了男主角的内心。


绝望也随之溢出了整个屏幕……


思考已是另外世界的事情,他的认知和他的感官这两者已经失去了联系。


 03  


这就是影片的开头,一个令人心碎的音乐主题配上主角在空无一人的西部旷野里踯躅的画面。


而且这样悲伤的情绪会一直拖拽你到结尾,就算影片完结了还久久不能释怀。


它就像一个巨大的问号被音乐提出来,留存在男主角的内心也同样被放置在观众们的内心里。

Nothing Out There


随着影片的线索层层推进,答案最终解锁。


导演在这用了很多的笔墨描写这个男主角的状态,一个其貌不扬、木讷、内心充满火山一样汹涌情感的下层美国普通男人失语,失魂的状态。

他是多疑的,悲伤的,自卑的。


在我看来自卑和自大是同义词,某种程度上自卑的人其实非常自我。


由于陷入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才会导致他对周遭失去正常的判断。


外部的反馈和他内心的结果形成极大的反差之后自卑就变成了他的应激反应……


因此多疑也不可避免的攫取他,吞噬他。


悲伤将变成他最后的去处。逃,逃到悲伤里去。


那里才有自己的清晨和日落,自已在世上唯一可以拥有和给他温暖的安全屋。



幸好他是善良和智慧的,在找到答案之后平静的接受和离开了。


另一角度来看这个人其实也是非常有能量的,离开正常的生活轨道流浪四年。


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这不是勇气,这是伤心和深爱还有不同凡人的能量合力的结果。


 04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再次重逢的片段。在一家提供聊天服务的色情俱乐部里,查韦斯在窗的这头,在窗的那头。


他们俩只能通过唯一的话筒线来交流。两次对话后认出了对方,查韦斯也找到她离开他的原因。

狭小的空间内所有信息交汇基本是靠对话完成的。


因此对于编剧来说台词的写作非常重要,需要精准度也需要内心的怜悯与声临其境的情感。


也非常考验演员的肢体表演和声音台词的表演能力。

I Knew These People


语言在这起到决定性的因素。换作其他导演可能会在两人对话中插入大量的回忆镜头,各种叠画和闪回。


就靠声音一个元素,而且空间调度范围小和可变因素很少,可运用的手段非常有限。


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很考导演调度的能力,如果驾驭不好会非常乏味。更不能带动情绪情节的发展。


所以细节很重要,镜头给观众信息的方式就需要尤为节制和具有非常好的控制力。

Cancion Mixteca


No Safety Zone


在这我们能感受到文德斯超强的导演把控能力,这段戏的处理也非常符合他的电影语言风格,内敛而隽永。


这也是声音运用独挑大梁的典范。


话剧和电影在这重逢了,一般导演拍电影会很怕拍的像话剧,会给人留下导演不会拍电影的印象。

但是好导演,对于有风格和懂电影视听语言导演来说这恰恰不是禁忌……


而且这部影片看起来不太像美国片。虽然到处充满了美国元素。


如果把美国元素置换掉应该会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欧洲片。


这应该都是导演审美趣味的追求和电影语言风格化的选择使然。


She's Leaving The Bank


这可以算是一部美国西部公路片,关于寻找和失去。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父子、兄弟、母子各种关系的转化和成长。


这也是一个爱情故事,两个相爱的人该怎样学会在普通乏味的家庭生活里相互适应的故事。


炙热的爱在狭小的空间里会滋养甜蜜也会昏眩灼伤……


谁在深爱中不感到莫名恐惧/谁在深爱中不感到莫名恐惧/如广场上的绝食男女/临终失禁的老人/谁允许热烈/最烈的烈酒倒入啤酒桶/消灭一个又一个气泡/谁在丛林中/不害怕远处的脚步声/谁看到你的眼神不捂住嘴/有些谋杀无关人命/更多人,更多人死于/全然交付后的心碎


2012/1/24 巫昂 《谁在深爱中不感到莫名恐惧》


文山宗工作室联系:611982570@qq.com

影视配乐,歌剧舞剧音乐作曲,音乐教学教育培训,音乐会委约室内乐,管弦乐  


本文为作者 文山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9551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