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权力的游戏》片头!第八季新片头诞生记

4月18日


毫不夸张地说,《权力的游戏》的片头绝对称得上是杰作。


权力的争夺和阴谋是《权力的游戏》小说的核心,创作剧集的初衷则是为那些没看过原著的人展现精彩绝伦的故事。《权力的游戏》已经获得38项艾美奖,但是最先拿奖的则是片头,作曲家Ramin Djawadi创作的片头曲也备受好评。观众都非常喜爱这个片头,它是YouTube上被模仿最多的视频之一。但是制作者并没有沉浸在已经获得的巨大成就里,而是在最后一季呈上了全新的作品。


在每一集里,片头展现的片段都暗示着其剧情,并在引入新城邦时添加新的地点。但过去七季从未像新的一集一样,有这么大的变化。为了了解这些变化,我们和制作《权游》片头的Elastic Studios的两位项目负责人聊了聊。他们也制作了《真探》、《守望尘世》、《朽木》、《嘉年华》和《西部世界》。Elastic的创意总监Angus Wall和艺术总监Kirk Shintani向我们解释了为何会改进片头,《权游》的片头是如何受到其他剧集所影响。



你们讨论过有哪些地方是需要在新片头特别强调出来的吗?


Angus Wall:其实还是很明显的,每一季开始前,我们都会跟编剧D.B. Weiss和David Benioff以及 制片人Greg Spence和Carolyn Strauss讨论,我们对于剧情如何发展并没有疑虑。


老实说,他们为我们提供了这些地点。他们为我们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让我们可以安心制作每一季的片头。比如,我们并不完全了解第八季所有的故事。但是我们知道一些基本的内容,并且将之放入我们的制作里。我觉得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应该从哪儿开始,以及到哪儿结束。我的意思是,这一季的片头和过去几季完全不同。


以前都是从君临开始,或者星盘,然后回到君临。我们倒是也继承了这一点,只是从另外一个不同的地方开始,也就是北境长城,然后我们扫过城墙,直直向南。这样一来对于剧名就很直白,“权力的游戏”,因为我们最后将画面定在了铁王座上。这也是最终季的最后走向,一切战争结束尘埃落定。



你们之前考虑过进入建筑内部吗?


Kirk Shintani:Dan和David早在2017年找到我们的时候就考虑过。他们就最后一季的片头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他们希望能改变现有的片头,让观众有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我百分百相信这与推动故事发展有着紧密的联系。


(自第一季后)后续的故事如何发展绝对是我们最想知道的。我们决定采取鸟瞰的方式和更宽广的视野来做片头。随后Dan和David跟我们说,他们希望有一种飞入建筑的感觉,我们很惊讶:“这要怎么做?”因为这样我们就得推倒之前的工作,由外至内重新制作一遍。这一季比其他任何一季都像第一季,因为我们重做了整个片头。我们没有用任何之前的素材。第二季到第七季差不多就是个编辑整合的工作,把以前已经做好的内容重新编排一下。但这一季是全新的,所以让我们有一种回到第一季的感觉。



你们制作了红堡、地窖和王座大厅的内部。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AW:当你在建筑内部的时候,我们得提出几个新问题。比如“这个空间要如何点亮”。尤其是在临冬城的地窖里,整个区域都是由火把照亮的。所以实际上临冬城的地窖我们设计得最多,从一开始如何照亮到最后这个完全不同的版本。虽然差距也不是那么大,但还是不一样。有点像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当我们第一次进入临冬城的时候,我们搞了很多非常漂亮的照明效果。平板灯一直开着,贯穿整个片头,当你探索这些空间的时候能带给你一种非常戏剧化的效果,很酷!


最后的壁炉城是新加入的,你们是怎么设计的?


KS:这个新城堡最主要的部分就是,你会发现它是螺旋状的。这也是自第一集开始异鬼的主题。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酷的小花絮,如何将这两者融为一体。Dan和David也认为把最后的壁炉城放在这里很酷。


我也注意到片头有蓝色格子沿着一些剧集走向在翻滚,显然这是冰在扩张。但是我也很好奇你们为什么用方块。


AW:这是早在第一季我们就讨论过的内容,用这些方块会让地面看起来平整的同时能看到变化。这可以代表人物的移动,军队的前行,或者剧集的进展之类的。这是直到第八季我们才引入的设计。


你们在剪辑的时候有没有放弃一些很好的点子?


KS:我觉得讽刺的是,我们九年前就开始想这么做了。在第一季的时候,我们有太多没有实现的想法,在过去的七季里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重新做出来。所以最终季给我们了一个机会。第一季的时候我们想展现所有的内容,但是我们不得不选择一个更广的视角来给观众展现君临城在哪里、临冬城在哪里、阿斯塔波在哪里等等。这其实更多是在给观众一个地理概念,让人们能有一个大致的地图概念。但是到了第八季,大家对此早已捻熟于胸,所以我们有机会展现在第一季就想放出来的精妙细节。


现在是不是比差不多十年前刚开始做片头的时候来得更容易一些?


KS:最大的区别就是电脑了,现在软件的更新让人难以置信。我们还在用差不多一样的软件,但是非常轻松就能看到更多细节。第一季的时候,我们很担心服务器难以承受负荷,因为渲染的内容太大了,我们只能分批进行。而第八季的素材量——我记不清具体数字了——可能是第一季的20倍、25倍大。不是很精确,我只是想表达数据量真的很大。


AW:我们今年为最终季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们为一切都标出了精确比例。在前七季里, 这些细节比例还都相对模糊。比如,在前七季里,你完全没办法了解红堡相对于这个世界的比例大小。而在第八季,红堡大概20英尺高。所以我们在设计这些内容的时候会非常非常精确地去度量它们的尺寸和比例。



星盘,就是那个旋转的带着各种小画的带子,我知道一共有三条带子,讲述了维斯特洛的历史。你有考虑加上第四条吗?


KS:确实考虑过,但我意识到星盘在前七季里都有点“史前”的意思。所以当你在星盘里寻找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只会回到第一季。因此星盘会给那些聪明的观众带来更宏大的维斯特洛历史。在第八季里我们改进了所有的束带,让上面的内容真实反映当下剧集的内容,包括那些需要被历史记载的重要事件。所以,在第八季里我们需要做的最难的一部分是找出剧中最重要的三个事件。

 

我注意到你们找马丁参考了地图,以确保所有的建筑景观比例是正确的。那你们找他参考了内部设计吗?


AW:没有。

 

做出了粉丝们认为世上最牛逼的片头,你们感觉如何?


AW:这个问题很好。比《破茧飞龙》还好?你是认真的吗?实际上,我觉得在Jim Rockford(该剧主角)手机上留下的信息改变了每一集,这一点确实给了我们一些灵感。我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说过,但实际上这真的是灵感的一部分。


等等,《破茧飞龙》的手机信息是你们想改变《权游》片头的原因?


AW:主要是个参考,比如“每一集的片头都不一定要一样呀”之类的。其实每一集都有不一样的片头不是很酷吗?

 

你曾在《Art of Title》的一篇采访里谈到制作原创片头“就像复制一个物理存在的东西”一样。为什么“物理存在”对你那么重要?


AW:我觉得我们都想做出能够真实存在的东西,至少在剧里如此。因此,我们会用剧里存在的材料来搭建这样的内容,比如木头、金属、皮革、化纤、玻璃等等,这都能和剧集很好地契合。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956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