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了《复仇者联盟》系列的导演罗素兄弟是谁?

4月25日 00:07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复仇者联盟4》零点场破1.8亿,预售超过7.7亿人民币,上映刚刚开始已经开始在打破记录了。据猫眼数据,《复联4》首日上映排片84%,票房占比98%。相信《复联4》未来打破进口片在中国的票房记录也绝非难事。



从 2008 年的《钢铁侠》开始算起,截至 2019 年 3 月的《惊奇队长》,历时11年,漫威电影宇宙一共推出了 21 部电影,漫威电影宇宙终于在《复联4》迎来故事最后的高潮。


看似辉煌的漫威,也不是每一部电影都非常成功,总在票房或口碑上产生波动。比如拿MCU电影宇宙第一和第二阶段中乔斯·韦登导演来说。他在《复仇者联盟1》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复仇者联盟2》并没有达到预期,直到后面漫威直到了罗素兄弟,拍出了《美队2》才让大家看到新的希望。



而罗素兄弟也没让人失望,仅仅用6年的时间,就变成了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导演,罗素兄弟二人初次接手《美国队长2》时,采用政治惊悚+写实动作的全新跨类型风格重新定义了这一系列。影片全球票房破7亿美元,是前作的两倍,一度被认为是当时漫威最好的电影(烂番茄89%,豆瓣7.9)。



紧接着,他们又以堪称史诗的格局打造出「复联2.5」版本的《美国队长3》,全球票房冲至11亿美元,同样口碑满满(烂番茄91%,豆瓣7.7)。到了《复仇者联盟3》,这部年度话题大片已迈过20亿美元大关,跻身影史第4。



虽然罗素兄弟目前是好莱坞最抢眼的导演二人组,但兄弟二人均非电影制作科班出身,可以说,是他们对影视的热爱助推他们一步一步进入好莱坞最优秀的编剧、导演以及制片人阵营。


罗素兄弟在学生时代两人仅仅靠着自己的学生贷款和信用卡完成了自己的首部影片《碎片》,并且凭借这部作品在1997年的斯兰丹斯电影节上,让曾执导过《十一罗汉》等影片的史蒂夫·索德伯格发现了他们。2003年,罗素兄弟开始在电视圈崭露头角,创作的情景喜剧《发展受阻》获得了六次黄金时段艾美奖和一次金球奖,兄弟俩也凭借此片获得了艾美奖喜剧类剧集最佳导演。


《废柴联盟》


2009年开始连载的另一部喜剧《废柴联盟》则是让罗素兄弟得到了更多业内人士的认可,两兄弟由此进入了漫威影业的视野。除了名声与地位方面的收获,这部剧还使得罗素兄弟在平衡同一故事不同支线的人物故事中游刃有余,为后来处理《美国队长2》和《复仇者联盟3》复杂的多线故事和纷繁的人物角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正是这种能力使得罗素兄弟成功吸引了漫威总裁凯文·费奇的注意,漫威超级英雄电影需要一个能在庞大的漫威宇宙观里具有全局观念,保持头脑清晰的导演,而不是仅仅能在视觉效果上炫技的技术派导演。


另一方面,漫威不仅仅是看中罗素兄弟的创造力,还有他们的合作能力和工作态度。罗素兄弟为了应聘《美国队长2》的导演职位,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四次与漫威碰头,在还没有正式被聘用之前就已经打磨出《美国队长2》的轮廓,一本30页的小册子涵盖了参考影片、故事脚本、剧本、电影主题基调、影片打斗的方式等等。从此,罗素兄弟获得了漫威高层的信任,由独立导演人成为了继元老级导演乔斯·韦登后的漫威宇宙的新掌舵者。



除了漫威导演这个标签,罗素兄弟拥有自己的导演工作室Anthem&Song Pictures;而他们旗下另一家创意公司Bullitt,《速度与激情7》背后的华人导演林诣彬(Justin Lin)是合伙人之一,并希望成为一家以“创作者中心制”的影视公司。为了网罗新人导演,他们在美国诗兰丹斯电影节(Slamdance)设立奖项,并已开始为Netflix、环球科幻频道(Syfy Universal)等平台制作美剧。他们还涉足广告领域,可口可乐、雪佛兰、英菲尼迪……不少国际一线品牌的商业广告也都出自他们之手。


前段时间,美国导演工会DGA对罗素兄弟进行了一次深度专访,内容主要偏向这两位导演的工作习惯,拍摄的方式方法,罗素兄弟也非常实在,分享了他们的一些办法,推荐大家阅读。


原文:https://www.dga.org 翻译:雪梨猫



问:假设现在让你们教一堂关于如何执导漫威电影的课,首先你会在黑板上写下什么?


安东尼(A):一定要睡够(拍片时,罗素兄弟非常能熬)


乔(J):和其他项目一样,你必须知道要讲述一个什么故事。通过制作漫威电影,我们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片方给予了我们大量的创作自由,在拍电视剧时我们拥有创作自由,我们拍电影了,也希望能够如此。我们就想做一家像漫威一样的制片公司。


并且非常好的一点是,它们沟通结构非常精简。凯文·费奇会每天都与你交流,这样你可以立即获得所需的答案。这里没有繁冗的基层结构,无需猜测老板的想法,并且老板是个很有创意的人。这里与其他制片厂没什么不同,一切围绕题材和导演,导演会向上汇报自己的计划。凯文欣然接纳各种不同的声音,詹姆士·古恩《银河护卫队》经常和我们想法不同,他和瑞恩·库格乐《黑豹》以及瓦伊提蒂《雷神》都很不一样。


问:你和编剧克里斯托弗·马库斯以及史蒂芬·迈克菲利合作了所有四部漫威电影,那么你们相处得如何呢?


A:这是非常深入的合作关系,我们和他们在一个房间里相处了几个月,聊遍所有可能发生的故事线。


J:这是从电视剧制作中借鉴的过程,合作对于我们的关系是非常关键的。和其他人沟通对我们而言很简单,因为这是安东尼和我25年来每天都在做的事。


A:担任大片的导演,剧本是否符合你的期望是很重要的,因为事物在设计、构建和结构方面的过程很复杂,所以这些都需要来自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文档,也就是剧本。



提问:据说原本打算同时拍摄《无限战争》和《终局之战》两部电影,是什么改变了这一计划呢?


A:原本合在一起拍摄是为了节省演员费用,这样每部影片就能启用更多演员,这是电视剧制作的典型优势。然而,获得批准之后,我们发现了它的缺点。这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尤其是如此复杂的大片,每次开会都要一天,因为覆盖的内容太多了,而大家也听得越来越迷茫,包括我们自己也有点乱。最后,我们只能将两部影片分开拍。并且重要的是,我们认为这两部电影是有区别的,所以不希望大家的创造力受影响。


提问:所以选择了连续拍摄,这么做也是为了避免心累?


J:拍摄比所能想到的对体力和精神的要求更高。

将这样大的制作从剧本搬到银幕上需要惊人的意志力,我为这部影片是操碎了心。之前,有人给我们讲了这么个故事,有个年轻制作人问斯皮尔伯格:“我想要拍我第一部大电影,您能给些建议吗?”斯皮尔伯格回答:“好啊,你需要先去找个健身教练。


提问:除了健康的身体,还有什么能保证连续拍摄的成功呢?


J:专注和纪律。拥有足够的时间准备材料,并且必须要有效率。



提问:你们准备时间有多久?


A:我们在亚特兰大筹备了6个月时间。


J:但在那之前我们在洛杉矶待了8个月。有趣的是,在做电视节目的10年经历中,我们曾有次达到三档节目同时播出的情况,而且全都在派拉蒙制片厂制作,所以当执行制片从电视转到电影,他们依然受过训练了,想想J.J.艾布拉姆斯、乔斯·惠登和贾德·阿帕托。我们能处理大量工作,具备高效的系统,这些都是在制作电视节目时提升的能力。我们经常对年轻的电影创作者说,业精于勤。如果你想成为电影创作人,去拍。在这方面电视能给你提供很多机会。


提问:对于这种规模的制作,如何与主创队伍进行沟通?


J:一切都必须心有灵犀。


A:所有事都必须一遍又一遍地过。


J:并且故事必须仍然一致。首先,将一切都写在剧本中,这样当他们读剧本时就能知道你的想法。其次,定期和主创团队开会:副导演、摄影师、第二摄制组导演,视觉特效总监等。


A:我们使用大量的视觉示例,因为文字有其局限性。视觉画面能传达更具体的想法。你不可能每天和不同的人就不同的事情进行多次对话。视觉画面可以很好的帮人理解,有时能够更迅速地将想法传达给其他人。


J:这些视觉参考资料对前期、后期制作都很有帮助。如果要创造一个CG世界,在前期制作中,我们会让概念艺术师反复修改直到满意为止,然后摄影指导给概念设计光,再让美术指导和摄影指导配合。而这将作为拍摄现场的灯光指南,让演员了解他们出于什么样的空间中,然后将它发给视觉特效工作室。



提问:漫画以其独特的图片叙事方式而出名,而电影创造了独特的美学运动。如何将两者合并?


J:镜头制作非常灵活,我们从未一比一的去按照故事板或视觉预览拍摄,这说出来蛮好笑的。我们在片场会使用故事板和视觉预览来沟通动作场景,但拍摄当天是不可能完全复制电脑做出来的数字画面,所以表演会更为即兴,会基于片场的各种元素进行一些发挥。


提问:你们喜欢演员即兴发挥吗?


A:我们是非常注重表演的,喜欢给予演员充分的表演自由。


J:和电视剧即兴表演的喜剧演员合作了多年以后,我们已经摸出了门路。很多时候在你了解即兴表演如何帮到你之前,同条场景你必须拍个两三次,然后和演员及编剧一起分析、重塑场景,形成新场景。


A:这可能会导致对白的改变,也会导致布景的改变。在漫威公司工作让人惊叹的一件事是其充足的预算和视觉特效制作能力。所以我们能在现场做大量改动在后期修复。


提问:即使针对复杂的动作戏,这种实验也有效吗?


J:当然,只要你清楚你拍的是什么。


A:如果我们要改变它,肯定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有时是某个特技动作,即使在体育馆排练过,在片场你必须对它作出反应,你必须适应现场的环境。



J:以《寒冬战士》里的寒冬战士和美国队长之间的战斗为例,一个复杂的高速公路片段以两人三分钟的互殴结束。我们做这场战斗的视觉预览用了几个月时间,演员在体育馆模拟了战斗场景。到了现场四周是烧毁的车,烟雾,阴云密布,现场自然带着某种情绪……


我们没有根据体育馆里垫子放置的位置来装饰布景,而是根据视觉特效效果来装饰,所以我们将在现场改变特技,然后根据道具和布景进行调整。是否太长或太短了?使用什么镜头?我们花了一天排练、修改、增加和删减镜头以适应这个场所,然后接下来几天正式拍摄。最好的动作戏拍摄计划首先是要有个计划,然后扔掉它。


提问:你如何决定何时在战斗戏中使用低角度或高角度呢?


J:我们通常在45度快门开角Skinny shutter或90度快门开角Skinny shutter上操作,这取决于我们的帧速率。


提问:Skinny shutter更窄的光片开角?


J:这是调整快门角度的方法,也是胶片接收光线的方法。如果你调整角度为45度或90度,它会产生频闪。如果演员正在拍打戏,我们倾向加快帧速率使其更快一些。所以如果我们增加帧速率,那么我们的快门速度就不能调到45度,而是要调到90度,这样才有紧张感。这拍出来的效果让我们很满意,因为能打造出和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同样的流畅影像,它形成了跳跃帧,让镜头更流畅。


A:基本上,这是我们在拍首部美国队长影片《寒冬战士》发展出来的风格。乔和我有点迷恋动作,我们喜欢动作片,对此进行了广泛研究。



提问:为什么在打斗戏中这么运用高角度和低角度呢?


J:低角度往往能打造出英雄般的感觉。如果你想贬低某个角色,你倾向站在高处俯视他。但,高角度适合拍空间,而当你需要处理多个角色时,空间环境非常重要。影片诸如《内战》、《无限战争》和《终局之战》的空间画面就非常棒,因为你必须确保观众从情感和空间上都能追踪所有角色。


就像观看体育节目,观众的大脑只能容纳那么多视觉信息。我们需要在空间上定位他们,然后在整个片段中尽可能维持那条线。镜头的选择取决于空间和情感,比如,赤手空拳的打戏更适合用紧凑的镜头。


提问:你们兄弟俩是如何工作的呢?


A:我想每个导演团队的工作方式都不同,每个导演的工作方式也都不一样。这实际上是个性和过程作用的结果。对于乔和我,我们不分工作职责,我们俩都喜欢参与,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非常团结,这是我们工作的方式。我们彼此有一套迅速理解的方法,也喜欢和大家沟通,我们认为彼此应该要意见一致才不至于使大家困惑,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方式。


提问:是否有其他导演的动作镜头及其制作方式对你产生影响?


A:当乔和我成为电影制作人之前,我们就是电影迷。我们在克利夫兰附近一家很棒的电影院附近长大,那是我们接受的电影教育。我们成长历程并没有拍什么东西,我们只是喜欢电影。


J:还有研究电影,近似那种学术般的研究,我们直到很后面我们才去上了电影学校。我们坐在录像带旁边,一遍又一遍地看《美国贩毒网》,研究威廉·弗莱德金如何剪辑,他是如何运用声音驱动影像以及如何运用角度打造紧张感。我们看一百遍《好家伙》,在电影里面学到的比学校要多的多。



提问:谁先想成为导演的?


J:我俩共同的决定。他当时在法律学校,而我正在拿表演学位。罗伯特·罗德里格斯刚制作了《杀手悲歌》,我们从书上得知他如何用7000美元制作了这部影片。突然间,这对国内的影迷来说仿佛都成了触手可及的梦想。


A:我对当时所学的东西不感兴趣,我记得当他问我:“为什么你不去导演学校?”时,我反问:“有导演学校这种东西吗?”


J:通往电影行业的这条路很漫长,我们没有任何渠道。1994年,当我们制作《碎片》时,克利夫兰没有人知道如何制作电影。胶片在车库的冰箱里放了6个月,因为我们付不起冲洗费用。当时如果停电的话,整部电影都会毁了。


提问:电影是如何在史蒂文·索德伯格面前出现的呢?


A:我们将影片《碎片》带到纽约的独立电影市场,在那里只要付几百美元就能放映你的电影。我们招揽了满影院的人。影片结束时,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人,只剩下乔恩·菲茨杰拉德,他是斯兰丹斯电影节的创始人之一。他说:“我喜欢你们的电影,你俩应该申请参加我们的电影节。”我们去了斯兰丹斯,同样的,我们对影片进行大肆宣传,影院里坐满了人,电影节结束一周后,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又过了一周,史蒂文·索德伯格打来电话。只要有人被你的电影所触动,那么就够了。


史蒂文·索德伯格


提问:是1997年吗,当时他的喜剧作品《变态城》在斯兰丹斯电影节上映?


J:这是为什么我们能和他产生联系的原因。我们的首部影片是非线性和不受约束的,荒诞主义基调,是那种只有史蒂文·索德伯格才会回应的电影。


J:我当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电影学校,认为这只是我同学的恶作剧。但史蒂文很体贴,他带我们去用餐,并且吓了我们一跳。他说:“我想帮助你们制作另一部电影,但我担心我的职业生涯到头了。”当时,史蒂文是特立独行的电影制作人的模范,是圣丹斯最著名的故事,而八年后了他还在事业中挣扎。


提问:他当时正在制作《战略高手》是吗?


J:对。他说:“我得给别人挣点钱。”他向我们强调,这叫做“生意。”那是我们第一次这样想,你的艺术必须在某种程度上支持投入的投资,所以我们开始了和他的旅程,观看他制作《战略高手》和《十一罗汉》,并尝试拍摄《欢迎到科林伍德》。


J:我们接到了朗·霍华德的电话,当时他正在制作《发展受阻》。


A:我们导演了试映集,然后制作了许多剧集,出品了这部剧。当我们凭借《发展受阻》获得艾美奖后,我们收到了很多电视剧offer。


《发展受阻》


提问:《发展受阻》和《废柴联盟》在画风和基调上是截然不同的两部剧。


J:《Lucky》是部小成本电视剧,但需要经常变换拍摄地点,所以我们很少或基本不使用灯光,我们采用数字摄影是因为可以在不CUT的情况下拍摄更长时间,这样差不多一周就能节省一天。


朗·霍华德看到这个后说:“我希望你们将这点运用到《发展受阻》上,因为这部剧在7天内有35个地点变更,我们不想失去其中任何一个,因为这是这部剧至关重要的一部分。”那时,Dogme很流行,所以我们在头条上通知演员说:“自己化妆,我们要用自然光拍摄。”


A:这是真人秀节目的兴起,对吧?半小时的广告被更便宜、更受欢迎的真人秀节目吞噬了。罗恩是个非常聪明的制作人,所以他对我们说,我们必须拯救电视喜剧。观众所看到的喜剧已经有点过时了,因为我们知道如何白手起家地拍电影,所以《发展受阻》成了第一部网络电视上数字拍摄的电视剧。制片厂对此大肆抨击,他们说:“这将会是烂片。”我们的反应是:“是的,我们希望它看起来像烂片,这是部纪录片形式的节目。”既然外界评论已经出现了,如果你无法打败他们,那么只能加入他们,“这将是一部真人秀喜剧节目。”


J:这部剧的美学灵感来源于《人咬狗》,即一个纪录片团队围绕家庭,就像电影中围绕连环杀手一样,那是我们最喜爱的电影,如果你对比两部片,你会看到其中的影响。


提问:你执导《废柴联盟》试映集时是怎么想的呢?


A:我们的出发点是约翰·休斯。我们感觉试映集的本质了某种精神。然后,当然,这个节目继续成为对风格的探索。


J:想法是每周更换节目的画风,有惊悚,有动作,有《指环王》风格,还有卡通剧集。



提问:也许这种多风格是漫威邀请你制作《美国队长:寒冬战士》时他们注意到的?


J:凯文·费奇看了第二季的《彩弹球》剧集,这是Sergio Leone式的恶搞。凯文可能在看那集时说:“这些家伙了解动作片,他们很有趣。”


A:我们突然接到经纪人的电话,他说:“嘿,漫威手上有个下一部作品《美国队长》的导演名单,你们在名单上。”


J:我的壁橱里收着一套价值7万美元的漫画书,这些书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很重要。


A:但要被选中很难。我们在两个月里和他们开了四次会,两个月里,90%的时间都花在为争取工作而做的准备上。我们写剧本、画故事板,制作模拟预告片,调影像……当到最后我们终于赢得了工作时,我们也知道了要如何制作影片。


凯文·费奇


提问:漫威对此有何反应?

 

J:我们一向欣赏实验性的电影制作。这是个庞大的实验,在系列片中讲述一个关于许多角色在十年里交织的故事。听起来很疯狂。从概念上讲,这是电影史上最成功的实验,但我们一直在宣扬你必须出奇制胜,否则观众会超越你,这就是《寒冬战士》之所以和美国队长第一部差别巨大的原因。我们说过,这里有个逻辑重置。这个角色已经被冰冻了70年,他醒来,他知道的一切都消失了,所以我们能用这个角色启动一次非常有趣的存在之旅。我们是在外国电影中长大的人,所以主旋律对我们很重要。你必须具有政治观。我们想,让美国队长和他的祖国产生冲突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他必须打破制度才能前进。

 

A:当你告诉漫威尤其是凯文一些他们没想到的事情时,他们常常会很激动。他们时常在对影片的样子做各种设想。

 

J:我想我们可能是偏离公式最远的的导演。我是80年代收集的漫画,那时最初的神话开始被解构。将黄金时代的角色真人化,放置在真实的世界中,真的很吸引人。我们做的一切都是解构。美术和灯光越来越前卫,故事越来越灰暗,每个故事都撕裂上一个故事,直到你抵达我们杀死一半角色的地方。


提问:这些电影中哪个问题解决是你最喜欢的?


A:《寒冬战士》是在克利夫兰拍摄的,我们对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了,这里有个巨大的高速公路立交桥,多个斜坡纵横交错,所以我们精心设计了这个外景打斗戏的助跑(run-up)。我们需要将十字路口封锁两周,这绝对是一场灾难。


A:但是制作组将我们引向另一个地点。“伙计,那个地点是肯定拿不到的,我们该换个地儿。”我们说:“我们要在这儿拍!”只有这时你才知道你的团队多棒,他们支持你,聆听你所想实现的并思考能实现这一切的地点在哪里,他们做到了。我们的团队更像一个家庭,大家懂得合作。



提问:大反派灭霸在影片中的体型非常高大,你们是如何拍摄他和正常体型演员的互动呢?


A:他会穿动作捕捉服,有各种紧身标记的服装,这样特效部门就能抓到他的动作。他头上戴着头戴式摄影机,这样就可以捕捉到眼睛和表情。


他的镜头的拍摄一部分是在动作捕捉棚,一部分是在片场。当他和真人演员互动时,我们和演员都必须在场。考虑到视线问题,我们搭建了一个复杂的甲板系统,所以无论乔希如何移动,他都是站在8英尺高的地方,这样其他演员就需要仰头看他。

 

提问:你们是边拍摄边剪辑吗?


J:通常,每天拍摄10小时,如果每天12小时会让工作人员感到精疲力竭。当收工后,会在剪辑室待4至5个小时,看看上周拍摄的素材,如果我们觉得错过了一个特写镜头或是一个瞬间,或是某个表演失手,那么会进行补拍,这让我们能在制作过程中对电影进行改进,所以漫威电影几乎无需重拍,《寒冬战士》有2天,《内战》有3到4天,《无限战争》有5天。我们知道执导的过程就是评估的过程。如果已经打算要拆掉布景,那么为什么不提前确认确保万无一失呢? 


提问:和这么多知名演员打交道,自我管理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吗?


A:电影很成功,所以能吸引许多知名演员,但当进入这个大团队时,即使是大明星也知道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块拼图。所以他们也没有带动电影票房的压力。


J:人数太多了,这倒会造成后勤问题。我认为这是历史上最复杂的日程安排。


全文完


Hey,我是你的老朋友影视工业网。别人关注你走的有多远,我们关心你走的有多累。这周末开始,我们的第4届一“录”同行活动将带着讲师、厂商和礼品去到30个城市,让我们像许久未见的老友一样面对面,放松紧绷的神经,学习、交流、叙旧。点击这里即可报名。


4.14北京—4.16天津—4.18石家庄—4.21太原—4.23西安—4.26郑州—4.28济南—4.30青岛—5.07南京—5.09苏州—5.12上海—5.14杭州—5.17合肥—5.19武汉—5.22长沙—5.24南昌—5.27福州—5.29厦门—6.01广州—6.03深圳—6.06海口—6.13昆明—6.15贵阳—6.17重庆—6.20成都—6.22兰州—6.25呼和浩特—6.28哈尔滨—6.30长春—7.02沈阳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09769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