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G《猎灵师》项目受阻,概念设计、分镜师集体讨薪 | 独家调查

2019-05-05 13:15 1325

作者 | 猫叔


“《猎灵师》项目因政策原因整体叫停,第一部乐视欠上千万款项未回,法务部门在走官司。同时第一部参演的演员过世三人,我对(后续的)项目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也不想过问,如果是(你们)做了些工作,美术成品版权可以归属你们……”



面对概念设计团队的尾款催付,IFG(互联网电影集团)创始人管晓杰在微信群里这样答复。


历时近2个月,刘霁禹所在的3L概念设计团队为IFG完成了《猎灵师》续集的全部概念设计图共84张,按照合同约定IFG应该分5次付款,结果在付完第2笔款后便再无下文。反复催款后,最终得到这么一句答复,刘霁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刘霁禹曾担任《封神三部曲》《幽灵公主》的概念设计师,但像IFG这样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4月27日,刘霁禹通过微博向光影华视公开“讨薪”,却意外地拉开了一场集体向IFG讨薪的序幕。



微博发出后,刘霁禹才惊讶地发现,被IFG拖欠尾款的,远不止他一个人。


IFG《猎灵师》项目停滞,概念设计师公开讨薪


虽然管晓杰说“对这个项目不清楚,也不想过问,也不清楚你们的协定”,但从3L概念设计团队发给猫影文娱(ID:maoyingtv)截图来看,管晓杰一直在双方的工作讨论群中,直到被屡次催款后,管晓杰才“退群”、“拉黑”、“玩消失”,同时在群里的还有IFG华视光影CEO范江浩,以及项目制片人谭坦等其他IFG工作人员。



2018年9月4日,受IFG光影华视委托,3L概念设计团队正式开始工作,负责《猎灵师》系列电影《神巫之脸》《蛊寨低语》的前期美术制图工作,双方就此签订了协议,主要由组长李大新负责跟IFG制片人谭坦对接。



按照李大新的说法,虽然对方第一笔打款就已经推延,导致项目顺延,但前期沟通和工作都还算顺利。


“我们工作时间是从2018年9月4日到2018年10月1日,然后从2018年10月8日到2018年11月5日”。按照合同约定,款项一共分5笔支付,最后尾款应于制作完成后的五个工作日内(11月10日)支付。



然而等到全部工作已经做完,IFG款项也只打款三笔,其中包括一笔定金和两笔正式款项。也就是说,还有三笔尾款未付。


此后,李大新、刘霁禹及其团队就开始了狗血的“讨薪史”。



面对李大新的屡次催款,IFG制片人谭坦给出的回复是,“我问问财务”、“开车晚点”、“我也在等资方”、“说等,他们是上市公司流程慢”、“说太多也没用就等吧”……除了没有确定日期的等待,似乎再无下文。



1月16日,刘霁禹在工作对接群提出了尾款拖欠问题。制片人谭坦回复,“对于你们作品的完成度,公司这边是认同的,近日各位领导在外出差……款是一定会付的……”并表示,会开会讨论一下,抓紧处理。



1月21日,在李大新团队的追问下,谭坦给出的回复是,公司发行影片的回款周期较慢,等平台回款后,优先处理大家的尾款问题。



2月15日,李大新惊讶地发现,工作对接群里,IFG方竟然有人退群了。



此时谭坦给出的答复是,“我不退就行了,其它人也不负责这事”,《猎灵师》二三部系列项目“在稳定推进中”,并表示,“第一不跑路,第二不甩锅”,“大家都只是运气不好而已”,“等吧随时沟通”……



然而此后,不管联系制片人谭坦,还是联系创始人管晓杰,就很难再得到什么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3L概念设计团队和IFG签订的协议属于补充协议,3L概念设计团队属于丙方,另外还有一份主协议,乙方是“喀什光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甲乙双方主协议截图


按照合同约定,所有款项都是由甲方(IFG)支付给乙方,再由乙方全额支付给丙方(概念设计团队)


之所以中间加个乙方,李大新告诉猫影文娱(ID:maoyingtv),“主要原因是,我这边最初与甲方签合同的时候,由于甲方考虑到税务的问题,所以他们加上了这个乙方公司,作为解决税务方面的问题。其实这个项目,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接触过乙方,乙方也没联系过我们,都是甲方在操作。”


甲乙丙补充协议截图


后来,李大新团队曾试图跟IFG重新拟定一个纯欠款的协议,制片人谭坦同意了这份新协议,并转交到公司审核通过,就差管晓杰的签字,但是依据谭坦的说法,管晓杰一直在外不在公司。最终协议也没能签成。



更让李大新团队意外的是,在联系IFG创始人管晓杰和CEO范江浩试图解决问题的时候,却被范江浩和管晓杰“删除好友”或“拉黑”。



在李大新再三催问下,制片人谭坦最后表示,“没有必要做口舌之争,正常维权吧”。



作为IFG创始人,管晓杰最后给出的答复就是文章开头那一幕,“我对项目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也不想过问,如果是(你们)做了些工作,美术成品版权可以归属你们”,“你们的正当权益可以通过法律诉讼去争取”……



针对此事,猫影文娱(ID:maoyingtv)分别致电了IFG制片人谭坦和CEO范江浩。


谭坦表示,目前已经“不负责对接这些事情,已经交给财务去处理了,有任何问题可以去公司找财务”。


范江浩在电话中承认了确实存在拖欠尾款,但同时也表示“这是没多少钱的事,不值得深度报道”,具体情况让我们咨询制片人谭坦,因为公司是“包项目制”。在被告知谭坦对此事的态度后,范江浩开始变得烦躁,表示“我不想跟你聊了好吧”,随即挂断电话。


至此,就像IFG反复提议的那样,李大新团队除了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似乎已经别无他法。


但如果走法律程序,IFG和李大新团队之间,还横亘着一个李大新从来没见过的甲方安插进来的“乙方”。


此时项目已经完成5个多月,IFG支付给李大新团队的实际薪酬,还不到合同约定薪酬的1/3。


IFG大面积欠薪,微博成讨薪聚集地


“我有一次催款的时候,他说让我上个别的戏当作补偿。但我听起来就是空手套白狼,套到了之后,还打算再白嫖第二次……”如今聊起跟IFG这段不愉快的合作经历,小日依然感觉忿忿不平。


跟李大新团队一样,分镜师小日也同样遭遇了被IFG拖欠尾款的情况,他参与的是《猎灵师》的同世界观作品《圆音寺》(《魔蛛梵生》)



小日告诉猫影文娱(ID:maoyingtv),“我是个分镜,简历还算好看,经朋友介绍认识了IFG的制片人谭坦。2018年8月,答应他参与《猎灵师》的同世界观的作品《圆音寺》。当时我已经约了后面的院线大戏,正好有个小空档可以接个小戏,5万的工作量,大哥非得要友情价,我卖中间人面子,松口接了活,聊定价格后,我就和我的助手开始工作了。”


其间,谭坦朋友圈还晒了小日分镜团队连续11天熬夜奋战的照片。



10月31日凌晨,小日交付了工作。工作快结束的时候,合同才走完。交付工作两天后才收到了定金。



“因为我自己懒,成稿没打水印,后面有一次修改,我也按要求改了。那么讲道理,我应该收尾款了对吧?”然而,小日的“血泪讨薪史”才刚刚开始。


跟李大新团队的遭遇如出一辙,面对催款,谭坦表示,“等财务回京”、“等等吧,公司全力在卖片子”,“我们公司现在只能等片子发行了才有钱”……



最奇葩的一次,谭坦说他被弄到上海了,因为还不上钱,被资方请去上海喝茶,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绑架的样子……



“我一共催了五次,前两次好好催,第三次说打算退发票,第四次威胁要走仲裁,第五次我得到消息他们公司进钱了,(每次)都失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小日无奈地表示。



小日明白,IFG肯定是遇到问题了,“但那是他们和资方的事。结账是他们和我们工作人员的事,没道理上面不给钱就不给底下人结账啊,一码是一码……”


小日微信给谭坦的备注名后面跟了一串数字39552,39552就是IFG欠小日的尾款金额。小日有个习惯,有金钱往来的人,会备注金额和置顶。


接下来,谭坦和39552这串数字,估计还会长久地置顶在小日的微信里。


“《圆音寺》的概念设计也找过我,我给推了,亏了没接……”听说小日的经历后,李大新表示庆幸。


“其实还有很多和IFG发生同样问题的朋友,但是有的人打算就这么算了,大家都在忙别的……”小日告诉猫影文娱(ID:maoyingtv),他朋友圈里就有好几个同样被IFG欠薪的朋友。有人因为一模一样的理由不给借款,有人进组都好几个月了,因为税务风波导致项目受阻,薪酬拖欠。



微博上,向IFG讨薪的人似乎更多。


3月8日,IFG宣布新戏《狄仁杰之天外飞仙》开机,评论里却没有一个人祝贺,反而引来了一片谩骂。



这条开机微博一共12人评论,其中7个人直接要求“还钱”,剩下的也都是非常难听的谩骂和诅咒。


互联网电影集团微博评论截图


从爆款频出到拖欠薪酬,IFG究竟发生了什么?


“互联网电影集团”百度百科显示,“IFG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平台的电影娱乐集团”,创始人管晓杰被称为“中国互联网最卖座的导演”。


BOSS直聘认证账号“北京光影华视”上显示,“光影华视”隶属于互联网电影集团(IFG),同时也是集团的发展前身和集团总部,是中国最早期的互联网内容制作公司。出品拍摄的影视作品有《青春期》《上位》《女人公敌》《来自星星的继承者们》《不良女警》《猎灵师》等。


IFG的官网上显示,2016年,IFG已基本完成全产业链布局规划,要打造移动互联时代的文化娱乐生态产业链。



这样一家光鲜亮丽打造过不少爆款的影视公司,为什么会拖欠这么多人薪酬?


有业内资深人士告诉猫影文娱(ID:maoyingtv),2016年前后确实是IFG的高光时刻,但之后IFG就在行业一轮轮洗牌中掉队了,没啥爆款,越混越惨。


从此次“欠薪事件”来看,IFG的问题,似乎都跟《猎灵师》有关。


《猎灵师之镇魂石》(上下两部)于2016年9月在乐视网上线,该片号称单片投资高达600万,同名原著被宣传为“继《鬼吹灯》和《盗墓笔记》之后最精彩的玄幻IP。”


根据公开可查的数据和报道,《猎灵师之镇魂石》上线首日播放量超过1000万,6天收回全部成本,12天点击量破亿,一举创下网络大电影多项纪录,最终票房分账突破1000万。但是,该片在2016年11月份惨遭下架。


更要命的是,虽然票房分账有1000多万,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乐视一直没有支付,这1000万就成了账面上的一堆数字。


2016年IFG总裁管晓杰曾公开表示,《猎灵师》是行业史上投资最高的一部网大,阵容最强大,内容最优秀,演员最实力,将成为IFG推出的又一主流IP,影片将会通过“20+7+1”的模式(20部网络大电影+7部院线电影+1款同名VR手游)完成全覆盖式强力推广,将目标用户一网打尽。


规划不可谓不好,但谁能想到,在广电总局监管趋严的情况下,《猎灵师》第一部已被下架,后续的IP开发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一位网大制片人告诉猫影文娱(ID:maoyingtv),“现在这形势IFG还敢开发《猎灵师》后续项目,项目流产是大概率事件,而且资金不到位项目不靠谱,就敢忽悠其他人过来替自己工作,最终项目流产,又不想付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就不难理解了。”


乐视上千万分账无法回款,再加上IFG后续作品乏力,项目接二连三地流产,爆款严重缺失,这也许就是IFG出现财务危机的主要原因。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都不能成为拖欠合作方薪酬的理由。


影视项目的风险,凭什么要前期工作人员来背?


在影视行业,编剧“讨薪”的事情时有发生,没想到影视寒冬,这样的情况开始出现在了概念设计师、分镜师身上。


其实,不管是编剧,还是概念设计师、分镜师,都属于影视项目的前期工作人员,都是弱势群体,如今影视项目的风险,需要前期工作人员来背吗?


前段时间,著名编剧李亚玲爆料,有部分影视公司和制片人在向编剧约稿的时候,要求“剧本通过才付稿酬”,其实与IFG拖欠款项事件“大同小异”。


唯一的不同是,“剧本通稿才付稿酬”是签约前被明确告知,愿意就签不愿意就拉倒,而这次概念设计师、分镜师遭遇的却是,签了白纸黑字的合同,直到干完活也拿不到应得的薪酬。


很明显,这种干完活不给钱,比提前告知不给钱,更加恶劣。


可以想象一下:建筑工人按照开放商的要求把房子盖好了,说我有一块地,你按照我的设计图先去把房子盖好,我再去报审,审过了能卖了再付你尾款,审不过就不付钱了;


家长对老师说,你先帮我教三五年孩子,等孩子考上好学校了,我再付你薪酬,考不上就不付费了;


男人对女人说,你先帮我生个孩子,我再去上户口。户口能办下来,咱们就结婚一起养孩子,户口办不下来,孩子你带走和我没关系……(以上举例摘自李亚玲微博)


其实,在跟IFG的这场狗血戏中,没有一个人是赢家。


概念设计师、分镜师工作已经完成,却没有得到应得的薪酬;

制片人折腾半天,项目受阻,信誉受损,骑虎难下;

IFG前期投入都打了水漂,履行合同就是继续打水漂。


我们能够理解制片人想攒成一个项目的迫切心情,但万事需以诚信为先。


也许正如李亚玲说的那样,越是行业寒冬的时候,越要讲规矩守行规!影视公司自己要有判断能力、要有承担风险的担当,别拿编剧、概念设计师、分镜师这些前期工作人员去当炮灰!



-END-

本文为作者 猫影文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025

猫影文娱

点击了解更多
嗅出爆点,捕捉真相。
扫码关注
猫影文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