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战,《复联》系列最好的打斗戏

2019-05-07 11:26 8459

《钢铁侠》片尾彩蛋,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现身,引得影迷惊呼,或许大家还没察觉,10年漫威宇宙就这样拉开大幕。


十年,从钢铁侠初露头角、《复联1》中的纽约大战再到2019年的《终局之战》,漫威建立了一个价值近200亿美金的全球大片系列,《复仇者联盟1》作为初代复仇者六人的首次登台,在漫威宇宙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特别是“纽约之战”堪称经典之战。


对于这场大战,导演乔斯·韦登也吐槽说到了《复联 2》想要复制这个效果,但是没有成功,还是拍成了一群机器人大战。当时《复联 3、4》的导演罗素兄弟刚刚应聘拍摄《美队2》2 周,所以提前看了内部场,对这场戏也是被惊艳到,他们说完全拍出了他们想象中的打斗。下面的采访从导演、概念设计、故事版、剪辑完全重现这场大战的制作过程。



视频来自网络


前期筹备


乔斯·韦登(导演):这场战役是从我们想看这个团队聚在一起演变来的。我们让他们背对背面朝上站一圈。Ryan Meinerding(视觉开发总监)将这个想法绘制出来,我基本上就是按照这样拍摄的。


Ryan Meinerding(视觉开发总监):我和乔斯讨论过这个镜头,他对此有些大致想法,像是当摄影机在他周围旋转时,Cap向前走,然后他走到一辆计程车上,然后以我作结的镜头为结尾。我们的顾虑是这是否会看起来太不相干了——是否看起来很蠢——一个绿色的巨人,一个穿着旗帜的男人——所有这些人站在一起,所以我让太阳落在他们身后,营造点氛围,试图将颜色统一起来。最终,这个概念还是挺酷的。



乔斯·韦登:但然后我们想为什么他们要站成一个圈?假设墙上有外星人,超级英雄被包围了,外星人正打算要朝他们开枪。


为什么还不开枪呢?我说,给外星人一个战争的呐喊。所以浩克打了Leviathan,外星人像是被痛打一般地尖叫,但这是战士的呐喊。然后,其中一个外星人脱下面具,因为我们需要看到他们的脸,听呐喊声。外星人包围着复仇者们,喊道:“受死吧!”所以,在复仇者们开打之前,镜头发展得越来越多。


安迪·帕克(概念插画师):漫威的视觉开发部门从电影制作过程的一开始就参与其中了,所以他们写剧本时,我们就开始设计人物和制作关键故事情节插图了,很多时候甚至走在故事和导演前头,但我们的主要工作是人物设计。


Ryan Meinerding(视觉开发总监):我们尽可能忠实于原素材,漫画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所以漫威公司‘独特风格’正在朝着漫画建立的风格走,然后找到方法,使其适用于电影制作人想要讲述的故事。这些形象的视觉效果的出色之处在于,如果你站在离角色200英尺远之处,你也能认出他们。



比如,《美国队长1》里讲述美国队长为自己穿着USO制服做宣传而感到羞愧,因为他没能够上阵杀敌,所以当他拯救巴基和嚎叫突击队时,他在制服外披了件皮夹克和戴了顶头盔,才觉得自己有点像战士,但在救援他们回来的路上,制服上的星星闪烁,他开始认识到他潜在身份的价值。


《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的视觉形象是将其打造成队伍里最具超级英雄范的版本,并让寇森探员为此负责,因为他是狂热粉。



Ryan Meinerding(视觉开发总监):当我们设计钢铁侠装甲时,我们必须设计得与之前不同,这样观众才会当做是新装甲,而Phil Saunders设计的Mark 7有种要奔赴战场的感觉。在与洛基对峙之后,当Mark 7飞向他,他的HUD从蓝色变成红色,然后你就知道他要作战了。


Jane Wu(女故事板绘制师):漫威影片结合了CG和实拍,像我这样的故事板绘制师有丰富的故事经验,关于如何构建一个故事,我不需要详细的剧本,甚至是剧本还没写完也行。我们必须早下手,因为这需要时间消化。导演当时正写所有的对话部分,然后找打斗戏的节奏,有些戏必须发生,我就根据他的指示绘制,填补空白,这花了大约6个月时间。绘制黑寡妇之类的故事板对我而言比较简单,因为黑寡妇和我很像,我也练武术。



Nick Market(视觉预览总监,ThirdFloor):为了制作视觉预览,我们建立资产——人物、环境等等,并根据剧本、故事板、导演的概念或大家的集思广益将它们动画化。单独的预览镜头,通常会合并到代表场景节奏的预览素材中。


乔斯·韦登:我看过那些只按照视觉预览拍摄的电影,这些电影要么会变得更好,要么变得更差,完全取决于工作人员水平。对我而言,我喜欢尽可能跟进所有流程。有的时候,你会说‘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或在后期你会进行某些修改,这才是个流畅的过程。


Jane Wu(故事板绘制师):当浩克最后打雷神时……我不知道这是否可行。我问:“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那天我发了动画。另一个朋友本来该在我之前介绍自己的想法,可那天他都迟了,但我肚子不舒服,所以我让我朋友帮我介绍。当我回来时,我听到整个房间都在笑,我以为我完了,但当我走进去,发现大家只是在反复观看浩克打雷神的画面。



乔斯·韦登:当时有人反对浩克扔洛基。但是因为漫威的老板——凯文没说啥,所以我不用担心。


欢迎光临纽约



James Chinlund(美术指导):加入漫威影片的主要挑战是:如何让所有来自不同世界的角色共存,并在视觉和叙事方面感觉像是一个平衡的团队。但我面临的挑战是,综合几部超级英雄电影的特点,打造超级英雄共存的世界并不容易。


乔斯·韦登:如果你看看尼尔·亚当斯、布莱恩·希契(漫画画师)的出色作品,他们让电影里的纽约看起来很真,好像超级英雄们也在这座城市里生活。这一向是我希望达到的视觉基调,那就是‘这座城市总发生各种罪恶事件,但同时它是座美丽的城市,美丑并存’。基本上,我努力想让这个城市看起来像70年代我在那里长大的样子。



James Chinlund:对我来说,让事物尽可能合理很重要,另一个原因是纽约本身的代表性对我来说很重要,以至于我们在地理位置上做得恰到好处……努力让电影看起来更接地气,打造那种超级英雄可能随时出现在街角的妄想。


我来自纽约,我建造了一座纽约市,这座虚拟城市会引起纽约人的共鸣并感到真实,虽然我们并没有在那里拍摄很多,但这对我这个设计师来说很重要。大都会大厦是我童年时代一座超级强大的标志性建筑,我在中央车站度过了很多时间。我知道这是展开这场战斗的完美地点,还有钢铁侠飞往公园街道的想法,将一群超级英雄人物放在纽约城市的中心地带真的让人感到兴奋。


Jeffrey Ford:这部电影的剧本设计非常出色,有一些地标建筑可以帮我们,通过把斯塔克大厦放在公园大道高架桥的前面,并将其作为片段的中心,这样做可以帮助观众理解这场大战。



Richard Bluff(digital matte supervisor,工业光魔):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的是我们无法拍摄动画中的所有动画,我们必须在斯塔克大厦周围建造一个CG操场,该操场覆盖了大约20个街区。


Tyson Bidner(纽约外景制片主任):我在这个项目工作了大约一年半。我们打算在纽约拍整部电影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分成了几块:摄影棚工作在新墨西哥进行,在克利夫兰拍点,然后在纽约拍一大块,所以许多室内场景、摄影棚工作等等都在新墨西哥完成,《雷神》和其中几部漫威电影都是在新墨西哥拍摄的。


大部分拍摄发生在阿尔博克基一个废弃的火车站,我们在那里建造了大桥和公园大道的布景。第一天,布景外部用玻璃幕墙和有趣的艺术装饰品进行装饰,使得这个外景看起来美轮美奂,所有人都被其新颖性和美丽所吸引,然而拍一天结束时,我们发现它很脏,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被厚厚一层的尘土覆盖着,我们被尘土从头到脚覆盖,一点儿也不浪漫。


乔斯·韦登:那恰好是拍摄最糟糕的时期,是制片人对我最没有信心的时候,在那个特殊时期,有人担心我的作品死气。那是在拍摄中期,我们全陷入低潮,我会继续工作,但一切都是水深火热。而我就像待在地狱。最后在纽约拍的许多室内场景都令人满意。


Jeff White:要让所有各种外景拍摄全都看起来没有问题很难,但好在我们有摄影指导Seamus McGarvey,他就是大神。他花了很多精力放在影棚里打光上


制作绿巨人



Ryan Meinerding:我希望让浩克外形更像怪物而不是偏向英雄,所以给他做了大额头和宽厚的上唇,这是漫画中怪物的标志。Jack Kirby的艺术是个很好的起点,同时还参考其他人的画作但不是很满意,我也看了汤米·李·爱德华兹的,不过不太符合官方参考,最后选了Ruffalo的脸部来进行混合,他有一张适宜于变成怪物的脸。

 

Jeff White:浩克在我们重新构想数字人类和数字角色方面是个大项目。不管出于各种目的,浩克只是个体型巨大的人。从一开始,乔斯就决定将Mark Ruffalo的形象融入绿巨人,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优势,让我们不仅能够做面部捕捉,而且还利用了马克身体,他很友好地让我们获取他身上的各种数据。



乔斯早期决定的一件事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就是皮肤必须看起来更饱和和呈自然的绿色,这让我们进行更多的毛孔细节和纹理处理。通常,会将马克的表演作为参考进行对比,看看还有哪些需要改进,比如牙齿在这个镜头看起来不对,或者视线有点偏离了等等细节。


Christopher Boyes(声音设计师):起初,我使用动物声音作为浩克的怒吼声。乔斯的反馈是这叫声更像是一个怪物,但这是超级英雄,是人类发怒的声音,所以进行各种组合后,最后我发现我需要人类的声音。我做了10-15种咆哮声组合,乔斯听了后说‘我喜欢那个。’我看了那个组合声音的成分是MarkRufalo,Lou Ferrigno和我,以及两个新泽西人。


制作外星人


乔斯·韦登:曾经有很多外星人种族,奇塔瑞是其中一个,但他们不像克里人或斯克鲁人必须准备许多背景故事,因为他们是漫威的重要组成部分,然后我就看到了不同的版本,我会提出一些想法,Ryan写下来,所有人素描。

 

Ryan Meinerding:漫画里的奇塔瑞人没有强烈的视觉形象,所以我们的任务是想出一个外星军队的样子。我们整组投入任务中,画了大约六七十张素描。最初的设想是打造一支灭霸的皇家军队,气势上显得更加庄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变成步兵,站姿也不那么庄严了。然后特别是他们的武器,我们尝试找到那种东西,如果黑寡妇得到了他们的其中一种武器,她可以用一种有趣的方式使用它。最终我们决定使用这种南北战争的长武器。


Marc Chu:早期描绘奇塔瑞的特技人员的镜头并没有感受到足够的威胁,所以我开始拉军队和特警队作为参考,这样他们的渗透和攻击方式就会更具组织性和系统性。最后,我觉得这有助于让他们感觉更具有目的性,展现力量。我们开始处理奇塔瑞星人的镜头前从未设计过它们的面部,但视觉预览曾特写过他们摘下面具的样子,所以在乔斯和漫威的帮助下,我们决定充实模型,并做几个镜头特写。


Marc Chu:Leviathans(巨兽)是个很有挑战性的谜题:巨大外星生命形式,被奴役和改造成奇塔瑞军队运输工具。他们必须让人感觉是具有生命的,凭借嫁接到身体里的技术盘旋在空中,并穿上了装甲,我担心这会限制它们的行动力。

 

Nick Markel(视觉预览总监,ThirdFloor):其中一艘战舰最初在剧本中被称为“庞然大物”。虽然大部分戏已经确定了,但当时的概念还没有完全定义,所以看到它们在视觉预览中不断发展就会产生新的想法。



Jake Morrison(第二摄制组视觉特效总监):在拍摄日程的后期,我指挥一群地面工作人员,在片场我们像疯子一样四处奔跑,拍摄像是飞行器冲撞向纽约中央车站的画面。正如直升飞机一样,我们能停下来假装——你能想象黑寡妇的战车飞过这个路口吗?这些工具的技术含量太低了,我们甚至想到一个廉价的‘斯坦尼康’手段,那就是让掌机员坐在轮椅上,抱着一台摄影机在大腿上,把她推过一条街道。



Marc Chu:作为动画师,我们总是试图借鉴参考资料,所以整个动作是受到大鲸鱼的启发,一些猎物意图和方向改变是借鉴自鲨鱼。巨兽的毁灭是经过谨慎计划的,这样我们才不会收到FX艺术师不得不处理所有建筑破坏的仇恨邮件。


拍电影总有麻烦事



Tyson Bidner(纽约外景制片主任):我们必须得到真正的特别许可,而且需要警察在破坏特技现场帮助我们,比如说,尤其是咖啡馆。使用那家咖啡馆就是必须停止第42街道的交通,直到已经完成所有小爆炸。要取得纽约城市外景拍摄并不容易,因为地点位于繁忙的第42街道的十字路口和中央区,所以我们在周日早晨拍摄,那时比较安静。

 

911事件后的纽约,任何形式的爆炸或声响较大的特效会让人们产生焦虑。虽然人们可能距离几个街区远,看不到发生什么,但听到了声响后,人们会跑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乔斯·韦登:但每个人都必须受到尊重,这也是我制作所有电影的感受。当我写剧本时,我对所有人经历的事实感兴趣,包括群演。我们放入警察、军队和普通人的镜头,只是为了确保我们了解其他人也参与了这场戏。我们的超级英雄不应该是那种法西斯式的,像‘只有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别挡道,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而是,当美队在跟警察说话时,他不会说‘你们闪一边,我们来。’而是会说‘在我们做事时,这些是需要你们处理的。’这让你能放松下来,知道有人在处理事情。


这成了个真正的问题。电影像《星际迷航:暗黑无界》和其他电影中有“噢,旧金山刚被夷为平地,但我们胜利了。”之类的,你会很无语。对我来说,我们必须确保展示一些真实的、不冒犯的东西,但你不能回避纽约人经历过的现实,但同时,当你在幻想时、参考它是不冒犯的。’你要克服困难。


这场戏的结构


Jeffrey Ford:纽约最终之战的结构处理得很好。显然有些事情不能以某种方式移动因为你在处理一个线性故事:奇塔瑞人登陆地球,复仇者集合。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调整了结构,让这场戏产生两个高潮。在这个时刻,复仇者们首次集合在一起,然后第二个高潮是:钢铁侠带着导弹冲上去。此刻,如果没有人做出牺牲,那么这场战役就要输了。



乔斯·韦登:核武器引发一场讨论。有人问:“已经完成了吗?”另一方面“有意义吗?”你总是想说那些不在场的人会做出坏决定——这是美国伟大神话的一部分,也是人类的真理。赌注突然变得疯狂;已经有太空蠕虫了,事情还能怎么更糟呢?我知道什么会使事情变得更糟——人类。每一次都是如此。那么该如何解决:钢铁侠把它扔向了坏家伙。

 

Nick Markel:由于角色的复杂性和数量,这个长镜头花了三个多星期来进行视觉预览。

 

乔斯·韦登:这是影片中最长的单个镜头。



杰森·史密斯(助理视觉特效总监,ILM):这个镜头的任务量很大,所以我们必须分成好几块来完成,把每块分给不同的艺术师小组,并像单镜头一样来处理,然后另一个小组将这几块组合在一起,并制作联结镜头,确保在混合点它仍然起作用。


Nick Markel:其中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能够解决修改问题。片段中任何一个微小变化都会起连锁反应,从而改变其他所有事情的时间。我们有故事板来确保一般想法都被描绘出来,从而帮助我们尽可能高效的使用视觉预览。


乔斯·韦登:有那么一刻,我们想:“算了吧,快被它折磨死了。”有那么一刻,我想,如果没有这个,我们能节省很多时间和钱。我不记得是谁说的‘伙计们,这个镜头是我们在此的原因,这个镜头是这部电影的高潮。”说话的人可能是凯文,因为凯文一向是那个顾全大局的人,但拍这个镜头真的伤筋累骨。



Marc Chu:我们制作了所有英雄的CG替身,在影片中频繁使用这些替身,比如当黑寡妇悬挂在半空并抓住奇塔瑞人的战车;美国队长从高架桥跳到公交车;以及钢铁侠被洛基揍出斯塔克大厦等等。

 

Nick Markel:摄影后还有一个步骤称之为“Postvis”。我们接收背景板摄影,通过填充绿幕和添加视觉预览角色以制作镜头来代表镜头里的动作、时机和构图。Postvi有助于导演和剪辑师在特效完成前了解影像预期效果,并能支持回顾和放映的影片素材剪切。


Gerardo Ramirez(后期预览总监,Third Floor):当完成了这些元素的摄影后,我们需在后期将这些元素合并成一个连续的镜头。我们几乎每天都要与诗句特效总监Janek Sirrs讨论场景及其演变。当Janek批准了镜头,我们会将镜头展示给乔斯。很多时候,当他在拍其他戏时,我们会将素材带去片场。


每个背景板都有其摄影机运动方式,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根据每块背景板的运动来确定摄影路径。当确定后,我们就能决定哪些部分需要做成CG特效以融入下一块背景板。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保持镜头以良好的速度移动,这样动作既能吸引注意力,也没有任何一部分让人感觉太长。


杰夫·怀特:我们发现处理这样一个大镜头的工作量很大,因为我们必须处理所有源素材,具有纹理和逼真的的静态镜头。我们必须处理掉所有车辆,以及所有邮政信箱和热狗摊,并以cg方式重新创建它们。我们还必须处理掉影像中的所有窗户,用我们专门为电影制作的玻璃着色器来制作效果,让玻璃形成漂亮的反射,还与建筑物的玻璃外观相匹配,而且给人里面有办公室的感觉,让你能感受到玻璃后面好似有人在动。


乔斯·韦登:最后渲染的镜头是那个tie-in镜头,那是影片中最长的单镜头,其实效果不好,电影CG感很重。


剪辑更是黑暗时刻,而且离上映时间越来越近了,所以大家都开始感到害怕。LisaLassek一直是我的剪辑师,而Jeff Ford是漫威的死粉。自从音乐片《Buffy》起,Lisa就一直在为我做剪辑,她实际上是《萤火虫》的制片人,她懂叙事,并且剪得漂亮又快,富有情感和活力。而Jeff 很了不起,他能够将所有迥然不同的动作相结合,并使它们充满情感。


Jeffrey Ford:丽莎和我将工作分成两半,她负责开场到天空母舰的剪辑,然后我负责那之后的。我们的日程很紧,而且必须安排一名剪辑师负责视觉特效复查。我们总是顶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截止日期,我们不得不分工。


当你拍摄这些片段,尤其是特效很重的片段时,你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最终效果是如何的,你必须赌一把。老实说,直到声音组开始混音,纽约之战才让人感觉成了。我记得那天我们播放插入Alan Silvestri的配乐的片段,当时所有声音剪辑已经完成,由LoraHirschberg和Chris Boys做的混声。他们完成的音律作品仿佛带着魔力。


谁拍个电影还不补拍啊


乔斯·韦登:我们确实做了些小改动(重拍时),其中一个是我儿子提的小意见,他7岁。一开始,当弗瑞从神盾局基地离开时,我儿子随口说:“如果他朋友还在那儿,为什么他要离开呢?”我想,我们需要补拍科尔森逃跑的镜头。已经很熟悉故事的人会说:“这没意义。”我们自己设想了很多,但实际上这只是我们自以为的,观众并感受不到。



我们添加了很多托尼的镜头。电影中HUD镜头做得比较晚,当我需要引发情感共鸣的时候,罗伯特总能满足你。HUD对我来说就是救星。



Jeffrey Ford:彩蛋吃烤肉的场景是最后才加上去的。导演很晚才提出这个想法。这个场景是在首映后才拍摄的,之后才进影院。在它上映前我们甚至都没看过,因为实在是太晚了。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当他飞过Leviathan,他掉进一个公共汽车站,汽车站的旁边有家烤肉店。

 

有场戏是我们跟拍某个服务员(艾什利·约翰逊 饰),她被奇塔瑞人抓住,被带到银行,美队刚好进入银行拯救了这个服务员。这个片段我们打破了从复仇者视角出发而是跟随她到了银行,在影片末尾她描绘她因美国队长而获救,非常想感谢他等等。这场戏其实相当于通过平民作为角色线索。


乔斯·韦登:但对于地面上的人来说……这对我来说总是很重要的,就像鹰眼帮助乘客离开公车一样,必须有一些在地面工作的人照顾更小的事物。我们可能有半个小时的复仇者对抗奇塔瑞人的战斗。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更多可以运用的,比如把孩子拉出公共汽车,我们在到底要不要用这个镜头上犹豫不决,然后我女儿说:“我们应该要这个镜头。”


黑寡妇在和洛基对手戏的场景时有非常特殊的人物弧线。这仍然是影片中我最喜欢的片段,片中他唤起她的回忆,她假装他真的让她心烦意乱,然后她欺骗他揭露他的计划,但后来我们意识到这确实让她心烦意乱,因为她是个间谍,曾经做过很糟糕的事情。但是,一旦她决心为正确的事情付出生命,那么她就会那么做。每个人水平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你要从细小处着手的原因。当拥有地球上最强大的英雄时,你如何让弓箭手发挥他们的作用呢?通过让他们互相沟通和合作。


Jeffrey Ford:有一个次要情节是某个警察发现了一支奇塔瑞人的武器。最终,这个镜头也加入了片段中,使剧情更丰富,但我们最终没有选择深入研究这些故事。


乔斯·韦登:这些镜头使这场战斗显得更人性化,而不是只有两个CG势均力敌的角色在互殴而已,你希望它们能够解决问题,不仅仅是揍人而已,而是要更有策略,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步兵,Leviathans和战车,因为你需要不同水平的角色,这样战斗才不会显得单调乏味。制作《奥创纪元》时我们也尝试过这样做,但不起作用,所以最终变成一群机器人大战。


乔·罗素(导演《复仇者联盟3、4》):安东尼·罗素和我看了无数遍《复仇者联盟》,因为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制作这些电影,尤其是《美队3》,这让我们想起了纽约之战。我们对Bill Hurt向复仇者联盟展示的镜头进行了再创作。巧合的是,在我们正式被聘请去制作《美国队长2》后两周后,《复仇者联盟》出来了。我们去看了电影内部场,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我记得当时我想的是‘天啊,我们想要的电影终于拍出来了。’我记忆非常深刻。与漫威合作了7年,我们对神话和所有电影都有了深刻的了解。编剧克里斯托弗·马库斯和史蒂芬·麦克菲利对漫威的许多剧本都提供了帮助,他们是漫威的主要合作伙伴。


我想他们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漫威宇宙。纽约战役片段肯定对公司是有影响的,但我想漫威最重视的是,电影能随着剧情的展开而发展和变化,变得独特。


全文完


Hey,我是你的老朋友影视工业网。别人关注你走的有多远,我们关心你走的有多累。这周末开始,我们的第4届一“录”同行活动将带着讲师、厂商和礼品去到30个城市,让我们像许久未见的老友一样面对面,放松紧绷的神经,学习、交流、叙旧。点击这里即可报名。


4.14北京—4.16天津—4.18石家庄—4.21太原—4.23西安—4.26郑州—4.28济南—4.30青岛—5.07南京—5.09苏州—5.12上海—5.14杭州—5.17合肥—5.19武汉—5.22长沙—5.24南昌—5.27福州—5.29厦门—6.01广州—6.03深圳—6.06海口—6.13昆明—6.15贵阳—6.17重庆—6.20成都—6.22兰州—6.25呼和浩特—6.28哈尔滨—6.30长春—7.02沈阳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09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