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活破亿,Q1净亏损1.96亿,B站股价两天大跌10%

5月15日 15:19
文 | 刘彦希


北京时间5月14日,哔哩哔哩(NASDAQ: BILI,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道,2019年第一季度B站总营收13.7亿人民币(下同),略超分析师此前预测的12.8亿,同比增长58%,环比增长18.1%;净亏损1.96亿,略高于上个季度的1.91亿,净亏损率为14%,相比上季度17%有所减少,而调整后净亏损1.45亿。


公布财报后,昨日美股开盘B站股价高开低走,最终跌幅扩大到5.06%。截至毒眸发稿,B站股价两天大跌超过10%,目前结算于15.39美元。


Bilibili最近一个月股价走势


分营收来看,B站Q1的四个主要营收板块都有一定增长,其中游戏收入8.74亿,占总营收的63.8%;直播与增值服务(包括会员收入)收入2.92亿,占总营收21.3%;广告收入1.13亿(包括电商收入),占8.2%;其他收入9590万,占7%。


B站最大的收入来源游戏业务。2019一季度,国内版号放开,B站游戏业务的营收从去年第四季度的7.13亿回升至8.74亿,为历史最高。公司第一季度移动游戏平均月度付费用户人数达100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3%。游戏方面的收入主要来自独家代理手游《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Order,简称“FGO”)发布的2.0版本,以及跟腾讯联合推出的听觉探案游戏《疑案追声》。前者自2016年上线后一直是B站游戏收入的重要来源,后者在Steam上线后升至中国区热销榜的第二位,好评率高达99%。


B站和腾讯联合推出的听觉探案游戏《疑案追声》


B站董事长陈睿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类似“FGO”的二次元游戏和《疑案追声》这类高质量的创新性游戏会是B站在游戏开发上的重点。目前游戏在B站收入中占了超过60%的比重,但游戏依然面临着版号发放等方面的风险。


B站过分依赖游戏的营收结构过去一直为人诟病。去年第一季度时,游戏以6.89亿的营收占到B站总营收的79.3%,公司也一度被视为“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去年3月B站CFO樊欣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表示会改变这一情况,希望“在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游戏可能占平台年收入的50%,广告占收入的30%,直播收入占到20%”。


收入占比21.3%的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包括会员收入)相比上一季度有大幅提升(从2亿到2.9亿),跟游戏收入一样,也是2018年来环比增长最多的一个季度,这一成绩主要得益于会员增加和产品付费用户的增多。


首先是B站自身付费会员数量的提升。一季度B站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570万,同比增长132%,环比增长29.5%,环比增幅为2018年五个季度以来最高。平均月活用户首次破亿,达到1.01亿,同比增长31%,平均日活用户也首次过3000。用户粘度上,日均使用时长同比增加5分钟至81分钟,增幅6.6%;日均视频播放量达到5.1亿次,月均互动数达14亿次,分别同比提升93%和361%。


B站COO李旎(中间)及董事长陈睿(右一)


其次是旗下细分领域产品“哔哩哔哩漫画”和“猫耳FM”的收入绩效,前者于2018年11月上线,后者正处于快速上升的初期阶段。最后是直播付费用户的提升,尤其是虚拟主播,陈睿透露,“第一季度虚拟主播的增长非常强劲,该季度有超过来自全世界的6000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的观众人数接近6000万”。同时,CFO樊欣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直播收入在直播及增值服务收入中的占比有40%,也就是说,直播给B站带来了约1.16亿元收入。


虽然一季度B站的直播与增值服务也因付费会员增多有了不小提升,但广告收入却不及预期。B站第一季度收入为1.1亿,比上季度的1.6亿减少了0.5亿,环比下滑幅度达到了31.3%。B站COO李旎在会议上表示这次主要源于品牌广告收入的下滑,从去年开始重视的效果广告还是基本符合预期,李旎认为,宏观经济和第一季度是传统广告淡季有一定关系。有分析师告诉毒眸,对于用户粘度较高的B站来说,如何能在保证用户体验和提高广告收入之间获取平衡,是B站目前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在其他收入方面,B站主要得益于电商平台“会员购”的销售业绩,自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跟淘宝合作,其他收入因电商这一营收点开始上涨。今年B站第一批UP主刚入驻淘宝仅一个多月,B站目前尚未公布具体的运营数据,陈睿透露年底将公布一系列相关数据,但据他估计,和淘宝的合作带来的收入,预计今年不会在财报里有明显的体现,“我其实更看重它在UP主生态方面的影响,因为它能促进商家商品和我们创作者的一个正循环”,陈睿说道。


阿里入股B站(图片来源网络)


上述券商分析师告诉毒眸,B站发展电商业务是为了帮助UP主变现,通过此举留住核心UP主,以维系内容和流量,从而推动会员收入。不过,阿里入股B站后,电商能否跟目前依然有很强ACG属性的B站内容生态和谐融洽,发展电商对B站来说是否可持续,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而B站亏损扩大的主因,在于各项成本的提高。财报数据显示,B站Q1销售和营销费用为1.815亿元(约合2700万美元),同比增长130%;总务和行政费用为1.285亿元(约合1910万美元),同比增长25%;研发费用为1.861亿元(约合2770万美元),同比增长76%;营收成本为人民币11.842亿元(约合1.76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6.549亿元相比增长81%;营收成本中,收入分成费用(营收成本中的主要组成部分)为人民币5.517亿元(约合822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5%;B站并未对外直接披露内容成本支出,不过按照4月B站完成7.34亿美元募资时的数据来看,之后B站将投入18亿元左右在内容储备上,可见这笔投入的占比也不会太低。


政策监管风险对B站来说也是正在面临的问题,B站近年遭遇了部分内容方面的质疑,陈睿透露,B站一直在加强审核,并预计在未来的版本中上线青少年访问限制功能。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331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