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俊昊专访】无剧透抢先看,《寄生虫》的故事!

2019-05-23 13:59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畫外音(voice_over_),文末有二维码

翻译:优琪

韩文原址:https://m.post.naver.com/viewer/postView.nhn?volumeNo=19115054&memberNo=15205863


爆了!!!爆了!!!


在戛纳电影节首次公开的奉俊昊导演新作《寄生虫》口碑完全爆了!



不仅在rottentomatoes(烂番茄)网站获得了7个媒体好评,100%的新鲜度。


连一向苛刻的Indiewire也给出了A-的高分评价,高级主编David Ehrlich不仅写了篇超长的影评,还如此形容——


《寄生虫》可能是奉俊昊最好的电影。它把他以前所有的作品都打包成一个愤怒、根深蒂固、极其滑稽、苦乐参半的故事,讲述了资本主义共生的恐怖。


在戛纳前方的小伙伴看完也跟小画说“牛*!最后二十分钟哭得不省人事,如果有六星就是这部了!!!”


抱着对《寄生虫》极大的好奇心,小画挖来了奉俊昊导演在电影后制最后阶段的长篇访问。


不仅首次披露关于《寄生虫》的故事和传达的信息,更有爆炸性的人物关系(点到即止)。



还剖析了《寄生虫》与前作的异同,并分享了不少关于拍摄和选角,从未曝光过的幕后花絮。


从播放平台的变化到胶片和数字拍摄的选择,再到配乐和赋予他灵感的电影,都在这个访问里一览无遗。


来,跟着小画无剧透抢先看!


那些你不知道的,关于《寄生虫》的故事。



最为韩国的,普遍的,与阶层相关的奉俊昊式质问

CINE21:在你把采访多次推到后期制作之后,终于敲定了。现在应该是某种程度完成了后期制作了吧。


奉俊昊:后期制作现在还没完成。再做几个小修改就完成了。


CINE21:根据某位正在剪辑中的导演所说,一直看着自己的电影,就会看到那些觉得‘拍摄的时候应该做得更好’感到后悔的场面,然后就想到看奉俊昊导演电影的时候,会觉得奉俊昊导演该有多幸福啊!据说在电影界充斥着类似这样的推测。(笑)


奉俊昊:大家会有这种想象,让我很感谢又觉得大家很不近人情呢。应该没有导演会不考虑别人心情,沉浸在自己的作品里觉得心情好很满足的。他们觉得我自己很开心我还挺无奈的。(大笑)


CINE21: 在《cine21》的年初投资发型公司相关人员的采访中,对于选出今年最期待的竞争作品中,几乎大部分都选了《寄生虫》。


奉俊昊:压力大了。如此大的期待,我要如何降低它呢。


CINE21:期待的点也有在于,因为《寄生虫》是继《母亲》十年的韩国电影作品。


奉俊昊:《玉子》也在韩国拍了啊(大笑)。 《玉子》是花着美元跟韩国演员在韩国拍的呢,也有说是“回归韩国”。总是在拍片的我其实没有感受到什么不一样。因为我都在不停地拍戏。



CINE21:这应该是您在《母亲》之后,采用了韩国电影界最大的变化,即更改后的标准劳动法的拍摄。


奉俊昊:我觉得标准劳动法很好。年纪大了体力就下降了,我还想要是没有标准劳动法的话,我该怎么办呢。在经历了《雪国列车》和《玉子》的拍摄之后,我对美国工会式拍摄有了深刻的体会。《玉子》虽然拍摄场地有纽约还有江原道的深山里,但一共进行了77次拍摄。《雪国列车》虽然有火车的摄影棚还有很多像斧头打斗那样复杂的场景,但拍了76次。在经历了过去8年的锻炼,这次按标准劳动法去做也没什么大问题。《寄生虫》也是包括后半部分下雪的拍摄,也是拍了77次。跟预定的日程没有误差地完美地结束了拍摄。


CINE21:作为制作公司来说,制作费的上涨也带来了不少苦恼。


奉俊昊:我觉得是好的苦恼。我这次也问了导演部的老幺的薪酬,并不比美国或者日本少。虽然我在雇佣关系中我并不是他们的甲方,但是因为我带着他们一起工作,在艺术方面我是他们的甲方,所以计算工作时间和工作的强度一直是我最为苦恼的。我觉得现在这样才是往“正常化”的走向。



电影与电视剧,以及平台的变化

CINE21: 网飞正准备制作《雪国列车》的剧版。你应该得到了提案吧,你不自己亲自拍摄吗?


奉俊昊:《雪国列车》的剧版是美国Tomorrow Studio和Studio T,还有韩国的CJ娱乐共同参与的,已经拍完了第一季了,明年就会播出。跟剧本有关的提案,不仅仅是网飞,其他地方都有找过我。也有人问过我有没有想过只当监制。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我一直都拒绝,所以现在都没有人问我了。朴赞郁导演也是,我知道他这次拍《女鼓手》的时候因为拍摄进程很紧所以受了不少苦。我估计是跟不上电视剧制作的速度和节奏的。应该有其他能适应那样节奏的人在。


CINE21:在拍摄《寄生虫》期间,播放平台也发生了激烈的变化。虽然阿方索·卡隆拍摄的《罗马》没有受邀戛纳,但是之后奥斯卡跟威尼斯却纷纷投出了橄榄枝,为网飞在电影节正式站稳脚开辟了道路。这跟您去年跟网飞合作的《玉子》以及因为播放平台而引起的话题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奉俊昊: 在《玉子》上映当时,就发行的方式都太过多种类,也真的是超级累的。我也觉得早应该不要走得那么快的。走得太前面就像是测雷的人一样踩遍了所有地雷。在前年戛纳的时候,我有碰到了阿方索·卡隆导演,当时他应该正在写《罗马》的剧本。他真的是个讨厌的家伙。(大笑)但是《罗马》真的是无人可比的优秀电影。像是看到了一部新层次的电影,像是不是网飞(出品)这种议论在这部作品面前都变得毫无意义。


CINE21:《玉子》现在在网飞还是以“现正上映中”的形式面向网飞会员。这对于创作者来说跟在限定上映的剧场上映又是不一样的刺激。


奉俊昊:应该说是作品在线上以数字形式存档吗。幸亏网飞对技术方面,像是4K跟全景声等画质以及声音效果都很执着,所以保障了很好的成片质量,这方面挺好的。但是,如果他们对电影院方面的态度不要那么决绝的话会更好。我当时也因为那样的条件东奔西跑受到了不少折磨。电影在电影院里看的氛围才是最棒的。我也因为《玉子》的缘故在家里弄了套杜比音效系统,但是还是比不上坡州myung film艺术中心的上映系统。



CINE21: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玉子》上映的时候在myung film艺术中心进行了映后对话的时候,导演说看到了电影院里的播放系统的上映质量就像孩子去了游乐场那样兴奋。(大笑)因为《玉子》的播放质量的提高,对于这次《寄生虫》的制作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吧。


奉俊昊:《寄生虫》也是用4K和杜比全景声进行拍摄的。《寄生虫》应该是第一个从4K转输出CG的作品。而摄像机同样是使用当时《玉子》拍摄的时候,康吉思考了很久才确定下来的ARRI ALEXA 65。因为洪坰杓摄影导演很满意那个摄影机所以就用了。


CINE21:的确在经过《玉子》之后在技术上妥协的基准变得更高了。


奉俊昊: 我不觉得那是病态的执着,而是未来的一种形式。也有人因为无法通过肉眼识别这样的理由问为什么要做到那样精致,但是现在电视都8K了不是吗。就连手机都能拍4K的视频,4K很快要普及的了。虽然《寄生虫》不是那种展示技术配置的电影,但是技术方面质量的差异在后期制作的时候感受特别深。就像《罗马》捕捉了那个地方日常的声音一样,《寄生虫》也做了很多东西来支撑戏里面的人物之间的关系。捕捉了人物之间的关系和情感,也捕捉住了演员们讲得细腻而又富有色彩的台词。杜比全景声不仅仅只是在战争电影里面才会有所增益。虽然《寄生虫》不是动作片、科幻片,但是也很好地发挥了杜比全景声的威力。这样的技术必然是会让预算上增,但是投资发行方给予了我们支持,所以我和洪坰杓摄影导演还有音效团队也做得很尽兴。


CINE21:导演的作品集中作品的技术方面有了从胶片到数字的变化,而《玉子》成了那个转折点。


奉俊昊:   到《雪国列车》为止都是35m的胶片电影。我在忠武路一直坚持用胶片,在拍摄《玉子》和《寄生虫》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转换成数字了。我也跟洪坰杓摄影导演说过类似的话,说的夸张一点就是,我觉得找出了符合技术的美学就可以了。反正最终这些都是为了故事和人物而设置的。从这方面来进行的话,现在的数字技术、摄像机的性能等也有很多好的一面。不过,我也还是像再次拍一部有保存历史感觉的胶片电影。



CINE21:现在要拍胶片电影变得更难了。


奉俊昊:纽约和LA就只剩下一家胶卷洗印店了,法国也是。我跟康吉有聊过他说他最近在拍胶卷。用胶卷拍完之后把它转换成4K、8K是不是也是个不错的方法呢。我听说J·J·艾布拉姆斯、昆汀·塔伦蒂诺、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导演一起联合向柯达签了一份保证书。内容是“你们一年生产说到胶卷我们就负责浪费多少。”前年在戛纳有听柯达的相关人士说会限量生产胶卷,他们还跟我说“听说你也喜欢胶卷,你要不也加入这个吧”。我当然是回他好呀。(大笑)


CINE21: 从那些导演的名单来看,这些有能力的导演集合体足以要求工作室提高使用胶片的制作成本。


奉俊昊:虽然没有必要做一些让所有人都回归胶片的起义,但是能剩下一两个地方还能使用胶片还是挺不错的。而且确实有必要保留胶片拍摄这种拍摄方式。当然,也可以像《寄生虫》那样通过数字来展现它的美。没必要只固执在某一个,一起共存就好了。


CINE21:到《寄生虫》为止,导演的电影题目里有很多动物名字。《绑架门口狗》、《玉子》再到《寄生虫》。


奉俊昊:鞭虫、蓼虫、钩虫、蛔虫。最近的年轻人应该不太懂了。(大笑)没做过大便检查吗?


CINE21:不知道大便检查的人应该很多呢。(大笑)不过,最近这个词被作为贬义词在用。


奉俊昊:在电影里面是不会出现寄生虫的。也不会出现医生和生物学家。这不过是比喻上的表现,是十分不好的那种比喻。这世界上谁想被叫做寄生虫呢,有谁想听到寄生虫这个词呢。只是换掉一个字而已,本来“相生”“共生”这些词汇里头所存在的尊重感全都消失,语言色彩也会骤降,变成责备一方的单方面关系。就是要讲述处于这急转直下危机之中的人们的故事。


CINE21:也有很多批判二分法社会的隐晦题目,这次连题目都很有趣。韩国电影中有“虫”字的作品金绮泳导演的《虫女》(1972)是第一部。这样的题目是个突出题材色彩的题目。


奉俊昊:也不是没想到金绮泳导演。(大笑)还会让人想起今村昌平导演的《日本昆虫记》(1963)。两位都用过“虫”字作为题目。在海报里也使用了大大的汉字。因为我很喜欢两位导演,所以在用“虫”字的时候也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电影快感。这对观众来说有可能太过了,所以在决定的过程中也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不过,我在定题目的时候想要故意给出一种故装邪恶的感觉。回想起来,《杀人回忆》的时候也很多人反对那个题目。问我杀人要怎么回忆呢?说是从题目开始就太过了,太恐怖太负面了。但是随着上映一段时间,大家就熟悉了这个题目了。《寄生虫》也是虽然有点让人感到困惑,但是相信看完电影之后大家都会认可的。



CINE21:仅从现在公开的三张剧照实在无法联想出那么强的形象。


奉俊昊:那三张剧照就是全部了吗?(大笑)当然不是,这是部十分平静的家庭剧情片。十分平静的。


CINE21:我曾想象过这部电影是有着平静台词的动作片,今年年初《CINE21》跟《寄生虫》的洪坰杓摄影导演以及《女鼓手》的金宇亨摄影导演进行过对话,当时洪导演意味深长地说过《寄生虫》是“一部让我可以狂爆韩文的电影。拍《玉子》的时候我说不上韩语让我很郁闷”。


奉俊昊: 他开玩笑而已。(大笑)这电影里的人物十分地多彩多样。两个家族,每个家族四个人,一共八个主角。并不是以谁作为中心,他们各自都有自己丰富的插曲。虽然不是那种胡言乱语,但是因为要符合人物情况所以台词就会很多。虽然也不是那种自言自语,但是包含了很多好笑的台词,所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台词。再加上奇友不是做家教的嘛,做家教的话就要跟小孩对话,也要跟学生的父母聊一下,这样一来台词就自然而然变多了。


CINE21:在《雪国列车》写过英文台词之后,展现出了英文台词的实力。那么奇友教的科目会是英语吗。(大笑)


奉俊昊: 是的。是教英语。也有学生父母(赵茹珍)研究的专业英文用词。在《寄生虫》里面也会出现很多英文台词。因为我也一直在制作韩英混合的电影,所以对我来说就跟在制作《雪国列车》和《玉子》那样。



如何处理精神剥夺感的问题

CINE21:本部作品中父母和子女双全这样的两个家庭相遇,在这方面跟前作的家庭构成有些差别。


奉俊昊: 这次是第一次采用传统型家庭形式。《汉江怪物》是没有妈妈,《母亲》是只有妈妈跟儿子,《玉子》也是美子(安瑞贤 饰)的父母只是以墓地的形式出现,只有爷爷跟孙女活着。在社会上并没有说家庭中没有了谁就是不好的情况。现在这部作品就是以两个完美构成的家庭,并从他们之间引申出有趣的故事。虽然在“家庭”这个部分有着前作的延续,但是和之前的作品的结构是完全不同的。


CINE21:有大部分家族作品中角色都是有工作的人,但是在《寄生虫》里面的奇泽则是无业游民。可以说是一个没什么未来的家庭。这是单刀直入地凝聚在了对青年,中年失业等这些现今的社会问题上的设定。


奉俊昊: 是的。在《汉江怪物》里做小摊贩糊口,在《母亲》里金惠子老师也卖药。但是奇泽他们是没工作的。当然,这几十年里他们一家人都不曾工作吗?也不是,他们也是曾工作过的人。只是在电影开始的这个时间节点,他们都没有工作所以过得有点艰难。抓住那些分散的报道材料里面的关键词做的采访(大笑)这又成了个问题了。好的,那就全部人都是无业游民吧。是的所有人这么一说会比较有意义。虽然是全家都是无业游民的状态开展开的电影,但是随着奇友有了家教这份工之后,去了有钱人的家里。最近要找份家教的工作可是不容易的,也需要有网络。我大学的时候也做过家教,刚稍微放下了紧张的情绪,结果才刚做一个月就被解雇了。双方的雇佣关系是很脆弱的,家教这个位置也是十分的宝贵。在全家都没工作的时候,儿子第一个带来了“希冀”去工作了。



CINE21:饰演奇友的崔宇植演员在《玉子》里出演了讲出“我虽然有1类驾照,但没有4大保险”这样的台词,揭发出聘请非正规职员不当行为的跨国企业货车司机。反映出了现今这一代年青人的一些雇佣问题,也让人觉得这像是导演植入的一些纽带。


奉俊昊:奇友有着代表年轻一代的感觉。不过,戏中八个人物的戏份大抵是差不多的。其中演员自身散发出来的压倒性存在感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就像是球场上,哪怕球员有11人,但是梅西身上也会散发着巨大的光芒那样。宋康昊前辈就起到了这个作用,而奇友则是整个事件的起点,也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CINE21:随着奇友去做家教而展开的故事。为什么要做家教呢?


奉俊昊:是为了动线。纵观现在的社会,有钱人和小市民的动线都是不一样的。尤其在既亲密又私人的距离上,这两个阶层的人能够同在一个空间的时间是很有限的。而能在一起的也就只有家教了。听说这样能跟普通中产和有钱人见面,还要最近甚至有很多住到家里的家教。我觉得从这里切入的话所带来的戏剧性趣味会非常的浓。虽然电影的性质不同,但是从森田芳光导演的《家族游戏》(1983)那来看,主人公去做家教时会遇到完全不一样的人。我非常喜欢这样没有任何接触点的人物擦肩而过的设定。再看回《绑架门口狗》,公寓的管理事务所经理(裴斗娜 饰)和大学讲师(李胜再 饰)在人生中几乎没碰过面。但是围绕着“小狗事件”因为奇奇怪怪的事情让他们有了碰面的机会,而那电影正是展现出了那样的瞬间。电影结束后他们也没有可能会再碰到了。大学讲师会成为教授搬到更好的小区,哪怕是不搬两个人也不会有什么交集。而家教这个设定也是这样的一个装置。



CINE21:回顾您最近的作品,在《雪国列车》里面您刻画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极端角色,在《玉子》里您描写了跨国企业的贪婪,但是描写韩国社会的现实性,现实的那些有钱人还是第一次。与奇泽家有着鲜明对比的朴社长家将会起到一个怎样的作用呢?这两个家庭的阶级差别会有多大呢?


奉俊昊: 他是IT公司的社长。他们算是全世界前500名有钱人中数一数二的阶层级别。不仅有风度还不搞表面功夫。朴社长不仅干练、有风度、有教养,还有钱。剧中朴社长的年纪也比奇泽要小,但是却比他有钱得多。


CINE21:与年龄和经历无关,谁都能积累巨大的财富,这可以说是新资本主义社会的阶层设定。


奉俊昊:在电视剧里不是有很多那种头发发白的财阀故事嘛。在这里,我觉得虽然不是说跟我年纪差距很大的人,但是真正通过数字来确认房产和财产的时候就会感觉更加的有距离感。比起世代相传的那种财阀家庭给人带来的抵住情绪,这样的距离所产生的差距反而更加有趣。李善均和赵茹珍两位演员虽然有着都市感也很有钱,但是也有着不幼稚的一面,两位演员把角色都演绎的很好。



CINE21:如果说《雪国列车》和《玉子》都是在“吃”上面产生阶级冲突,那么《寄生虫》的两个阶级在冲突中的首个问题则是“寄生虫”这个词。这剧里应该会是有教养、有风度又干练的人突然变化又或者是透露出没有浮于表面的内心世界。


奉俊昊:有趣的是在拍摄的时候也好后期制作的时候也好,都能感觉到这部电影里没有坏人。不过,还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回顾我们社会也并不是只有精神病患者或者带着恶意的人,这些“坏人”所犯的罪。大家都会有点缺陷。又或者这么说,“她很善良的,但是她却杀了人。”“他是个好人,但他被人骗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人们是不会把善恶刻在头上的。一般大家都是“灰色的”,适当地善良和小心,又适当地不良和卑劣。《寄生虫》的人物也都是这样的。虽然没有带着恶意,但是无法控制的事情时有发生。


CINE21:以五六行字整理出来的剧情简要“无法收拾的事件”来推测的话,“刚到朴社长家,年轻又美丽的女主人妍娇就迎接了奇友”是整个事件的线索。妍娇让人很好奇。


奉俊昊:她是早早结婚了的富家太太,在大学毕业前一年就和初恋情人结婚了,是个很有格调的女人。孩子是女高中生。


CINE21:年轻的青年和漂亮的方主人,从他们那引申出来的事件注定会变成婚外情吧。是受了《虫女》的影响吗?(大笑)


奉俊昊:也隐约有性的部分。虽然不太过于明显。《母亲》不就有某种性基础嘛。就算不是专门的评论家也能看出有一定程度的像是开花似的对性疯狂。我说《玉子》是爱情故事的时候,虽然是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但是他们两者之间并不一定没有爱情。他们是很相爱的。在《寄生虫》里也是会有着痴情、性暗示这样的东西。但是,也不能就这样做出断定。究竟会感受到怎样的程度呢,那就要留给观看的观众去判断了。电影是即使是很分明的东西也很平静的。(大笑)



“奉细节”所发现的楼梯情绪,楼梯的参考

CINE21:所谓韩国电影制作这样表面的回归之后,《寄生虫》在奉俊昊导演的视角去看待现在的韩国社会这一点上更让人感到好奇。会让大家追溯到了在还不是国外的项目和以城市作为背景的《母亲》之前的那些作品。《绑架门口狗》的市中心,《汉江怪物》的汉江之后过去了20年的时间,90年代和现在的首尔市中心的变化对片子的影响应该会挺大的。


奉俊昊: 是的。这次有很具体的时空坐标。《绑架门口狗》时,拍摄了公寓,那时是1999年。因为这有着当时很明显的时代背景。《母亲》事实上有稍微微妙地去掉了一些地理政治方面和时代方面的东西。我有很故意地去去掉那一部分。因为想要呈现出最原本的母子关系,所以刻意地想要去掉那部分。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在2000年代初或后期,除了用的手机会不一样之外,其他都会变得不那么泾渭分明。但是,《寄生虫》是很明确的。会让人联想到今天,现在,这里,特定的城市。人物生活的地方是在那个街道,就算不标明也能很容易地联想到的。主要呈现出了北边以及现在的首尔的感觉。呼着那样的空气进行拍摄,这感觉真的很好。


CINE21:现在您观察的首尔是怎样的呢?如果说《绑架门口狗》的公寓,《汉江怪物》的汉江都是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熟悉的首尔,那么就很好奇您通过《寄生虫》来关注和描述的首尔的细节了。


奉俊昊:我对空间是很执着的。这次也不例外。这次作品的特色就是电影里会有很多楼梯。


CINE21:果然是金绮泳导演的精神!


奉俊昊:继承了金绮泳导演的精神,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楼梯。(大笑)拍楼梯可是拍得很爽。



CINE21:这应该是使“奉细节“执着症发作的要素了。


奉俊昊:这不过是日常的程度。家人们不断地在楼梯上上下下。但是,在拍摄的时候发现这样上上下下很有感觉。走到哪都会有楼梯,所以在电影里就有了不断地积累楼梯的意义和情绪了。我在拍摄的期间,一次又一次地看了以前的电影去找有哪些是我喜欢的楼梯场面。也不是故意地去找的,而是看着电影就看到了楼梯了。不也会有的人,在第一次想要卖车的时候,在两三种车型之间苦恼,然后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那个车嘛。电影还是按以往的来看的,但是一出现楼梯就会注意起来。不仅是金绮泳导演,朱尔斯·达辛导演的《男人的争斗》(1955)里面也出了很多好看的楼梯。我很喜欢约瑟夫·罗西导演的电影,在《仆人》里出现的楼梯也很有趣。在收集这些的过程拍摄这部电影是十分愉快的瞬间。


CINE21:通过这次作品的楼梯,导演的作品可以分为水平的和垂直的。《绑架门口狗》的公寓、《雪国列车》的火车都是水平的,这次是继《汉江怪物》的汉江大桥后有一个垂直的视觉体现。对于画面比率会不会也产生了影响。


奉俊昊: 在《汉江怪物》里汉江的桥墩是非常坚固的。从水平面来看都有接近十层楼的高度。是有一种对孩子垂直监禁、溺水的概念。想要展现出那个概念就要用垂直的方法,用了1.85:1来拍摄。《雪国列车》是1.85:1,《玉子》是2.35:1。而这次因为角色很重要而且还是一整家人一起,所以就想用2.35:1。把所有演员放到一个框架里面是非常重要的。



CINE21:和在《杀人回忆》《汉江怪物》和《雪国列车》一起合作过的宋康昊演员再会也让人很期待。在导演的拍摄现场以及在作品中演员宋康昊所带有的意义是?


奉俊昊:虽然不是举行了聚在一起抓住双手说出“我们展开这样的世界。”这样的集会,但是是在不同的家庭之间,康昊前辈照顾着后辈演员慢慢形成了家庭的化学反应。不去拜托他他也已经慢慢地开始做着了。在我坐上车的时候,某个瞬间康昊哥也上了车,在我惊讶地回头的同时就会问我“后期制作还顺不顺利?”来检查我的工作。虽然出现了很多差不多比重的人物,但是康昊前辈似乎也挺喜欢这样的情况。他经常说,这不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战,而是跟有才能的后辈一起互相合作,这样很快乐。


CINE21: 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样,崔宇植通过《玉子》反映了会自我主张的现在年轻一代,从这一点来看,崔宇植的接连登场意义重大呢。


奉俊昊: 我的剧本太帅的演员消化不了。我也消化不了。把元斌弄得奇奇怪怪的这些话……(大笑)在拍《玉子》的时候,对崔宇植演员萌生了信赖感。虽然是可爱又稚气的外貌,但是在电影里他却保持着一种自然而又真实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他的优点是他有着最近在大街上看到的年轻人的样子。特别是像《寄生虫》这样的展开某种现实故事的时候,这演员的感觉会很有帮助,十分的好。



CINE21:家庭成员中您最先想起的是宋康昊演员吗?


奉俊昊:是宋康昊演员和崔宇植演员。在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就已经写了剧本了,自己一个写着实在太过孤独了,让我不那么孤独的正是他们两位。已经有完整的演员在脑海中,就好像有演员在身旁看着,孤独感似乎就消除了。其次是饰演奇友妹妹的朴素丹演员。是个演技很好的演员,再加上跟崔宇植演员很像。即使不怎么解释从视觉上看也像是亲兄妹一样。一边写在剧本一半把他们两个人的照片放在一起。然后三个人一组一共8名主演依次登场。


CINE21:剧中有两个妈妈。饰演奇友的妈妈的演员是第一次出演导演的作品。


奉俊昊:是张慧珍演员,在允佳恩导演的《我们》(2016)里也饰演了妈妈的角色,我看了那个作品之后就联系了她。但是她对我说“导演,您知道您17年前联系过我吗?”。在《杀人回忆》里她好像是出演了一个巡演的角色,但是我记不起来了。当时她是韩艺综1学期的学生,跟李善均、吴满锡演员是同期,因为暂时要回老家所以后来停止了活动。缘分真的是很奇妙啊。



CINE21:朴社长一家全都是新进入导演的电影的演员。特别是李善均演员虽然是一直在活动的演员,但是跟导演的合作还是第一次。


奉俊昊:  一直以来,虽然他都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但是他不是那种会被那种事先安排好的框架给框住的人。朴社长这个角色虽然也有我要求的事先商量过的样子,但是更多的是他自己展现的瞬间。在完全意想不到的状态巧妙地抛出某种东西,一举扭转了镜头的氛围。很有趣。还有作为年轻的CEO坐在高级轿车的后座上,太合适不过了。虽说他演绎最上流阶层,但是拍摄李善均演员的侧脸时,太爽了。他的左脸太好看了。(大笑)


CINE21:导演这么正式细致地描写上流社会是第一次吧?


奉俊昊: 洪坰杓导演说“俊昊啊,我们好像是第一次拍有钱人啊~”。(大笑)仔细地想了想,脏兮兮的警察(《杀人回忆》)、汉江小卖店(《汉江怪物》)、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在尾节车厢屠宰跳蚤(《雪国列车》)。只看药剂商寡妇(《母亲》)也是,在拍那电影的时候全国跑,99%都是脏兮兮的。都没有一块是能发出光泽的。除了惠子老师拿着的高尔夫球杆。(大笑)唯一值得一提的是,《玉子》的露西(蒂尔达·斯文顿)虽然是有钱人,但是她的日常生活却没有呈现出来,这次是第一次展现出有钱人的生活。拍摄有钱人和有钱人的家是我的首次经历,所以很有意思。因为不是我熟悉的世界,所以做了很多商量和学习。原来还有这样的家具,这样的墙纸,这样的垃圾桶啊。垃圾桶就价值250万韩元,即使踩下踏板也不会有声音,盖子也不会。我都不知道有那样的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大笑)把那个还回去的时候也是,十分紧张深怕弄坏了什么。体验了一番神奇的世界。



是室内戏最多的电影

CINE21:和《母亲》洪坰杓导演以两人一组的形式到全国各地进行堪景,仔细地寻找到的室内空间跟有钱人家形成了很大的对比。


奉俊昊:说我电影台词多的都是开玩笑的。说是“室内戏最多的电影”倒是真的。《绑架门口狗》是通过微观压缩了空间,《寄生虫》则是奇泽和朴社长两个家分开,每个角落都呈现出不一样。


CINE21:朴社长有钱人的家是用怎样的概念来体现呢?


奉俊昊:是个现代且时尚的家,不是以往的那种财阀的家,而是想要表现出有个性的年轻有钱人酷酷的家。甚至还有建筑师的台词。说着这是某个建筑师的作品……因为台词描写得这么直接,所以美术导演得多费心啊。在朴社长的布置上,美术导演李夏俊下了很多功夫。从设计到外部装饰一个一个用心设计,还咨询了很多实际的建筑师。大前提是需要把有钱人家的房子能够真实地呈现出来。因为大部分事件都是在那个房子里发生的,如果看起来不够严谨的话,电影就呈现不出实感了。置景的规模也是相当的大,在这方面还要正确地投入我们的制作费。



CINE21:这让人联想到了有着各自空间的两个家庭的闹剧,您这次也再次跟郑再日音乐导演(《玉子》)合作。以具有讽刺的笑点为前提的话,音乐也让人联想到了《汉江怪物》、《玉子》的管乐队音乐。


奉俊昊:笑着笑着就怕,怕着怕着又笑,吓得不要不要又悲伤,这样各种情感都混杂在一起。不过,对于闹剧我现在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我觉得这值得猜测。音乐也会跟《玉子》的不同。如果说《玉子》的音乐是以不协调的有点吵的动次打次那样的话,这部电影的音乐则是稍后出现的。反而有很多像古典音乐那样的音乐。也有抒情的也有很忧伤的歌曲。但是那些音乐跟演员们的行动放在一起又很好笑。奇妙地很好笑,就像不协调般四处乱撞。音乐一改往日的风格,始终充满古典气息。


CINE21:昔日以《绑架门口狗》出道的青年导演,现在也已经步入中年了。这期间,导演对电影中反复出现的“家人”的想法也应该有所变化。在《寄生虫》里反映出来的点又是怎样的呢?


奉俊昊:我不知道有什么是没变的,有什么是变化了的。我经常每天都很混乱。所以在制作电影的点上,好像也反映出了我混乱的状态。虽然现在已经拍了24年电影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拍电影很吃力。都是说着为什么会这么难呢,然后一部接着一部拍下来了,也会想是不是到了要把它放在手中料理的时候到了呢。我也经常会想那些我们常常称为大师的人,他们又是怎样做的呢。最近我看了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骡子》奥斯卡投票用的蓝光后有了很多想法。《老爷车》(2008)就说了演员隐退,为什么又重新出演了呢。自己老去的肉体投放在大银幕上,却又一种莫名的激动。看到了以前也在《荒野大镖客》(1964)以及《肮脏的哈里》里骑着马开枪的他在90多岁的时候展现着自己老去的肉体之后,就明白了那个就是电影的故事。是一部没有了老气就无法成立的电影,而且它紧密地和故事以及主题连接在一起。



CINE21:前面两部作品都隔了四年,这次的新作这么快让人很是高兴。


奉俊昊:列车4年,猪4年,一共过了8年。《玉子》是2017年夏天上映的,如果《寄生虫》按原计划5-6月上映的话,那就会是上映最快的作品。像伍迪艾伦那样的导演跟环球公司签订了终身合约,规定了他们一年要拍一部电影。写三个月剧本,两个月前期准备,三个月拍摄,四个月后期制作,就那样以一年为单位不断地重复着。真的是个奇迹般的日程。我恐怕是不会这么做的。虽然之后不知道会不会这样快,但是像这次这样两年拍一部也挺好的。这样看来才是相当正常的节奏。要做到这样的话,谁去写剧本呢,虽然《寄生虫》也是我自己写的,因为我是那种一个提问一句台词我都要写完才能放松的类型,所以想要经常拍片子的话,这个似乎就成了问题了。


CINE21:我知道《玉子》的时候《寄生虫》已经有在开工了。


奉俊昊:那是大概出来了20页的大纲,事实上还不知道最后的成型会怎样。


CINE21:现在应该也有的吧,有几个故事吧。


奉俊昊:虽然是有几个。(大笑)


CINE21:《寄生虫》现在要面世了。虽然说“寄生虫出来了”稍微有点恶心。(大笑)


奉俊昊:似乎通过这部作品讲述了现在这个时代的故事。描述穷人和富人之间的戏剧作品全世界都有,我们正生活在这个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样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的时代。是一部十分韩国式的电影,充满了韩国特色细节的电影,但同时也有全世界所处同一境地的当今时代非常普遍的问题,这电影对我个人而言是十分有意义的。



*禁止二改二传截取部分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版权归拥有者所有

*谢绝任何形式转载,请勿摘抄复制


本文章为公众号「畫外音」(voice_over_)

个人翻译出品及撰写整理,未经许可请勿随意盗用。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让更多喜欢 的人一起交流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557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