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xomondo,那家做了《流浪地球》《权力的游戏》的特效公司

2019-05-27 11:03 2860

国际特效公司近几年在中国动作频繁,但是成功或长久的却不多。



而商业模式较独特的Pixomondo却不一样,它进入中国市场已经10多年。也许是公司的名字不太好发音,很多业内人士更喜欢称Pixomondo为“做《雨果》《权力的游戏》的那家特效公司”。


频繁获奖帮助Pixomondo提升了不少品牌知名度,尤其是《雨果》和《权力的游戏》系列。除了在连续斩获奥斯卡和艾美奖的过程中,中国公司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中国电影中,Pixomondo中国公司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比如电影《流浪地球》《影》《一步之遥》《乘风破浪》都有Pixomondo的深度参与。


2001年“出生”在德国的Pixomondo,最初的突破得益于和好莱坞大片的合作,尤其是2009年由其主导特效制作的《2012》。这部以特效场面为卖点的大制作为公司在国际业界打响了招牌,该片是Pixomondo首家海外分支——洛杉矶分公司运作的第一个项目。Pixomondo目前在全球有8家分支企业,为影视、广告、主题娱乐领域提供创意、设计及视觉特效的管理和制作服务。



随着国际电影业大环境向下,不少欧美大型特效公司近年纷纷遭遇经营困难,唯Pixomondo“逆流而上”快速扩张,个中原因很大一部分要归于其独特的运营模式。Pixomondo的总裁Thilo Kuther介绍说,Pixomondo各分公司采取平行运作模式,没有总部、分部的区别,各分公司拥有完备的部门配置,可以独立承接项目。各个工作室根植于当地,根据当地市场的情况,开发影视、广告、主题娱乐等多元化的项目。在项目运作中,本地工作室负责与片方联络,并将工作分配给其他工作室合作完成。


相比传统特效企业的集中化生产模式,Pixomondo的这种全球分工合作模式有其优点:通过直接进入各地市场得到更多元的项目,再利用内部分工平摊成本。在Pixomondo看来,这样的操作模式才能走出特效公司严重依赖单个大项目的老模式,降低企业整体经营风险。此外,深入全球各市场也能调动更多资源。除了中国,Pixomondo在洛杉矶和多伦多等国际特效重镇均设有分支,这使其能够为国际客户争取到不同地区针对电影的减税、补贴等优惠政策,反过来也巩固了公司的成本优势和市场竞争力。


Pixomondo的策略和实践,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很多国际技术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共同思考。前段时间,影视工业网特别邀请小枫老师和Pixomondo总裁&视效监制Thilo Kuther、亚洲区首席运营官兼视效监制寒洋(Jan Heinze)、预览总监Tefft Smith就Pixomondo在中国地区十多年的运营经验、合作理念、Pixomondo视效预览方面的团队构成,以及视效在主题公园合作上尝试的可能性。


(左至右)Pixomondo总裁&视效监制Thilo Kuther、亚洲区首席运营官兼视效监制寒洋(Jan Heinze)、预览总监Tefft Smith



艺术作品,需要在本地化的语境下完成


提到欧美公司来到亚洲设立分公司,跑不开的话题就是廉价的劳动力,其实也正是这个原因,中国市场吸引力无数公司的眼光。“我们虽然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的,是一个国外的公司,但是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比当地人还要当地人。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被市场接受,同时也尊重这个市场,与这个市场的电影人去共同创作他们的作品,而不是说为了便宜的劳动力。”针对中国的公司,Tefft Smith和寒洋在采访中一直在强调他们来到中国,是为了为中国的导演服务,更多的是在投资“信任”。“有一些年轻导演可能没有拍过很多大制作或者不是特别有制作的经验,但是他们有他们想讲的故事,我们是希望能帮他们完成这些故事。我们相信花时间慢慢来,而不是着急的去推进,好作品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去和创作者建立这种信任和合作关系,我们也相信市场会看到我们做出的努力。”


众所周知,Pixomondo采取全球分工合作的模式,一个项目可以调动全球工作室的参与。但是在具体的项目案例上,不同类型的项目,还是会采取不同的工作方式。“我们的每一个工作室都能独立完成一个作品,但是在电影解决方案上,我们无法统一去概述,每一个不同的项目,我们都会给它定制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举例来说,如果中国市场需要完成一个动态预览的项目,而Pixomondo位于LA的工作室在动态预览上更擅长,这样公司就会调配LA的工作室来帮助中国公司完成一些工作。


但是Tefft Smith强调说,创意以及需要和导演沟通的想法的部分,会坚决保留在中国公司完成。“电影也好,主题公园也好,做项目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沟通,你一定要记住你客户想要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在中国市场里长时间做下去的原因,只有接触的时间够长,你才能了解在这个语境下作品的特殊性。任何项目都可以找到世界上最好的特效团队,但是这个团队可能不知道,你这个语境要表达的是什么?所以最后做出来的结果,不一定是客户想要的。”在Tefft Smith看来,一个艺术作品,尤其需要艺术和技术结合的作品,在思想表达上、精神上都是从语言开始,二,当一个项目结束时也一定要在这个文化的语境中,这才是本土化作品最重要的精神,这也是Pixomondo为什么要落地中国的原因。


文化的沟通成为一道天然屏障,这一点宁浩在《疯狂的外星人》上早已有所体会,在和国外团队合作时,他曾一度崩溃:“你让他做个猴子跑来跑去没有问题,其实仿生很容易,难的是传达情绪和表演,他只是做成了拍大腿和甩手的动作,里头微妙的精神气质,他get到的和你传递的不一样。”而这一点感受,也是Pixomondo所重点关注的。


Pixomondo团队合照



一个能理解镜头语言的艺术家,才能更好的帮助导演讲故事


视觉预览现在已经是特效电影制作上必备的一步,这也是Pixomondo在的特别强项。


视觉预览是预先模拟出整个场面、甚至包括在这个范围内镜头应该如何拍摄,这样让导演、摄影师、剪辑师、演员就可以提前商讨每场戏怎么拍、演员如何互动,尤其是在视效量很大的电影中,CG镜头和实景拍摄的镜头很可能不匹配,通过“前期可视化预览”技术就可以把剪辑的过程放在前期,导演可以先剪辑,查看是否匹配,再来定义环境和角色拍摄的灵感。用更通俗一点的讲法就是视觉预览是电影第一版的动画,它让故事提前出现,这样导演就更能确定的知道他要的东西完成之后是什么样子,从而更加节约时间和经济成本。


谈到如何做好视觉预览,预览总监Tefft Smith看来“信任”非常关键。“我们非常注重和导演之间合作的关系,每次和新导演合作,沟通的时候是最艰难的部分。因为你要适应对方的节奏,还要在项目上、故事风格上有统一的理解,还要在情感上和导演产生信赖的过程。”为什么信赖如此重要?如果一家公司只负责在前期做了动态预览,然后到了具体的拍摄和后期制作阶段,导演需要再和其他的制作公司重新建立合作关系,这对时间和金钱都是巨大的浪费。


其实信任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很多导演是害怕和排斥使用动态预览,他们更喜欢自由或现场的发挥。其实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往往就是因为不信任。“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导演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做完动态预览就走了,而是可以和你一起到拍摄现场,帮助你去完成整个拍摄。在拍摄现场,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动态预览上的某个镜头,其实当下是可以立马更改的,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可以完成动态预览重新的设计,而这也是我们有责任感的表现。”制作动态预览往往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前期想的特别酷炫,但是到了具体拍摄执行上特别难,或者执行上需要花费巨大的时间和金钱,从而给制片造成巨大的困难。但是因为导演缺少制作经验,这就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来帮助,但是如果团队和导演无法达成信任,可能导致前期预览对最终成片帮助并不大。






《流浪地球》部分Postviz与最终镜头对比


2008年Pixomondo在洛杉矶开设了旗舰工作室,它坐落在LA的创意中心。旗舰工作室代表着Pixomondo为世界级的影片制作视觉效果的责任,以及在世界级最高竞争市场赛逐争先的抱负。所以,针对团队的搭建和人才观念,这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不是说为了项目而招人。我们是个大家庭,从更长远的来说,对艺术家的发展和成长也好,我们会招一个我们团队都很喜欢的艺术家。然后帮助他成长,让他在团队合作中,自己的技术也得到提升。”在Pixomondo洛杉矶团队中,大部分的艺术家都是多面手,但是会有一个特别擅长的技能。比如说当把一个镜头分给一个艺术家的时候,他除了要有自己的想法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能够动手完成这个镜头。所以这些艺术家对于制作从建模、合成、动画都会一些。除了技术方面,在艺术方面Pixomondo也有自己的要求。“我们在招人的时候,也特别看中这个人是否有电影背景,或者他很懂摄影。只有这样他在完成一个镜头的时候,他才会知道如何构图,应该用什么镜头,以及如何利用镜头完成叙事。只有一个真正能理解构图的艺术家,才能更好的帮助导演讲故事,所以我们团队找的都是这样的人才。”Tefft Smith解释说。“因为在工作上,我们不会等导演告诉我们他要什么,我们也不会死板的去完成导演不止的人物。我们也会发挥我们创意部分的想法,这是一个交互的合作的过程,是一个互相启发的过程,所以我们特别看重这些。在创意上帮助去电影发挥到极致,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



多元化战略,聊聊主题公园的沉浸式体验


Pixomondo把自己定位在视觉效果变化的最前沿,整个Pixomondo采用跨时区,24小时7天全球联网不间断有效协作的独特运作流程。在制作内容上,除了电影,Pixomondo的业务还涉及电视、广告、宣传片以及多媒体互动。“关于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方向的问题,其实回到最初点都是一样的,是想做一个设计为主和创意为主的公司,他们的核心点都是以讲故事为主。对于不一样的方面,只是输出的平台不一样,但我们的DNA其实是一样的。电影、电视或者是主题公园只是展现形式,我们的核心还是影像表达故事和创意。”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已经改变内容制作的格局,在这个泛娱乐时代产生的新内容和IP,必然要在多平台跨界运作,如影视、主题娱乐、互动内容、衍生产品等。在文旅产业发展的热潮中,国内影视巨头也纷纷涉足实景娱乐领域,主题公园就是经常被提到的领域之一。自2011年起,PIXOMONDO分别为华纳兄弟、派拉蒙、福克斯、万达、恒大等知名公司近20个大规模的项目提供了多种创意设计、技术及内容制作服务。从环球影城、迪士尼这样世界级的实景娱乐项目,到日本宫崎骏、柯南特色小镇,“影视+乐园”早已被证明是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这种可行的商业模型如何在国内走得通,尤为受到关注。作为实践者,在这方面Jan寒洋也表达了他的看法。“我们虽然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想想迪士尼,他们已经用这种模式运作了百年。迪士尼有的并不仅仅是优秀的电影,而且还有完整的世界观。电影为主题乐园、周边产品设定了一个基调。我们觉得在中国,未来也将属于这种模式:不是去讲一个单独的故事、做一部电影或者做一个单独的主题乐园,而是注重在整个的世界观中如何持续的讲故事,可以让故事在不同的平台上繁荣。“


Pixomondo团队合照


说到迪士尼,迪士尼在玩转IP上几乎是为全球树立了典范。它的所有业务都是围绕IP而产生,电影、游戏、主题乐园、文创产品等主流模式都是迪士尼的IP在不同领域、不同形式的主要衍生形式。天然的卡通片制作基因,以及塑造出的一系列成功的卡通人物成为它IP的主要来源。主题公园可以说是迪士尼IP最大的一种衍生品,从米老鼠、唐老鸭到《冰雪奇缘》里的艾莎与安娜等等IP,迪士尼将人物到场景几乎原封不动的搬进了它的主题公园中,除了主题乐园,迪士尼的业务板块包括影视娱乐、媒体网络、主题公园和度假区、周边产品等,线上线下联动,各大业务板块紧密配合,全产业链式开发运作。


在具体的制作上,Thilo Kuther也表达了他的看法。“在主题公园里,其实是要创造一个完整的沉浸式的体验。在电影中,在制作上更注重的能不能把故事表达出来,能不能表达出导演心中所构想的世界,而到了主题公园,则是有些不同,我们更注重的是体验。“因为媒介的不同,所以在制作上产生不同的重点方向。Pixomondo也以与美国国家地理合作的沉浸式娱乐体验项目“奇幻海洋之旅”举例,他们在这个项目的制作上注重的就是互动,能和人产生一个“真的沟通”。“主题公园其实讲究的是一种沉浸式的娱乐体验,除了在情感上要让观众投入,更重要的是要让观众有参与感,所以在这种沉浸式的项目里,要考虑技术上的问题特别多,包括屏幕的亮度、大小,以及骑行的机械,还有物理空间和故事的配合。”


全文完


Hey,我是你的老朋友影视工业网。别人关注你走的有多远,我们关心你走的有多累。这周末开始,我们的第4届一“录”同行活动将带着讲师、厂商和礼品去到30个城市,让我们像许久未见的老友一样面对面,放松紧绷的神经,学习、交流、叙旧。点击这里即可报名。


4.14北京—4.16天津—4.18石家庄—4.21太原—4.23西安—4.26郑州—4.28济南—4.30青岛—5.07南京—5.09苏州—5.12上海—5.14杭州—5.17合肥—5.19武汉—5.22长沙—5.24南昌—5.27福州—5.29厦门—6.01广州—6.03深圳—6.06海口—6.13昆明—6.15贵阳—6.17重庆—6.20成都—6.22兰州—6.25呼和浩特—6.28哈尔滨—6.30长春—7.02沈阳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687
相关文章

Pixomondo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