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法国媒体这么爱这部“拜臀教”电影?

原文作者:迪迪埃·贝隆(自由报主编)、于连·杰斯特(法国《自由报》在戛纳国际银幕场刊的代表)

译者:无名

编辑:Jasmin


“今天抽时间又去看了一遍柯西胥的《宿命吾爱:幕间曲》。是的,整个戛纳可能就我最无聊,会去二刷这部三个半小时的拜臀教电影。二刷完后,想要分享一下法国<自由报>这篇影评,写得挺好,至少可以带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期待柯西胥这部争议之作。”



「柯西胥的新片充满了争议,银幕场刊1.5、中国场刊1.2的低分,而法国人的意见有些不同:法国场刊上,既有包括《电影手册》在内的6个代表最低分的哭脸,也有《首映》《正片》等媒体打出的三分高分(四分为满分);银幕场刊上《自由报》的主编迪迪埃·贝隆和影评人于连·杰斯特给出了四分满分。今天的这篇影评就来自他们。(具体场刊评分可见今日推送头条或陀螺的微博和豆瓣)这是一篇难度很高的法文影评,我们找到一位优秀译者(她一直称自己为“无名”)连夜翻译了这篇文章,时间不多,虽然再三校对,但或许免不了语句上的差错和转译间表达的流失,但愿有心认真读完全文的各位,能够从自由报这篇优美的影评的行间字里,窥到柯西胥这部充满争议的新片的一点点面目。希望大家喜欢。感谢译者。」



在《宿命,吾爱》系列的第二部《宿命,吾爱:幕间曲》中,柯西胥拍出了潮湿身体超越疲惫的焦虑和愉悦,以此来继续对青春进行深入探索。

 

他是被“剥光了”来到戛纳的。没有标志,没有制片公司剪辑,没有字幕,没有片头字幕,甚至很有可能连混音和最终调色都没有做完,一切在这位电影人的手下消弭了,他已经在剪辑房里待了几天了,并且还没有出来。他忙于在交出成品前,最后打磨这一大堆画面,也许还要一夜,或者稍微再久一点。



然而,和他的《宿命,吾爱》第一部一样,距离这些画面的拍摄时间,已经差不多有三年之久了。本片对外宣布的片长是四小时,而就在柯西胥最后一分钟空降戛纳主竞赛单元时,《宿命,吾爱:幕间曲》已经被这迟来的大刀剪去了半小时(虽然尽可能不作大改动),只为了能在戛纳展映。我们也只能赤裸裸地来面对这样一部赤裸裸的电影,我们甚至怀疑,人们是否可以从中看出它与第一部之间的联系?我们在其中窥视到一种,炽热、疯狂而彻底的倔强,像一个人横冲直撞到马路中央。



我们真的不知道阿布戴·柯西胥这第七部长片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很难想象在三个月六个月后它会变成什么样,但我们知道:没有其它竞赛片能制造像它那样的观感;放映结束之后,欢呼声和倒彩声齐飞,沉醉、痴迷和诋毁、唏嘘共舞,鲜花与臭鸡蛋化在了一起。这篇文章将和其它文字一起,包裹住这部电影。我们为它重新穿上衣服。


它就是如此,它就是——“宿命”。



 “酒神能量”


在橄榄成熟时节的映照下,“赤裸”(是本片的关键词)也是我们在《宿命,吾爱》第一部中最美好的主角之一身上所感受到的一种状态。从一开始,女主角就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男主角阿明的镜头前。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



我们已经认识了他们,我们一直都认识他们。在赛特港,在1994年暑假开始的时候。定居在巴黎的阿明回家了,这个温和的小伙子平日里写剧本,试图开展他的电影事业。他与父母、童年时的朋友们相见,尤其是他的堂兄托尼。


托尼是个“派对动物”,也是个情场老手,他带着阿明陷入无止境的,充斥着酒精、派对、毒品、迪斯科的夜晚,断断续续地谈论着人生、女人和命运,把阿明也变成了一个穿着夏威夷花衬衫的花花公子,被充斥着阳光与欲望的俊男美女围绕。他带着自己的相机就像带着自己的武器,游走在这种满溢着享乐主义的氛围中,脸上挂着一抹淡漠又漂亮的微笑。他观望,但不触碰那些从短裤、泳衣、T恤和乳罩中满溢出来的丰盈肉体。



奥菲莉、赛琳、夏洛特、阿明的母亲、他的女伴们、加米莉亚和他的叔叔卡梅尔——一个游手好闲的“逗比“,组成了这样一个社区——它既是开放的(因为它不停接受着新来的人,让他们进入一场场集体性感狂欢),又总是聚焦在一个永恒不变的点上——肉体极致的欢愉。阿明总是回到他旁观者、理论者的位置:他看到了生活,但他办不到,或者说,他不愿意像他的同伴那样生活。在第二部里,这种“酒神能量”滋养着电影,试图掏空身体,试图用一种目光来关注、来思考的生活。

 

而幕间曲,是意大利语,指在音乐剧或舞蹈演出中的短剧(笑)。

 

这一次,夏日将尽。第一部中所有用来表现欢愉享乐的元素——透过百叶窗所观望到的田园牧歌、海滩上调情邂逅、欢乐的人群,挑逗的神情、喷发的嫉妒之火、法国南部绚烂变幻的光影以及小羊的出生,这些元素在第二部的开头几个场景中或多或少地重现了,我们感觉到一种筋疲力竭的重复。



可能是因为这些人既不会清晰记得犯下的那些错误,也不会记得阿明的科幻剧本中机器人产生的无条件之爱,他们只是重新开始。这个时节属于破裂的皮肤、过度炙烤的身躯、季末的水果、满溢的酒杯、庸俗拙劣得太过明显的酒精、假期和欢愉的尾声。而几星期后即将到来的复工,使得这一切都显得尤其凝滞。

 

奥菲莉和她的未婚夫在月内就要完婚,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奥菲莉和托尼继续享乐。就在这时,一个新来的小美女走入了大家的视线,就像无数之前出现的女孩们一样。而在片中早已出现过的沙滩猎艳高手的一再坚持下,她加入了他们的狂欢和舞蹈。而舞蹈,始终以它歇斯底里的方式,极大地推动着电影。

 

花边上衣、过短的牛仔热裤那外翻的口袋、芳香四溢自我沉醉的青春之舞,充满欲望的相机,都一起近观了这场舞蹈。主角们多多少少都长着同样的一张面孔。伴随着迷幻狂舞的音乐,五彩炫目的光斑打在渗着汗水的皮肤上,这场酒精盛宴变成了一场机械的、飘飘欲仙的卖弄,和一种令人振奋的沉醉。而在这一切之中,一种唯我的享乐主义将一切融合起来,以各种形式展现出来,所以从人性及电影的角度来看,这都会让人感觉不适。

 

很快,故事和人物看起来似乎都在缩减,像是一种对时间的废除,不再有白天,不再有世界。就好像是在试图留住黑夜、夏天、青春,或者凭借着摇摆、目光、语言和臀部的力量,把时间一并吞噬,努力在那崇高的疲惫和无尽的欢愉走向毁灭时,将时间凝滞




神经高潮


音乐,和其它元素一样也在不断地重复(我们听到了三次ABBA的Voulez-vous),然后也有谜之沉默。迪斯科音乐会失控,变成令人不适的迷幻乐和出神乐 (Lil Louis, Sunbeam, Quench), 这便带来了充满强烈刺激感的节奏,像熔岩一般坍塌下来。


两个女孩之间关于“如何定义美好肉体”“什么样的屁股才是漂亮的屁股”的谈话,对奥菲莉和姐妹们情难自禁不停抖动的屁股进行无边无际的凝视,这些都让人厌倦。大批的士兵出征打仗,奥菲莉未来的丈夫应该正从那儿回来,与此同时托尼则在痛苦买醉。


 

对于观众来说,被迫经历这场看似永无止境的视觉折磨,真是既难以忍受又令人抓狂,令人疲倦但又前所未见。这一切都带着一种彻底的愤怒,这场面有一种悬浮感,而其形式和方式令人不适,观众的视线则被安排到了这个场面的各个角落。

 

而柯西胥电影的鲜活力量就在于此。从《伏尔泰的错》《阿黛尔的生活》,语言上的疲乏、带来癫痫的性交,禁食的苦役,苦行僧般的舞蹈,极端化的情绪,暴力的拳头,无节制的食欲,喧嚣的幽默,人物在他所给出的场景中展现出再明白不过的平庸(学校的场景、家庭的场景、爱情故事和邂逅......) ,在一种粒子的加速运行中,既熟悉,又扭曲,像是经历了一场我们看不懂的重磅台风,或是一种不成比例的变形,一切标志物被消除了。



从这点上来看,《宿命,吾爱:幕间曲》展现出一种远非柯西胥的冷静,像是一种除了他自己以外,谁都无法想象的嫁接,这种嫁接来自实验电影教主迈克尔·斯诺的《中部地区》和电视真人秀《完美大明星》



最初,在酒精和狂舞之间,电影中的角色们决定好好享受最后几天的自由,他们看起来像是发起了一场赛特港的“春假”,一杯杯地喝着烈酒、滔滔不绝地谈话、舞蹈、继续灌酒,拿着耙子穿着马甲;然后在极致的包装下猝不及防地交换体液,衣服越来越湿,沾上越来越多斑斑点点;他们的头发像在激烈地缠斗,一边抱怨着热气,一边极尽所能增加着这种热气。

 

频闪的屏幕、敲击到令人晕眩耳鸣的音乐、不断变换姿势的摆动身体,与神经高潮产生的机械般的波浪越来越合拍。这部电影变成了一块凝固不动的时间、一种未知属性的物质,这电影被倾倒在观众身上,不论他们是兴奋还是恐惧,甚至可能是既兴奋又恐惧。


尽管观众们会发现自己已经四肢僵硬,他们可能会眨眨眼继续作一下自我斗争,他们看看手表,尽管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试图计算或者确认什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观众们本已因为戛纳填鸭式的观影而失常的评判标准和判断力,已经被这幕间曲彻底倾轧。只因这出《幕间曲》太适合被贴上“臭名昭著”的标志,也同时太值得被称为“辉煌且荣耀的致命一击”。


- END -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742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戛纳电影节

查看更多 >

观影评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