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正不正宗?| 专访《哥斯拉2》导演

北京复兴影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等人看过

《哥斯拉2:怪兽之王》是2014年第一部美版《哥斯拉》的续集,在阔别五年之后,这位影史经典怪兽再度回归。影片最吸引人的,是国际巨星章子怡加盟,在片中饰演科学家,短发造型干练新颖,为电影增添了一抹“东方美”,被导演迈克尔·道赫蒂(Michael Dougherty)称为“最特别”的角色,她在片中有怎么样的表演?导演对章子怡的角色有怎样的理解?加入章子怡的哥斯拉,到底正不正宗?十足令人期待。


《哥斯拉2:万兽之王》终极预告


影视工业网在电影上映前夕,专访了导演、编剧迈克尔·道赫蒂聊聊《哥斯拉2》的创作,他曾担任2003年《X战警2》(X2)、2006年《超人归来》(Superman Returns)等多部好莱坞大片编剧,2007年,他执导了小成本恐怖片《别惹小孩》(Trick 'r Treat),奇思妙想的故事获得不少影迷喜爱。


道赫蒂从小就是哥斯拉迷,拍《哥斯拉2》时,他借鉴了大量东方神话故事并融入电影,为怪兽们增加了更多故事性及神秘色彩。

导演、编剧迈克尔·道赫蒂


影视工业网:您是哥斯拉的粉丝吗?对哥斯拉有怎样的理解?

 

迈克尔·道赫蒂:我爱哥斯拉,从我特别小的时候开始。在3、4岁的时候,我看了第一部哥斯拉电影,产生了很多共鸣。因为它复杂得令人惊讶,并不只是一个巨大愚蠢的怪兽,他代表着我们与自然的某种联系,以及人类对于地球的责任,我认为这个特别迷人。



影视工业网:您为什么会执导《哥斯拉2:万兽之王》?

 

迈克尔·道赫蒂:我当时完成了与传奇影业合作的电影《克朗普斯》,正在休息,传奇影业问我是否对《哥斯拉》项目感兴趣,因为前一部的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不导了,他在参与《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工作,我就非常迅速地接了这个项目。

 

影视工业网:您为什么邀请章子怡,章子怡饰演的角色是在编剧时就构思好的?还是先选定了演员,再写了这个角色?

 

迈克尔·道赫蒂:很久以来,我就是她的忠实粉丝,我和我的编剧伙伴为这个故事创作了一个非常强大、十分优雅、有灵魂的角色,这个角色不同寻常,她了解到这些怪兽是人类历史中所有怪兽传说的起源,因此她看待怪兽的视角也与常人不同,这个角色对整部电影来说非常特别,需要特别的演员来诠释,章子怡出演这个角色我感到十分荣幸和惊喜,所以我是先写了这个角色,再邀请她来出演。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要加入这么个东方角色,是怎么考虑的?

 

迈克尔·道赫蒂:哥斯拉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产物,最先起源于日本,然后传到了美国,美国算是重塑了这个故事,加入了新的场景,甚至哥斯拉现在的名字也是英文的,日文念法不一样。所以这部电影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东西方文化的平衡。在个人层面上,我也是东西方文化的产物,我的母亲是越南人,我的曾祖父是中国人,我的父亲是爱尔兰和匈牙利混血,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和哥斯拉非常相像,甚至我的中间名也是越南语“龙”的意思,所以我认为这部电影应该代表东西方文化的融合,请章子怡和渡边谦出演,也是出于这种考虑。

 

影视工业网:片中有一只怪兽出现在中国云南,这是您的创意吗?为什么出现在云南,而不是国家?

 

迈克尔·道赫蒂:选中国云南是很合理,因为云南的雨林既美丽又神秘,魔斯拉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产卵就是很合理,因为魔斯拉跟自然界的关系十分密切,在我的调研过程中我发现这个地区就是有一种美丽神秘的气质,和魔斯拉这个怪兽非常契合。


影视工业网:这种规模的电影剧本通常都有几个编剧联合署名,这很常见,您在《哥斯拉2》的编剧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迈克尔·道赫蒂:我参与建造了最初的故事框架,我和我的编剧搭档扎克·希尔兹有一个编剧室。《哥斯拉》的故事最初有12位编剧一起头脑风暴、搭建大纲,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周,有了故事大纲后,扎克和我再细化故事。

 

影视工业网:哥斯拉是电影史上的经典形象,你会特意这部《哥斯拉2》里加入什么吗?


迈克尔·道赫蒂:我可以在这一部电影里致敬所有曾经的《哥斯拉》老电影,从这些老电影中借鉴元素,同时再创造出哥斯拉电影中完全没有出现的场景,也是我个人十分想在电影里看到的场面,这部电影里有些致敬元素,粉丝发现之后一定会非常惊喜,也有粉丝一直以来都想要看到的场景。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有故事或类型参考吗?

 

迈克尔·道赫蒂:我从老电影中参考了很多,甚至是其他怪兽片,包括老电影《金刚》,还有一位伟大的定格动画大师、电影特效大师——雷·哈里豪森,他制作了很多奇幻电影,我回顾了这些影片,将自己浸入这些经典的奇幻、科幻和怪兽电影中是非常有趣、又有建设性的事,我从中找到了很多灵感。

 

影视工业网:创作怪兽电影,挑战来自人类角色和巨大怪兽间如何平衡,您怎么寻找这个平衡的?

 

迈克尔·道赫蒂:确实困难,我试着在这部电影里让人类的故事围绕怪兽展开,人类非常努力去理解怪兽,并且找出与怪兽共存的方法,人类意识到世界因怪兽的出现而发生了变化,它们是人类世界的主宰,所以人类得团结起来与他们交流、共存,我在剧作上、场面设计上找平衡,这个挑战对我来说非常大。

 

影视工业网:这次这么多的怪兽登场,这些怪兽形象该如何呈现?

 

迈克尔·道赫蒂:怪兽的故事陪伴我成长,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呈现什么样的怪兽,同时我也很了解如今的特效技术,我将它们过去的形象,与现在的特效技术进行了结合,让它们更加先进,符合现在的观众,我所熟悉的这些怪兽的历史背景和性格帮助我把它们塑造得更现代。

 

影视工业网:如何让怪兽更有情感,而不是为了打架而打架?

 

迈克尔·道赫蒂:举个例子,哥斯拉在和基多拉对打的时候,如果你对哥斯拉没有情感上的牵挂有共鸣的话,那这场打斗戏就不能引起你心里的任何波澜。所以对于我来说,这部电影就是要引导观众慢慢建立与哥斯拉之间的情感联系,你会用一种全新的视角来看待它,它不仅仅是怪兽。所以当观众不仅对人类角色有情感共鸣,对怪兽也是一样,这种打斗戏才会更加有趣、抓人。

 

影视工业网:最终的哥斯拉大战基多拉很震撼,这场戏最初是如何构建的?执导这场戏最大困难的是什么?

 

迈克尔·道赫蒂:整场戏都非常难,因为有太多东西都想放进去。有人类的戏份,确保人类角色都逻辑合理,在那之后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加入怪兽,拍人类角色的戏份非常迅速,只用了几周几个月,后面我们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花在如何用电脑动画特效把怪兽加进来。这一幕的平衡也很重要,得确保怪兽和人类同时出现在这个场景里。我们做了很充分的计划,画了很多故事板,我们还运用了“前期动画预览”(Previous Animation),就是在拍摄之前先用动画非常大致地把场景制作出来。在拍摄之前,我每天都把演员带到我的房车里,给他们看前期动画,让他们知道场景是什么样的,在片场应该如何走位等等,保证我们拍摄时更有效率,所以即使他们在片场拍摄的时候无法看到怪兽,前期动画让他们可以对怪兽有一个具象的想象,这样更便于演员表演。

维拉·法米加和米莉·波比·布朗在片中饰演母女


影视工业网:“请问您和“小11”米莉·波比·布朗(Millie Bobby Brown)在片场是怎么合作的,有什么片场故事可以分享?

 

迈克尔·道赫蒂:和她共事太快乐了,每天在片场她都带着微笑,我每天都很期待拍她的戏,我知道她会让这个拍摄日非常开心。同时她又非常专业,知道如何进入角色,从我喊“开机”的那一刻起,她就非常专注,我喊了“卡”她又变成了那个有趣的小女孩。我们互相搞了很多恶作剧,我们会把各自家的狗带到片场来玩耍,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再拍一部有她出演的电影。

 

影视工业网:在片场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迈克尔·道赫蒂:我对章子怡和渡边谦搞过一个恶作剧,因为他们曾一起出演电影《艺伎回忆录》。当时,我们正在拍一场哭戏,章子怡、渡边谦和其他演员都围在一起看着我的监控器,当回放到拍的特别重要场面的时候,我悄悄把画面换成了《艺伎回忆录》中章子怡和渡边谦亲吻的片段。那时候特别晚了,我们所有的卡司和剧组成员都非常累,当他们看到监控器上出现的画面时,把每个人都笑精神了!

 

影视工业网:您怎么看待剪辑和编剧工作的区别?本片特效特别多,后期想要改动故事并不容易吧?

 

迈克尔·道赫蒂:剪辑和编剧都是讲故事的重要部分,编剧是故事蓝本,而剪辑则是用现有的拍摄素材把这个故事蓝本呈现出来,让这个故事成形,是打磨故事的过程。我觉得剪辑更加重要,因为一部电影基本上可以说是在剪辑室里成形的,所以你在剪辑的时候必须非常灵活机动,同时又必须尊重和坚持你的故事。剧本就像是一本说明书,拍摄的过程中有很多东西都会发生变化,所以在剪辑的时候就必须非常客观,而且得接受新的点子,这真的非常困难。在剪辑时改动故事,是巨大的挑战性,同时又很有趣,因为我觉得这种挑战是情感上的,剪辑是精神上的挑战,因为你得在素材之间进行取舍。

摄影指导劳伦斯·谢尔在《哥斯拉2》片场

 

影视工业网:这次您和摄影指导劳伦斯·谢尔(Lawrence Sher)是怎么合作的?在开机前,你们在对影片呈现给观众上有怎么样的考虑?

 

迈克尔·道赫蒂:我们一直是好朋友了,我记得第一次面试他时,他准备了很多他认为可以代表这部电影调性的一些其他电影的剧照,而这些剧照中有很多都是出自我最喜欢的电影,也是我在拍这部电影之前想要借鉴的电影,所以我就选择了他来做我们的摄影指导,我们像是心灵相通一样。他让拍摄变得非常简单,我十分信任他,这种心有灵犀一直持续到后期制作中,因为这部电影的后期很大一部分是在镜头中加入特效画面,这时候他仍然会给我提出建议,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会用ARRI Alexa65摄影机去拍这部电影?

 

迈克尔·道赫蒂:我们试验了很多不同的摄影机和镜头,我对这部电影的场景呈现有着非常具体的想象,我想制造一种超越时代的经典感,看起来像老电影,因为我觉得当今有很多摄影机和镜头都清晰,过于完美了,我爱老电影的一大原因是它们的镜头有一种温暖的质感,我觉得很多当今的数码摄影机失去了这种质感,我认为能抓住那些经典电影中的质感和颗粒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最终劳伦斯·谢尔和我都选择了ARRI Alexa65。

 

影视工业网:拍摄时还用了哪些设备?

 

迈克尔·道赫蒂:在拍摄时我最喜欢的一个恶作剧道具,是拍摄演员和怪兽对戏的时候,我在片场放置了很多巨大的扬声器,接上了我的iPad中存好的哥斯拉、魔斯拉和基多拉的吼叫声,还有爆炸声和枪声。我会躲在监控器后面,然后把这些声音放给演员听,让他们提前入戏,听着这些声音他们会跑得更快,眼睛睁得更大,这真的很有趣。


影视工业网:在怪兽样貌的呈现上,您和视效团队怎样合作的,现在特效技术非常强大了,这会对故事产生什么影响吗?

 

迈克尔·道赫蒂:即使特效再厉害,前期的准备工作依然不可或缺,你要拍什么场景,都要惊喜计划,我们仍然用到了很多老方法,比如故事板,将其与新技术,比如“前期动画预览”相结合,所以当真正开拍时,我们已经完全知道我们需要拍摄哪个确切的画面、角度,这样进展会快一些,因为拍摄非常费钱,每一天每一分钟都非常贵,所以如果你有非常具体的想象,那么视效会让你变得更加有效率。

 

影视工业网:影片时长非常长,信息点也多,在故事和画面的层面上,您在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进行取舍?

 

迈克尔·道赫蒂:有,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剪辑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有时候你拍了一个非常长的镜头,角色之间有很多对话,你意识到这一段可以减掉一半,使其变成一个更简洁的版本。整部电影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这样的事情在反复发生,我记得每一个镜头的最初版本都比现在要长,但是你退一步看整体,会发现你可以把这些镜头再简化。

 

影视工业网:你需要克服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迈克尔·道赫蒂:最大的困难……我不知道……时间总是最大的困难,不够用,你永远都想要更多的时间,时间永远是最大的挑战吧。

 

影视工业网:剧本在拍摄过程中有变动吗?

 

迈克尔·道赫蒂:有,不过我不觉得故事变动了,故事是进化了。但故事的主旨和主线没有任何改动,几个重大的事件都与最初的剧本中描述的完全一致,在很多细节上进行改进,让故事更加丰富,没有出现某个角色本来是要死的结果我们把他救活了这种事情发生。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哪个特效场景,最符合你最初的设想?

 

迈克尔·道赫蒂:说真的,所有的都符合,每一个故事发生的顺序,每一个角色的发展,我们开始设定好的主旨都很好地用特效呈现了出来,甚至比我最初想象的更好。

 

影视工业网:在技术方面,这部影片有没有用到什么其他影片暂时还没有运用过的技术?

 

迈克尔·道赫蒂:好像没有,我们确实使用了很多先进技术,但这些技术也都是其他电影曾经用过的,比如《侏罗纪公园》这样的电影让《哥斯拉2:怪兽之王》这类电影成为了现实,同时我们也运用了很多20世纪50年代的电影技术,比如,虽然我们完全可以依赖前期动画预览,但仍然保持了手绘故事板的习惯,用黏土做怪兽模型,用铅笔绘制设计草图。


采访、翻译:阿良&赵叉叉

本文为作者 阿良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0770
相关文章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暑期档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