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悬疑网剧?

作者 | 黑八


网剧市场能够崛起,悬疑剧功不可没。


2014年《暗黑者》《灵魂摆渡》为代表的悬疑剧的火爆,直接催生了“网剧元年”的诞生。在这之后,2015年的《心理罪》《他来了,请闭眼》《无心法师》,2016年的《余罪》《法医秦明》,2017年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悬疑剧一直引领网剧市场,成为了是最容易出现爆款的题材类别。


然而,就在悬疑剧劲头十足的时候,这一切戛然而止。2018-2019,悬疑剧爆款数量为0。


悬疑剧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脖子,之前的那股热乎气,一下子就凉了!



《无证之罪》《白夜追凶》之后,悬疑剧再无爆款


在过去几年,每年至少两部爆款悬疑剧,已经成为了行业规律。


从2014-2017年,这样的规律不断被验证,以至于爱腾优等视频网站,也纷纷在悬疑网剧上布局,发力自制。



尤其在2016年,《余罪》《十宗罪》《灭罪师》《心理罪2》等“罪”字辈悬疑剧一拥而上,而且部部都是热门作品,悬疑剧迎来了井喷。


到了2017年,《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高品质悬疑剧的火爆,成为了悬疑网剧的高光时刻。尤其是《白夜追凶》,卖给了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产悬疑剧第一次走出国门。



可是,2017年《无证之罪》《白夜追凶》之后,悬疑剧再无爆款,甚至挑不出一部代表作。


2018年,曾经的爆款类型,竟然成了“炮灰”重灾区.,大部分都扑街扑得悄无声息。


事实上,2018年上线的网剧并未减少,《继承者计划》《S.C.I.谜案集》《见习法医》《法网追凶》《原生之罪》等网剧都曾被寄予厚望,但在收官时大部分的播放量都在几千万到几亿不等,甚至好多剧集因为评论得人太少,连豆瓣评分都没有。


韩三平监制的《原生之罪》,曾被宣传为“《无证之罪》的姊妹篇”,但上映后却被吐槽“跟《无证之罪》之间差了N个《白夜追凶》”,因为爱奇艺关闭了前台播放量数据,所以我们无从知晓这部剧的真实播放数据,但这部剧俨然已经是2018悬疑剧的最好成绩。


除此之外,2018年突破20亿播放量的悬疑剧,只有一部《法医秦明2清道夫》。而骨朵数据显示,《法医秦明2清道夫》在2018年度剧集排行榜中,只排到了48位,跟第一季的热度相差甚远。


《法医秦明2清道夫》豆瓣评分5.6分。即便抛开口碑不说,《法医秦明2清道夫》评分人数也只有8843人,而第一季评论人数则高达59537,评论人数还不及第一季的一个零头。


到了2019年,这种情况并未改观。网络大电影(ID:wxs360)统计了2019年上半年播出的13部悬疑剧,爆款严重缺失,数据惨不忍睹。



就连热度最高的《冷案》也只有11亿的播放量,在2019剧集热度中进不了TOP20。而且豆瓣评分人数只有几千人,完全没有了以往爆款悬疑剧动辄几十万评价人数的盛况。



而《白夜追凶》《无证之罪》这样的爆款,网络上万千粉丝期待续集,但出品方却再也没有了续集的消息。


从爆款频出到集体扑街,悬疑剧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近两年悬疑剧并没有减少,但悬疑剧确实是“凉”了。在网络大电影(ID:wxs360)看来,主要原因有以下四点:

1、审查政策趋严,创作环境收紧

悬疑网剧之所以能迅速崛起,跟题材尺度上有一定关系。前几年网络剧创作环境相对宽松,保证了悬疑剧较为酣畅的表达,以至于不少悬疑剧都大尺度、重口味,《余罪》《河神》都曾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下架。


如今政策收紧后,线上线下统一标准,悬疑剧 限制变多,创作上不再像原来那样为所欲为。政策的趋严,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悬疑剧的空间和自由。


2、悬疑剧题材红利消失


悬疑剧大繁荣的这几年,也是悬疑剧品质飞速提升的几年。

从故事精良但制作粗糙的《余罪》《暗黑者》,到故事和制作同样精良的《河神》《无证之罪》《白夜追凶》,悬疑剧各方面的提升,观众有目共睹,而且口味越来越刁。悬疑剧在题材上的红利已经被消耗殆尽。

观众对悬疑剧的情节设置、推理逻辑、表演、制作、道具各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要求,一般水平的内容已经很难让观众感到惊艳,而能够超越《无证之罪》《白夜追凶》的剧集已经越来越少。


3、适合改编的悬疑IP越来越少


在爆款悬疑剧中,《暗黑者》《心理罪》《余罪》《十宗罪》《法医秦明》《无证之罪》《他来了,请闭眼》《河神》全部由知名悬疑小说IP改编,只有《白夜追凶》《灵魂摆渡》是原创剧本。


而且这些小说本身就是悬疑题材里的热门IP,是经过读者挑出来的精彩故事, 自带大量粉丝和较高的话题度,更容易“火”。


如今经过几年的疯狂改编之后,热门悬疑小说IP已经被改编殆尽,剩下的要么尺度太大无法通过审核,要么故事不够精彩改编的价值不大,以至于可供选择的IP越来越少。


4、投机心态,IP尽毁


除了《灵魂摆渡》等少数系列可以维持口碑之外,大多数悬疑剧的续集,口碑和影响力都下滑明显。


以《法医秦明》为例,第一部好评如潮,但到了《法医秦明2清道夫》就遭遇了口碑扑街。


IP固然很重要,但改编IP的编剧也很重要。《法医秦明2清道夫》署名编剧有5位,而且还引发了其他参与过项目但未给署名的编剧的不满,以至于《法医秦明2清道夫》被控拖欠编剧稿费霸占署名权。


“法医秦明”系列还有另外一部网剧《法医秦明之幸存者》,效果同样不好。在百度百科里,《法医秦明之幸存者》的编剧竟然高达11位,连摄影都有5位。


这么多编剧“拼盘”写一部剧,剧本必定经过了多轮拆分和修改,生子大家各写各的,然后进行拼凑组合,最后很容易造成剧情混乱,人设不一致。


抱着投机圈钱心态拍续集,剧作不成熟就上马,这或许也是“法医秦明”系列扑街的原因之一。


背景纷纷转向“民国”,悬疑剧探寻新出路


或许是受政策影响,2019年悬疑剧的故事背景纷纷转向了“民国”。


在2019年已经播出的悬疑剧中,《民国少年侦探社》《罪恶消亡史》《绅探》均为民国探案剧。猫影文娱(ID:maoyingtv)整理了待播的17部悬疑剧,《爱思小姐探案集》《潜梦追凶》《侦探语录》《心宅猎人》《民国奇案》《无名侦探》也将故事背景设置在了民国。



《爱思小姐探案集》《无名侦探》《民国奇案》故事背景都放在了二三十年代的民国上海滩,《潜梦追凶》将背景架空,放在了民国“江城”,《心宅猎人》选择了北洋时期的港口重镇“常山洲”,《《侦探语录》则将背景设定在了清末民初的天津卫。


在待播剧中,同样有不少IP改编,比如改编自东野圭吾的《绑架游戏》和剧版《唐人街探案》。另外,《摩天大楼》《心宅猎人》《凶宅笔记》《偷窥一百二十天》都是根据小说IP改编。


很显然,现在的悬疑剧创作已经遭遇瓶颈,要想吸引观众,必须在题材上做出创新,在制作上更加用心。在待播剧中,《潜梦追凶》聚焦解梦元素,《侦探语录》涉及双重人格,《上锁的房间》锁定密室推理,《心宅猎人》主打心理时空和梦境,而《我在香港遇见他》《黑色灯塔》则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虽然悬疑剧的创作风口已过,但并不代表悬疑剧已经彻底失去市场。看似平静的市场之下,依然暗流涌动,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陈正道的《摩天大楼》、东野圭吾的IP改编剧《绑架游戏》、郑恺、张国立的《也平凡》以及陈伟霆、娜扎的《风暴舞》……都在低迷的市场中蓄势待发。


审查政策收紧,题材红利消失,续集后劲不足,新IP青黄不接,经过一年多的低迷之后,悬疑剧市场开始变得冷静。但这种冷静中,其实大家都在期待着下一部“白夜追凶”的出现。

本文为作者 网视互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1619

网视互联

点击了解更多
欢迎关注网络大电影(微信号:wxs360),我们探讨互联网+娱乐的N种可能!我们专注于网络大电影,但不限于网络大电影!
扫码关注
网视互联
相关文章

白夜追凶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