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影史留名的群交盛宴,背后有什么秘密?


最近看外网一篇揭秘库布里克《大开眼戒》的文章传得特别火,是11个剧组成员口述当年《大开眼戒》前前后后的故事,重点都在那场惊世骇俗的群交戏上。


比如现在才知道原来凯特·布兰切特也以某一种方式出演了《大开眼戒》搬到这里来跟大家分享这篇奇文。


1999年7月,一部由好莱坞顶级明星主演的情色电影在美国公映。当时的好莱坞以为两个巨星主演的魅力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观众走进电影院,但是影片两极分化的口碑和过于晦涩的情节导致票房大败。那个时候很多人都称这部电影“愚蠢可笑”“装逼”“廉价”“极度挑衅”,但应该没人能想到,在短短十多年后,这部电影如同导演其它作品,成为了影史经典,为后来的影迷津津乐道反复观赏。

 

这部电影就是库布里克的《大开眼戒》,由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主演。

 

就像库布里克的《闪灵》一样,《大开眼戒》后来也被考据癖和阴谋论影迷们扒了个精光,片中无数的隐喻和视觉暗示,以及那些晦涩又神秘的细节,都成为他们大书特书的线索。


尤其是片中最著名的面具盛宴这场戏。


汤姆·克鲁斯饰演的比尔乘坐一辆小红车来到一个庄园,西装笔挺戴上面具的他随即进入了一个集聚了富豪和权贵的群交派对。这场戏被很多影迷认为别有所指,或许是与现实世界中一个政治机构的运作和体系有关。



库布里克和他的团队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策划和编排这场戏,但最终跟《大开眼戒》这部电影一样,这场戏在1999年的时候并不能被接受。后来,这场戏成为了无数电影人的创作灵感源泉,从韦斯·安德森的《月升王国》,到乔丹·皮尔的《逃出绝命镇》,这些导演通过他们的电影致敬甚至直接提及《大开眼戒》的这场戏,似乎这场戏是电影神殿中供他们顶礼膜拜的天才之作。

 

库布里克招募了全英国最好的编导之一,来帮忙构思和编排原本更加超现实更加夸张疯狂的群交场景,在经历了数个月的彩排和即兴创作后,才最终变成现在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模样。其实调度这场戏可能是库布里克职业生涯中最具挑战性的任务,虽然他的电影总是充满了挑衅元素,但是他从未如此直面过这样集性、幻想、嫉妒和权力于一体的场景。最终呈现的影像效果是如此令人不安,惊悚,同时又极其色情,诡异,让所有人都过目难忘。

 

纽约杂志邀请到十一位当时参与创作的库布里克同事,让他们集体通过口述来为我们还原这场戏创作的始末。


一场关于“堕落”的调研


Brian Cook(第一导演助理,下文简称“BC”):我曾告诉库布里克,“我们应该找阿德里安·莱恩(《一树梨花压海棠》《九周半》《不忠》)或者托尼·斯科特来帮我们拍这场戏,他们知道该怎么做,而你斯坦利,你并不知道。”这在当时是我们之间的一个梗,我们总会为此大笑。实际上在电影的拍摄进程中,这场戏的确一直被往后推。库布里克始终找不到他满意的拍摄方式。说实话,这并不是他擅长拍摄的东西。这场戏太复杂了,而且还得找到完美的拍摄场地。


《一树梨花压海棠》


Anthony Frewin(库布里克助理,下文简称“AF”):我有个朋友来自南法,他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维也纳神秘社团以及性爱派对的事。他还寄送给我们了这些神秘社团的仪式图解,主要来自19世纪。我们当时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关于这些仪式的图解,从绘画到照片,有当代的也有很早以前的。我这个朋友还跟我们推荐了一个专门创作古怪情色内容的知名艺术家。

 

BC:当我们在拍摄汤姆·克鲁斯想象中妮可·基德曼和海军军官亲热的那个镜头时,我拿了很多图片给妮可·基德曼看,问她可以接受哪种拍法哪种尺度。她会说,“绝对不行… 不行… 这个可能可以… 可以… 不行…”

 

Leon Vitali(库布里克助理,下文简称“LV"):我们当时其实是在找我们不能跨越的那条界限。为了做调查,我看了很多软色情影片,以及整套《红鞋日记》,主要是为了弄清楚,界限在哪里,什么是界限。然后我还得去寻找愿意参与的群演。我拜访了几乎所有模特经纪公司,所有舞蹈学校。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找的群演,必须是“天然的”,没有注射过任何药品,没有整过形。我们当时很明确这么要求。但有几次我们都已经同意聘用了某些演员,这些演员的经纪人反而因此逼迫他们去整形隆胸,认为这是不可错过的机会。


《红鞋日记》


Yolande Snaith(编舞,下文简称”YS“):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排练室跟模特们待在一起。库布里克想要一种情色的氛围和场景。我记得他的原话是“超现实的”和“暗示性的”。不能是直接明确的。他形容整场戏是一个神秘社团的男人们和妓女们在一个巨大的庄园里。

 

Abigail Good(片中饰演神秘女子,下文简称”AG“):最后他们在圣潘克拉斯找到了这么一个庄园,如今那里是一个豪华酒店。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因为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们都在那里做各种奇奇怪怪的动作和舞蹈。我们不断排练然后诞生新的想法,然后再重新排练。Leon Vitali每天都会把排练过程拍成视频,带去给库布里克看,然后我们会等待他的反馈。

 

Julienne Davis(片中饰演Mandy,下文简称”JD“):库布里克跟我说,“不是要拍成这样”,然后他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抽插手势。他说是要拍出一种现代舞蹈的感觉,同时有性的暗示。



Russell Trigg(片中的舞者,下文简称”RT“):Yolande Snaith的编舞需要大量的肢体接触和即兴发挥,这也是整个排练期的重心。那是一种故意的经过仔细排练过的舞蹈运动。Yolande希望舞蹈中能带有更多的肉欲感。有一次我跟另外一个舞者,需要紧贴着对方沿着墙行走。还有场戏是在床和沙发上,需要展现身体和身体之间、身体和墙或者桌子之间的压力和抵抗力。

 

YS:我不确定库布里克心里是否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时排练的时候更像是一个调研时期,我和模特们不断尝试新的想法,然后拿给库布里克看,等他的反馈。Jocelyn Pook是我认识的一个音乐家,他有一首曲子叫“Backwards Priests”。我在排练的时候就用的这首曲子,当库布里克看我们的排练视频时,问道,“这是什么音乐?”



Jocelyn Pook(配乐,下文简称”JP“):库布里克跟我说,“我在你的专辑里面听到这首曲子,我想要听你的其它作品”。我记得当时立马就有一辆车开到我家来,取走了我做的很多卡带。第二天同一辆车就来接我去见库布里克。他对其中一些作品感到非常激动,并让我尝试给面具派对和群交戏配乐。我当时吓坏了,因为我从未给电影做过配乐。后来库布里克才让我负责整部电影的配乐。

 

LV:当时排练实在拖了太长时间了,后来排练室的租赁合同到期,弄得我们都没地方排练了。有些女演员当时都因为有其它工作而被迫要离组,导致我们必须又重新去找更多的群演。总之是很困难,特别“库布里克”。

 


当群交戏终成现实

 

YS:我觉得库布里克对群交戏的构思,随着我们排练和制作的深入,变得越来越像字面意义的“群交戏”了。这直接导致的问题是,很多群演不愿意出演,或者费用需要翻倍。

 

AG:有一天Leon Vitali找到我们,给我们看了很多印度<性经>的图片,然后问我们这些能不能做能不能演。我们当时就觉得,这并不是我们事先说好的啊。但由于当时我们都很熟了,所以其实也并不是特别惊讶。

 

YS:库布里克他自己收藏了一整套的意大利面具。他邀请我去他家,和他一起选一些最具视觉冲击力的面具。这个过程是个平等的合作关系,但有时我更像是库布里克的艺术指导助理,帮他构思出了整场戏的模样。后来他就开始跟我聊仪式和面具派对,我们开始设想各种各样的仪式形式,各种形状,各种队列。在这个过程中库布里克越来越清晰地觉得自己想要一个圆形的仪式,他想要他们一开始在地上围成一圈。待这个确定后,我就跟库布里克他们一起去寻找合适的场地。



LV:后来我们找到的Elveden庄园是建于1800年代,战时是一个秘密指挥部。在那样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拍群交戏,感觉真的非常奇怪,地下室还有一个博物馆。

 

Todd Field(在片中饰演尼克,下文简称”TF“):整个面具晚会开始于Elveden庄园的大堂。我第一次走进大堂时,那里什么都还没有,空空如也,只有舞台上放着一些音乐器材。我坐在键盘乐器前开始演奏“Backwards Priests”,然后库布里克突然出现在大堂的另一端,手上拿着一块黑布。我走过去,他用黑布蒙住我的双眼,“这样才对”,他说。后来我是整场戏唯一一个蒙着双眼的演员。



YS:我们跟模特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比如通过瑜伽来让他们更加柔韧,花了很多时间让他们更统一和谐,这是个非常大的挑战。而且库布里克想要特定的演员类型,那种金发苗条的芭比女生。当时我其实挺不爽的,因为我是一个女性,对女性有着和库布里克不同的视角和观点。不过后来整场戏的心理氛围就像这样,将这种刻板印象的女性置于这样的环境中。Abigail Good本来只是其中一个模特,后来因为她的肢体运动特别好,所以给她加了戏。她没有专业学过舞蹈,但她是一个天生的舞蹈者。


AG:库布里克说我让他想起《巴里林登》里的林登女士。但是我没有被要求去像她那样走路。我曾是个模特,并且我已经走过许多时装表演台,所以我知道如何穿高跟鞋走路。天哪我这么说,让人听起来像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哦,我确实很擅长走路。”但是不,对我来说,有一种走路的方式可以更好地诠释角色。



YS:有几个当时与我们一起工作的男舞者,其中一个人拉塞尔,早就是我公司的舞者。他是那个穿着大红色斗篷扮演庆典之主的人,在人群中心与燃香并排。然后在之后的场景中,里昂扮演他的角色,因为反正人们一直看不到他的脸。拉塞尔的手杖对那场戏的编排十分重要。他在地上敲打手杖,就是女孩们需要开始从地板上起来的信号。库布里克希望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拍摄烟雾从香炉出来的场景,然而烟雾相当难控制。我们拍了好多次。

 

JD:排练持续了一个月。我们每天穿着四英寸半的高跟鞋跪下又起来。我腿上的一处筋膜受伤了。我还记得我回伦敦告诉我的医生:“不论如何,只要你能让我拍完这些戏,用什么办法都可以。”

 

AG:我们长时间坐在那儿,工作人员甚至需要找些冰冻的豌豆来冰敷我们的膝盖。



RT:对于那场戏的时间节点安排,我记得库布里克和汤姆·克鲁斯给了我们非常精确的指示,比如什么时候汤姆·克鲁斯进入房间,都非常精确。对我来说有趣的是,在特定的角度和拍摄中,那一圈女演员每一次都要重新排列队形。


JD:库布里克要求我在群交戏中出镜,但是在一群观众面前做那样的动作,这种事让我感到无助而且不舒服。我不是一个故做正经的女人,但是我认为我去做那些动作没有意义,尤其是我的脸还完全被面具遮住了。早些年,我在伦敦的大街上遭遇过性侵犯,这种遭遇会让一个人发生巨大的心态变化。我告诉库布里克:“我并不是拒绝你,而是我真的无法做到。”我那时我不很沮丧,不得不说,我完全不愿意通融,我坚持了自己的主张。


Peter Cavaciuti (稳定器操作员,下文简称”PC“):库布里克对事情要求之细致,是我印象最深的事情。在摄影机稳定器上有三个激光器直指地面,当它们都对准时,镜头上挂了一条绳子,置景工会从那条绳子上放下一条垂线,然后我就把激光向上抬,置景工会在我到达先前标好的设定点之前提醒我。这种程度的精准,很少人能做到。这样的拍摄,每次至少要拍20遍,这还算少的。这在体力和专业程度上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库布里克经常会说我没有到位,然后我看了一下,没错,然后我说“但我已经到位了啊”。有一次汤姆克鲁斯悄悄对我说:“你就移一下摄影机就行。”我才意识到库布里克说我不到位,其实是他想把摄影机换个位置的意思。



YS汤姆克鲁斯非常有魅力。第一天他拍摄进入舞厅的场景,他戴着面具站在那里,他在拍摄间隙休息时候,直接过来找我,伸出手说:“你好,我是汤姆。很高兴见到你。”然后他开始说起一部我为电视台制作的电影“Swinger”,他说起这部小电影时一直在夸我,而我只能说:“啊,我也很喜欢你的电影,汤姆。”


LV:汤姆克鲁斯在拍这部电影时,已经是世界上最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他每拍一部电影,就能得到2000万美元,甚至2500万。拍摄《大开眼戒》花了他拍三部电影的时间才拍摄完成。有些人说他脾气不好:“如果你在现场和汤姆克鲁斯直接对视,你就完蛋了。”那都是胡扯。他棒极了,妮可基德曼也是。



AG:我记得有一天在现场时,现场很多人,很多设备,很多工作人员人,然而没有任何拍摄在进行中。作为演员我们都很懵:“发生了什么?”原来是库布里克发现现场布景有点问题,所有人都说:“没有问题,没人来过这儿也没人碰过任何东西。”。库布里克坚持说有,而且不找到这个问题,就不开工。他是个完美主义者,经常能把人逼疯的那种。虽然他很烦人,但他往往是对的。


JP:对于群交戏要选择什么配乐,库布里克相对没有那么精准,配乐倒是必须不那么程式化。他说:“对,我确实不知道应该放什么音乐可以在这放,但是可以尝试一下——性感音乐。”所有人大笑。那是我的职责!我找到一个古怪的曲子叫做“狄俄尼索斯”,最终没有在电影中使用,而是用在了《纽约黑帮》中。我不知道是否马丁·斯科塞斯知道那首曲子最初是为《大开眼戒》写的。


他最后用到的曲子出自我的专辑,那首曲子使用了之前一个人声录音的采样。歌手即兴表演,使用了一些来自薄伽梵歌的词汇。一些印度教教徒发现了,导致媒体骚乱地报道,库布里克家族不想受人非议,他们召回了所有电影拷贝,我不得不用另一个人声重新录音。这场骚乱可谓要价不菲。



前进中的精心编排

 

LV:库布里克明确想把一些元素放进这场群交戏里,比如对《发条橙》的致敬。戏中有一个男人手和膝盖着地,一个女人在他的后背上和另一个男人做爱。这都是我们精心设计过的。库布里克可以仅仅因为某一场戏突然对于他有了不同的意义。而推翻重来。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这些演员里没有人是三级片演员,他们都是模特和舞者。但他们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JD:他们来找我说:“有计划上的变化。”他们解释说,女演员们将不再穿着丁字裤,男演员们则将完全裸体,除了有个杯子遮住他们的特殊部位。我和另一个女孩决定退出。我对其他女孩说:“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一场戏,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如果我是你,我会要求更多钱才会出演。”



AG:他们总是在说:“对,没错,弯下腰,这样做,那样做,躺下然后做这个动作。”我知道我们完全是匿名的,而且还带着面具,我们只要永远不告诉任何人拍过这部电影就行了。但拍这样的戏份,依然很困难。



YS:在拍摄群交那场戏期间,我和我的公司在一个项目上达成了协议。根据它最后所成的样子来说,我不认为这场戏需要很多编排。但是当我看到现场,我想我们排演时在工作室里做的那些工作,完全影响了整场戏最终呈现出来的感觉。长沙发、床、椅子和扶手椅和我们做的那些小编排,和那些“四人行”“三人行”以及双人床戏,穿插在一起。很色情,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动态的动作在进行。

 

LV:我认为它是世俗且优雅的。女演员们在桌子上摆出非常优雅的姿势,与此同时有一场充满叛逆精神的戏份在进行,库布里克想让场面尽可能深入,但是当然,一想到“要体面还是要深入”这个问题,自然就有很多的限制。


AG:当其他女孩都离开了,我得以同时和两位优秀的艺术家一起工作。我和汤姆克鲁斯以及库布里克一同探索。库布里克问了许多我的意见。我和汤姆是和他最后合作的演员之一,他在配音完成之前去世了。在影片做出来之前,我一直想知道他们是否会给我配音,因为我没有美国口音。



LV正是凯特·布兰切特!是她的声音!我们想要这样的一种声音:温暖且充满肉欲,但同时又有仪式感。库布里克提起过对配音的要求。在他去世之后,当我正在寻找合适的配音演员时,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想到了凯特布兰切特。当时她正在英格兰,所以她特意来到了松林地区并且录制了这些配音。



争取R级分级


Paddy Eason (数字声音总监,下文简称”PE”): 库布里克去世后,很快我和制片人Rachel Penfold以及其他相关人员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当时有个很严峻的问题。库布里克去世后,这部电影被锁起来,而库布里克又相来习惯自己动手剪辑。但库布里克和华纳兄弟之间的协议,是拍摄一部R级电影,没人问过库布里克准备怎么处理这场明显不止R级的群交戏。


LV:在库布里克在纽约给汤姆和妮可看这个版本的一周前,这个剪辑版本被锁定了,而且他对他们说那是他的最终剪辑。但是他也意识到我们在玩火,我很高兴他没有活着经历整个“美国电影协会事件”,因为这件事荒谬而愚蠢。他们明明曾经批准了《南方公园》!还记得《南方公园》吗?充满了淫秽,充满了性暗示和其他性的元素。


《南方公园》


PE那个剪辑版本是神圣的。他们不会改掉电影的任何一个画面。他们不想给任任何人能够告诉他们:“你把这段剪掉!”或类似的话。我们浏览了一遍片子,挑出了那些会冒犯到观众的性场面,努力想出最不令人反感的掩饰方式。我们让一些CGI角色,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性角色,和女性角色们遮盖电影场景的某些部分。


有些人不喜欢这种做法,会直指场面中特定的人物并且说:“哦,那是CGI。我看出来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我们来说相当有趣。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指错了——他们指到了场面中的真人演员。这就很戏剧化,但帮助改善了局面。这个场景中许多角色站着不动,这是电影风格的一部分。但是所有CGI人物都在轻微地移动。我记得我们的动画制作者之一Sally Goldberg提起过如何模拟一个站立不动的人的形象。



AG:首映相当有趣。这场戏的长度带来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实际上是汤姆和妮可带来了关注。“我的天啊,这两位好莱坞巨星将要一部电影里全裸着走来走去。”以及库布里克本人,还有他去世的消息,也带来了一些媒体关注。




LV:我年年都会接到光明会的拥趸们的电话,他们总是一开始就问“权力在哪里?权力在哪里?”“《大开眼戒》是关于光明会(传说中控制了全人类命运的神秘组织)的故事对吗?电影说的是天主教教堂里给光明会打的掩护,不是吗?”刚开始我还会回答:“是哪一部分让你这么觉得了?”到后来打来的电话越来越多,我就直接挂断。


你知道,洛杉矶似乎有个“大开眼戒”俱乐部,那里真的有戴面具的女人和将她们踩在脚下的穿着晚礼服的男人们。我从来没去过,应该在好莱坞山上或是附近。当年我们在拍摄《大开眼戒》时,有人说——我记得应该是是汤姆克鲁斯——他问“你认为真的有这些地方存在吗?”库布里克说:“即使没有,不久以后也会有的。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1896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库布里克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