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解儿童电影的缺席丨陈昌业专栏

2019-07-11 11:23 109

国产儿童电影这些年来式微,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也可能是根本性的一个原因,就是创作者、生产者对儿童电影创作的定位与观众的需求不符。

儿童电影作为一种影片类型对于中国电影观众来说已经有些陌生了。回看6月市场,儿童节档期里难觅真人类的儿童电影。这早已不是偶然现象,国产真人类儿童电影这几年在市场上基本上是缺席的——尽管每年在官方统计里仍有数十部儿童电影出品,但观众们在院线发行市场上却难觅踪迹。


事实上,真人类儿童电影在中国电影史上是一个有着出色成绩的类型。从60多年前的《三毛流浪记》到解放后《鸡毛信》《红孩子》《小兵张嘎》等一系列革命题材的儿童片,再到20世纪80年代成立的儿影厂出品的《红象》《姣姣小姐》《霹雳贝贝》《北京小妞》等等,可以说是当下中年以上电影观众观影记忆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毛流浪记》剧照


国产儿童电影这些年来式微,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也可能是根本性的一个原因,就是创作者、生产者对儿童电影创作的定位与观众的需求不符。


中国儿童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教授过去几年多次阐释过,目前的所谓儿童电影存在两种不同,一种是“为了儿童”,另一种是“儿童题材”,前者是“儿童叙述”,后者是“叙述儿童”,真正的儿童片应是前者。当前国内的大部分儿童片,往往是成年人的儿童记忆,也就是以儿童题材完成成年人的一个讲述,这其实就跟儿童电影没有什么关系了。有媒体报道过,大制作的“儿童电影”基本都由欧美发达国家生产,而那些儿童题材的儿童片,基本都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和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尽管导演都很用心、很有社会责任感,都对儿童问题发表了重要见解,但都算不上真正的儿童片。


太多的所谓国产儿童电影常常有说教的意味,就在于创作者不过是以所谓儿童题材完成一种居高临下的表达,并不是以儿童的姿态、视线去观察和经历一段故事,于是面向观众也就两头不讨好——成年人尴尬于这么低幼的说教,儿童观众又与故事主人公无法“同步”,难以代入。


另一边,好莱坞在面向儿童生产电影的类型选择上一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家庭电影,这是好莱坞基于产业、市场导向的一种影片定位,在电影创作上期望让家庭里的父母和孩子能够一起坐下来欣赏电影。因此在内容上,会更追求兼顾成人的审美旨趣和儿童对影像的认知能力。


《北京小妞》剧照


家庭电影哪家强?毫无疑问是迪士尼,自创始人华特·迪士尼以来,公司就是以家庭观影为目标和价值观,因而建立了有着深厚历史积淀的创作方法论。


 “我们并不为孩子制作电影,而是制作孩子能够与父母一起看的电影。”华特·迪士尼的这句话未尝不可以看作对迪士尼整个产业帝国的定位。这句话对国产儿童电影的定位调整也有着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于破解国产儿童电影创作、生产困境而言,以此可跳脱出“为了儿童”这一局限,在更大的受众范围内去瞄准满足家长和儿童的目标。迪士尼这些年真人版的《阿拉丁》《美女与野兽》《灰姑娘》《睡美人》,以及漫威系列和《星球大战》系列在产品定位上皆是如此。


《美女与野兽》剧照


改变儿童电影的创作、生产定位,或许是中国儿童电影走出困境的一个重要前提——让更多年轻的创作者试着去挑战这个难题,可能会是儿童电影突围的路径,尤其是那些初为人父人母的年轻创作者也许更能理解“为了儿童”的真意,以及向着家庭电影定位的创作取向。


本文为作者 综艺报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379

综艺报

点击了解更多
《综艺报》以独特视角透视国内外传媒娱乐产业热点,关注有实力和有潜力的公司及产业领袖,梳理产业脉络,发现产业趋势并提供可借鉴的案例!
扫码关注
综艺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