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又三年,港片的三大新走向

《扫毒2天地对决》(以下简称《扫毒2》)上映一周近7亿的票房,发挥超常。

相比于3亿收官的《追龙2》,《扫毒2》显然更沾了些档期幸运的光。

尽管同样薄弱的剧情,同样跟前作几乎没有任何关联,邱礼涛的笔力还是王晶远无法企及的。

6年前,陈木胜导演的《扫毒》中,阿天(刘青云饰)要在子伟(张家辉饰)和阿秋(古天乐饰)两兄弟中选择一个带走,另一个则要被推进池塘喂鳄鱼。

至少,警察还有得选。

而邱礼涛的《扫毒2》中,林正风(苗侨伟饰)看着余顺天(刘德华饰)和地藏(古天乐饰)两个人在地铁里同归于尽。

警方全程陪玩,没有剧情推动力,更没得选。这点狠,是熟悉的港味。

2017年,《拆弹专家》《杀破狼·贪狼》取得票房口碑双丰收,同年《追龙》上映,收获5.77亿票房,观众开始对王晶刮目相看,对港片重拾信心。2018年,庄文强执导的《无双》以12.7亿票房横扫国庆档。今年,林德禄的《反贪风暴4》再次大幅度刷新该系列的票房纪录,而《扫毒2天地对决》《追龙2》尽管不算出彩,亦维持了港片一贯的品质。

近三年的港式警匪片,还是给略显贫瘠的中国电影带来了一些东西。

香港故事,回到香港


适度返祖,是近三年港式警匪片创作的最大特点。

这还是要从那部被说烂了的《无间道》(2002)讲起。

刘伟强、麦兆辉执导的《无间道》是当时香港电影低潮期的救市之作。这些年《无间道》对警匪片创作产生巨大影响的根源之一,在于它扭转了传统香港警匪片的创作取向。《无间道》的成功根源,是对人性深度的挖掘,这种内向性、纵深挖掘,在2012年梁乐民、陆剑青的《寒战》中得到了一定的继承。

如果说《无间道》还是囿于江湖,探讨卧底的身份焦虑,那么《寒战》系列已经转向庙堂,更偏移于高层内部的政治权力斗争。

两种取向,却殊途同归。

《无间道》和10年后《寒战》系列,包括《窃听风云》系列均将香港警匪片代入一种制作精致、逻辑严密、节制、克制、写实的气质中。

动作场面追求遵循真实生活逻辑,主人公再也没有打不完的子弹。

人物角色不再是摆在明面上简单粗暴的仇恨,而是悬念丛生的心理暗战。

总而言之,呈现出一种冷清自持的风格。

《窃听风云》


而邱礼涛的《扫毒2》和王晶的《追龙》系列,均将港式警匪片拉回到港片黄金时代的“B级片美学”时代——没有克制,只有粗暴的非理性的癫狂和过火。

《扫毒2》中最精彩的部分是高潮处,终级对决的双雄开车穿越香港街头的拥挤人潮,直接驶进中环地铁站,飞车撞地铁,直至同归于尽。这样十分极端的设置在《拆弹专家》中也有表现,一处是年轻的警察在哭喊中瞬间被炸成碎片,一处是整个将警匪对决搬进香港地标红磡隧道。

炸成碎片的年轻警察

红磡隧道


这符合传统港片的特色,极致化。创作者想法天马行空、无所不能、敢想敢干,讲究追车、枪战、爆炸等复杂而眼花缭乱的动作场面调度给观众带来的超爽体验。另外,像《扫毒2》中直白的坠楼、吸毒、断肢、针管、血腥、裸露等场面,亦是港片粗糙凌厉的视觉冲击力的一种体现。

另一个返祖的特点,是世俗化。不侧重都市、国际化,而侧重市井气。

香港电影港味的重要特点,绝对离不开——吃。

无论是像《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这样的文艺片,还是警匪片、犯罪片等类型电影,港味美学绝对离不开饮食文化。无论是茶餐厅、大排档还是买夜宵、黑老大生日趴,吃饭这样日常生活的体验往往融入到电影叙事和人物塑造中。这一点在《追龙》系列都有比较好的体现。


这样的香港故事,这样的警匪片,与林超贤、陈可辛等北上后的导演,用港片经验融合了内地市场需求而创作的策略完全不同。香港警匪故事,开始回到香港。

职业化与社会学


警察、黑帮、兄弟结盟、反目成仇、天台对峙、街头喋血……诸多惯用的老套剧情是香港类型片的创作成规,也是香港电影的独特味道。这些重复性的叙事元素,已经是粤语区的观众自我文化认同的一部分。

但对内地广大受众而言,却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枪战类型电影发展到今天,无论制作如何升级,也已经没有多少元素可以引来新的奇观与惊叹,因而部分港片将创意转向了职业化。比如《拆弹专家》和《无双》。

《拆弹专家》聚焦的是职业排爆警察,虽然这样的身份设置在警匪片中也是老生常谈,但却更容易因这样的独特设定,屡屡制造命悬一线的紧张感。

《拆弹专家》


《无双》中用一系列一气呵成的运镜和后期剪辑将制作假钞的流程讲得事无巨细,达到了一种“艺术创作”的程度,与主人公的形象相契合。

当类型意识越强的时候,电影才会越来越强调人物职业的专业性,这个专业性是最抓人最好看的。比如假美钞的印制过程,比如鉴画,比如如何判断炸弹,如何具体分析而拆除炸弹,这些提供了直观、具体、新鲜的冲击力。

经典的香港警匪片中,多少触及一些社会学底色。近年的香港警匪片尽管更注重凸显政治冷感,但也多少夹带私货。


《反贪风暴4》中的一段对白比较经典。

 《反贪风暴4》中专业坐牢的阿禄对陆志廉(古天乐饰)说:

经常有好多人问我,阿禄,做黑手好吗?账是这么算的,在外面租一间房也要三千块钱一个月了,还不算水电煤气,去茶餐厅,吃个饭最少也要五十块了,在这里住宿免费,一个月差不多能省一万呢。就算头疼脑热,也不用在急诊室排队排死你,所以我对年轻人说呢,存首付买楼,蠢。轮侯公屋,浪费精神,不要了。坐牢,才是香港年轻人的唯一出路。

影片中的这段台词,竟让人无从反驳。

港式警匪片有两种叙事路线,其一往往从男主角的发家轨迹讲起,如《跛豪》《追龙》等,一般与香港历史进程息息相关,或多用隐喻进行指涉。其二则是在作为富豪的男主人公展开叙事,忽略发家史,如《追龙2》。枭雄们总做着盖茨比的梦想,钞票满天飞的镜头也时而出现,但他们却往往迎来颇具宿命意味的悲情结局。

社会学指向更是邱礼涛电影的一点底色。《拆弹专家》和《扫毒2》中尝试将罪案结果与普通民众的生活相关联,因而匪徒的动作场面往往设计在具有香港地标性建筑的地方,表达一种犯罪问题渗入日常生活的恐惧感。

港片的无力


抛开上述优点,当下的香港电影创作有几大掣肘。

最明显的是,看来看去都是老面孔,后继无人,未来堪忧。

经常在不同警匪片出现的演员,像任达华 63岁了,梁家辉60岁,刘德华57岁,林家栋51岁,古天乐也48岁了。这个阵容除了在拍摄警匪题材时力不从心的问题,还有一点是观赏性已经产生强烈的疲劳了。

试想古天乐在这3年中演了多少近似的警匪片人物,让人头大。

虽然各位影帝们演技确实在线,但却难以突破,本质上并没有特别出彩。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林家栋。他演配角真的是功力深厚,无论多少部警匪片,你都难以猜测他饰演的角色走向。他戏份虽然不多,但角色气质与言行比较一致,且几乎每部都智商在线,反倒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其二,几无作用的女性角色。

《追龙2》中,大哥龙之强的女人为其挡枪后说,“跟着你混,好玩!”

一贯的王晶电影粗俗气味。

千禧年来香港警匪片的一大转变,是出现了刻画较为深刻的职业女性,如杜琪峰、麦兆辉的电影中。但《扫毒2》《追龙》系列、《反贪风暴》系列在女性角色上进行了回撤——女性基本上是沦为“大哥的女人”或妻子的符号,是男性的软肋和弱点。

这便导致像林嘉欣、周秀娜、卫诗雅等香港女星,不管能不能打,都局限于花瓶角色里。

近三年的香港电影,并未像前几年喊的港片已死,反而是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性,通过各种新旧手段,非常卖力地取悦观众。

就这些电影的艺术表现而论,总有一个港片挥之不去的“症侯”——时好时坏,反而形成了一种均衡的、一以贯之的品质罢了。

【文/洛神】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影视独舌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432

影视独舌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评论,人物专访,剧目展示,产业报道。
扫码关注
影视独舌
相关文章

扫毒2

查看更多 >

香港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