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猛男邱礼涛,他才是真·跛豪

  几家欢喜几家愁。


今年的暑期档不消停,《八佰》、《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和《刀背藏身》纷纷撤档。

 

然后呢,本来7.19上映《扫毒2》意外提档,突入无人之境,一不小心成为爆款。

 

8天7亿,猫眼专业版的预测票房已经从5亿一路涨到了11亿。

 

监制兼主演华仔笑得捂着嘴跑开。



电影确实有卖点,中环地铁飙车枪战,两代杨过天地对决。


观众的目光和欢呼都献给了刘德华、古天乐两大影帝。

 

掌声背后,其实还有一位长发飘逸的男子,不过因为太低调经常被人忘记。


见面会上,连摄影大哥都会不自觉地横移镜头,忽略他的存在。


 

更别提有人会在意他上台时,一高一低的鞋跟了(后面细讲)

 


没错,我们今天就聊聊这位有些跛脚的长发大叔。

 

他拿过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硕士、哲学博士,玩过摇滚,出过散文集。


武能片场扛机器,文能开门干出版。

 

这是个文艺青年啊?

 

不,人家是艺术家,一名在演艺圈混了三十多年的资深导演。

 

姓邱,名礼涛。

 

人称cult片之王,香港快手。

 

入行35年,执导过86部电影!

 


其速度之快,纵观世界影史,惟有德国天才法斯宾德能与其一战(21年拍了44部,可惜英年早逝)

 

跟其他香港名导比起来,邱礼涛简直是个奇迹。


不吹,向天再借500年,王家卫也拍不出这么多片。

 


至于口碑和质量嘛……反正豆瓣评分就一直在及格线的边缘徘徊。


跟传世经典没啥关系,和辣眼烂片也挨不太上。



大部分成本不高,但票房不少,类型还极其多样。

 

放眼华语影坛,这样的导演是独一份。

 

香港投资商最爱的就是他,不超支、干活快、下手准、眼光狠。

 

今天,“第一导演”(ID:diyidy)就带领大家走近猛男导演邱礼涛,探寻他内心世界的喧哗与骚动。

 

01

非典型香港导演

 

典型的香港导演啥样?

 

杜琪峰热衷于酷炫枪战,徐克执着于构建古装奇幻,戴墨镜的王家卫很文艺,暴力的吴宇森爱放鸽子,肉肉的王晶懂商业运作。

 

人手一把交椅,各有千秋。

 

那邱礼涛啥样?他全面。

 

悬疑、喜剧、犯罪、动作、恐怖、爱情、奇幻、动画,通通来者不拒。

 

cult至重口味、纯洁至小清新,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香港影史第一个三级片影帝黄秋生(《人肉叉烧包》),邱礼涛捧出来的。


 

阿Sa前年的小清新爱情片《原谅他77次》,邱礼涛拍出来的。



《拆弹专家》里,一比一建了红磡隧道又轰塌,结尾还炸死男一号刘德华,邱礼涛干的。

 

《性工作者十日谈》几个女孩子聊工作,极低成本,话题深刻,邱礼涛琢磨的。

 

翻他的作品表,最常出现的反应为:哎,这也是他拍的?

 

不仅如此,邱礼涛还省时、省料、省工钱,绝不让投资方多花一份冤枉钱。

 

《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只花了八成预算就大功告成,《原谅他77次》21天火速杀青。

 

当年刘德华债务危机时,终于得到1000万(港币)投资拍戏。邱礼涛扛起重任,拿着这点钱,在豪华游轮上用了14天拍完了《爱情命运号》。

 


邱氏拍片,拼的就是一个性价比高。

 

除此之外,他还发扬互助互利的精神,成为很多大导演背后的“影子写手”。

 

八十年代,邱礼涛就以“摄影师”身份和黄泰来搭档,“一导一摄”创作了《法内情》、《我在黑社会的日子》等片。

 

九十年代末,他成了徐克的“救火队”,前前后后参与了《顺流逆流》、《蜀山传》等五部片的摄影。

 

霆锋和柏芝的盛世美颜,都出自他手。


 

就连《新喜剧之王》也被业内影评人爆料,原名为《D计划》,由邱礼涛导演,周星驰担任监制。


即便邱礼涛在后续的采访中,用“保密协议”做挡箭牌三缄其口,但吃瓜群众仍能从细枝末节中找到他。

 


如此高产的邱礼涛,自始至终保持着低调,甚至甘为别人做嫁衣。原因何在?

 

首先一点,能拍电影,对邱礼涛来说,尤其不容易。

 

他一岁的时候患过小儿麻痹,从此导致右脚行动不便,需要穿戴特制的鞋子,走路也有点跛。

 

大学暑假时,他去亚视实习,结果第二天就被打电话告知“不用来了”。实习生本就是苦劳力,电视台不想用一个跛脚的年轻人。

 

后来有记者问到这件事,邱礼涛抿着嘴,停顿了好一会。


 

当时如果不是学校几位老师苦口力荐,他可能就永远失去了进入影视圈的机会。

 

这份职业,格外来之不易。

 

入行后,邱礼涛显得很要强,帮徐克拍《七剑》时,遭遇恶劣天气,需要翻越雪山,但他动作敏捷,摔倒也不用别人搀扶。

 

一个行动不便的年轻人,如何在电影圈摸爬滚打,成为“人上人”?

 

其中冷暖,唯他自知。


唯一一个能搀扶邱礼涛的人是他女儿

 

“最不开心的时候,最好就是去拍电影。”

 

电影就像是邱礼涛最好的归宿。

 

他曾经对媒体说过:“既然喜欢拍电影,有机会拍就拍多点咯。其实做摄影我都很喜欢啊,起码又可以过到片场的生活。”

 

这个人就是单纯痴迷“拍电影”的过程,痴迷到根本停不下来。

 

小成本,能接受。

大制作,没问题。

三级片,我愿意。

爱情片,也可以。

 

像他的属相一样,勤奋不挑食的牛。

 

聊到这儿,你或许以为邱礼涛就是个靠手艺倒卖行货的技术人员。

 

不,人家是个理想主义者。

 

02

知识分子邱先生

 

提到邱礼涛,观众第一反应往往是“Cult片之王”。

 

这大概是由于《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和《伊波拉病毒》太过深入人心。

 

但邱礼涛的cult片,可不是单纯追求眼球刺激。

 

“我一直认为对事物有什么看法、是什么人,就去拍什么戏。”

 

在他眼里,Cult片的定义是很广泛的,它和主流有区别,但并不是个低端的东西。

 


拍《人肉叉烧包》的时候,邱礼涛刚三十出头,按照他的话来说是怀着“赤子之心”。

 

《人肉叉烧包》控诉了警方办案的无能,《的士判官》直击人性的冷漠,《伊波拉病毒》塑造了一个彻底反社会人格的典型。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三部电影奠定了他的cult片至尊地位,也表露了他探讨社会议题的野心。

 

《的士判官》


不信,放胆去看,邱礼涛的大部分电影都包含着隐喻,关于政治的、关于社会的。

 

天地对决的《扫毒2》其实也有让人惊心的现实对应。

 

曾立志成为调查记者的邱礼涛,在电影界实现了自己的新闻梦: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因此,他的片子也热衷于关注社会底层边缘群体。


比如《等候董建华发落》的少年犯,《性工作者十日谈》里的特殊服务人员,《凶手还未睡》中饱受强奸折磨的妇女。

 

好基友黄秋生形容:“邱礼涛就是那个年代受人敬仰的知识分子之一。”

 

知识分子,顾名思义,除了有学识,还要有担当。

 

邱礼涛和好友组建的“进一步出版社”,发行过杨漪珊的《公屋丑闻——一名记者的追查实录》和吕大乐的《四代香港人》。

 

前者耗时三年调查全港几百处不合建筑规格的公屋,后者剖析四代港人的精神焦虑。



同时,从邱礼涛的个人网站中,也可以看到他对社会现实的严肃关注。

 

以《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为例,探讨改革开放以来大众文化的商业娱乐和社会属性;


 

以“艳照门事件”为引,阐述了性观念的演变和有关性道德的罪与罚。



范例接地气,观点很深入。这和邱礼涛拍Cult片、三级片的操作套路不谋而合。

 

他曾说过:“如果有投资方愿意投社会题材的电影,我会非常高兴,并且我会选择把《拆弹专家2》推后一点。警匪片今年不拍明年还能拍,但有关社会题材的电影,今年有机会不拍的话可能明年就没有了。”

 

可惜,如此有人文情怀的导演一直与奖项无缘。入行多年仅提名过一次金像奖最佳导演(凭借《拆弹专家》)。在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中,则七提零中。

 

得奖和票房固然很好,但邱礼涛还是希望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电影。


说到兴趣,真正令他狂热的又何止电影。

 

03

摇滚老炮儿

 

最近,《乐队的夏天》火了。

 

新裤子、痛仰、刺猬、面孔、反光镜、旅行团,这些过去我们如数家珍的乐队同台竞技。

 

如果非要给这场比赛挑一个评委,我觉得邱礼涛很合适。

 

为啥呢?如图所示。

 


齐柏林飞艇、甲壳虫、铁娘子、滚石、AC/DC、柯本……

 

邱礼涛每次出席活动、接受采访,T恤上印的都是摇滚乐队和乐手,个个经典。

 

配合长发和表情,一股哥特风扑面而来。

 

在成为影迷之前,他已经是个乐迷,而且口味很杂。


 

二十多岁为了追梦,他听罗大佑。后来还把崔健的音乐,第一次介绍给了罗大佑,为华语乐坛建了一座桥梁。

 

在新疆拍戏为了体验民族特色,他听刀郎。

 

Beyond、郑秀文、陈小春、刘美君是他的圈内好友,他还为常宽、黄秋生、张学友、许志安导过MV。

 

1994年,“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及唐朝乐队来香港开演唱会。“四大天王”、王菲均是前来朝圣的座上客。

 

当时承办方想要找既懂摇滚又能拍的人来记录演出。邱礼涛半义务地导演了名为《摇滚中国乐势力》的纪录片,还亲自剪辑成DVD,被广大乐迷奉为传世经典。

 


作为当年魔岩三杰幕后推手的资深音乐人张培仁,这样描述红磡的演出:


在香港,这个华人娱乐工业中心里,有上万个群众同时疯狂于“真实”的力量 ;他们首次证明,来自圣母大地母亲的文化养份能够让人产生新的视野和想像,他们见到了久违的音乐本质,发现这是和灵魂相通的线路,因而抛开了惯有的矜持,呐喊疯狂 。

 

摇滚怎么定义?除了疯狂,更为重要的是真实。

 

真实意味着不浮夸、不伪装、反叛、独立、有态度。

 

邱礼涛正是如此,所以他热爱更有表达意义的摇滚,热爱在看似批量生产的电影里加入自己的私货,热爱在香港导演纷纷北上时仍拍一点出格的港片。


《失眠》


还有一点很令人意外,邱礼涛拥有一双爱笑的眼睛。

 

虽然不是俊美靓仔,但笑起来格外有感染力。



跟老搭档一同宣传电影时,黄秋生戴着墨镜一脸酷劲。

 

邱礼涛非常和善,耐心答疑。

 


很难想象,一个自小行动不便,在工作和生活里遭受不少歧视的人,会这样乐观、温和。

 

年近六十,他活得更加通透。

 

面对《扫毒2》的大卖,邱礼涛表示如果在30岁有这样的成功,可能会更兴奋一点,现在的他冷静多了。


这个男人可能不会成为主流印象里的电影大师,但一定是我们心里的跛脚猛士。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504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扫毒2

查看更多 >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