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不再适合这个世界,我们太念旧了!




我们这一代人是看港片长大的。


那个时代的港片虽然高度商业化,但依旧沉淀着香港精神。


我之前陆续介绍了刘以达、杜琪峰和黄秋生。


可惜,都被“消失”了。


这一次是吴宇森。


一身风衣、嘴含牙签、手持双枪,再加上一脸复杂、深情的表情,在火光四射的枪声中,正义与邪恶、友谊与背叛、勇敢与懦弱做出了了断。


吴宇森作品里的柔情和暴力美学让人震撼。




-01- 吴宇森的白鸽


1946年,正是国共内战的时候。


吴宇森出生在广州一个普通家庭。


当吴宇森5岁时,他们一家人移居香港。


吴宇森的父亲因为患有肺结核而无法工作,因此,一家人艰辛地生活在贫民窟中。


本来计划着要离开香港迁往台湾。


可一场大火却将他们的身份证和全部家当全被烧毁,吴家最终不得不滞留香港。


△石硖尾大火发生在1953年12月25日的圣诞节,这是一片木屋区,当时大批大陆难民住在其中,受灾面积达45亩,有50,000多名灾民无家可归。


受灾后,吴家受到慈善机构的捐赠,搬往另一所房子。


可当地的治安非常差,吴宇森一家与黑帮、娼妓、赌徒为邻。


吴宇森当时比较叛逆,又习惯夜归,所以也成为当地小混混重点“观照”的对象。


所以每次出门,吴宇森都会带一块砖头:

谁袭击我的话,我就一定要还手。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不坚强,坏人就会欺负你。(是不是有点像小马哥)


一次,吴宇森不仅被打,甚至被人破了镪水,幸亏邻居阿姨见状迅速将吴宇森浸在一个大水缸里。


要不然,吴宇森已经被毁容。


所以,吴宇森的童年里充满了贫穷和暴力,他回忆说“好像生活在地狱一样”。


幸而,吴宇森童年的黑暗被教会照亮。


因为家庭贫穷,吴宇森和弟弟妹妹们没有办法上学,一个美国家庭知道后,他们将钱奉献给吴宇森所属的教会,以资助他和弟弟妹妹们读书。


因此,吴宇森在9岁的时候才得以接受正规教育,先后就读于利亚修女纪念学校(利玛窦)以及路德会协同中学


长大了,吴宇森一直惦记着恩人,只可惜恩人的地址遗失了。

“我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向他们说,我要告诉他们,我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他们的帮忙。我请人帮忙,查探他们的下落,可惜一直找不到。我现在每到美国一个州,都很希望能碰上那家人,亲口跟他们说一声‘多谢’。”



所以,教堂、十字架、鸽子、耶稣像成为了吴宇森黑暗童年中的亮光和安慰。



面对危险和艰难时,对于吴宇森,最有安全感、最清净的地方就是教会,这也是吴宇森作品中为什么要将一些最重要的场景安排在教堂的原因:



“我是基督徒,受爱、罪恶及救赎等宗教观念影响。古代侠士行侠仗义精神现已荡然无存,我们得独自面对邪恶。”




这一点在《喋血双雄》中体现的最淋漓尽致。


周润发饰演的杀手有原则、重情重义,与金钱至上、见利忘义的时代格格不入,他也因此遭到这个时代无情地猎杀和背叛。



落寞时,他深情地吹着口琴,盯着远处教堂上的十字架出神。



受伤取子弹时,他咬着木棍,在巨痛中看着教堂中的十字架。


因为耶稣就曾为了拯救世人被人残忍地钉死在十字架上。



十字架上的信仰不仅给了他共鸣,更给了他极大的安慰。


电影最后一场生死决战,吴宇森一样安排在教堂中。


庄严肃穆、安详平静的教堂瞬间被暴力击毁。



振翅惊飞的白鸽,呼啸而过的子弹。


轰然倒塌的圣像,鲜血横流的战场。


悲天悯人的圣歌,生离死别的悲剧。



这些场景中,吴宇森的暴力美学染上了一层厚重和神圣。



这背后是吴宇森的信念。


他曾坦言:


我相信真理、正义,对人生有美好的希望、幻想,不放弃真挚感情。

在我眼里,没有真正的坏人,喜欢欣赏美丽的人、物、眼神、感觉,看人的时候,我很注意对方的眼神……



很可惜,这种美好的信念来自天堂,并不属于人间。


豪哥被自己拼命保护的阿成背叛,小庄被自己的雇主出卖,阿海被自己的养父利用。


正义被恶霸踏在脚下,情义被他们看为粪土。



落寞的主人公不得不选择拿起枪,用暴力来捍卫这份信念。


最终正义战胜邪恶,好人也为此付上了生命的代价。



因此,吴宇森作品里的暴力其实是一场告别,不仅有激情,也充满着落寞。


而白鸽作为纯真美好的象征虽被枪声惊起,却飞翔在世间的各个角落。


至少,小马哥告诉了所有人,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02- 我要拿回一些东西


《英雄本色》中有这样一个场景。


跛脚的小马哥和开计程车的豪哥落魄在山上。


看着香港美丽的夜景,小马哥不禁感慨“想不到香港的夜景是这么美.....这么美的东西,一下子没有了,真不甘心!”。



接着小马哥向豪哥说“我们从头再来过”,打算大干一场。


可早已身心俱疲的豪哥早已没有斗志,并劝小马不要再置身江湖。


这让三年卧薪尝胆的小马非常悲愤,他说:


我有自己的原则,我就是不想一辈子在别人面前低头,你以为我很喜欢跟人乞讨么?......我倒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要证明我比别人威风,只是要告诉别人,我不见了的东西我自己一定要拿回来!.....你看看你自己,做坏人的时候被人骂,做好人的时候走两步都被人跟踪,你有给自己争取过机会么,你没有!



这份骨气也是吴宇森作品中的极大特色。


面对邪恶,吴宇森作品下的主人公从不会卑躬屈膝,而是快意恩仇、锐意进取。


就是有隐忍,那也是为了将来更大的爆发。


这种奋进来自于吴宇森的亲身经历。



23岁时,吴宇森出于对电影的热爱,成为一家电影公司的场记。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吴宇森辗转国泰、 邵氏、嘉禾、新艺城,跟过张彻,也和许冠杰兄弟拍过喜剧片。


多年的摸爬滚打,却一直没有得到多少机会,甚至因为票房不好,一度被“流放”台湾。


现在谁都知道吴宇森是个大导演。


可时间回到1986年《英雄本色》上映之前,那时候的吴宇森已经四十岁,可事业上一筹莫展!


有着雄心壮志的吴宇森因此心中非常焦虑。


这些落寞的经历以及作为草根导演十几年奋斗的心路历程,吴宇森才能写出《英雄本色》的剧本。


豪哥落难台湾正对应了他被“流放”台湾的窘境。



吃着盒饭的小马哥用三年等一个机会,不正是当时吴宇森内心的真实写照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6年的《英雄本色》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小马哥和吴宇森。


电影里面刻画的兄弟情义和落寞后的奋起让人感同身受。


因此,对于一个艺术创作者,真正的立足之本永远是自己和自己所遭遇的环境。


只有建立在这种真实之上,你的作品才更有力量和情感的穿透力。


当吴宇森走向国际制作后,他的作品虽然外表更精致,但却失去了内在的热忱,白鸽也只是成为了电影中飞来飞去空洞的形式。



这不可以不说是一种遗憾。


也许逆境中,人更容易保持清醒和思考,而顺境中,眼花缭乱的名利让我们难以保持安静和专注,这种浮躁也自然会反应在作品中。


可人无完人,我们不能对吴宇森过分苛求。


毕竟,他的作品记录了真正的香港精神。


在这个弯曲悖谬的世界,一群念“旧”的人不唯利是图、不趋炎附势,他们有情有意,坚守正义,并愿意为此献身。



至今,《英雄本色》中一个场景令我难以忘记。


小马哥拖着残腿深入虎穴,其中一个人问他,你还来干嘛。


小马哥说:我要拿回一些东西!



本文为作者 六百击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519

六百击

点击了解更多
(电影+音乐)*信仰/剪辑=六百击
扫码关注
六百击
相关文章

香港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