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二十二》导演郭柯:“慰安妇子女讨钱”事件,两败俱伤

7月15日 10:17

过去一周,部分慰安妇家属向电影《二十二》导演郭柯讨要票房收益的事件,不仅受到电影业内的关注,而且引起全网哗然。


事件的起因源自本月7月7日一封发布在网上的、名为《我们想讨一个公道》的公开信。这份“慰安妇”受害者部分子女(并未具体署名)一起发声的内容,矛头直指《二十二》这部电影1.7亿的高票房及其导演郭柯。



家属给出的索要理由是,《二十二》属于慰安妇题材纪录片,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是个群体概念,打动观众、触发影片高票房的并非仅指“二十二”个个体,而是那段历史。因此,以“历史的名义”,即使未参与《二十二》的拍摄,他们也应当从《二十二》的高票房中分得一杯羹。



很快,“慰安妇子女向导演郭柯讨钱”的话题登上热搜,不少媒体做了相关的报道,电影自媒体号亦对事件做了解读和探讨。


7月8日、7月9日接连两天,郭柯透过不少媒体表达了“于情于理,我也不该给他们钱”的态度,得到不少网友的支持。与此同时,不少网友注意到,早在2018年10月8日,《二十二》官微发博进行了捐款公示,明确写出了每个捐款人及出资情况。



在这份声明里,捐款金额总计10086003.95元。其中,郭柯导演履行了自己“不会挣影片一分钱,扣除成本后,所有利润用来做‘慰安妇’历史研究及对幸存者的资助”,将其导演个人收益的400万捐出。


7月10日早间,郭柯在微博上截取了公开信,并在前面附上了“留念”二字。



7月11日,电影《二十二》官微转发了一篇上师大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在当天发布的《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发起向24位原日军“慰安妇”制度原告受害者发放致敬慰问金的工作说明》一文。


文章中细致说明了从今年五月开始,“慰安妇”援助专项基金对自1995年至2001年,24位(山西省16位、海南省8位,现已过世)不顾病痛、远渡重洋出庭作证、追求正义的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者每人一万元的致敬慰问金,由其后人代收。这份说明呼应了上面《二十二》剧组的捐赠明细。



到目前截稿日为止,事件的另一方即“慰安妇”受害者部分子女并未有进一步公开的回应,他们在这场讨要抚慰金的舆论战中,被推至了“不仁不义”的尴尬位置。


在事件将要阶段性结束的空档,导演帮对话了郭柯导演,听他聊了聊整个事件的心路历程,回应了公开信中的质疑,表达了他对于这场舆论战没有赢家,只会两败俱伤的态度。


Q: 近一周来,随着事件的发酵,导演的心情有何起伏?


A:我觉得这一次最终还是把整个受害者的家属推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因为大家都是明事理的,所以把他们推到不仁不义的位置,也挺尴尬的。


第一天看到评论,大家很支持我,第一反应心里挺欣慰的。第二天、第三天风向往一边倒的时候,我觉得这些受害者其实挺无辜的。



因为至少我跟我见过的那些老人家属接触,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说实话,也理解,他们毕竟也是“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我目前只是希望这个事情,我能尽量把它做的好一点,缓和大家的情绪


Q: 公开信中提到的“5万元”和“出书”事件,您的回应是?


A:2018年初,我把要捐献给基金会的票房,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和苏智良教授商量好给拍摄过的老人每人5万块钱。



我这样的做法是基于这么多年,每年看望老人对每一家的家庭状况比较了解,希望有一笔钱真正能给予她们保护。这笔钱不需要别人知道,因为不是邀功,是为了改变她们目前的生活状况,长期为她们做一些事儿,也能避免给她们造成更多麻烦。


2014年,我拍的是中国当时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受害者,那就意味着,只要你在世,你公开身份,我就一定会拍。区别判断的标准是在世与不在世。镜头中的二十二位,是2014年公开身份的老人。当时非在世的老人也就自然不在5万元抚慰金的范畴内。



从去年年中,有不少未曾谋面的家属,第一次通话便向我要钱,于情于理,我个人没法给予这笔钱。如有困难,可以通过正规途径向基金会申请。张双兵老师出书的事情,也可以向基金会申请,走正规程序。


Q: 您在微博上截取了公开信的内容,并附上了“留念”两个字,想做何种表达?


A: 因为我觉得《二十二》出来以后,基本上都是正向的反馈。我觉得,这次的舆论战是整个大事件里面必须存在的一个环节吧,留个纪念,大事件现在比较立体。


因为任何一件事情,我觉得很难得到大家所有人的认可。所以事情有了两面性以后,我觉得比较完整。



其实没有个人太多失落等的情绪,我真的想留个纪念。多年以后,再翻起微博里面《二十二》记录的时候,记起它是怎样的一个事件。


Q:您会希望对方出来做一个公开的回应或表态吗?


A: 没必要。因为其实大家没有必要分个输赢,我觉得通过每件事情,我们自己有总结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分输赢,因为分输赢就没有意义了



这个事情,是谁主导的,希望他能比较深刻地思考一下,这样做的行为,是不是两败俱伤?得到的是什么?我只有这一点,其他的没什么。因为这个确实对我一点伤害都没有,但是我觉得现在对于找我要钱的这些家属的伤害是特别大的。


注:《二十二》是郭柯导演拍摄于2014年,直到2017年才得以公映的中国首部关注幸存“慰安妇”受害者生活现状的纪录电影。影片得以公映,实属不易。影片上映首日排片仅1.4%,第三天便上升至10.8%,最终奇迹般地创下1.7亿票房。


与此同时,需要关注的是从1992年起,中国“慰安妇”对于日本的诉讼问题到如今迟迟未解决,也是事实。如何给予曾在世,以及正在世的慰安妇群体及其家属恰当的关怀与帮助,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FIN-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535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