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内剧外皆撕逼,又一个欧洲知名导演被好莱坞坑了

当HBO宣布其获奖剧集《大小谎言》的第二季将由英国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执导时,这条消息在全球影迷圈内都炸了。


《大小谎言》第一季是由加拿大导演让-马克·瓦雷执导,他凭借获得奥斯卡多项提名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一炮而红,第一季中也有他很独特的个人风格。这个其实也是美剧的一个发展方向,让作者导演为一部剧集注入独一无二的风格,也就是让美剧“作者化”。所以当时我们觉得,天啦,安德里亚·阿诺德执导的第二季会是什么样子,各种憧憬和期待。

然而如果大家有看《大小谎言》第二季,会发现第二季的风格跟第一季并没啥区别,那安德里亚·阿诺德只是当了次执行导演,并没有把自己的风格带入到这部剧里吗?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整个外网影迷都在为安德里亚·阿诺德鸣冤,为她打抱不平,并群起激愤围攻HBO。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大家在看《大小谎言》第二季的时候,如果有注意到片头主创字幕中那一大堆剪辑人员,或许就能猜到大概的幕后抓马了。


跟我一起关注电影节的影迷朋友们应该对安德里亚·阿诺德不陌生,她在2006年执导的处女作《红色之路》空降当年戛纳主竞赛并获得了评审团奖。紧接着2009年的《鱼缸》再度入选戛纳主竞赛,并拿下第二座评审团奖。2011年大胆颠覆名著的《呼啸山庄》去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2016年的《美国甜心》第三次入选戛纳主竞赛,并第三次拿下评审团奖。所以安德里亚·阿诺德现在的戛纳履历是弹无虚发,一旦进了就有奖。影迷们都开玩笑说,三座评审团奖是不是可以换一座金棕榈了。

《美国甜心》

但安德里亚·阿诺德在《美国甜心》后并没有宣布新项目,直到2017年HBO宣布了安德里亚·阿诺德将执导《大小谎言》第二季。

由于第一季的导演让-马克·瓦雷要执导HBO的另外一部剧集,档期冲突,所以《大小谎言》的制片团队急需一个导演来临时顶替让-马克·瓦雷的位置。

《大小谎言》第一季

由于《大小谎言》是一部女性剧集,主打女性间心心相惜的感情,以及女权议题,对于制片团队来说,如果第二季能找来一个女导演执导,那么就又有宣传点可以做了。所以在为第二季物色导演时,全找的女性导演,进入最终短名单的四个女导演是:安德里亚·阿诺德(《美国甜心》《鱼缸》《呼啸山庄》)、莎拉·加芙隆(《妇女参政论者》《砖块街》)、阿马·阿桑特(《联合王国》《佳人蓓尔》《触碰的双手》)以及沙朗·马奎尔(《燃烧弹》《BJ单身日记》《单身日记:好孕来袭》)。全是拍女性题材的女导演。

《鱼缸》

根据让-马克·瓦雷的说法,最终选择安德里亚·阿诺德是因为“风格最接近”。这让很多影迷疑惑,让-马克·瓦雷究竟有没有看过安德里亚·阿诺德的电影,怎么就接近了?其实我们可以理解为,在这最终的四个女导演中,安德里亚·阿诺德的风格跟让-马克·瓦雷最接近,她的确是这四个导演中唯一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且她手持+自然光的自然主义也的确和让-马克·瓦雷稍有重合之处。

安德里亚·阿诺德极具风格的《呼啸山庄》

然而这些幕后决策过程和动机,安德里亚·阿诺德并不知情。

所以当《大小谎言》的制片团队很坚信两人的影像风格一致,承诺安德里亚·阿诺德,她将有完全的创作自由的时候,而安德里亚·阿诺德也很快就答应了,并把自己的创作团队带去了加州。

阿诺德缺席首映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安德里亚·阿诺德都在试图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视野注入到第二季的故事中,和演员们也合作愉快。而该剧的Showrunner,时不时也会去片场探班,虽然每次停留时间都不超过一个小时。看起来是对安德里亚·阿诺德有完全的信任。

阿诺德和主演们片场合照(右上)

这里要普及一个知识点,就是在好莱坞的电视剧产业里,有个职位是Showrunner,它的定义可能比较接近于一部剧的“艺术总监”,但是又有制片人的决定权,是一部剧集的CEO式人物。所以一部剧的Showrunner,通常是这部剧最初的导演或者编剧,是核心创作者之一。比如《绝命毒师》的Showrunner就是它的最初的导演兼编剧文斯·吉里根。

这样一来,不管怎么换导演,就算每一集的导演编剧都不一样,但Showrunner的决定权能把控整部剧的风格和剧情走向。那么《大小谎言》Showrunner是谁呢?是第一季的编剧大卫·E·凯利。

C位的《大小谎言》showrunner大卫·E·凯利

去年年底当第二季顺利拍完后,安德里亚·阿诺德带着自己的团队回到伦敦,并开始进入后期制作。但就在这时,大卫·E·凯利看了部分素材,发现跟自己预想的风格不同,于是立马决定把让-马克·瓦雷叫回到蒙特利尔的工作室,让他和他的创作团队开始着手第二季的剪辑工作。不久之后,大卫·E·凯利安排了17天的补拍计划,并让让-马克·瓦雷执导补拍工作。

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二季一共有11个剪辑师,因为他们需要把第二季中安德里亚·阿诺德的个人风格全部剪掉。

有趣的是,安德里亚·阿诺德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她以为自己有完全自由的创作权,她以为制片团队和大卫·E·凯利熟知她的风格并对她完全信任,她以为她从未跟让-马克·瓦雷说过话也没什么关系。

第二季片场,阿诺德在给梅姨讲戏

因为她以为,制片团队让她来执导第二季,真的是希望她,作为一个善于创作女性题材的女性作者导演,注入自己独特的理解和风格。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们找她来,只是想为让-马克·瓦雷找一个“女性替身”。

安德里亚·阿诺德为此伤心透顶,自己的创作心血,被11个剪辑师从荧屏上抹去,而剧集片尾竟然还特别感谢了让-马克·瓦雷,似乎让-马克·瓦雷“拯救”了第二季。

而制片团队的说法是,在好莱坞,尤其是电视剧行业,最终剪辑权从来都是在Showrunner和制片人手上,不管是工会还是合同,都是说清楚了的。所以安德里亚·阿诺德为什么没能提前知情,是自己没看清楚合同怎么写的,还是被忽悠了,目前暂时未知。

“不管如何,以剧集质量为重,第二季好不好看大家有目共睹”,大卫·E·凯利如是说。

大卫·E·凯利稳坐C位

我不久前看了第二季的第一集,还没来得及看后面,但是现在心情变得很复杂。因为就算一切都符合法律规定,一切都是安德里亚·阿诺德自己没看清楚合同造成的错误,但制片团队和大卫·E·凯利一开始的忽悠就造成了双方认知差异,这的确是有点不厚道。

而且作为一个影迷,如果要在11个剪辑师和17天补拍出来的第二季,和跟第一季完全不同风格的第二季之间作出选择,我肯定选择后者。既然你们找了一个作者导演来执导,并对外宣称是看重人家的独特风格,那我当然更想看到一个更作者化更纯粹的作品,而不是修修补补让它看起来像另一个导演拍的。

所以,安德里亚·阿诺德,还是回欧洲拍自己的电影吧。三座评审团奖了,下一部可能就金棕榈了呢。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596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