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来了,互动剧会是那只猪吗?

7月16日 17:27
刘耀 等人看过

文 | 符琼尹、何润萱

今年的流媒体关键词又多了一个:互动视频。

就在爱奇艺推出互动剧《他的微笑》之后,有两家流媒体平台也在近日也发布了互动视频的动态:7月8日,B站宣布上线“互动视频”功能,创作者可制作包含不同选项的互动式视频,用户可以像玩游戏一样,通过播放器做出选择,触发多重剧情和结局;7月11日,腾讯视频发布互动视频技术标准,并将推出一站式互动视频的开放平台。而7月初优酷也在接受毒眸采访时表示,计划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在新产品“酷看”上推出多种互动内容。

《他的微笑》开篇的一个重要选择

这意味着,流媒体对于互动视频已经开始布局。

过去两年间,国内出现过为推广游戏、网综、剧集而附加的互动视频,但它们或是像《忘忧镇》这样的H5式影像,又或是《片场谜案》这样更类似O2O的营销手法,并不是真正的“原教旨”互动内容。

今年6月20日,爱奇艺推出的《他的微笑》,是平台建立了自己的互动视频标准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互动剧。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该剧目前看来仍有提升空间。比如豆瓣评论里就有不少“为了互动而互动”“剧本是硬伤”“人设不合理”等评价。腾讯、优酷也紧随其后:它们的互动剧《拳拳四重奏》《大唐女法医》也预定于今年播出,一场新赛道上的战役已经打响。

然而毒眸发现,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在今年突然成为流媒体平台争相布局重头的互动剧,其实仍在襁褓中:它没有一个通用的技术标准,甚至还没有一个达成共识的定义,如果和其他赛道里已经成熟的兄弟相比,互动剧更像是一个刚刚学语的婴儿。

在这种背景下,它为什么会成为平台押注的新赛道?未来它又会为内容带来什么样的想象空间?

这应该将是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内关心的话题。

互动纪元开启

互动剧引起广泛讨论,始于Netflix去年年底推出的互动剧《黑镜:潘达斯奈基》。

该剧主人公是一位年轻的程序员,在他将一部奇幻小说改编为游戏的过程中,现实和虚拟世界开始混淆,故事就诞生在这两个世界的缝隙之中。观众可以在若干重要节点进行选择,以推动剧情发展。在这部互动剧里,Netflix甚至打破了第四面墙,当主角发出“谁在控制我”的疑问时,屏幕会出现“Netflix”的选项。《黑镜:潘达斯奈基》有5条主要剧情线,所有支线剧情的总时长达312分钟。

《黑镜:潘达斯奈基》片段

即使在剧情和用户体验上褒贬不一,该剧的流量仍一度让Netflix服务器宕机。据谷歌趋势数据,在《黑镜:潘达斯奈基》上线期间,“黑镜”的关键词搜索指数一度达到峰值,而由此引发的“互动剧”相关讨论更是成为网络媒体关注的焦点。

另一家老牌内容巨头HBO在互动剧上的动作开始得要更早一些。2018年1月,《马赛克》在HBO播出,该剧从一个单身美艳女子的经历展开,延伸出了一系列商业骗局、谋杀惨案等故事。在剧以常规模式播出的同时,同名App也开始上线。App版的《马赛克》有将近8小时的视频素材,观众可以切换不同视角,自行推理剧情,并开启许多与剧版《马赛克》不同的剧情线。

《马赛克》可以在APP版本上切换不同角色的视角

而在国内,互动剧作为一种视频新形态,也早已有雏形。

2008年,香港导演林氏兄弟拍摄的全球首部互动剧《电车男追女记》在YouTube上播出。故事很简单,讲的是一位香港电车男通过一连串的选择,把女主角追到手的故事。观众观看时就是电车男的视角,替他做出不同的选择。内地首部互动剧《Y.E.A.H》也在这一年播出,在这个类“爱情公寓”的故事里,比较新鲜的是观众可在网上票选出剧情新走向,并能在下周的正片里看到。

这两部诞生在11年前的部互动剧,基本代表了现在最常见的两种互动形态:前者是AB式,通过对多个选择,导向若干结局中的一个;后者是投票式,同时放出几种剧情,由观众投票选择,并在正片中展现票数最高的剧情。有时,这些互动形态在普通剧集里也会出现,比如今年的热门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从开播首期起,每周都会有剧中主演在网上发布一条互动短片,介绍接下来的剧情框架并邀请观众投票决定具体走向,人气最高的剧情选项将被收入正片呈现。

观众可以在APP上投票决定部分剧情

不过,随着2012年流媒体进入版权时代混战,关于互动视频的探索逐渐停滞,直到今年,在巨头之战进入存量时代后,互动剧似乎迎来了真正的“元年”。

1月3日,由互影科技制作的《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在腾讯视频播出。作为一部非H5形态的互动剧,该剧在豆瓣获得了8.1的评分。

《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

半个月之后,《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上线,也收获了豆瓣8.6的高分。该互动剧与当年同部综艺的衍生互动剧《片场谜案》相比,少了在线下布置的“案发现场”寻找证据的环节,但仍保留了在剧中探案、在社交平台发布猜想的设计——截至发稿前,该话题微博累积阅读量达3.5亿,讨论数达133.9万。

同样是在1月,互动叙事游戏《隐形守护者》在Steam上线,好评率长期保持在90%以上,2月底更是登上Steam全球商品热销榜的第一名。今年5月,腾讯视频上线了《隐形守护者》视频合集,为用户展现了这个游戏里的多条剧情线,让游戏与影视的界限进一步模糊。

17种结局,体验“VR”恋爱

在真正踏入互动纪元之后,最先出手的是爱奇艺。

就在两个月之前的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发布了首个互动视频标准,并计划推出协助互动视频生产的标准化平台。1个多月之后,爱奇艺首部互动剧《他的微笑》正式上线。这部剧设定了一个偶像团队助理的视角,让观众在剧情中通过不同选择体验与成员们的恋爱。据总制片人、爱奇艺高级总监李莅樱介绍,女性恋爱题材是从悬疑、创业五个题材中选出来的,因为置景等多方面工作量会相对较少,“比较好操作”。

《他的微笑》

作为第一部真正的互动剧,《他的微笑》共有5条支线,17种结局,可谓走向丰富。但毒眸也发现,从内容上来看体验仍有待改善——

比如在观看过程中,毒眸一共被辞退了三次,分别是因为“胃疼没有向成员寻求帮助,住院后耽误了工作”“跟成员去团建结果被粉丝拍到了”“发烧后去成员房间睡觉导致成员发烧了”等理由,颇有些不明觉厉。

许多网友也感觉到了互动节点上的略微生硬。豆瓣多位网友直言不讳:“为了互动而互动的剧”“上帝视角应该是最大的问题”“敢于创新加分,但剧本是硬伤”。

而在《他的微笑》总制片人,灵河文化CEO白一骢看来,这些批评都是在创作互动剧的过程中必经的阶段。“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去掌握一些第一手的数据,比如观众愿不愿意点,点的快感有没有,会不会比一般的剧更热情一些,或者带来什么样的结果。通过测试之后,我们也期待能尽快拿到这些反馈,了解后台怎么针对这些产品进行升级。”

受到多线剧情及互动节点的影响,互动剧的剧本天然就比传统剧本要复杂许多。也许我们应该再多点耐心。

“Netflix 的《黑镜》不是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剧本。它本质上是用电子游戏编程语言 Twine 编写的一个巨大的、杂乱无章的提纲。”《黑镜》总制片人布鲁克曾对媒体如此说。在新《黑镜》上线之后,Netflix 内部还开发了定制管理工具“Branch Manager”,专门用于处理复杂的分支叙事剧本。白一骢也对毒眸表达了类似的意见,“一开始大家正常做剧本,做到后来发现没法做,得用思维导图做,不用导图做的话分不清哪是哪。”

《他的微笑》故事线

在此基础上,剧组的整个拍摄工作都要做出相应改变。“过去的通告是按剧本的场次下的,但互动剧里的每一场戏可能会有多种结局,你选A选B是不同的东西。”白一骢告诉毒眸,演员需要为同一场戏背多份台词,演多份剧情。不仅如此,在表演时,他们还需要在剧情的“互动点”位置多停留几秒钟,以免后续呈现时有断裂感。

关于互动剧的尝试仍在继续。李莅樱告诉毒眸,未来爱奇艺计划一个月推出一部互动剧。保持这种生产速度,大约是为了不断获取用户数据,进行快速迭代。要知道,互动剧的体系里,观众在观看后的互动也是这盘“大棋”中重要的一部分。

另外几家也已经开始了动作。今年3月,腾讯开启了首款移动端互动叙事合辑《一零零一》的线上预约,合辑还包含互动视觉小说、互动漫画等互动内容。真人恋爱互动剧《拳拳四重奏》也在筹备之中。

在项目选择上,几家都不约而同地当起了“月老”。优酷的“2019第一互动剧”《大唐女法医》同样是女性向、多男主的设计。在互动剧上线之前,优酷已经通过 “酷看”功能试图与用户产生交互。用户在移动端观看《长安十二时辰》时,可通过“酷看”了解对剧情有重要影响的节点和知识,如节目中的狼卫、西市等角色、官职、地名等。

就连B站也在这个月推出互动视频标准,但该功能目前处于测试阶段,仅有粉丝过万的UP主才可以使用。B站由UP主制作并上传的互动视频中,最受欢迎的是《操控广场大妈拯救B站!》,上线11个小时获得了51.9万的点击量。但相比其他几家平台的内容属性,B站的这些互动视频看起来游戏意味更浓,更像是在对用户展现若干个分支剧情,在沉浸感上略有不足。

互动剧的战役,已然打响。

互动剧市场,虚火正旺?

为何大家都在今年急着踏入互动剧市场?

这跟国内的流媒体竞争格局密切相关。根据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大报告,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增长进一步放缓,整个2019年1季度,MAU增长只有762万,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0余万。不仅如此,用户时长增长也在放缓:一季度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增长仅为半个小时。

整个2019年1季度,MAU(网站、app等月活跃用户数量)增长只有762万

这标志着移动互联网已经全面进入存量竞争。而纵观长视频行业,2018年,整个行业用户增长速度也已经下降到了5.7%,这个数字两三年前接近10%,十年前则高达25.5% 。龚宇称,未来的会员增量藏在平台的MAU之中。

想要把活跃用户变成订阅用户,就必须有新的手段来撬动。在剧集、综艺、网大、动漫都基本成熟的背景下,充满可能性的互动剧就似乎成为了一根新的独苗。

并不是只有国内的公司会这么想。Netflix在第今年一季度新增960万订阅用户,但美国本土订阅用户仅新增170万,不及上年同期。而在公司的预测中,第二季度无论是美国国内还是海外,订户增长都将放缓。这就不难理解,为何Netflix推出了《黑镜:潘达斯奈基》和《爱死机》等一系列惊爆之作:他们希望通过创新的内容来撬动新的的增量。

海内外流媒体都开始布局,互动剧市场看起来一片火热,但这个赛道,风口真的来了吗?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家一窝蜂地进驻,但互动剧其实至今没有统一的行业定义。

作为交互游戏的代表,橙光游戏认为可以根据发行渠道来界定。在游戏的发行渠道发,那么就可以视为真人互动游戏,在视频网站上线,那么可以称其为互动剧。

但这个简单的区分法多少有点粗暴。比如先在游戏渠道发行的《隐形守护者》,其导演帝王金更愿意称其为互动剧,而不是定义它是游戏或者影视的一种形式。“现在很多人想去定义它到底叫什么,这就像是汽车刚发明出来的时候,叫它什么好?能跑的车厢,还是铁做的马?”导演向自媒体三声表示。

《隐形守护者》

《拳拳四重奏》的项目发起人和联合出品人武瑶对自媒体娱乐产业说,互动剧应该被当做一个新物种,而不是简单地二元划分,“它只是暂时没有找到更为合适的名称,它应该是互动视频,但是具备了剧的框架。”

既然定义尚未统一,生产和评价标准自然也无法一致。毒眸对比爱奇艺、B站、腾讯的互动视频生产标准后发现,B站的逻辑最一目了然,是由一些时长较短的视频串联成长视频,娱乐性高于互动性,但也被部分人指出是“伪互动”。爱奇艺和腾讯则是给出了更详细的计算方式,观众在较长时间跨度的一系列互动操作将形成“X因子”和“V数值”,后者不同的累计值会触发不同内容,以此提升互动结果的个性化和真实感。但这套复杂的体系,对于大部分普通观众来说,理解还是有点难。

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还没有出现一个让所有人都叫好的作品(交互游戏除外)。就算是Netflix的《黑镜》,也依然面临着游戏不像游戏、内容不像内容的指责。这大概还是因为,在互动影视和互动剧的赛道里,还没有人能确定一个明确的范畴。

或许有一天,技术的革新会带给我们答案。就像之前大火的B站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视频中说的,大众现在对5G的想象还过于贫瘠,就像5年前人们对4G视频的想象也仅停留在“看高清视频不卡顿”“利于普及移动支付”“利于视频直播”等粗浅的阶段。人们关于互动剧的种种想象和评价,也是囿于此时的技术。有时,不是想象力限制了内容的发展,而是技术本身迭代太快。

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的视频截图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大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告诉毒眸,随着5G时代的到来,未来互动产品的内容形态、商业模式都会颠覆。“今天我们看到的互动剧,都还是一个4G的产物。”日本殿堂级游戏设计师小岛秀夫在4月接受日本财经杂志Nikkei采访时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5G的普及会在5年内让大家看到完全不同的游戏,电影和游戏终将融合。

也许那时候,一切评价和标准都将自然成型。

只是,到了那一天,互动剧还会叫互动剧吗?

(实习生张然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615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互动剧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