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补习班》,也是父母的“补习班”丨影评

2019-07-19 11:13 1538

暑期档与观众见面的《银河补习班》就是这样一部电影,不完美,不伟大,可以批评,但也值得讨论。

记得尔冬升曾说过:“我一直觉得电影并不伟大,它只能提出问题,却解决不了问题。”再退一步,很多电影自身的品质也不完美,可是却因它提出了一些疑问/困惑并做出了表达而显得真诚动人。暑期档与观众见面的《银河补习班》就是这样一部电影,不完美,不伟大,可以批评,但也值得讨论。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与俞白眉这对“兄弟班”组合的第三部导演作品,不同于前两部大走恶搞喜剧路线的《分手大师》《恶棍天使》,《银河补习班》从曝光第一张海报起,就标明了这是一部向传统情节剧回归的通俗正剧。


影片以闪回形式回溯了一段跨越将近三十年时空的父子情,讲述邓超饰演的父亲马皓文,如何以自己的教育理念将反叛的儿子马飞重新引向人生正轨,并找到人生方向的故事。



电影前段有着比较明显的中国苦情片传统,一个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因一场意外支离破碎,父亲被隔离、母亲改嫁,幼小的儿子过早地承受着来自周围的压力和欺凌。


之后便是重获自由的父亲在缺席了7年后终于回到家,然而儿子已变成一个即将被学校开除的“坏孩子”。心怀愧疚和罪责的父亲一边坚持以自己的教育方法为儿子“补课”,一边通过四处打工维系生存。对体力、血汗付出的强调也是中国苦情剧的一大传统,所以我们看到了邓超在工地上劳作(还可类比《长江七号》)甚至于卖血的桥段。



不过生存的艰难和物质条件的简陋只是最表层的渲染,影片真正着意的是父亲和教导主任两方关于教育理念的相争。马飞是一个从小被认为“缺根弦”的孩子,无论学习还是同学关系都一塌糊涂,就连妈妈也时常责骂他不争气。


这就像所罗门岛上的那则民谚,说当地居民砍大树,砍不动的话就围着大树大声叫喊,久而久之,大树枯萎了倒下了。其实,对孩子的精神扼杀也是相似的道理。


《地球上的星星》里曾说,每个孩子都是无法取代的独特个体,每个孩子都有闪光点,每个孩子都是地球上的星星。《银河补习班》中的父亲同样努力地让儿子坚信自身的无限可能性,并在教授他知识的同时引导他理解和感受这个世界,对于那一个个以数字标示的考试成绩,他会告诉儿子,考试不是目的,上大学也不是目的而只是过程,你需要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



另外,在教诲的同时,片中的父亲始终以平等的姿态与儿子交流,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爸爸也是第一次学着做爸爸,也会犯错”,这样的对话,在东方家长制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珍贵。


片中还有不少直接付诸于台词的关于亲子关系和教育话题的探讨和反思,比如“家长怎么说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让孩子看家长怎么做”“如果学生们在高考考试结束后就迫不及待地撕掉书本和试卷,那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热爱学习。学习不应该是一辈子的事吗?”


这些表达纵然流于表面,甚至有些刻意,但能通过电影这种大众娱乐形式来传达和分享创作者的困惑与思考,终归都是一个好现象。因为电影会结束,而现实问题却会持续上演。倘若大众娱乐可以发挥那么一点社会功能,可以就公共议题引起那么一点共情和共鸣,就足以让人欣慰了。

本文为作者 综艺报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2794

综艺报

点击了解更多
《综艺报》以独特视角透视国内外传媒娱乐产业热点,关注有实力和有潜力的公司及产业领袖,梳理产业脉络,发现产业趋势并提供可借鉴的案例!
扫码关注
综艺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