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水、弹琴、飞叶子,看我如何解剖这部电影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文|三千岁


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的新作《痛苦与荣耀》可以看了,如果你到现在还没看,绝对说不过去。


这部极具观众缘和符合评委口味的电影在戛纳电影节还是输给了奉俊昊的《寄生虫》。


导演又一次抱憾离场,没记错的话,该是第六次提名金棕榈了。



佩德罗·阿莫多瓦显然是想拍自己的《八部半》。


在我看来,电影《痛苦与荣耀》还无法企及这部早已被全世界导演奉为神作的高度。


理由有两个:


一,形式。现实与回忆来回穿梭的平行蒙太奇叙事策略,编织出悲悯、伤感而又柔软的内心世界。


如此结构太过花哨,放在严肃自传性质作品中略显不够坦诚。


二、表达。从片名即可看出,导演早期的痛苦统统是直给,疾病缠身、母亲离世、朋友误解、初恋之殇等,甚至直接安排在台词里。


诉苦、代替行业发声没问题,可是我在电影里看出了丝许抱怨的味道。


所有导演自传电影大概都逃脱不了《八部半》的影子


毫无疑问,职业导演一定是很喜欢这部电影的。于我而言,在形式与表达上的策略打个对调,效果会更佳。


形式上坦诚、直白一些,表达上多一丝婉转会让影片更有气质。


不过,这一篇推送重在探讨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在现实与回忆间来回穿梭、切换的妙用。


一 耍水


开篇第一个镜头就是水,主人公萨尔瓦多潜在游泳池里。


眼睛微闭、水线与身上刀口的拍摄接在一起,很棒。



影视镜头的组接要符合观众的思考方式、生活习惯以及生活的逻辑。


泳池里的水与外部水域的水同质,演员闭目、冥想,自然而然会勾起回忆。


身上的手术刀口是一个伏笔,与电影结尾完成了结构上的对称,很有信息量的镜头。



骑在母亲背上的小萨尔瓦多,母亲和邻居们一起捣衣、晾床单、哼曲,这一镜头牢牢抓住了我。


西班牙女神佩内洛普·克鲁兹的表演美到极致。童年萨尔瓦多让人想起导演的另一部电影《不良教育》,干净、清澈,拥有天籁般的嗓音。


上图:《痛苦与荣耀》 下图:《不良教育》


佩德罗·阿莫多瓦在银幕上保留了所有有关童年的美好想象。


这份记忆没有污渍,也没有杂质,就是如此这般纯粹。


二 弹钢琴


由水穿梭到过去,水这一道具在第二段里变成了钢琴。


依然是同质转换,让人有幸倾听什么是真的天籁之音。



与女助手在咖啡店里,钢琴演奏由琴键直接切换到童年在唱诗班里和神父练习发声,不经意间回到过去。


萨尔瓦多以优越的先天条件成为唱诗班的独唱。



三 飞叶子


萨尔瓦多找见了十几年前合作的演员,他由于吸毒已经息影多年。


这一次的转换依靠的是“飞个叶子”。



药品、酒精、烟、毒品等是电影里非常重要的道具,这种能够改变人意识的东西往往能够激发创作者的离奇想象,具有妙不可言的好处。


电影《一步之遥》里马走日给完颜英飞了个叶子:



电影《燃烧》里本给惠美也飞了个叶子:



吸烟不免让人想起给影视剧颁发《脏烟灰缸奖》的事,全球控烟是好事,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影视剧中的吸烟镜头。


如果烟草是表达手段,则没法删减。如以上三组,镜头的组接全靠“飞叶子”,删掉你就会看不懂。


如若吸烟镜头是纯粹地耍酷、犯贱,砍掉也不足惜。


四 睡觉


其实这一镜头的穿回还是依靠“飞了叶子”,导演在毒贩那里买了毒品,回家服用后躺在床上,意识逐渐模糊,完成回忆。



写古体诗的大忌是在诗歌里出现相同的字,同样的表达要用同义词代替,尤其是在韵脚处,万不可雷同。这是创作古体诗的难点。


窃以为,这一原则放在电影里同样适用。闪回手段如有重复就会让影像段落变得臃肿、有堆砌之感。


所以这一次导演的安排虽是“飞了叶子”,可还是依托睡眠来转场。



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从小就表现出对宗教的厌烦,在电影里也是如此直白地表达情绪。


影片中段还有同性恋好友来探望,如此种种,让观众认定这是一部导演自传性质的电影。


五 相片


旧照片最好理解不过。根据我们日常生活的经验判断,翻一翻旧时照片能勾起回忆,还能起到缓解压力、放松情绪的作用。


萨尔瓦多还住在母亲去世前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两个人的合照。



从相片可以引申到具有纪念意义的随身物品,即然是回忆,可供开发使用的道具有很多。


电影从此刻开始,由回忆儿时的自己开始转向回忆与母亲相处的日子。



母亲不喜欢萨尔瓦多干导演这一行,甚至不喜欢女邻居们提起儿子的事业。


这份折磨自己也让自己荣耀的事业其实并不被母亲认可。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痛苦,兴许,我能理解。


六 CT


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这一道具的使用在电影里不多见。


尚好,身体进入另外一个相对封闭的器械,造成与现实的短暂阻隔,以此完成回忆。



除了精神上的折磨,萨尔瓦多的身体也备受摧残。


在一段消沉、逃避之后,导演选择面对自我,重拾生活的信心。


所有的荣耀,一定背负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回忆段落里又安排了油画的伏笔,设置较为巧妙。导演似乎不想落下任何一个与自己生命有过交集的人物。


女邻居、母亲、神父、初恋、合作演员、父亲、画画男子等,在现实与回忆来回折返的途中,在被痛苦与折磨包裹的当下,他们都是足够让自己荣耀万丈的人。


七 麻醉药


扫描检查过后,医生在为萨尔瓦多做术前准备,导演说起自己又开始写作了。


一剂麻醉药注射进去,安东尼奥·班德拉斯表演的层次感,比国内某四字明星强太多了。



这是一处利用药品进行的切换,药物使用的作用我在前面提到过。


尤其是在恐怖、悬疑、探讨精神领域题材的电影里,药品是绝不可少的利器。




都说邓超在《烈日灼心》结尾注射安乐死时的表演炸裂,我是不以为然的。


你可以看下《痛苦与荣耀》最后这一剂麻醉药过后的表演。



又闪回到过去,烟花灿烂、夺目、童年的自己露出笑靥。接受手术就是接受改变,切除的不是肿瘤,而是往日的颓废与消沉。


此一段落呼应了影片开头泳池里的手术刀口。


烟花易冷,信心永驻。容颜易改,秉性难移。导演的事业在一剂麻醉药之后重新启程。


最后再说一说影片结尾。



随着镜头的拉伸,露出举竿收音的工作人员,而后导演喊卡。


戏中戏的套路,设置巧妙、自然,拉近了回忆与现实情景的距离。略带炫技以及花哨的结构,是我不甚喜欢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


但凡拍导演自传电影,总是摆脱不掉《八部半》的影子。这一部里也有几处明显致敬的镜头。


上图:《八部半》 下图:《痛苦与荣耀》


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电影本人只看了八部,导演是目前西班牙影坛最重要的导演之一,等撸完所有片子我会做一个总评。


无论怎样,《痛苦与荣耀》是一部难得的电影,一部拿了金棕榈也毫无争议的作品。


同样,也是你遴选本年度十佳电影的重要备选项。


本文为作者 观影三千岁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086

观影三千岁

点击了解更多
三千岁的自留地,一切以电影为主,一切从电影展开。让电影延长三倍生命!
扫码关注
观影三千岁
相关文章

痛苦与荣耀

查看更多 >

佩德罗·阿莫多瓦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